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早上六點半,晨陽升起。

溫如意伸了個懶腰,從座椅上站起來,看著窗外繁華的街景,給顧明輔撥電話。

第一次打過去,毫無意外被掛斷。

溫如意耐著新,繼續撥打。

撥打到了第四遍,電話終於接通,電話那邊顧明輔的語氣惡劣到了極點:「我草你大爺!哪個狗雜碎一大早的騷擾老子?不知道老子在睡覺嗎?再敢打電話過來,小心我找人日了你們全家!」

聽著電話那邊粗俗不堪的罵聲,溫如意道:「顧明輔,我是溫如意。」

彼時,睡在床上摟著一個金髮身材火爆女人的顧明輔,霎時失了聲音。

過了好一會兒,他道:「溫小姐,真是稀奇,我們兩個好像不怎麼熟吧?你怎麼忽然給我打電話了?難道是因為明珠最近對付容家的事情?你想讓我幫著容家求情?溫小姐,還真是不好意思,我雖然名義上是顧家的人,可沒什麼實權,恕我沒辦法幫你。」頓了兩秒,又說:「如果容家倒台了,溫小姐想依靠我也不錯,我這個人向來來著不拒……」

忍住心頭的厭惡,溫如意說:「顧明輔,不用跟我打太極。我知道你做的那些事,你如果不想讓顧家的人知道,就跟我見一面。」

「溫小姐說的話,我不明白。」

「明不明白,你我心知肚明。顧明輔,今天早上十點整,在蓬萊公園小涼亭見面。如果你不來,我就把你攙和林珍的事情,告訴顧明珠。」

溫如意話說完,掛斷了電話。

沒過一會兒,顧明輔就打來了電話,可溫如意毫不猶豫的掐斷了。

她沒有確鑿的證據,證明顧明輔是犯罪的人,這次約顧明輔出來,是為了詐他的口供。

凌天戰尊 只要他親口承認了,自己涉嫌林珍的事情,那她直接把錄音交給顧明珠。

不跟顧明輔說那麼多,也是怕說多錯多。

現在顧明輔估計上鉤了,她要部署蓬萊公園那邊的人,免得到時候顧明輔做什麼手腳。

************

把蓬萊公園的人手布置好,又洗漱了一番,吃過早餐。

已經早點九點鐘,看時間差不多了。

名門天后,億萬總裁極寵妻 溫如意準備出發,葉簡汐在這個時候打來了電話。

溫如意接通,問:「簡汐,有事嗎?」

「沒什麼事情,就是想找你過來家裡聊聊。」葉簡汐沒說實話,其實是她做夢夢到不好的東西了,總覺得會出事,她的夢大多時候都準確,這次她怕如意出事情。

「我現在要去見一個朋友,等下十一點多去你家,好不好?」

想著三個小時不會出事,葉簡汐妥協:「好吧,你見了朋友儘快趕過來。」

「嗯。」

……

簡短的通話結束,溫如意把手機放進包里,上了車。

蓬萊公園在市中心,平常早上有很多退休的老人在那裡晨練,溫如意選擇在蓬萊公園和顧明輔見面,一是因為那裡方便隱藏一些人手,二是那裡人多,顧明輔不敢輕易下手,三是蓬萊公園離她住的地方也不遠。

開了大概半個小時,便到了蓬萊公園外面。

溫如意把車泊在停車場,步行進入蓬萊公園。

臨時妻約 到達小涼亭的時候,九點四十分。

只剩下二十分鐘了……

溫如意走到涼亭前,等著顧明輔的出現。

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眼看著離十點鐘只剩下五分鐘了,溫如意環顧了下周圍,沒有看到顧明輔出現,不由得有些焦急。

難道顧明輔沒做那件事,或者他沒有上當?

手指摩挲著手機,溫如意漸漸的沉不住氣,準備再撥打電話時,眼帘里卻恰好映入一道身影。

「溫小姐,我來遲了。」

顧明輔臉上掛著自以為迷人的笑容,一步步的走到溫如意跟前。 第970章騙到證據

直到兩人只見只距離一步之遙,他才停了下來,他離得太近。

溫如意甚至能聞到他身上甜膩的香水味,因為厭惡眉頭擰起了小小的皺紋。

不想和他多廢話,溫如意後退了一步,直接切入主題。

「顧明輔,你不用偽裝自己那麼和善,你當初調查我,設計我,不就是為了用我把林珍引到這個陷阱里嗎?現在容、顧兩家交惡,林珍入獄,你是不是準備,趁機把顧家納入掌中?你可真是好手段!」

「溫小姐為什麼會這麼覺得?」顧明輔嘴角的笑容不變,傾身靠近她:「A市大多數人都應該知道,我顧明輔是顧家人人都看不起的廢物。像我這樣沒權沒勢、整天吃喝玩樂的人,怎麼能瞞得過那麼多人的眼線,做出這等事?溫小姐,即使你這事說出去,也沒多少人覺得,你說的是真話吧?」

溫如意聽到他說的話,心裡暗暗地提高了警惕。

顧明輔看樣子根本沒被她三兩句唬住。

他在試探她的底牌?

