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礪妖王突然看着沼澤之地的盡頭,也就是通往北冥的方向,也彷彿自語一般,而我聽到了心裏卻感受不同,我不由的看向黑礪妖王,黑礪妖王此時也看向我,只是那目光中帶着一絲異樣,我不由心裏皺眉,難道這黑礪妖王在暗示我什麼嗎?

“參見九大王!”

幾個妖王見到黑礪妖王便出現在沼澤之地,黑礪妖王聞言只是淡淡的應道:“你們家大王可在府邸?”

“大王不在!”

那名妖物回答完,黑礪妖王不解的看向妖物道:“你們家大王去了哪裏?何時回來?”

“大王並未交代去哪裏,不過她卻是往沼澤之地盡頭而去的!”

這妖物話語一說完,黑礪妖王便看向我,我則是心中一動,暗道這是天助老子啊,這九頭蛇此時居然不在沼澤,那麼老子豈不是來去自如了?

“魔皇,我們便去大哥的府邸等候一下如何?”

黑礪妖王看着我說,我則是看着黑礪妖王道:“黑礪兄,難道沒有方法傳訊給九頭妖王?”

“呵呵,你看我都把這茬給忘了!”

黑礪妖王一拍腦袋,只見他快速的手掐訣,一道傳訊法術施展出來,那頭就響起了九頭妖王的聲音,只是這聲音讓我驚訝莫名!

“黑礪,你找我何事?”

“大哥,我在你洞府外,你何時回來?”

“我現在外出有事,多則一年,少則數日!”

九頭蛇的聲音居然好聽的讓我以爲他是女生,黑礪妖王還沒有等回話,九頭蛇居然又一次說道:“黑礪,你要是沒事,可來通天峯來尋我!”|

“通天峯?大哥你去通天峯做什麼?”

黑礪妖王聞言臉色明顯一變,可九頭蛇卻並未給他解釋,而是淡淡的道:“你先不要問那麼多,記得不要和其他人說,你自己來這裏便是!”

“好!”

黑礪妖王應諾便撤去了法術,而看着幾個妖物道:“你們大王的話可聽到了?不要在傳到其他大王耳裏,否則你們大王的做事方式,你們是知道的!”

“是!小的們不敢!”

幾名妖物聞言一激靈,忙點頭道。 “魔皇,大哥現在不在洞府,你看……”

黑礪妖王看向我,而我見狀爲了證實心中所想,便微笑道:“若黑礪兄不介意,我們與黑礪兄同行,可好?”

“這……”

黑礪妖王明顯有些猶豫,不過也不知其心中如何想的,可能是因爲九頭蛇只是讓他一人前往的吧,所以一時爲難起來。

“這樣,我問一下大哥吧!”

黑礪妖王終究不敢自作主張,便又施展傳訊法術,裏面傳來九頭蛇那賽女音的美妙話語。

“黑礪,怎麼了?”

“大哥,我本是帶幾個朋友來見你,現在你不知道何時能夠回來,他們在這等也不合適,你看……”

黑礪妖王並未把話說全,因爲他只要把消息傳送到便可以了,而九頭蛇聞言在那頭也不知什麼情況,居然沉默了很久纔回答。

“你帶他們一起來通天峯。”

“九頭蛇,你還真妄想獨自吞了這等靈果?”

這是九頭蛇那面傳來的最後話語,黑礪妖王聞言臉色立馬鉅變,我聞言自然知道九頭蛇遇到了敵人!

“黑礪兄,九頭妖王定是遇到了敵人,我們還需快速趕往,或可趕上,好助九頭妖王一臂之力!”

“好!”

黑礪妖王聞言想也沒想就點頭,然後按他所指點的方向,鷹天嘯一飛沖天而去,坐在鷹天嘯背上,我心裏則在作者劇烈的交戰!

事情順利的出乎我想象,現在只要出了沼澤之地便可離去,黑礪妖王一人縱使想攔,也攔不住!

