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道生是遠征軍部門的,大殿巡邏隊是另外一個平級的部門,話說軍令不可違,要是邱副隊長真開口挖人,也要向上面打招呼走程序,像這樣當着面要黃道生跳槽,真會『逼』死人的。

邱副隊長更是哈哈大笑:“舒軍曹!我可是說真的,來我們巡邏隊吧,我可是求賢若渴!15天后就是整個二殿的內部選拔比武,我給你留一個城外巡邏隊的副隊長位置,你就有資格參加了,要是你獲得上面的青睞,那可是一步登天,和我一個級別了!”?? 最強靈魂收割者285

內部選拔比武?莫非是和他的靈魂收割者有關?

黃道生耳朵豎了起來,小心問道:“是從鬼差以上級別中選拔嗎?選拔出來了會得到什麼位置或是什麼任務嗎?”

邱副隊長點點頭:“我們巡邏隊有六個低級鬼差,遠征軍有三十二個,徵兵處四個,再加上仲裁處,執行處,血污池,枉死城,酆都城閻羅府,大願城閻羅府,加起來有五六十個符合條件的低級鬼差。不過上面也沒有說選拔出來做什麼,只要求選拔實力最強的那個,據說是執行一項任務,需要精兵中的精兵。”

黃道生心如明鏡,不用說,就是靈魂收割者了。

在人界30天,在冥界150天,也許需要整整180天的時間間隔,這把神器才能被鬼物吸收爲己有。

不過黃道生現在興趣缺缺,神器不要也罷,只要待會兒等宴會結束後,他將實情和王大人說明,如果王大人願意出手相救,靈魂收割者他要不要都無所謂,不如干脆點回人界享福去。

黃道生尷尬笑道:“大人!您可就千萬別笑話小人了……小人今天才當上分隊長,連軍曹的位置都沒有站穩,怎麼還敢奢望鬼差的職位……”

王大人不同意了:“舒軍曹,這可是從精英中挑選精英哦!我看你在校場大比中贏的這麼輕鬆,一個小小的軍曹算什麼?千萬不要驕傲自得啊!”

黃道生尷尬笑起來,連忙向諸位大人道歉,爲自己的不思進取感到慚愧。

酒宴繼續下去,各級官員又開始大拍王大人的馬屁,黃道生附和在內,心中早已思緒萬千。

這個靈魂收割者,讓自己又愛又恨的神器,真是有些難以取捨。

爭吧,看起來太難,鬼差以上級別的官員纔有資格,除了初級鬼差,還有中級,高級,如果哪個牛頭馬面也想『插』手,絕對是沒機會的。

不爭吧,自己的東西被人搶走了,要是連哼都不哼一聲,也太不是男人了吧。

黃道生喝着悶酒,愁眉苦臉的搖着頭。

“恭喜舒軍曹……”一個女聲傳來,正是大殿第七巡邏隊的花妖小妹凌草,端着酒杯過來祝賀。

黃道生有點借酒澆愁的意味,正是心情不太好的時候,倒也細細看了看這個花妖的容顏。

面容確實嬌媚無比,整身妝扮像是一個極美的宮裝少女,此時帶着一絲笑容,比之前見過的冷漠面孔多出幾分人情味,看起來是一朵妖豔帶刺的玫瑰花,這也許就真是花妖的本體吧……

黃道生笑了笑:“多謝凌草妹子!還沒有謝過那天你傳遞消息呢!”

凌草微笑着接受了謝意,問道:“邱副隊長想要提拔你爲外城巡邏隊副隊長,爲什麼不答應?”

黃道生假裝指了指天空:“上面有人盯着,這個位置有刺,坐不得……”

凌草笑起來:“哪有這麼玄?要是你來了,說不定還可以成爲我的上司呢。”

黃道生看見凌草精緻的笑臉,心中一動,問道:“你們花妖是不是和僱傭軍關係不錯?”?? 最強靈魂收割者285

凌草點點頭,有些好奇:“舒軍曹爲什麼問起這個了?”

