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到府外一看,還有不少同行的青年美女,她們看見我的到來眼神裏都有着驚豔,當然,女的眼神裏嫉妒倒是最多。

“小姐,我們要不要…”幻宣想說的是,另外安排一輛馬車來,因爲我不喜歡跟外人在一起。

我搖了搖頭,算了,耽誤時間,就勉強一下。請記住我們的網址讀看看小說網)

林則找了一輛很大很舒服的馬車,女孩子們就坐車前往,男子則騎馬隨行。許是心情好的原因,一向冷淡的我臉上也不是那麼多冰冷,一邊聽着她們說話,一邊掀起車簾向外眺望。聚義山莊在嵐城的北端,離城中心的集市有一段距離,好在他們也不趕時間,一行人慢慢地走着享盡了悠閒。

果然不虧是繁華的江南,沿途的人家亦是每家每戶都掛起了各式花燈,將長街照的亮如白晝。路上男女老幼相攜而出,與他們往同一方向而去,人人盛裝美服,臉上笑意不斷。

沿途越來越熱鬧,慢慢地走了半個時辰左右,終於來到了目的地。遠望去就見一片燈火輝煌,鑼鼓喧天,走到了近處更是人頭攢動熱鬧非凡。

“看來馬車是不能進去了,下來一起走。”南宮澤宇掀起車簾對幾位女子說道。

看那集市的人流便知道馬車是決計進不去的,女孩子們便下了車,幾個男人也舍了馬一起進到集市裏去。

這一行人男的英俊女的嬌美,錦衣華服俱是人中龍鳳,不管走到哪裏都是矚目的焦點,不少大着膽子的女孩子嬌笑着跑過來將蘭花塞到幾位男士手中。

男子中尤以南宮澤宇最爲吸引女子,一襲緋色素錦長衫,頭戴金冠腰束玉帶,雙眉飛揚,一雙明亮的眼睛微微上挑,脣邊常帶三分笑,手中一把翠玉骨扇,腰畔一隻明珠長劍,怎麼看都像是一塊世間美玉,引得少女們春心大動,不過片刻就收了滿懷的蘭花。

不僅是溫潤如玉的南宮澤宇,溫和清朗的林則也收到了不少的蘭花,使得我們這一行人的其他女子有些暗恨。

聽幻宣說起,在這花市的時候收下女子代表傾慕的蘭花是一種禮貌,是以他們並未拒絕,含着笑一一收下又看着她們紅着臉跑遠。

看到這樣的情景,我不由的想起,如果是夜在這裏,怕是要給他送蘭花的女子都要把這街道給圍的水泄不通了。不過,那也僅僅是如果,他要是敢收,那後果……

想着是不是也要買一束蘭花,雖然夜不在我的身邊,但是意義還是有的,沉思了一會,還是放棄了,這麼風花雪月的事情要是我真做了,我連自己都不敢相信。

江南林則最爲熟悉,主要就是他在爲我們領路,跟着他,我們一行人一一來到了最熱鬧的地方——影河。

影河不虧是江南這繁華之地最爲熱鬧的地方,沿河兩岸都是高檔的酒茶肆,此時更是熱鬧非凡。

河中有百姓放的花燈順水漂流,密密的照亮了整條河道。河中有遊女乘烏蓬小船穿梭往來,船頭懸一盞蓮花燈,有岸上的客人點曲子便在船上執琵琶清歌一曲。桂棹蘭槳,浮動暗香,天上繁星人間燈火俱倒映在粼粼波光之上,槳聲燈影流光映月,好似天上星河美不勝收。 縱寵天下 章推 妖孽六君 深水墨瑜

僞小白,腐女無敵~YY多多~不喜慎入



單身的小資女竟莫名其妙的穿在了新婚王妃身上…

好,看在夫君長的那麼妖孽的份上,她認了。

未料到自己的身份其實只是人質,離!纔不受這鳥氣~

她從來不拈花惹草,只是爲什麼…門外來了那麼多找她算賬的妖孽男…

她都不知道是什麼時候得罪了這羣惹不起的主的…

他,邪氣孤傲的野心王爺,爲達目的不擇手段,江山與她都勢在必得

他,放蕩不羈的風流神醫,遇見她之後,流連花叢卻索然無味,此生之願便是與她長相廝守

他,暗教教主,對他來說女人都是下賤的,不屑一顧,但是她不一樣。

他,征戰沙場的大將軍,驍勇善戰,終是身陷情關。(請記住讀看看小說網的網址

他,風煞宮的天字絕情殺手,所向無敵,卻敗給了這個迷糊的女人



墨瑜在這賣個小小的關子:

沫兒最後收的是六個妖孽,爲什麼這裏就五個哩…其中蹊蹺乃看出來了沒~

帶着安全帽溜走~



不容錯過的精彩花絮~

【NO。1】

“南宮逸,別以爲你是什麼狗屁王爺,老孃就怕你,我告訴你,我就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主…”某女手叉腰一副怒氣衝衝的樣子。

“有蛇”某男淡淡的說。

“啊,快,快把它趕走。”

某男一臉鄙視的看着現在正像考拉一樣掛在自己身上的女人

【NO。2】

“娘子,怎麼辦,你種的惡果誰吃呢?”某男面色潮紅,戲謔的看着奮力掙扎的人。

“呵呵,呵呵,真的不是我乾的。”某女慌亂的擺着手。

“其實,是誰已經不所謂了。”說着一把把她抗在了肩上。

“救命啊,快來人啊。”某女拳打腳踢的反抗着。

“我勸你還是省點力氣,沒人會來的。”

…一羣見死不救的混蛋

【NO。3】

“金夜煥,你幫我個忙好不好?”某女不懷好意的看着眼走遠的人。

“什麼,什麼事啊?”某男覺得陰森森的

“放心,不是叫你殺人放火。就是…”

“姑奶奶,你還不如叫我殺人放火去!”

【NO。4】

“女人,記住要叫我秋。”

“爲什麼呢,你明明叫秋玥的啊。”

“不要問爲什麼。”冷冷的語氣讓人不寒而慄。

“哦,哦。好”某女見苗頭不對,小雞啄米似的點頭應和這。

“你給我記住,要叫我玥。”某男咬牙切齒的說

“可是,你明明說讓我叫你秋的啊”某女一副無辜的樣子看着他。

“不想死的話,就叫我玥。”懶得和她廢話。

“呵呵,玥,我記住了。”某女討好的說着,心裏卻在翻着白眼,不就是打架厲害嗎,拽什麼拽,還不一樣是白癡,連自己叫什麼都搞不清 章推 相公個個太腹黑 非常特別

本文NP,春光無限,口味重流鼻血,自備手紙,自備美男,非色女慎入。

軒轅烈寒冷聲一笑:你不過是我手中的一棵廢棋,能讓你留着你就該謝天謝地了。

水玲瓏不屑的看了眼軒轅烈寒:“哼哼,沒聽過棋子是廢棋,只聽說過手臭的,被你捏過了,我就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那臭氣熏天的味。”軒轅烈澈聽水玲瓏胡言亂語臉色一變,只一收小腹,伸手去抓水玲瓏的腳踝,水玲瓏嗖得收起腳又調笑道:“哎呀,皇上,輕點捏,差點把我弄疼了!”嘴上說着,手上不停,改雙手互縛,一手攻軒轅烈澈咽喉,一手抓軒轅烈澈軒腕脈。

軒轅烈澈一向虛假的笑臉佈滿寒霜,一個轉身,飄到水玲瓏身後,欲點她腰間穴,誰知道水玲瓏彷彿長了後眼似的,一矮身,以詭異的速度與方向從他襠下滑了過去,帶着微喘嬌媚道:“皇上,您可要溫柔點啦,嗯。我的腰快被你弄斷了。”“沒事吧,我可沒對你用力,嘿嘿。”水玲瓏突然臉湊近軒轅烈澈,手撫了一下他的臉,道“手感不錯嘛。”

軒轅烈澈愣了一下,道:“你還是不是女人?”

