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航問道,其實連他自己也不知道到底拋出了多少棋子,他只是運用了精神力,從棋缽之中拋出了一片棋子,就好比用手去抓棋子一般,但是具體抓了多少粒,自己心中也是沒有數的。

真因為這樣,他才斷定楊嘯無論如何也猜不中。

楊嘯點點頭,說道:

「你可以數數啊!」

「好。」

龍航將棋缽中的棋子全部倒出來,鋪在棋盤之上,神識微動,所有棋子便排成了一條長線。

龍航掃了一眼,臉色僵住了。

不多不少,正好是28粒。

周圍的人也是一片驚嘆,

「卧槽,連這都能猜出來,簡直神了啊!」

「不愧是紫源星首領,飛豹帝國的國師啊,果然厲害!」

……

周圍人一片讚歎,龍航尷尬地苦笑一聲,說道:

「佩服佩服,想不到你這都能猜中,你贏了,你先下。」

龍航神識微動,棋盤上的所有白子便浮空而起,飛入到了棋缽之中。

楊嘯笑道:

「我就是瞎猜了,沒想到真被我猜中了,看來今天運氣不錯啊。」

說完,拿過黑色的棋缽,打開蓋子,神識微動,一粒黑子浮空而起,「當」地一聲落到了棋盤之上。

楊嘯內心冷笑,跟老子玩猜棋子的遊戲?你還嫩了一點啊,老子在飛豹學院每天晚上整理圖書,又跟著葉老學習數樹葉,這遊戲早就玩得熟透了。

豪門隱婚:舊妻新愛 龍航自然想不到自己以為很高明的遊戲,正好是楊嘯的強項。

楊嘯一瞬間看出了棋子的多少,這份精神力可是異常強大,龍航內心很是震驚。

不過事已至此,無論怎樣都要硬著頭皮走下去了,至於能否在下棋的過程中運用精神力殺死楊嘯,那就要看看造化了。

楊嘯能夠數棋子,不一定能夠戰勝自己,萬一他真的是猜的呢?

龍航收回心神,神識微動,落下了一粒白子。

周圍的人一看這個情況,也都各自低頭去下棋了,畢竟還是自己的棋局重要。

楊嘯和龍航各自下了三十粒棋子,棋局開始出現了激烈的爭奪。

伴隨著爭奪的產生,兩人的精神力攻擊開始變得一場危險。

精神力在圍棋的運用中,往往是伴隨著棋局的變化而變化的。

當兩人的棋局處於平手的時候,精神力對彼此的攻伐威脅是相同的,一旦出現了一方壓倒另外一方的情況,精神力的攻擊威脅會突然增加數倍,甚至數十倍。

尤其是處於劣勢的一方精神高度緊張的時候,更容易被對手的精神力攻擊所傷害。

當然了,如果主動認輸,撤出精神力的戰場,也可以不用受傷。

但是,對於棋局的爭奪,往往不是一步就能夠決定勝負的,那種完全一面倒的棋局,失敗方覺得無法翻轉的情況下,會很快認輸,精神力的傷害反而小很多。

最怕的就是那種對手給你希望,拖著你一步步走下去,在你精疲力盡的時候,突然給你一個殺招,令人猝不及防,精神力攻擊瞬間突破你的防線,令你神識重創。

所以,一個真正的高手,如果想要在棋局之中重傷你的精神力,一定會拉著你一步步陷入爭鬥的泥潭之中。

龍航作為大龍帝國棋院的副院長,跟著第一宗師陳蓉學習的機會很多,自身的棋藝也是提升了不少。

在眼前的棋局之中,還沒有出現敗像。

楊嘯甚至發現,龍航在有意引導自己進入一個泥潭之中,很多時候,最優的一步棋不走,偏偏走一步次優的棋。

邪魅闊少的嬌柔妻 剛開始楊嘯以為龍航是水平不夠,可是,當楊嘯跟著去圍剿他的棋子時候,又發現龍航能夠很快救援回來。

如此反覆走了幾次,楊嘯感覺龍航有些詭異。

「既然這傢伙要跟我玩,那我就陪你玩玩吧,看看你到底想幹什麼。」

楊嘯打定主意之後,便跟隨著龍航的節奏,也不使出殺招,關鍵的時候甚至故意裝傻,走一兩步敗筆,陪著龍航將整個棋局不斷延伸下去。

貓撲中文 縱然賀翎有些詫異,那魏延還是挺著大刀走到了自己的面前,昂首挺胸,戰意盎然的雙眼直直盯著自己!

「你難道分不出誰才是真正的主公么?」

賀翎目光微眯,這個魏延難道真這麼蠢,一點怪異都察覺不到,也一點也不懷疑嗎?

