京城,田瀟瀟家。

溫姐匆忙的按著田瀟瀟的門鈴。

田瀟瀟披著睡袍,神色慵懶的打開了大門。

看著她這樣兒,溫姐鬆了一口氣,「還好,趕得急……」

「溫姐,」田瀟瀟坐回沙發上,一邊打開電話一邊拿了個蘋果在啃,「你先看看微博。」

微博上,田瀟瀟的主頁面也發了一條微博,秦苒在小提琴協會比賽的視頻,並附言——【師姐小提琴一如既往的好聽】。

秦語有秦苒的小提琴視頻,田瀟瀟自然也有。

溫姐腦子瞬間猶如五雷轟頂,她僵硬的點開評論——

【你知不知道你師姐是抄襲的?】

【你竟然還支持她抄襲?】

【以前還挺喜歡你的,今天對你完全粉轉黑!】

【路轉黑!】

田瀟瀟前面一條微博,正是轉發了娛樂大八卦直播訪談嘉賓的廣告——

【竟然還去了娛樂大八卦的訪談,娛樂大八卦也算是,訪談怎麼會接你這種品行不端的人?】

溫姐看完,然後無奈的看田瀟瀟一眼,「你也太衝動了,你以為你是秦影帝嗎?有資本這麼胡來?他就算清了一半粉絲,在娛樂圈地位依舊不可撼動,你本來就沒幾個忠粉。」

「哦,淡定。」田瀟瀟翹著二郎腿,咬了一口蘋果。

與此同時。

《娛樂大八卦》官博也被一堆粉絲圍攻。

「導演,現在怎麼辦?網友們都說以後再也不看我們的節目了。」娛樂大八卦的工作人員連夜給節目組的製片方打招呼,把微博上的事情一說。

娛樂大八卦的製片方那邊沉默了一會兒,然後開口:「你派人去跟田瀟瀟那邊聯繫,協約不用續……下一期的嘉賓是誰?」

工作人員翻了一下行程,「是李雙寧。」

「你提前去聯繫李雙寧,問她明天能不能抽出行程。」製片方翻著微博,若田瀟瀟不回應就算了,可偏偏田瀟瀟回應了。

這件事涉及太大,不僅對節目口碑有影響,最重要的還涉及到言昔。

娛樂圈的人都知道,言昔的後台,不比秦修塵小,可能還要大的多。

不得罪言昔,還能在這次事件中博得一大波熱度跟觀眾好感,製片人想了想,要怎麼選擇幾乎不用考慮。

幾分鐘后,《娛樂大八卦》直接把邀請田瀟瀟做嘉賓的那條微博刪了,然後又發了一條邀請李雙寧的微博。

不僅邀請了李雙寧,還利用田瀟瀟在微博上好好刷了一把存在感。

在田瀟瀟家的溫姐也收到了工作人員的電話,「抱歉,因為我們節目組這邊的原因,明天的節目可能不能邀請田小姐了……」

那邊說的客氣,但實際上為的什麼,大家心知肚明。

「好了,你明天沒有通告了……」溫姐看向田瀟瀟,嘆了一口氣,「不過公司竟然還沒打電話過來罵你毀公司的形象,江氏對你也太容忍了吧……」

溫姐拿著手機,除了《娛樂大八卦》,江氏一點消息都沒有。

只是通過這次依舊能看得出來娛樂圈的明顯站隊。

平日里跟田瀟瀟相處的好的幾個演員,在知道娛樂大八卦跟田瀟瀟解約后,別說微博上不吱聲,連電話都沒打來幾個。

倒是秦影帝那裡,有一部分人緘默不語,但大多數人都給他點贊。

也有發一條長微博稱讚秦影帝平時的為人。

包括璟影后。

她行事作風跟秦影帝挺像,直接轉發了一個分析了秦苒抄襲前後的心理路程的娛樂博主微博——

【你蛋疼?】

秦苒絲毫不知道,這一晚,因為她,娛樂圈發生了大地震,悄聲無息的大變革。

與此同時。

汪老大急匆匆的來到言昔的錄音室,「砰」的一聲推開門,「言昔人呢?給他打一萬個電話他都沒接?」

「言天王寫了四天四夜的歌,下午才睡還沒……汪老大你幹嘛?!」

汪老大等不及,「砰」得一下踹開門! “正式祭司等級考試,現在開始,請各位考生就坐,現在宣佈考堂紀律,考生應遵守考試規則,如有……”

“夢神,你在說什麼啊?”