黃道生嘆了口氣,感嘆道:“180天以前我就見過你們一個花妖妹子,是僱傭軍遊騎營從這裏帶上人界的,那個小花妖,長的和你很像,也挺活潑可愛的,戰鬥中也是毫不含糊……”

“啊!”凌草小聲驚呼起來,“是不是看起來年齡比我要小,一身紫『色』,喜歡笑,沒有心機?”

黃道生疑『惑』問道:“難道她是你妹子?”

凌草有些激動:“是,她是我族中最小的花妖。紫衣她還好嗎?”

黃道生笑笑:“好,這丫頭叫紫衣啊!難怪,散發着紫『色』薰衣草的香味,這麼可愛,有很多人願意照顧她的。在人界,遊騎營的豹軍曹現在已經到了中級鬼差的水平,有他的照顧,我想紫衣應該不會受到委屈的。” 凌草得知了同族親人的消息,變得更加興奮起來,就靠在黃道生身邊,不斷的打聽人界的事情。高速更新 wWW..

有美女相伴,黃道生樂得滔滔不絕,一邊小酌,一邊講述着在人界發生的趣事,慢慢地陷入到自己的回憶中,一直講到酒宴結束,一直講到自己傷心動情……

誰人能體會黃道生現在的心情?一曲肝腸斷,天涯何處覓知音,盡暢飲,人間欣歡夢中尋……

第二天,黃道生再次來到仲裁處找到王大人,這次他是有事相求,希望儘早得到答覆,也好讓自己了卻一個心願。

王大人坐在仲裁處主管的位置上接待了他,略微打着官腔,隨意地問道:“舒軍曹,是否在遠征上有困難?”

冷少獨愛正牌千金 黃道生恭恭敬敬說道:“大人!小人是一名從人界直接下來的活人,大人應該知道吧?”

王大人頭:“略有耳聞。”

黃道生小心的收起身上的鐵衣到烙印中,將胸口的大洞露了出來。

經過冥界鬼氣的滋潤,在人界中漸漸消散的鬼氣又重新的到補充,仍然是黑霧般的鬼氣纏繞,仍然可以看得見空洞的對面,但是傷口大洞周圍的肌膚上,已經出現了很多黑sè斑,從胸口向四周擴散,有漸漸擴散到整個胸腔和上身的趨勢。

“黑風爪!”王大人驚呼起來,猛的站起來,“你究竟是什麼人!”

王大人的這個反應在黃道生的預料之中。

休息的這一夜,黃道生想過多種結果。沒想到真是最壞的一種……

黃道生嘆了口氣說道:“大人……小人要是知道爲什麼,也不會來到冥界了。”

王大人走下來站在黃道生面前,看着這個透體的大洞,在冥界鬼氣的侵蝕下,黃道生上半身已經受到不同程度的感染,看這情況,如果不趕緊救治,用不了多久,黃道生就會被徹底同化爲鬼物。

王大人謹慎說道:“舒軍曹,你把事情的來龍去脈詳細說一遍。不得隱瞞!”

黃道生抱着最後的希望。將加工過的故事說了出來。

整件事情,需要隱瞞的,只有秦廣王和楚江王的引路使在人界發生衝突這件事不敢說出,其他的事情倒是和盤托出。

如果牽扯到了秦廣王。 男神請上位 恐怕王大人會更加的冷漠。神仙打架造成了這個悲劇。他們凡人就更加不敢輕易插手了!

王大人眉頭緊皺,這裏有太多的顧慮,讓他不得不小心謹慎的對待這件事。問道:“來到二殿後,你還對誰提起過這件事?”

黃道生搖搖頭:“小人只對大人說過。大人對小人有提攜之情,小人感激不盡。小人只是莫名被逼來到冥界,而且所剩時間已經不多了,等真正被冥界同化,可能再也回不到人界了。小人願意用自己平生所學,來換的大人的出手相助,救小人一命,送小人回到人界。”

王大人煩躁的走來走去,好半天才冷笑道:“黑風爪是二殿高級鬼差纔會的招式,連我都沒有資格學習!而且想要完全治療,需要大量的珍貴藥材,也不是我這個剛剛升到高級鬼差的人能解決的!舒軍曹,你是被楚江王的引路使親手抓傷,你認爲除了楚江王本人之外,二殿還有誰還敢救你?”