“我是不是女人你不知道麼?”水玲瓏笑得曖昧。

水玲瓏一指托起水逸塵的下巴,色迷迷的摩唆着:“嗯,脣紅齒白,膚似凝脂,眼波含媚,是個美人。”

水逸塵滿臉通紅,無奈地拽下水玲瓏的小手,不自在的輕聲道:“我是你爹爹。”

“你作什麼?”黑衣人突然驚叫起來,象月亮一樣晶瑩的眼睛憤怒的看着水玲瓏的手在自己的懷裏亂摸着。

“咦,沒有胸。難道真是男的?”水玲瓏抽出手自言自語,“也許是太平公主。”“身材不錯,嘖嘖,看這肩,寬又厚實;看這胸肌結實而有彈性;看這腹肌致地細密,口感極好,看這…嘿嘿…小了點,就不說了。”水玲瓏只一開始驚豔了一下,而後裝作滿不在乎地開始品頭論足,一面說一面小手在上面猛吃豆腐,瘋狂揩油。甚至還將小手捏了捏小毛毛蟲 ,待見有了站立的趨勢連忙不負責任的扔了開去,嘴裏還不留口德的譏笑了一翻。

男人這麼好的表面功夫終於破功,他怒氣衝衝地看着水玲瓏的巧笑嫣然,咬牙切齒威脅道:“你再胡言亂語,雙手胡摸亂摸,小心我要了你的命!”

簡介無能,親們看過的知道的,呵呵,好好收藏看着吧 縱寵天下 章推 相公太多非我願 非常特別

本文NP美男多多,女主色色,鼻血直流,熱血沸騰,非色女莫入東方慕寒森冷道:“我要把整個天下都給你。百度搜索讀看看)”

舞嫋嫋溫柔道:“我只要有你,不要天下。”慕容剎笑道:“如果你表現好的話,我也可以收你爲妾。百度搜索讀看看)”

舞嫋嫋一個白眼道:“切,去死,讓我做妻,你都是癡心妄想。”如沐暖昧道:“他的技術有我好麼?”

舞嫋嫋笑着將脣湊到他耳邊:“告訴你一個祕密,那就是你是我所有男人中技術最爛的。”如燁痛苦地吼:“爲什麼你要這麼折磨我?”

舞嫋嫋冷笑:“當初你把我送給他時,你就應該想到現在要承受的。”

獨孤逸堊似笑非笑,更爲放肆的改用纖長的手指輕捏了捏嫋嫋的小下巴:“看小師妹這般瑩潤如玉的美人胚子,將來定是傾國傾城,倒也不算辱沒了我。”

“嘿嘿,可是二師兄。”嫋嫋甜笑嫣然的將獨孤逸堊的手打掉,用柔得滴出水的聲音說着讓獨孤逸堊吐出血來的話:“雖然你不嫌棄我,可小師妹我卻是嫌棄你那時已是人老珠黃不值錢,殘草敗柳非處男。”

, 【章推】呆子王妃-愛心果凍

?◆白芯蕊:白府嫡長女,皇上親封的芯蕊郡主。?

卻是個天生呆滯,無才無德,被人隨意踐踏的花癡小姐。?

因太過迷戀俊美的未婚夫,花癡郡主央求父親倒貼昂貴嫁妝下嫁於他。?

因此成爲整個上流社會的笑柄,世人皆嘲笑她不要臉。?

不料大婚之日,未婚夫摟着她的親庶妹。?

扣下她所有陪嫁,扔給她一紙休書。?

且對她一陣奚落,揚言打算迎娶庶妹爲王妃。?

承受不住致命打擊的她當場邸懸樑自溢。?

◆OhMyGod!?

冰冷腹黑的她被手下出賣害死,還穿越到一個人人鄙夷的花癡郡主身上??

能不能不要這麼搞笑?可惜,此她非彼她!?

睜開眼來,女子脫胎換骨、眼帶譏誚。?

身上懦弱早已不見,眼底的光芒令人心驚!?

◆一場瓊華宴,曾經被人瞧不起的呆郡主鹹魚翻身,將那些曾經看不起她的人狠狠踩在腳下。?

她再也不是以前的懦弱傻子,而是化繭成蝶的風雲郡主。?

◆◆◆◆◆?

【精彩片斷一】?

“男人休妻,天經地義,本王的王妃只能是芯柔這樣豔冠羣芳、才華出衆的女子,憑你這等無才無德的呆子,也配得上本王?如果你願意做小,本王可以考慮收回休書。”?

男子一臉自信,眼裏是濃濃的鄙夷和不屑,一副白芯蕊捨不得他這良人的模樣。?