“那個啊,你只需要知道考試開始了就可以啦,其它神馬的,都是浮雲的說。”

“哦,那爲什麼說這麼多浮雲呢?”

“嗯……那個,對了!是氣氛……這樣纔有考試的氣氛啦。”

“氣氛?”

“算了,還是開始考試吧,首先是閱讀與寫作……”

對於靈韻和空幻而言,這場考試都只是一場夢而已,但對於整個嘎嘎猿物種而言,這卻是祭司地位確立的開始,掌握了教育與技術的祭司,成了嘎嘎猿物種發展出文明的一個不可分割的重要職業。

不過,那都是以後的事了。

一場夢境下來,小靈韻非但沒有因爲睡覺而頭腦清醒,反而因爲主意識空幻在夢境中展開的考試,而讓靈韻頭昏腦脹。所以,在空幻宣佈考試結束,小靈韻正式獲得祭司職稱之後,正準備鼓勵小靈韻幾句的空幻隨即被彈出夢境,而舒舒服服繼續睡了一大覺的小靈韻再次醒來之時,時間已經變成了第二天半下午。

“醒了?”

“嗯?夢神?考試完了?”

“現在在外部世界,我是大頭領,考試已經完了,你現在是正式的靈韻祭司了。”

“哦。”

反應平淡的揉了揉睡眼惺忪的雙眼,新任靈韻祭司疑惑的看了看四周,發覺山沒有浮起來,房子也沒有建起來,最終確認這裏是外部世界,而小靈韻也終於清醒過來。

“恭喜啦,小靈韻祭司,這樣你就需要開始正式開展各項任務了哦。”

“房子!房子!”

“……”

無語的看着終於清醒過來,認識到自己成爲了祭司的小靈韻,說出的第一句話居然是房子,“話說,你對房子的怨念也太強了吧!”

小靈韻的貪睡也不知道是不是夢神經常性入夢導致的,或者真的是小靈韻沒有蛹化完成的原因,但在嘎嘎減少入夢次數,延長入夢間隔之後,小靈韻的確比以前睡得要少了很多,至少現在白天大部分時間已經恢復清醒了。

隨着嘎嘎在晚上宣佈靈韻正式成爲巢穴祭司,負責教育、醫療、祭祀職責之後,瞭解了三項職責內容的嘎嘎猿們正式接受靈韻的任命,開始等待着第二天開始的有祭司存在的日子。

於是,眼睛一閉一睜,一晚上就過去了噢……

“起來!都起來!今天準備建祭壇,爲了我的房子!”

“……”

如果是隻聽前面,嘎嘎會對有這麼一位充滿活力的祭司而感到由衷的欣慰,但後半句直接導致了剛剛起身的嘎嘎一頭撞到牆壁,給偉大的牆壁兄再次來了一記暴擊。(我冤啊!再次被撞出一個圓洞的某牆壁言。)

一大清早,除了外出狩獵的戰鬥小隊,和訂書製衣採集植物的三個小隊,其它的小隊都被新任祭司靈韻小朋友(霧)組織着開始從山下搬運形狀合適的石塊,一步步向山頂走去。

“對了!山上還有頭明鱗龍!”