可我雖然明白九頭蛇是不想我們留在這裏走漏風聲,但卻在最後一刻聽到了那個消息,既然能讓九頭蛇都覬覦的靈果,那肯定是一種異寶,有異寶不去搶,實在不是本魔皇的風格!

但是若跟隨黑礪妖王去了所謂的通天峯,就要面對更艱難的選擇,要麼幫九頭妖王擊退敵人,到時候靈果還未必有我啥事,二,就是旁觀,可若一旦旁觀,勢必造成三方互相牽制的局面!

一想到對方是敢和九頭蛇叫板的強者,又豈會弱了?相對而言最弱的一方便是我們四人,到時候恐怕凶多吉少!

“啊,到底要怎麼選!”

我心裏一陣糾結,這一糾結便快接近了沼澤邊緣,我的耳裏便傳來贏勾的傳音,話意便是讓我們趁此機會離開!

“贏勾,我們出來不就是爲了提升修爲?”我心中突然下了決定,然後對贏勾道:“剛纔你也聽到了,能讓九頭蛇去提前守護的靈果,至少也是妖皇境四重都需要的東西,我實在是不想錯過!”

“單憑大王決定!”

贏勾聞言跟隨我這麼久,自然瞭解我的性格,有這種好事,我豈會不去趟一趟渾水!

鷹天嘯卻不知道我計劃,剛一出沼澤之地,便盤旋在空中不走,我見狀便對奇怪的黑礪妖王藉故道:“連續飛了倆天,天嘯也需要恢復一下妖力!”

“嗯,好,我們便在這休息一會!”

黑礪妖王聞言臉上帶着焦急,可他卻也不能多說,等了接近一個小時,他見到鷹天嘯還沒有甦醒的跡象,便有點急了。

“黑礪兄,你看這樣可好,你先行去通天峯,你把通天峯的位置告訴我,我們隨後追趕如何?”

我看着焦急的黑礪妖王,黑礪妖王此時可能也是焦急導致沒有任何的思考便點頭,隨後便交給我一枚玉簡,告訴我上面有通天峯的詳細位置,便獨自先行離去,搞得我都有點懵了。

重生之小資生活 “這麼好糊弄!真不知道怎麼修煉到如今的地步!”

旱魃見狀不由的輕笑道,我聞言則是苦笑道:“也有可能,黑礪壓根就沒想我們跟隨呢?而他又沒有實力擊殺我們!”

“嗯,大王說的有道理!”

鷹天嘯這時睜開雙眼,其實鷹天嘯早已醒來,不過是我傳音讓他繼續裝作修煉恢復妖力,黑礪妖王心繫九頭蛇安危自然不會久等。

“哈哈,好一個黑礪妖王!”

我用意識進入玉簡中,並未看到通天峯的位置,卻看到了黑礪妖王留下的一句話,這句話已經說明了一切!

“魔皇,雖說我們十大妖王久居沼澤之地,可對於外界也是有一些瞭解的,魔皇大人進入妖界發生的事,我們也是瞭解一二,特別是魔皇被四妖皇抓到鳳皇城,更是有那冥界轉輪王展現無上修爲,硬悍四妖皇的傳言。”

“隨之不久,又傳來魔皇更是鬧的鳳皇城雞飛狗跳,最後瀟灑而去,雖然不知道具體爲何,不過僅憑此,我們十大妖王便並不想與魔皇爲敵。”

贏勾,旱魃,鷹天嘯見我發笑卻不知爲何,我便把玉簡遞給他們,他們一一看過之後臉色都怪異的很。

“早知道這麼簡單,便直接說借道就完了,何須這麼麻煩,無故耽誤這麼久!”贏勾呵呵的笑着說,旱魃和鷹天嘯也是無奈一笑,他們也沒有想到轉輪王獨佔四妖皇的事,居然傳到了這沼澤之地。

“大王,我們接下來是繼續往北冥出發,還是?”贏勾看向我,聞言我無奈的聳聳肩道:“通天峯的位置,我們並不知曉,也只能繼續按原計劃走了!”

