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在迪亞鎮外的黑松森林中,天色陰沉沉的,天空中還在下著小雨,昨晚的雨下了一夜,洗滌了空氣中的煙塵,也洗掉了某些本應存在的痕迹。

咔!嚓!!!一道耀眼的白色閃電照亮了昏暗的森林,緊接著才是『轟隆隆』一道巨大的雷擊聲。

而此時,在黑松樹林中,六個人影站在樹林中。

羅格站在森林中,看著不遠處的巴貝爾肯,剛才拿到雷電劈下來,正是劈在巴貝爾肯上面,現在上面所有儀錶盤上的指針都已經爆滿。

站在巴貝爾肯旁邊的一個人造人看向羅格,羅格微微點點頭。

隨後那個人造人拿起電線的夾子,迅速將其夾到桌上屍體上的各個部位,羅格一邊觀察著人造人的動作,一邊對比自己昨天的實驗步驟。

夾好之後,一個人造人走到巴貝爾肯旁邊,然後猛地拉下電閘!

「滋滋滋!!!」一道閃耀的白藍色雷電在『巴貝爾肯』上面亮起,這是羅格昨天實驗所沒有出現過的異像!

…… 當吳賴走到上一次感受到精神威壓的地方,正要提醒夥伴們注意,卻是驚異~地發現,自己上次來的時候,出現的那種精神威壓根本就沒有出現,心中明白,看來最厲害的那個倭人首領被自己消滅之後,剩下的留守在櫻都招魂社的倭人骷髏應該不是很多,而且估計也沒有什麼高手!

吳賴想到這裡,精神更是大增,大踏步地朝著那櫻都招魂社行去,其餘九人緊隨其後,十人一直走到了櫻都招魂社的門口,卻還沒有什麼異常!

此時正值中午時分,街上人跡稀少,櫻都招魂社的門口不見一個人,吳賴遠遠就聞到一陣陣香燭的氣味,根本就不做停留,直接邁步朝著那櫻都招魂社的門內邁步而去!

吳賴等人邊走邊看,只見櫻都招魂社的佔地面積也不算小,整個建築竟然有些像華夏古建築那般,白牆紅瓦,周圍的綠化也很不錯,如今四下無人,顯得是清幽無比!

「哼!這些小鬼子倒是會享受,這地方弄得還算不錯,只是這白牆上掛著這麼多的白布子,也不知道是作甚?」吳賴暗自嘀咕著,帶著眾人走進了門內!

一行十人剛進了大門沒有幾步,一旁的門房中便跑出一個倭國男子,見這一行人都是衣冠楚楚,倒也不敢造次,而是出言用倭國語問道:「各位是幹什麼的?現在不是參拜櫻都招魂社的時間,各位若是有意,等到對外開放的時間再來不遲!」

吳賴本來就是找茬兒的,哪裡管他開放不開放,再說了,自己是來砸場的,這裡供奉的都是當年罪惡累累的劊子手,吳賴哪裡會參拜,也只有倭國那些腦殘的領導人才整天干這些蠢事!

吳賴根本就不搭理那廝,依舊是邁步朝內行去,眼看就要走到內院了,那我國男子見勢不妙,急忙想要上前阻攔,嘴裡哇啦哇啦地不知道說些什麼!

「滾!老子們是來砸場的,少在老子面前哇啦哇啦這些鳥語,實在是聽著不爽!」緊緊跟在吳賴身後的胡百山有些不爽了,抓住那個倭人男子的衣領隨手便丟了出去!

鬢雲香腮雪 胡百山的力氣有多大啊,那倭國男子頓時發出一聲驚呼,整個人騰雲駕霧一般,被拋出了十來米遠,然後砸在了一處花架子上,頓時打倒了一大片的花盆,稀里嘩啦地倒了一地!

不過好在胡百山看出這個倭國男子是一個普通人,也沒有下殺手,那倭國男子雖然被摔得七葷八素,卻是沒有什麼大礙,強撐著渾身疼痛的身體,站起身來,從衣兜里摸出了一隻口哨,放在嘴裡拚命地吹了起來,尖利的哨聲頓時劃破了寧靜的院落!