「呔!你這冒牌貨,還想用主公的模樣欺騙吾,找死!」

魏延一臉發怒的樣子,額頭青筋暴起,指著賀翎就破口大罵,那樣子像是真讓他碰到了山寨版的主公

有那麼一瞬間,賀翎真以為自己不是賀翎了

「既然分辨不出來,那就先熱熱身,來,別客氣!」

賀翎淡淡一笑,賈峰是不是想著利用橙品大將魏延,滅殺自己,然後他成為唯一的「賀翎」,順理成章的成為大唐之主?

若是沒有在熔漿空間里的經歷,自己或許還真要被他這麼搞死,好在像是魏延這樣的橙品大將,自己也不用放在眼裡了!

「哼,死到臨頭還嘴硬!」

魏延目光閃爍,為啥他碰到了自己這橙品大將也絲毫不畏懼?

是不了解橙品大將的恐怖,還是過分自信了?

當下也不猶豫,手中大刀一緊,便朝著賀翎砍了過去!

「嗖!」

大刀未至,凌厲的刀氣便迎面而來,讓賀翎面頰生疼

可就在這一瞬間,賀翎身上莫名的氣息徒然爆發,這是進入戰鬥狀態了,

595的恐怖勇武在霸王武得的加成之下,一進入戰鬥狀態便翻了一倍!

「叮!你已經進入戰鬥狀態,觸發霸王武德和戰意!勇武翻倍效果激活,戰意反傷效果激活,肉體強化激活!」

之前的計算中,賀翎漏掉了霸王武得的翻倍加成,一進入戰鬥狀態,自己的勇武便直接堪比橙將!

再戰鬥一個小時,霸王戰得又會將勇武翻倍,到時候自己恐怕能一人打兩個橙將!

「受死吧!」

瘋狂的笑意在魏延臉上湧現,賀翎這才發現是自己小看了他,他應該最清楚那是賈峰~

看這必殺的信念,顯然是想弒主奪權啊!

穿成虐文炮灰白月光 魏延是很自信,畢竟自己可是橙品大將,如此全力一刀,定讓賀翎分成兩半!

「咚!」

一聲沉重的聲音響起,賀翎的紅品上將氣息爆發之時,洶湧的力量脫體而出,直接形成一道無形的屏障,輕而易舉的擋下了他的全力一擊!

「什麼!?」

魏延滿臉驚愕,什麼情況這是,為啥有一道屏障給他擋住了?

好歹自己也是橙品大將的實力,是怎樣強度的屏障,如此輕而易舉的就擋住了自己的大刀?

「嗖~」

正在魏延驚愕之時,一股暗勁從那屏障之上突然傳來,避無可避之時,直接打入自己的體內,恐怖的力道讓他冷汗直流

這又是什麼鬼,為啥自己的力量被反彈了?

那暗勁之上熟悉的氣息,不就是自己刀上的鋒芒嗎?

太詭異了!

魏延後退兩步,臉色難看

「TMD,我是被演了么?」

比魏延臉色更難看的是賈峰,看著魏延嘴角抽搐,這剛剛的一刀也太水了吧,好歹也是橙品大將的攻擊,就算那賀翎變態的突破到了紅品上將的實力,也撐不住那一刀的吧

你還故意後退兩步,不是演員是什麼!

賈峰是無法理解這個魏延的意思,為啥不直接砍死賀翎,在大刀就要砍到賀翎的時候,他就停住了,太明顯的放水!

魏延是暗暗叫苦,怪不得賀翎人家能夠成為這天征第一玩家,是有真本事的啊,什麼奇怪的招式,竟然能夠抵擋自己攻擊,還給反彈了,太厲害了!

可不等他過多驚訝,賀翎面色一笑:

「怎麼,這才剛開始,就不敢打了?」

「豎子焉要投機取巧,使用歪門邪道就想與我為一戰?」

魏延臉色難看,被賀翎一說,更加紅漲了幾分,當下再次拎著手中的大刀沖了上去!

「喝!」

大吼一聲,威勢驚人,裹挾著層層波動在空氣中爆發而來!

恐怖的氣浪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向賀翎撲了過去,其中金光乍現的大刀更是隱匿在這氣浪之中,遁去行跡,若是普通的紅品上將,甚至是橙品大將,面對這一擊,都不好輕鬆應對,鬼神莫測的攻擊軌跡讓人難以捉摸

可在賀翎的眼中,可就太慢了,且不說這一直在增加的勇武值提供的敏銳速度,自己還有霸王股本增加的額外速度,他這動作在自己眼裡跟慢動作沒有什麼區別!

當下一手抬起,穩穩的朝著一個方向抓去!

面前是驚天氣浪裹挾著致命一刀,賀翎卻是一手探出,仿若囊中取物般隨意

「鐺!」

一聲金鳴相交的聲音炸響,賀翎包裹著無數道勁氣的大手,已經穩穩的抓住了魏延的大刀!

「卧槽!」

魏延面色大變,這怎麼可能,自己這雲刀已經用的出神入化,怎麼可能被一個紅品上將輕而易舉的給識破?