“魔皇,我或許知道通天峯在哪!”

“你知道?”

我聞言眼睛一亮,看着鷹天嘯,鷹天嘯點點頭又搖搖頭,道:“我並不確定,那裏是不是通天峯,不過我只知道這道山峯很是奇特,四座環抱的通天高峯擋住了去路,要想過去,要麼繞行,要麼從其中的峽谷進入這山峯內,然後從其中度過!”

“嗯,不管是不是,反正我們都要路過此地,我們去看看也不浪費多少時間!”聞言我心中已經有了八分肯定,這便是九頭蛇所說的通天峯。

“魔皇,這通天峯裏也有強大的妖物,甚至有一些無法化形的強大妖獸,這些妖獸的防禦能力很強,所以若無必要,我們還是繞路走的好!”

鷹天嘯見到贏勾和旱魃不善的目光,連忙又對我說出繞路,贏勾和旱魃立馬符合道:“既然有安全通道,大王,我看我們還是繞一繞路吧!”

“就是,大王,你覺得以你現在的實力,縱使那是通天峯,能從九頭蛇的手中搶奪食物?”

旱魃的話語雖然看似貶低我,實則也帶着關心,聞言我看看贏勾,又看看旱魃,嘿嘿一笑道:“當初我可沒讓你們跟來,你們死活要來,既然來了,那麼就得聽本魔皇的安排!”

“哼!”

贏勾聞言則是聳聳肩表示無奈,而旱魃則是白了我一眼冷哼一聲不予理會,我尷尬的看着鷹天嘯,鷹天嘯嘿嘿一笑道:“魔皇怎麼說,我便怎麼走!”

“唉,還是天嘯貼本魔皇的心,天嘯你要是個女妖,老子都會拋開種族禁忌要了你,哈哈!”

我開了一個玩笑,讓贏勾和旱魃,鷹天嘯卻笑不出來,眼神都怪異的看着我,我見狀只能悻悻一笑,便道:“好了,我們該出發了,靈果有緣得之,你們也不必太過憂慮,九頭蛇雖然強,可如果我猜得沒錯的話,現在通天峯絕對不止一個九頭蛇,我們就悄悄的去,來個螳螂捕蟬,黃雀在後!”

“別到時候,黃雀後面卻藏着一隻蒼鷹!”旱魃毫不客氣的潑我冷水,我和鷹天嘯則相識無奈一笑,這跟女人講道理是講不明白的,女殭屍也一樣!

“出發!”

我在不跟他們講,講再多殭屍的腦袋也不會轉彎,反正我去的話,他們便肯定會跟隨,何必在多解釋,本魔皇都口乾舌燥了,要不是旱魃是一個殭屍,真想用她口水給老子解解渴! 距離北冥還有很遠,此時我倒是不急着去北冥了,因爲在去北冥之前能提高修爲,纔會在進入北冥後有足夠的實力保證自己安全。

“大王,這些日子,我怎麼覺得天嘯彷彿心中有什麼事!”

贏勾坐在我旁邊,看向遠處的鷹天嘯,我聞言看也不看的道:“誰心中還沒個祕密?能讓人覺得你對他尊重的最好方式,就是不要打聽他的祕密!”

“我倒是不想打聽他的祕密,不過是關心一下!”

贏勾聞言無奈的說,我則是擡起頭看了一眼旱魃,努努嘴道:“你看,旱魃不也是最近沉默很多,也不知道她一天想什麼!”

“嘿嘿,小妮子肯定是思春了!”

“贏勾,你在放屁,小心老孃撕了你的嘴!”

贏勾本以爲旱魃聽不到,卻沒有想到話剛一出口,就見到旱魃惡狠狠的目光投來,嚇得他一縮脖子,我見狀嘿嘿一笑道:“活該,讓你亂說話!”

“你也不是什麼好鳥!”

我話還沒說完,旱魃又白了我一眼,我無語!尼瑪老子又沒說你什麼,躺着也能連連中槍!