隨著這一聲聲尖利的哨聲,那門房內頓時又奔出了五六個倭國男子,其中還有兩個穿著倭國昔日的軍裝,每個人手裡都提著一根橡膠棍,氣勢洶洶地朝著吳賴一眾人沖了過去,他們已然看到了自己同伴的狼狽,自然知道來者不善,一個個嘴裡喊著「八格牙路」就沖了上來,揮舞著橡膠棍就朝著吳賴等人狠狠地抽去!

吳賴這些人哪裡有個善茬兒,見狀紛紛出手,頓時這些剛剛衝到身前的倭國男子紛紛和他們的同伴一樣,朝著四周飛了出去,有的砸在了花壇上,砸倒一片片的花草,有的砸到窗欞上,栽進了屋內,運氣不好的,則是直接摔在了堅硬的水泥地上,頓時頭破血流!

吳賴根本就沒有停步,徑直朝著院落當中最大的那座建築物快步走去,那些倒地的倭國男子見狀,紛紛狂吼出聲,不顧地身上的疼痛,再次站起來,朝著吳賴沖了過去,一個個悍不畏死的架勢,彷彿吳賴正在QJ他們老母似的!

「不知死活!」鐵飛鷹有些惱怒了,身形一展,身形宛若一道旋風,在院子里很快就轉了一圈,那些倭國男子頓時都「撲通撲通」栽倒在地,一個個沒有了動靜!

「阿彌陀佛! 豪門婚色:嬌妻撩人 鐵施主,這些都是沒有反抗能力的凡人,鐵施主的出手……」無嗔見狀,不由出聲念了一聲佛號!

鐵飛鷹卻是沒好氣地打斷了無嗔的話道:「好了,別那個額米那個豆腐了,我沒傷他們性命,不過是明天這個時候他們才能醒過來罷了!再說了,這些倭國的小鬼子也不算是什麼人,即便真的宰了他們,也不過就當是殺了幾個畜生罷了!」

無嗔卻是緩緩地搖了搖頭,又是念了一聲佛號道:「阿彌陀佛,鐵施主此言差矣,這些倭國的畜生也是生命啊!」

鐵飛鷹聞言,臉皮抽搐,一陣無語,不再接腔了,跟在吳賴的身後進入了櫻都招魂社的大殿之中!

吳賴等人剛一進入,大殿中卻是衝出來一群荷槍實彈的保安,約有二十餘人,很快從那殿後轉出來,手裡竟然都是微型衝鋒槍,將吳賴等人用槍指著團團地包圍了起來!

「八格牙路,不許動,你們是什麼人?竟然敢擅闖我倭國聖地?」為首是一個矮壯的隊長模樣的人,手裡的衝鋒槍指著最前面的吳賴的腦袋,用倭國的語言怒聲問道。

「呃?這地方竟然用軍隊把守著,有意思!」吳賴微微笑道,卻是根本就沒有搭理那個隊長手中的衝鋒槍,繼續邁步朝前走去,他看到大殿之內的最深處,竟然有一頂轎子一般的東西,用白帘子圍著,心中好奇,便想過去看看!

那隊長模樣的倭國人見吳賴根本就不鳥自己,心中更是大怒,手中的衝鋒槍發出「咔嚓」一聲子彈上膛的響聲,槍口微微朝前一頂,口裡又是一聲喝道:「站住,你們到底要幹什麼?你們難道都是華夏人?」

吳賴見這隊長鍥而不捨,停下腳步,伸出手指輕輕地敲了敲那衝鋒槍的槍管,淡淡地用倭語笑道:「呵呵,我們華夏人可是你們倭人的祖宗啊,聽說你們這個櫻都招魂社中有些不乾不淨的東西,作為你們的老祖宗,自然要管管,所以特意來幫助你們將這個櫻都招魂社給剷除了,怎麼樣?我們很厚道吧?快快閃開,不要影響!」

那隊長雖然實在是弄不清這些華夏人到底是什麼來頭,但是聽這話里的意思,分明是來搗亂的,於是大喝一聲道:「聖地重地,不允許胡來,立即舉手投降,不然的話,我們就要開槍了!」

「開槍?呵呵,敢問閣下,你這槍還能用嗎?」吳賴不由捉狹地笑道。

那隊長微微一愣,繼而感覺到有些不對,低頭一看,卻見自己手中的衝鋒槍的槍管竟然自根齊齊而斷,「噹啷」一聲掉在了地上,只剩下了禿禿的槍托還在自己的手裡,頓時嚇了一大跳,下意識地後退了幾步,看著吳賴的目光如見鬼魅一般,充滿了驚駭,他不是傻瓜,自然清楚,槍管斷裂可不是自己槍的問題,而是被眼前這個一臉笑容的華夏少年做了手腳,只是這個手腳也太高明了,自己竟然毫無覺察,便弄壞了自己的衝鋒槍!