正打算以醬油當黨的姿態圍觀衆嘎嘎猿們的祭壇建築工作之時,嘎嘎突然想起了被遺忘在山頂的明鱗龍童鞋。

“喵的,一直這麼養在上面也不是個辦法的說,不知道的還以爲咱在山頂養什麼河蟹物了,況且對方還是個雄性,啊!咱在想些神馬亂七八糟的。”

幾步躍過慢悠悠的嘎嘎猿們,嘎嘎向山頂跑去。

輕輕鬆鬆的拿着石塊沿登山小道上山中的嘎嘎猿們,對於這種能豐富業餘精神文化生活的行爲都表示支持,一個接一個的排在前段時間嘎嘎猿們一起努力建成的登上小道上,在靈韻的指引下,輪流將手中的石塊放在了山頂平臺邊特定的位置。

只不過一輪下來,一個簡簡單單的石板平臺和棱形祭壇就出現在山頂上。

至於那頭明鱗龍,已經被嘎嘎帶到了山洞中。這段時間的山頂生活,閒得無聊的嘎嘎猿們早就與這頭明鱗龍混熟,而此時轉移到山洞,只有明鱗龍對一下出現這麼多嘎嘎猿有些不適,而好奇心深厚的小嘎嘎猿們已經無所顧忌的圍了上來,將明鱗龍作爲了一個大號玩具。

醫鳴驚人:殘王獨寵廢材妃 “該怎麼處理你捏?明鱗龍啊。”

不斷思考着處理明鱗龍的方法,最初留下這頭明鱗龍,嘎嘎只不過是因爲對方帶來了藥草技術而做出的回報而已,但現在這頭明鱗龍在嘎嘎的巢穴中也白吃白喝了十幾天了,甚至由於事忙,嘎嘎都快忘了對方的存在。

“說起來還是你的存在感太低了!”很顯然嘎嘎並不認爲自己有錯。

億萬獨寵:boss搶婚成癮 仔細回憶了一下之前的記憶,老光鱗獸和之後的十幾頭光鱗獸都是來自北方也返回北方,而嘎嘎曾經感應到北方有一座電石礦,那麼,現電石礦北部應該是有一個光鱗獸巢穴,而如果明鱗龍是光鱗獸進化而來(這個應該是確認了的),那麼,這頭明鱗龍有可能就是在那個光鱗獸……現明鱗龍巢穴被翼手龍抓走的。

但嘎嘎現在並沒有計劃要與以前的光鱗獸、現在明鱗龍展開什麼接觸,至於將這個分支收回,如果在文明之路任務都完成了,主線任務還是判定未完成的話,那麼嘎嘎認爲只做嘎嘎猿一個物種的主意識也沒什麼。

“不過,不考慮明鱗龍的問題,只考慮我的擴張,現在這個山洞巢穴改造已經接近完成,只等靈雪醒來之後接手頭領之位,我就可以到其它巢穴去了。”

“不過,意識體遠比嘎嘎猿身體甚至翔翼嘎嘎猿速度快多了,除了不能被普通嘎嘎猿看見外好處多多,而且作爲我教導目標的將都是能看見我的翔翼嘎嘎猿,而這樣一來,本體並不需要怎麼移動。那麼,一個穩固的基地用以保護身體,意識體和蛹化後的嘎嘎小隊負責擴展行動似乎是個不錯的想法的說。”

“要不,將現在電石礦周邊九個巢穴整編成三到四個大巢穴,然後把電石礦打造成一個穩固的基地,這似乎不錯。”

雖然有了這種想法,但現在的主要目的還是等待八位蛹化個體的醒來,“大爺們啊!都六十多天了,還沒反應。你們讓只蛹化了幾天的靈韻小蘿莉情何以堪啊。”

想着想着,嘎嘎一步步走向了自己的小洞穴,而小嘎嘎猿包圍圈中的明鱗龍被嘎嘎再次華麗麗的無視了。

……最近變得很低調的時間小朋友逃課出來閒逛……

小洞穴外的嘈雜聲將昏昏欲睡的嘎嘎驚醒,起身走向山洞,嘎嘎看見了正指揮嘎嘎猿們將一頭狩獵小隊剛剛獵殺的三角龍斬頭、剝皮、剔骨的靈韻祭司。

不一會兒,嘎嘎猿們就歡天喜地地擡着一塊體積龐大的三角龍頭骨,開始沿小道向山頂登去。看着這一幕,嘎嘎知道自己現在該開始工作了。

俯身坐下,嘎嘎閉目靜心,意識開始漸漸離開身體匯聚,不一會兒,一個普通嘎嘎猿完全無法看見的意識體,就完全漂浮在嘎嘎身體上方。

“現在就是我的行動時間了。”