“嘿嘿,我看大王,她還忘不了,你偷看她內衣的事,說不定思春的對象就是你呢!”

“滾他媽犢子!”

看到贏勾居然也變得猥瑣了,我不由感嘆我這些優點都被身邊人學了個遍,幸好這贏勾學聰明瞭,沒有直接說出這些話,不然現在旱魃投來的就不是好奇的眼神,而是直接就放大招了!

“贏勾,問你個事,你們殭屍能幹那事嗎?”

我突然心中邪惡的想知道殭屍到底能不能,贏勾聞言卻點點頭,道:“能!就是沒什麼感覺,身體太過僵硬!”

“草,那幹了和沒幹有啥區別!”聞言我不由得鄙夷了一眼贏勾,贏勾卻毫不在意的接着道:“不過,只要我們修爲達到神王境,便可重塑肉身,到時我們便可成爲真正的人!”

“呃,這個我怎麼沒聽你們說過?”

聞言我一愣,我從來都沒聽他們提起過,贏勾聞言苦笑道:“這件事我們五大殭屍都知道,可想要提升到神王境何其容易?”

“那當年你們到底什麼修爲?”

我不由的想起他們沒有被封印前的修爲,贏勾聞言一副惋惜的模樣道:“至少轉輪王,不是我的對手!”

“啥?”

我聞言大驚,連轉輪王都不是贏勾的對手,那他媽贏勾當年豈不是距離神王境只有一步之遙?

“切,難道你沒看出來轉輪王對我們五大殭屍很是尊重嗎?” 心中猛獸 此情惟你獨鐘 這話是旱魃說的,不過她的話外之意,我也明白了,那就是在說我不夠尊重他們呢!

“嘿嘿,轉輪王性格本就嚴肅,本魔皇則是喜歡帶給你們快樂的元素,那不一樣的!”

我悻悻一笑的說完,換來了旱魃和贏勾的白眼,我不由得鬱悶,你們自己也不想想,跟着蚩尤的時候,你們一天能有這麼多機會無奈嗎?能有這麼多機會白了人嗎?

最重要的是,要是不是本魔皇,你們能這麼人性化嗎?我心中不由的想着,不過說實在的,不論轉輪王,還是五大殭屍,我都很敬重。

而他們對我的尊敬,更多的是來自蚩尤的元神已經融入我的身體,也就是說我即是蚩尤,蚩尤便是我,可我卻有我的靈魂,實際上又有不同。

“吼!”

一聲震天吼,突然想起,打斷了我們的談話,然後我們便見到一個身高不下百丈,長千丈的妖怪出現在遠處。

“臥槽,那是什麼?”

我看着那渾身冒着火光的大狗,哦不!是一隻渾身冒着火焰的獅子,只是形似地球的藏獒罷了!

“烈焰天獅!”

鷹天嘯回答了我,而贏勾和旱魃這時也都聚集在我身邊,看着遠處那妖怪,彷彿已經發現了我們!

“這是妖,還是妖獸?”

我看着這巨大怪獸,也看不出它到底是妖顯出真身,還是不能化形的妖獸,鷹天嘯聞言還未說話,我便知道了這他媽就是一隻野獸麼!

“吼!”

又是一聲震天吼,拉開了一場莫名其妙的戰鬥,烈焰天獅居然一個跳躍便撲向我們,若是妖的話,肯定能看出我們的修爲,豈會無辜惹是生非?

“媽的,一隻捲毛畜生,也敢對本魔皇不敬!”

說着話,我手中已經出現蕩天困神戟,一飛而起,帶着巨大的攻擊力與這烈焰天獅撞擊在一起。

“當!”一聲震天響,本魔皇驚訝的發現這隻烈焰天獅防的防禦力居然變態到,硬生生受我一擊而沒事,只是被我巨大的力量砸的連續滾出去好遠!

“吼!”

我也被這一震之力震的倒飛好幾千米,我看着又重新站起的烈焰天獅,心裏不由暗呼變態,我們四人除了鷹天嘯以外,在身體的防禦上,都算強的,但自認喚作任何一個,被我這一擊都不可能如此完好!