「怎麼樣?我沒說錯吧?識相的話,還是乖乖地滾下去吧,今天我們來找的可不是你!」吳賴依舊是淡淡地問道。

那隊長的臉色急劇地變幻著,他能被派來守衛這櫻都招魂社,可以說是軍隊精英中的精英,自從自己帶人看守這櫻都招魂社以來,也處理過好幾撥來搗亂的人們,其中也有華夏人,但是都被自己和手下們拿下了,剛才自己等人正在吃飯,聽得前院有了動靜,立即用最短的時間武裝起來並沖了出來,行動不可謂不迅速,可是沒有想到竟然遇到了這麼一群人,面對著自己和手下的衝鋒槍,竟然一個個神態悠閑,根本沒有緊張的意思,好似是平常來遊覽的遊客一般,而且還不經意間弄斷了自己的衝鋒槍,這群人可真是不好對付啊,不過為了櫻都招魂社不受破壞,自己等人只能是拼了,反正後院里還有那群怪物呢,槍聲一定會將那些人召來的,到時候這群人就有苦果吃了!

那隊長想著,終於一橫心,大喝一聲道:「給我開槍!」

隊長大喝出聲之後,整個大殿內卻依舊是一副靜寂,根本就沒有出現半點兒槍聲,那隊長驚訝之下,朝著四周張望,卻見自己的手下們一個個呆若泥塑,手中的衝鋒槍竟然都不翼而飛,不知道何時竟然都被人掛在了房梁之上!

這個隊長無比恐慌了,他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當然更不知道鐵飛鷹身法天下無雙,閃電一般已然繳獲了所有人手中的衝鋒槍,並且掛在了房梁之上,畢竟一旦槍聲響起,動靜就大多了,自己等人這次來是尋找八尺鏡並毀壞的,若是召來太多的平民卻也不是什麼好事!

就在那隊長束手無策,不知道是該進還是該退的時候,突然一個陰沉的聲音在殿後響了起來:「廢物,還不趕緊都退下!」 「滋滋..咔咔..噠噠…」一陣電光閃爍,鋼鐵桌子上的屍體快速抖動之後。

「彭卡!」前一秒還在扭曲抖動的屍體一下躺在桌子上,一切又重新歸於寂靜。

而此時,羅格的眼裡充滿了驚疑之色,不用等下一步,一直細細觀察著實驗進程的羅格已經知道了實驗結果。

他能聽到那具『屍體』從新恢復跳動的『心臟』,能感覺到其體內血液從新恢複流通。

「雷電,關鍵在雷電上….」羅格心中想到,他昨天用來實驗的是用魔法召喚出來的雷電,是魔力轉化的,而今天,實驗用到的雷電則是大自然中的雷霆,其中或有某些差異、不同之處,而正是這些差異,導致了兩個完全不同的實驗結果。

「咔咔咔…..」顫顫的,桌子上的那具『屍體』緩緩的坐起來,迷茫的看著四周。

……..