溫如意冷了臉色:「可我能拿出證據,就有人會相信,至少顧家的人會相信。」

「哦?溫小姐有什麼證據,拿出來給我看看。」

顧明輔嗤笑了一聲,伸手到她跟前。

溫如意又聞到他身上那股濃烈的香水味,別開臉道:「證據,我當然是好好的保存著,能這麼隨便的給你?」

「不拿出來,你就是污衊。」顧明輔收回手,收斂了笑容,眼底染上了陰冷:「沒人會相信你。」

這個顧明輔,哪裡像表面上那麼頑劣不堪?

三兩句都在繞圈子,沒說一句實話!

不過能算計容、顧兩家所有人的人,哪裡會簡單?

溫如意心知沒預想的那麼容易套出他的話,所以更加耐著心說:「如果我是污衊,你也不會出現在這裡了,顧明輔,你來這裡,不就是心虛嗎?」

從他出現的那一刻,溫如意就肯定,顧明輔的確跟林珍的事情有關係。

哪怕不是主凶也是從犯。

顧明輔聞言,沉默了下來,那雙略顯陰鷙的眸子,牢牢地盯著她,就像是一隻毒蛇盯上了自己的獵物。

半晌——

他慢悠悠的開口:「我來這裡,是為了看你啊,溫小姐,當初在我爺爺的生辰上看到你,我就對你一見鍾情了。只可惜,那個時候,你是容子澈的女人,而我又沒他強,自然不能碰你。可現在不同了……」

話說到這,他忽然伸出手,握住她鬢角垂下來的一縷髮絲,湊到自己的鼻子跟前,深深的吸了口氣,猥瑣的笑著說:「現在容家困難,容子澈自身難保,沒人庇護你了,我可以要你。」

「滾開!」

溫如意被他突如起來的動作,驚得愣了幾秒,反應過來,惱怒的推開他。

可顧明輔像是預料到了她這個動作,在她推自己的那一刻,迅速的伸手緊緊地抓住了她的手,將兩人的距離拉到了最近,然後鉗制她的腰,下流的說:「溫小姐,我最喜歡你這種潑辣的女人,夠味,就是不知道,你在床上,是不是也能這般潑辣……」

溫如意渾身都在顫抖,一股噁心的感覺在瞬間席遍全身:「放開!」

「不放,不止不放我還要親你……」

顧明輔說著,緩緩地低下頭,要往溫如意的嘴巴上親。

溫如意眼底的寒意越來越重,在他湊上來的前一刻——

「顧明輔,你找死!」

她齒縫裡吐出這句話,幾乎同一時刻踮起腳尖,猛地跳起來,朝著顧明輔的下巴撞了過去。

顧明輔暗道不妙,想要後退,可兩人的距離太近,他又摟著她的腰,哪裡來得及?

億萬掌權者:總裁爹地天價媽咪 『咚』的一聲悶響,下巴處傳來劇烈的疼痛。

顧明輔眼前一黑,抬手要捂下巴。

而就在這時,溫如意掙脫了他的束縛,抬腳就朝著他兩腿間踹了過去。

她一點餘力都沒有留。

杜房明一隻手捂著下巴,一隻手捂著襠部痛吟。

溫如意冷眼看著顧明輔,退到了一旁:「顧明輔,你既然調查過我,就應該明白,我最討厭男人的接觸。你再敢動手動腳的,我就廢了你!」

顧明輔緩過疼痛,抬頭看著她,臉色陰沉的能滴出水來。

溫如意絲毫不在乎他的敵意,冷聲繼續道:「顧明輔,我今天來不是跟你說廢話。今天來問你林珍的事情,也不是真的想把你交給顧家的人處理,而是想看看,你有沒有跟我們合作的可能。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你在等著容顧兩家斗的兩敗俱傷,再出手把顧家收為己用吧?」

顧明輔沒有言語,可神情里多了一絲驚疑不定。

溫如意也不管他是不是回答自己:「可你難道沒想過,哪怕顧家跟容家相鬥,元氣大傷,顧老爺子、顧父、顧明珠都還在,他們才是掌握顧家實權的人。你想要得到顧家,必定要一個一個的除了他們,要除掉這三個人,你或許已經想好了法子,但你那個辦法能保證,百分之百行的通?」

「難道跟你們合作,就能保證百分之百?」

顧明輔嗤笑,顯然對她的話不以為意。

溫如意聽到他這麼說,知道顧明輔對自己的提議感興趣了,心裡暗暗地激動,面上卻沒有表現出任何異樣:「當然。如果你跟子澈裡應外合,一起對付顧家,我可以肯定,成功率是百分之百。現在容家最大的危機是,顧家向檢察院,遞交的那些編造的罪名,如果你能證明,那些資料不是真的,且是顧家編造的,那容老可以立刻恢復職位,子澈也借著容老的權勢復職。屆時,要對付顧家,便是易如反掌的事情。」