烈焰天獅受此一擊明顯暴怒不已,只見他張開大口居然開始噴出強烈的火焰,旱魃見狀瞬間掐訣支撐起天盾。

“臥槽,這是什麼火焰,這麼熱!”

別離的笙簫 我感受着烈焰天獅吐出的火焰,狠狠的噴在天盾外,饒是如此強烈的灼熱也讓我感覺到一陣肉疼!

“居然能腐蝕!”

旱魃這時驚呼,然後我們便發現旱魃所撐起的天盾居然在火焰下漸漸腐蝕,不過,這火焰便是烈焰天獅最厲害的攻擊了!

“畜生,既然你找死,老子便成全你!”

我運起龐大的黑暗之力護住周身,瞬間便飛出天盾,而贏勾和鷹天嘯也全都消防,冒着漫天的火焰擊向烈焰天獅。

烈焰天獅彷彿也不是沒有一點腦子,感受到三股強大的氣勢迎面而來,頓時知道自己若要被對方來到面前,絕對是凶多吉少!

“吼!”

又是一聲獅吼,然後便見到漫天火焰更多了起來,我和贏勾,鷹天嘯,此時要運起排擠火焰,想要接近烈焰天獅,還真沒辦法!一時倒是真僵持在這裏了。

“吞天!”

我立馬掐訣強行施展自己剛剛領悟一星半點的神通,贏勾和鷹天嘯便見到漫天的火焰,開始瘋狂的向我凝聚,漸漸凝聚成一個巨大火球。

不多大一會,周圍漫天火焰便都消失,所有人都感受到我凝聚的大火球裏充斥着狂暴的力量,一旦炸開,我絕對會被炸的渣子都不剩!

“畜生,我就讓你嘗試一下,你自己的力量!”

烈焰天獅此時明顯也愣了,它如何也想不明白,我是怎麼做到可以把它噴出的火焰凝聚在一起,不過它在看到我居然把火焰作勢要扔回去,眼裏居然帶着輕蔑,彷彿在嘲笑我居然敢跟它玩火一樣!

見狀,我心裏則冷笑,我就讓你知道,終日玩火,今日你便死在火焰之下吧!

“轉!”

我勉強的吐出這一個字,因爲我發現體內的力量已經所剩無幾,下一秒面前巨大的火球,瘋狂旋轉砸向烈焰天獅。

“吼!”

烈焰天獅看到火焰球砸向自己,吼叫一聲彷彿在嘲笑我的愚蠢,只見它大嘴巴一張,瞬間便吞下火焰球,還他媽打個飽嗝!

我見狀卻立馬心下安定下來,身子一晃差點便墜下,幸好贏勾和鷹天嘯,還有旱魃距離我都不遠,忙接住我!

“轟!”

“吼!”

一聲巨大的震天炸響響起,加上一聲烈焰天獅的慘叫聲響徹雲霄,饒是我自知道會出現什麼樣的結果,都不由得驚呆了,巨大的烈焰天獅居然被炸的骨頭渣子都不剩!

饒是我都驚呆了,更不用說根本就不知道那火焰球作用的贏勾,旱魃,鷹天嘯三人了,一個個都直直看着那股爆炸產生的氣流! “大王,你做了什麼?”

饒是贏勾也目瞪口呆,他們可是曾經只差一步便登上神王境的強者,在看看旱魃那誘人的小嘴,更是驚得能吞下我的小兄弟了!咳,咳,是雞蛋!

“你方纔使用的是神通?”

旱魃最先清醒過來,因爲這裏她最瞭解法術和神通,可是轉念一想又道:“不對,不達神王境,不可能領悟神通!”

“嗯,這只是介於神通和祕術之間的產物!”我虛弱的微笑了一下,看着三人不解的目光,解釋道:“這是小黑教我的,只是我現在掌握了一點皮毛罷了,若是全能悟通的話,或許真的能施展出神通!”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