「咚咚咚…」羅格正坐在家裡,一陣清脆的敲門聲響起。

「迪斯太太,抱歉打擾了,迪斯先生在家嗎?」福特警長的聲音從門外傳來。

「羅格在家,警長你請進。」

「鎮長閣下,你也在?」福特警長看著沙發上的中年男人說道。

「嗯,迪斯先生是個忠於慈善的人呢,迪斯先生有意在鎮子北邊建一個棚屋區,用來給那些流離失所的平民居住,我正在跟迪斯先生商議流程。」

「嗯。」福特警長微微點頭,並沒有做出評價。

「迪斯先生,抱歉又來打擾你了。」福特警長對著沙發上的羅格微微點頭。

「福特警長,請坐。」羅格指著另一邊的沙發說道。

「不了,我還有公事在身,這次過來也是因為順便路過。」

「嗯。」羅格微微點點頭。

「既然如此,福特警長就直說吧。」羅格說道。

「嗯,迪斯先生,在昨天早上之後,你是否還見過溫特斯閣下?或者與他同行的守夜人?」

羅格微微搖搖頭:「沒有。」

「守夜人追逐黑暗,或許已經離開了鎮子,以他們的秉性,多半也不會跟當地的部門道別什麼的….」羅格說道。

「嗯…我知道,只是心中莫名有些不安…」福特警長道。

「既然如此,那我就先告辭了。」福特警長收拾表情,對著羅格說道。

「好。」羅格微微點點頭。

福特警長點頭回應,然後就轉身向著門外走去。

……

「鎮長閣下,你看鎮子北邊那裡還有塊空地,如果我們把臨海街的居民遷到那裡去,你看怎麼樣,我個人願意出資在那裡修建居住區並彌補每一個鎮民,絕對不會讓鎮民們受損。」

「這…可以,當然可以…迪斯先生的信譽我還是信得過的….只是,迪斯先生,你要臨海街那塊地做什麼呢?」鎮長猶豫了片刻問道。

「修建碼頭,你看那裡如果用來修建碼頭怎麼樣?」

「…呵呵…迪斯先生還真是消息靈通啊…」鎮長乾笑了兩聲說道。

「不,我並不知道,不過商人中的專業術語叫投資,本來我並不確定火車會不會從迪亞鎮上通過,但現在我確定了。」

「…」鎮長沉默了片刻,修建碼頭這件事,本身肯定是好的,碼頭能為鎮上的人提供更多工作的機會,促進鎮子的發展,對他的政績肯定也是好的…而等鐵路修好之後,這裡更是會成一個貿易樞紐中心,迪亞鎮也將迎來一個高速發展時期。

「當然,這對鎮子來說,也是一件大好事…」思索片刻,鎮長還是開口說道。

…….

轉眼半個月時間過去了…鎮子上迎來一次大建設,被稱作『貧民窟』的臨海街即將被拆除,聽說是鎮上來的一個富有的商人出資在鎮子北邊的空地上為他們新建了一處居民區,這一下,臨海街居住的許多貧民都成了同等貧民們羨慕的對象。

鎮子北邊那裡正在施工的地方他們也都能看到,那個地方建起來,肯定不知道比臨海街那個貧民窟要好多少倍。

花心總裁不守信 一時間,鎮子上不知道多少人開始找鎮長反應申述…不過那都是鎮長頭疼的事了,羅格只管出錢就是了。

別說羅格的儲物空間里還有大量值錢的寶石什麼的,就他自己在鍊金術上的造詣,使得他現在就算什麼都沒有,也不可能缺錢用。

……..

「咔嚓…咔嚓…」一間昏暗的屋子中,一陣陣撕扯聲,咀嚼食物的聲音傳來,濃郁的血腥味飄散在狹窄的貧民屋內。

床底下,一個身體止不住顫抖的男孩,強捂著嘴,帶著深深驚恐之色的瞳子望向屋子中央,在那裡一道染血的黑影怪異的扭動著,匍匐在地上,腦袋大幅度擺動,撕扯著地上的什麼,嘴裡不時發出野獸般低沉的吼聲。

突然,那道扭曲的黑影猛地抬頭,緩緩的轉過頭來,透過那長長的雜亂的頭髮,能看到那雙猩紅的宛如惡魔般的瞳子。

那惡魔一般的身影,緩緩的在房間中移動著。

「噠噠噠….」男孩的心也隨著那腳步聲止不住的顫慄。

「彭卡!」一雙猩紅仿如惡魔般的眼睛突然出現在男孩眼前,帶著那濃郁的血腥味,發梢嘴角還沾染著肉末。

「啊啊啊啊啊…..」情緒已經綳到極限的男孩再也忍不住叫了出來。

……….

羅格走進屋子,一陣濃郁的血腥味鋪面而來,屋子不大的空間里卻是沾滿了血跡,殘肢內臟散落在房間里,好多警察都受不了著場面,不願意進來,少數幾個心裡素質稍強的警察此時也是眼角狂跳。

而羅格從始至終都是一副面無表情的樣子,福特警長跟在羅格的身邊。

雖說自從那次領著守夜人來見過羅格之後,從守夜人對羅格的態度中福特警長已經大概猜到羅格身份很高,但對於這個能夠幫忙分析案件是否屬於異常事件的幫助,福特警長並沒有放棄。

他一旦遇到有爭議的案件,都會派人去請羅格,如果對方不願意來,他也沒什麼損失,如果對方來了,那就是對於案子的一層保障

「這是異常事件。」羅格面無表情的說道。

….. 那些手中空空的倭國鬼子頓時都如蒙大赦,齊齊朝後退了一步,那個隊長自然也是面色大喜,退了幾步,朝著來人的方向,驚喜地說道:「神官大人,您來就好了,這些華夏人是來搗亂的!」

「嗯,知道了,退到一旁去!」隨著那個陰沉的聲音,一個一身白袍、頭戴黑色高帽子的倭人走了進來,看也沒有看那隊長一眼,直接將視線投向了吳賴等人!