「我憑什麼相信你?」顧明輔有些動搖,可嘴上沒有應下。

「你可以不相信我。不過你拒絕我,意味著,我會把你陷害林珍的事情告訴顧明珠,顧明輔,這件事是你做的吧?哪怕我拿出的證據,不能完完全全證明是你做的,難道顧明珠不會懷疑你?作為顧家的人,顧明珠有一百種方法,讓你這輩子都無法翻身。」

溫如意話說完,雙臂抱在一起,不再言語。

顧明輔臉色漸漸的變得難堪。

沉思了片刻,他道:「溫如意,算你狠。」

「你這是答應了?」

「除了答應,我還有別的路可以選?」顧明輔哼了聲道:「溫如意,我還真沒看出來,你能這麼厲害,所有人都沒查到我攙和了林珍的事情,就你一個人查到了我。」

魚兒上鉤了!

有他這句話,顧明珠會聽不出來,他攙和了林珍的事情?

溫如意揚起了笑容。

迎著陽光的眸子變得亮晶了起來。

顧明輔看著眼前意氣風發的人,眼裡燃起了一簇火,怪不得別人都道,容子澈為了這個女人如痴如狂。

他現在才看出來,溫如意這麼有味道。

若是能把這樣的女人帶到床上,情到濃處,她這雙眼睛不知道是什麼風情。

顧明輔眼裡飄忽過迷離。

溫如意注意到他的視線落在自己的胸口,斂了一些笑容:「顧明輔,我們合作后,我會對你陷害林珍的事情支口不提。不過,作為交換條件,你在今天之前,要把顧家偽造那些證據的事情,告訴紀檢委。若是今天六點之前,我還沒聽到消息,那我會立刻把你陷害的證據,交給顧家的人。」

「哼……知道了。」

別惹腹黑郡主 顧明輔從意淫中回過神來,不悅道。

溫如意見事情已經達成,沒有再耽擱時間:「好,我們就這麼說定了,我先走了。」

「你這就走了?不一起吃飯再走?」

顧明輔走到她跟前,要伸手去抓她。

可碰到她之前,想到她剛才踢自己命根子那股狠勁,又縮了回去。

溫如意注意到他的小動作,冷著臉色道:「不了,我還有事情要做。」

說罷,不再理會他,徑自王小涼亭外走。

顧明輔望著溫如意的身影漸行漸遠,抬起手摸著下巴,過了一會兒,嘴角浮起一抹意味深長的笑。

「溫如意,我們很快會再見面的。」

*********

出了蓬萊公園,溫如意坐上車,把錄音筆拿了出來。

聽到裡面傳出——

「……我還真沒看出來,你能這麼厲害,所有人都沒查到我攙和了林珍的事情,就你一個人查到了我。」

嘴角忍不住的露出笑容。

她跟顧明輔說那麼多,根本沒想和他合作,那樣的小人不值得信任,不過為了套他的話,才說那麼多。

現在有了這句話,足以證明,顧明輔設計陷害了林珍。

溫如意沒想到事情這麼順利,心頭落下一塊大石頭,但也沒懈怠,而是開始撥打顧明珠的電話,跟她相約見面。

早點把這錄音交給顧明珠,就能早點揭露真相,解除顧明珠對子澈的誤解。

電話撥打出去,過了好一會兒才接通。

「溫如意,你打電話找我什麼事?難道是想通了,準備離開容子澈?還是,你準備罵罵我這個惡毒的女人?」顧明珠語氣冷淡,明顯是不想跟她說話。

「顧明珠,我想跟你見一面。是關於你母親的事情,那件事不是子澈做的,而是你的堂哥顧明輔做的。」

「你以為我會相信你的鬼話?」

「信不信,你可以跟我見一面,我會拿證據給你。到時候,你就會相信了。」

溫如意道。

顧明珠沉默了下來,不知道在想什麼。

過了兩分鐘,她都沒有說話。

溫如意想把錄音直接播放出來,讓她聽聽,但就在她有動作之前,那邊顧明珠道——

「在哪裡見面?」

溫如意頓了下,立刻報上地址。

「好,我會準時去見你。你最好保證自己說的是實話,而不是打別的主意。」 第971章先生,抓到她了……

通話結束,溫如意讓司機直接去約定見面的地方。

多耽擱一分鐘,就多一分危險。

她要儘早解決這事。

**********

抵達見面地點,剛好十點整。

溫如意把車交給泊車小弟,自己一個人進了鳳凰茶樓的三層包廂等著顧明珠。

侍者在她坐下后,端著點菜單問她需不需要什麼。

溫如意想著顧明珠也不會和自己吃飯,便說不需要,讓她上了一壺大麥茶。

侍者把茶倒好后,退出了房間。

和顧明珠約定的時間在十一點鐘,距離這個時間,只剩下四十分鐘不到,溫如意邊喝茶邊耐心的等著。

等了二十分鐘左右,房間的門嘭的一聲從外面打開。

溫如意下意識的以為是顧明珠來了,放下茶杯向門口看了過去,可視線觸及來人時,不由得愣住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