話音剛落,女子烏黑的清瞳裏閃過一絲譏笑,譏諷道:“配不上,我絕對配不上你,你靖王我高攀不起。不過,我來不是求你收回休書,而是要與你和離,並取回我白家所有陪嫁!”?

才說完,面前一臉俊美的男子頓時一臉慘白。?

“和離”與“休妻”可是兩個不同的概念,被休的女子便是下堂妻,從此擡不起頭,和離卻能正大光明的重擇夫家,或許還有好日子過。?

◆◆◆◆◆?

【精彩片斷二】?

某俊男在看到谷門前豎着的“XX與豬,不得入內”的牌子時,頓時氣得滿頭黑線。?

某小鬼擡頭看了眼面前邪魅狂妄的俊削男子,朝屋裏大喊道:“孃親,這個帥哥說他是我爹。”?

“你爹在屋裏,哪來什麼爹?閒雜人等一律打出去!”女子不悅皺眉。?

某小鬼驚覺上當,遂插腰吼道:“就你這小樣還敢冒充我爹,來人,關門放狗,本少爺要讓他站着進來,躺着出去!”?

頓時,俊逸男子早已一臉鐵青。?

◆前世:蘇蓮華:跆拳道黑帶高手,個性冰冷腹黑,手段奸詐狠毒。?

二十七歲已是亞洲第七大幫罌粟幫幫主,卻因風頭太勁遭人忌妒,最終死於一場搏殺。?

◆今生:外表乖巧可愛,誰料她是腹黑機靈的小人精。?

樣子老實文靜,其實她是吃人不吐骨頭的大灰狼!?

◆本文女強,一對一,美男多多,男主未定。?

特別鳴謝:七月引薦、石頭童鞋爲我做的封面。?

本故事純屬虛構,禁止模仿。?

◆◆——◆◆——◆◆? 縱寵天下 推薦若若自己的新文

?這是一個武與舞的世界,大陸上人們最崇拜的不是皇權,而是武與舞。?

男子以武爲尊,女子以舞爲傲。這是這個世界的規則與傳統。?

武與舞是至高無上的,沒有人會去褻瀆,那兩個字就好比是他們心中的神明!?

水琉璃,當代的第一舞者,只有你想象不到的舞姿,卻沒有她跳不出來的風華絕代。?

她有蓮花的出淤泥而不染;也有梅花的凌寒獨自開;牡丹萬花之王的嫵媚嬌豔;偶爾的是菊花般的清新淡雅。?

各種各樣的舞界中的勾心鬥角,她已經看透過無數次,別人是爲了利益而舞,而她,只是爲了自己,因爲,她愛舞,舞爲她的靈魂!?

終於,在一次所謂的世界第一級別的舞蹈大賽上,她被別人算計,從而,一代舞神,消逝了。?

不能說是不巧和,她穿越到架空古代的身份是——第一舞蹈世家的六小姐。?

只不過,這六小姐,是家裏最不受待見的罷了,原爲…沒有舞蹈天賦!?

前世今生,就算是再一次的輪迴了,這次,她,會怎樣而活呢??

……?

武界,亦是有一個傳奇,傳奇的名字叫——夙凌殤!?

傳說中,他的武功是天下第一,而且竟然沒有一個人敢提出異議。?

傳說中,他冷清嗜血,卻又偏偏長着一張比女人還漂亮的邪魅妖孽之容。?

傳說中,他身體堪比“不死之身”,因此,他帶領着自己的屬下,創造了大陸上最神祕而強大的地方——魔宮!?

傳說的傳說很多,然而,沒有一個人去質疑傳奇!?

他是人們內心中恐懼的存在,故而,他們心中給他的定義是——魔君!?

他的可怕與強大,他的年齡,他的性格,他的喜好,他的……沒有人知道,更沒有人敢去求證,逆他者——死!?

然而?當兩個同樣發光而又出色的人異性相吸之後會是怎樣的呢??

片段一:?

男主:你爲什麼不怕我(世人皆懼他,這次好像出現了一個意外)?

女主:我爲什麼要怕你(你長的又沒有對不起觀衆)?

男主:有趣!(冷氣似乎在飄散)?

女主:多謝誇獎。(淡漠的一笑。?

淡漠的一笑,卻沒有想到,這一笑,將會改變了自己的命運。?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