吳賴見來人是一名老邁不堪的倭國人,行走間都有些蹣跚,乾瘦的臉上遍布了深深的皺紋,個頭不高,整個身軀都籠罩在那寬大的白袍之中,那頂黑色的高帽子顯得分外奇怪!

「你們是華夏人?」那個所謂的神官大人看著吳賴等人淡淡地問道,用的竟然是標準的華夏語,神色中卻是充滿了輕蔑,一雙微微有些渾濁的眸子打量著吳賴一行人!

吳賴見這個倭人來的蹊蹺,雖然見這個倭人看上去沒有什麼異常,但是心中依舊微微警惕起來,微微點了點頭說道:「正是!」

「哦,本人明白你們華夏人早就看我們櫻都招魂社不順眼了,也來過不少搗亂的,不過……桀桀」那個神官說到這裡,陰陰地一笑,方才接著說道:「你們的那些同胞現在都成了我們櫻都招魂社院子里草木的肥料了,怎麼樣,你們華夏人別的本事不大,做肥料還是蠻管用的,你們看這些草木長得多麼茂盛啊!」

吳賴等人聽得頓時都是臉色一變,這個老邁神官的意思很明顯,以往來的華夏人都被殺了埋到了院子的草木之下了!

「你這老匹夫,竟然敢荼毒我華夏同胞,今天便是你的死期!」吳賴神色頓時變得冷厲,指著那神官罵道!

那神官冷冷一笑,老邁的身軀卻是慢慢地舒展,臉上的皺紋也開始漸漸地平展,沒過多大一會兒,竟然變成了一個中年人的模樣,身材也比之前高大了不少,口中陰陰地笑道:「桀桀,我知道你們都是些有本事的人,應該都是華夏的修者吧?不過,說實話,你們華夏的修者死在這裡的也不在少數了,而且實話告訴你們,我大倭國已然是高手盡出,很快你們華夏修者便會被我大倭國高手連根剷除,到時候,哈哈,華夏那遼闊的土地可就歸我們大倭國了!」

吳賴幾人聽得明白,這個神官竟然知道倭國鬼子東海包圍華夏修者的事情,都是微微一驚,知道這個神官在櫻都招魂社中應該有些地位才是,不過,當時那倭國鬼子全部被殲,一個也沒有逃出來,所以櫻都招魂社中的鬼子還不知道自己的所謂高手們已經全軍覆滅的事情!

「哈哈,你這老匹夫大概還不知道吧?你們的那些趕往東海包圍我華夏修者的鬼子們,已經全部都葬身東海了,你這老匹夫還在這裡做你的春秋大夢,實在是好笑至極!」鐵飛鷹按捺不住,哈哈大笑道。

那神官頓時臉色巨變,大喝一聲道:「胡說八道,你們華夏修者已經被我大倭國高手和東海群妖包圍,不日將會被全殲!」

「信不信由你,不過你很快就要相信了,因為你馬上就可以在陰曹地府見到他們了,老匹夫,納命來!」鐵飛鷹的脾氣暴躁,懶得和這廝多說,身形飛起,手掌化爪,連連揮舞之間,那無數的爪影頓時朝著那神官的面門狠狠地抓去!

那神官冷冷一笑,身形暴退,口中發出一聲尖利的嘯叫,大殿之後,頓時飛出了無數的身影,竟然都是一個個的黑袍人!

「呃?倭人骷髏,還有這麼多?」吳賴頓時一愣,卻是害怕鐵飛鷹吃虧,手中紫光一閃,已然是仗劍飛出,迎向了那些黑袍人!

楊過、卓一航等人也都是紛紛飛身而出,各出絕招,迎向了那無數的黑袍人,而那個神官則是很快就退到了黑袍人的中間!