自從連續幾次受到那種奇異呼喚的騷擾,導致意識體數次失控之後,嘎嘎終於發現了其出現的規律。

越是白天臨近正午,越是溫暖祥和的地方,這種聲音就越容易出現。

對方看似並沒有敵意,總是給受召喚者一種如同母體般的溫馨感,而導致受召喚的空幻幾乎無法反抗。但這種算的上絕對能力的召喚,在空幻處的持續時間卻並不長。也就是說,即便空幻不予理會,這種聲音在空幻耳邊自響起到結束也只有一分鐘左右的時間。

而這種聲音給空幻帶來的唯一“害處”,似乎就是意識體的鬆散。

但因爲空幻的意識體已經高達數千,這短短几十秒的時間對空幻的意識體完全造不成傷害,因爲只需兩三分鐘,這種傷害就會恢復,如果馬上回到身體的話,甚至只需要幾秒鐘。而每次意識鬆散又恢復之後,空幻都有意識體變得更加凝聚的感覺。

通過對這種呼喚現象的總結,空幻還是將其聯繫到了其它嘎嘎猿,或者說自己能觀察到意識體產生個體,在死亡之時其意識的迅速消散這一現象之上。

“會不會生物死亡後的意識消散就是因爲這種呼喚呢?”

空幻發現,自己在晚上行動時,受到呼喚的次數和時間都較白天少上許多,而夜晚意識體消散的速度也正好較慢,相比於白天大多數弱小意識(意識小於100)一產生就在十幾秒間消散的速度,夜晚則需要幾十秒甚至更久。

根據這種現像,以及對比之前人類世界時的神話故事,對其產生興趣的空幻,將意識低於100的獨立意識體稱爲幽魂;100到300之間的獨立意識體稱爲陰魂;300到1000的獨立意識體則稱爲靈魂;1000到5000的獨立意識體,由於空幻自己就處於這個級別,所以稱爲幽神;至於更上級別的,空幻認爲等自己到了那個程度之後再取也不遲。

按這個級別稱呼,並計算平時受那種聲音影響的消散程度,空幻最終總結道:

幽魂基本上是一出來就掛掉,或者說迴歸自然,除非像空幻之前對光鱗、楚玲和幾個年老嘎嘎猿那樣守在身邊,意識一出現就用精神力包裹,之後迅速收到空間之中才能得以保存;而陰魂在白天溫暖祥和的地方,應該能堅持一兩個小時,夜晚則基本無事,但在外部世界也無法生存多久;至於靈魂(=。=),除非出現現在空幻還不知道的手段,考慮到獨立意識體的自我恢復能力較弱,能在外部世界堅持十幾天應該就是極限了;最後是幽神,不考慮身體和其它特殊攻擊的問題,無論白天還是夜晚,應該都能長久的生存下去。

當然,這都是空幻通過現在十幾次遭遇,以及對普通嘎嘎猿們的觀察之後得出的結論,並不全面,但這也爲空幻計劃中的祭司意識離體法教育問題做出了參考,那就是……

“爲了小靈韻的安全,還是暫時不教給她了吧。” 休息室的門不是防盜門,汪老大也是心急,使出了自己百分之三百的力量,一腳就踹開了門。

言昔一心都撲在音樂上,靈感來了基本都不會睡,直到寫出了自己想要寫的詞曲才會停下來。

也因為如此,言昔身邊的工作人員都知道他這個習慣,在他寫完詞曲后,都會等著他休息好從休息室出來,尤其汪老大,對言昔照顧得無微不至,當做親生兒子來對待了。

一般言昔休息他比任何人都看重,這次竟然在言昔剛睡沒多久就踹門?