而且還突破了自己所有的攻勢,直截了當的抓住了自己的大刀,恐怖強悍的力道從刀身上傳來,魏延能感覺到自己的力量完全不足以從他手中奪回大刀,很識相的抽回大手,連連後退

面色驚慌,若是自己有所猶豫,怕是早就被賀翎一把奪去大刀,了解了性命!

「呵呵,怕了?」

賀翎冷笑一聲,一千多勇武,應該是遠遠在橙品大將之上了,要不然自己這個勁氣可以外放,他魏延卻是做不到?

而且連自己勁氣做出來得防禦都無法突破,顯然自己的實力遠在他之上,那麼橙品的界限很有可能是999,九九為極!

那麼自己現在算是他們這個界限中的最強者,畢竟自己的品階沒有得到提升,是無法得到相應的感悟武道,只能說是天生神力,天生敏銳,天生變態了

一不小心,自己的實力居然能夠堪比橙將了,魏延在自己心中的地位瞬間就低了不少,當下緩步上前,大手一抓!

「噌!」

一陣勁氣波動,賀翎直接將魏延的喉嚨捏住了,即便兩人都沒有任何的肢體接觸!

賀翎嘴角泛起一抹笑意:

「料到你會叛變,卻沒想到這麼快,橙品大將?不過如此!」

…… 就這樣,兩人不知不覺各自走了五六十粒棋子。

兩人加起來走了一百二十粒左右,這個時候,棋局已經進入了中盤,開始要決定勝負了。

但是,目前的棋局上,兩人還處於膠著狀態,並沒有出現一方壓倒另外一方的局面。

兩人的周身空間微微波動,精神力的功法此起彼伏,殺氣外泄。

如果仔細觀察的話會發現,龍航臉色凝重,不僅額頭滿身冷汗,全身都是汗水。

而楊嘯除了額頭微微有些幾滴細小的汗珠之外,臉色平和,一切正常。

有名侍衛一直站在兩人附近看著,看到兩人的情況,微微感覺不妙,但是具體哪兒不對他也說不出來,猶豫了一下,向比賽大廳後面的總控制室走去。

在總控制室內,龍傲天和龍靜各自做著,房間內還有十幾個高級侍衛,除了維持比賽現場的秩序外,還要準備應付各種突發事情。

那名侍衛匆匆走進來,走到龍傲天的身邊,小聲說道:

「殿下,龍航副院長和楊嘯的對戰有些怪異啊,我看著覺得有些不對勁。」

「怪異?怎麼怪異了?」

「龍航全身汗流浹背,似乎很痛苦的樣子。」

龍傲天淡淡地說道:

「他也楊嘯已經下了這麼久了,這很正常啊。」

「不正常,楊嘯一切平穩,沒有任何異常反應。」

「不可能吧?龍航可是通幽境界,那楊嘯能夠有多高的境界?」

「殿下,要不您去看看吧?」

龍傲天猶豫了一下,說道:

「好。」

一旁的龍靜聽了兩人的對方,也立即說道:

「我也跟你們一起去。」

三人走出房間,來到比賽的大廳,此刻,已經有很多人絕對了勝負,經過工作人員確認登記之後,也有站到了楊嘯和龍航兩人附近圍觀。

龍傲天等人趕過來的時候,楊嘯兩人周圍已經圍了二三十個人了。

楊嘯和龍航兩人都被一股精神力的殺氣籠罩著,周圍兩米左右,無人能夠靠近。

兩人的棋局已經發生了變化,楊嘯的黑子已經控制了大局,不過,仔細看楊嘯的黑子,似乎總是留有餘地,白子似乎只要努力一下就能夠找到翻盤的機會。

正是因為這樣,龍航一直沒有放棄,而是苦苦支撐著,冥思苦想,尋找對策。

楊嘯現在沒走一步,都有一把無形的精神力利劍刺入龍航的神識海中,令他備受煎熬與痛苦。

「當!」

守望軍魂 楊嘯落下一粒黑子,龍航立即感覺一把無形的長劍刺入了自己的腦海之中,一陣刺痛。

豆大的汗珠掉落,龍航已經顧不得這些了,一陣慌亂之中,總算找到了楊嘯棋局的一點破綻,匆匆落下一粒白子,反攻楊嘯。

每次反攻之後,龍航才會感覺稍微舒服一點,沒有那麼痛苦。

不過,楊嘯瞬間有落下一粒黑子,彷彿一把利劍插入他的身體之中,龍航感覺腦海一震劇痛,身體微微顫抖,臉色慘白。

周圍的人都已經看出來,龍航已經完全被楊嘯壓制。

「這龍航怎麼不認輸啊?」

「我看他那麼痛苦的樣子,早點認輸退出比賽就好啊。」

……

「認輸?為什麼要認輸?楊嘯的棋局也有問題啊,現在還不到最後決定階段,龍航還有翻盤的機會。」

「是啊,楊嘯的黑子似乎有很多破綻,龍航還有機會反敗為勝啊!」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