吳賴揮劍連斬,卻是發現,這些黑袍人的實力基本上最高也不過是結丹期成境的修為,大部分連結丹期初境都算不上,比起東海之上的那些倭人骷髏的實力差遠了,根本就沒有吳賴的一合之敵,沒過半刻的功夫,吳賴的劍下已然斬殺了數百倭人骷髏,而胡百山等人,也都斬殺不少,不過最為恐怖的還是無嗔,這小和尚也不上前,只不過在遠處不斷地念著佛號,一道道金色蓮花隨著佛號綻放出來,一旦落在那倭人骷髏的身上,那倭人骷髏頓時便化作一股黑煙消散而去,連骨頭渣子也沒有留下來,半刻的工夫,湧現出來的大部分倭人骷髏倒是大部分倒在了無嗔的佛號聲中!

「咳咳,無嗔小和尚,你這還真是猛啊!」陸小鳳看了不由由衷地讚歎道。

無嗔很是謙遜地說道:「阿彌陀佛,非也,非也,不過是佛門法訣正好克制這些倭人鬼魅而已,小僧我也不是斬殺他們,只不過是幫助他們超度而已!」

「哦,好吧,無嗔小和尚,你大慈大悲!」陸小鳳看著那化作一股股黑煙,死的連渣都沒留下的倭人骷髏,不由是一陣無語!

不多一會兒,場內已經清空了,不過那個神官卻是也消失不見,不知道躲到了哪裡!

「呃?那個什麼神官躲到哪裡去了?看樣子是個領頭的!」胡百山左右張望著,不見那神官的身影,出言發問道。

吳賴卻是懶得去找他,畢竟此番來主要是尋找八尺鏡的,毀了八尺鏡一切都好說,便出言說道:「罷了,不要找他了,咱們先將這櫻都招魂社毀了再說,弟兄們,給我砸!」

吳賴一聲令下,眾人立即行動起來,胡百山手中的大刀先是揮舞起來,一股凌厲的刀氣倏地射出,正中大殿中央的那頂轎子一般的東西,只聽的「嘩啦」一聲,那頂圍著白布的轎子便分為兩片,散落開來,裡面掉出了幾塊靈牌!

「哼,都是那些劊子手的靈牌!」卓一航冷哼一聲,手中仙劍揮舞,劍氣縱橫之下,那些靈牌紛紛被攪成了齏粉!

眾人齊齊出招,很快,整座大殿都被砸得一片凌亂,殿內幾乎沒有一點兒完整的東西,最後等眾人出了大殿後門之後,吳賴索性一道掌風,將那大殿夷成了平地!

就這樣,眾人一路走,一路砸,十個人便彷彿是推土機似的,所過之處,全部都變成了平地,所見到的東西,也全部都擊成了齏粉,零星出現幾個抵抗的人,也很快被斬殺乾淨,整個宏大的建築群,沒用半個時辰,已經大部分都成了一堆廢墟,只剩下了最後最為宏偉的幾座建築物了!

吳賴等人這麼大的動靜,自然也是驚動了周圍居住的倭人平民,也有一些不識好歹的提著棍棒、菜刀之類的,還有的拿出槍械,想要過來阻止吳賴等人的破壞。

吳賴幾人對於這些倭人,根本毫不留情,這些出頭的倭人,很快都變成了一具具冰冷的屍體,使得其餘的倭人都是望而卻步,根本就不敢再上前,只能是站在遠處眼睜睜地看著吳賴幾人不斷地破壞著那櫻都招魂社!

警笛大作,附近的警察們都來了,可是看到如此場景,根本就沒人敢上前,遠遠開槍詐唬了幾下,發現子彈根本對吳賴等人無用,也只好遠遠地喊了一陣子話,繼而抱著電話朝著上級緊急救援!

吳賴等人不管不顧,徑直朝著最後幾座宏偉的建築物行去,走至最大的那樁建築物前,吳賴一揚手,準備直接推平再說,那大殿之門卻是自動打開,一個白色的身影從裡面飄了出來,正是之前遇到的那個神官!

「停下腳步,不然的話,本人就不客氣了!」那神官氣急敗壞地吼叫道,心中卻是實在不明白,華夏哪裡來的這麼一群殺神,竟然趁著櫻都招魂社高手盡出,前來大開殺戒。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