跟在經紀人身後的工作人員跟著經紀人進去,沒見過經紀人這個狀態的幾個工作人員神色也慌張起來:「汪老大,出了什麼大事?」

汪老大沒時間回答,踹開門之後就繞到裡屋的卧室,裡屋只有一張床。

汪老大踹門那麼大的響聲,言昔就算睡得再死也聽到了,他此時正坐在床上,頭微微低著。

聽到人進來,他略微抬頭,露出了略顯青黑的眼底,還有凌亂的呆毛:「怎麼了?」

魔本為尊 他往後面靠了靠,看向汪老大,聲音懶洋洋的,精神明顯不振。

「你還睡得著?」汪老大急匆匆的走到他面前,「快看微博!」

「微博怎麼了,」言昔在床邊找了找,沒看到自己的手機,「我手機應該在外面。」

汪老大面無表情的看著他,「再不看微博,你爸爸都要被人給罵死了。」

一說完,言昔本懶洋洋的動作一頓。

他猛地抬頭,看向汪老大,疲憊的臉瞬間清醒,手上的被子一掀,連外套都沒拿,直接跑到外面去找手機了。

原本斯文俊雅一心只為音樂的少年忽然變成了這樣,汪老大身後跟著的幾個音樂室的工作人員愣了愣。

而原本急到不行的汪老大卻忽然淡定了,他伸手,整了整因為奔跑而凌亂的髮型跟衣服。

「汪老大,到底發生什麼事了?你怎麼忽然又不急了?」幾個人望向汪老大。

汪老大側頭,看了問話的人一眼,忽然笑,看起來心情挺好:「這會兒該急的應該不是我,是言昔了,娛樂圈……將有一場大地震。」

大地震?

這會有什麼一場大地震?

汪老大在娛樂圈算得上頂級經紀人了,連他都說的地震一定不會小……

工作人員面面相覷,忽然想起了汪老大說的微博,都拿出了自己的手機打開微博翻看。

汪老大正說著,兜里的手機響起,是本市的一個未知號碼。

他一邊往外走,一邊接起。

手機那頭是秦修塵工作室的人,見電話很快都被接起,工作室打電話的人立馬朝工作室的人比了個靜聲的手勢,並十分有禮貌的開口:「您好,請問您是汪經紀嗎?我是秦影帝工作室的工作人員,想要跟您解釋一下微博上……」

一聽是秦影帝工作室的人,汪老大連忙開口,「抱歉,是不是給你們帶來煩惱了?放心,我已經找到言昔了,這件事應該馬上就能解決。」

汪老大話說的有條有理,並解釋言昔已經在看微博了,語氣很快也十分客氣。

又接連解釋了好幾句之後,雙方才掛斷電話。

秦影帝工作室,聯繫汪老大的人開的是免提,圍坐在身邊的人都聽清了。

「我是不是打錯電話了?」拿著手機的人一連茫然的抬頭,汪老大沒有想象中的生氣就算了,還非常和藹的讓他們不要擔心,言昔已經在解決這件事了?

這怎麼聽怎麼都有些詭異。

但對於秦影帝的工作室來說是一件好事。

畢竟在娛樂圈混的都知道言昔不簡單,各方面比秦影帝都要乾淨,沒人能扒出來言昔背後的人。

要是真硬碰硬,這次不只秦苒,秦修塵也會討不了好。

「我先打電話給秦影帝通知他們這件事。」工作人員想不通,索性也不想,直接把這件事告訴了經紀人。

M洲,經紀人接完電話,也鬆了一口氣,他看向秦修塵,「言天王那邊說要解決……小侄女跟言天王關係也太好了吧……」

這都能無條件相信?

經紀人看著秦修塵,微微陷入沉思。

**

京城這邊,言昔已經順著自己的微博點到了熱搜。

超話區已經更新了一條新的通稿——

【事情鬧這麼大,在節目中跟秦苒關係很好的言天王卻一直沒有表示,這背後究竟表示著什麼?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