這番話猶如五雷轟頂,炸的黃道生無法思考,無法呼吸!

自己最大的靠山表示沒有能力幫他療傷,而且明瞭整個二殿,恐怕只有求上楚江王親自出手相救,纔有可能治好這個傷口大洞!

黃道生心中一片苦澀,好不容易看到了一絲眉目,結果硬生生的被人掐斷了生路。

難道他真的要等過300天,變成被冥界鬼氣同化的幽魂?

難道他真的沒有機會再回到人界去了?

難道他在冥界做的這些努力,都是白費勁?

黃道生不甘心,掙扎着問道:“大人!真的沒有辦法救小人一命嗎?”

王大人不耐煩的一揮手:“沒有!”

黃道生心灰意冷:“如果我拿回了那件神器,能不能填回到傷口之中?”

王大人譏笑道:“不瞞你說,這次內部選拔就是找人融合這件武器,幾十個鬼差在爭搶這個位置,你一個小小的軍曹也想染指?恐怕你連資格都沒有吧!”

黃道生頹廢說道:“不管怎麼說,小人都不甘心!大人,大人您可千萬不能見死不救啊!如果小人拿到了那件武器,能否請大人幫忙治療?”

王大人揮着衣袖離開大堂,這件事他已經不想再插手了,這種事情誰粘上誰倒黴。

讓楚江王出手的傢伙,還想從楚江王手裏找回生路?笑話!

自己沒有殺了這個小軍曹,王大人已經覺得自己夠仁慈了,這還是看在黃道生確實做過一些有用的事情,而且還有一百多天的利用價值上,暫且饒過了他的小命!

……

……

怎麼離開仲裁處的黃道生都不知道,只是感覺心中似乎死去了一樣。

他不怨恨楚江王,在絕對的實力差距面前,任何怨恨都是徒勞的。

他一根小指頭可以碾死一隻螞蟻,神仙一口氣可以吹死一羣人,投石車一炮打死三四個沙鬼,這就是絕對實力的差距,螞蟻只能怪自己運氣不好,而不會怨恨碾死它的黃道生。

但是黃道生怨恨秦廣王。

如果秦廣王沒有給他活下來的希望,說不定他會在那一個月時間裏好好的享受人生,交代完所有事情,安排好後事,略微帶着一絲遺憾離開人世。

偏偏給了他活下來的希望,還帶他來到冥界,然後把他一個人丟在酆都城,任他自生自滅。

希望越大,失望也會越大的。

“閻羅王不養閒人!哼哼……”黃道生自嘲的笑着,“當初你就不如直接殺了我!而不是在這裏給希望,偏偏希望渺茫,可望不可及,好不容易近了一,又被無情的拋棄,就是折磨人!”

在上滬衚衕小院內的那一幕,又歷歷在目了。

“下去後,如果你不能證明你的價值,我是不會出面的!”

當時秦廣王的引路使說出的這句話,在現在黃道生聽起來,是那麼的刺耳!

“好!”黃道生恨恨地對天發誓:“那我就證明給你們看! 惹上豪門:總統大人請放手 你們要奪走我的命,我偏不給!屬於我的靈魂收割者,我一定要親手拿回來,管你們冥界有什麼狗屁規則!管你們有幾殿幾城!我還要將你們的冥界鬧的天翻地覆!就算我永墮鬼道,也要讓你們永遠不得安生!”

發完誓,黃道生重拾心情,很快就定下了一系列計劃。

求人不如求己,只有自力更生,纔是最正確的道路!

首先就要獲得一系列的戰功,爭取早rì坐上鬼差的職位!然後就是在內部選拔中,堂堂正正的獲得勝利,得到原本就是他自己的武器!

黃道生回到遠征軍第五十二小分隊,很快就接到了上級發佈的命令,五十二小分隊即rì起,改變rì常遠征內容,負責偵查黑雲沙小地獄北部更深入地區的沙鬼兵力分佈,做出一份大願城拘靈隊派兵的申請報告。

這個事情肯定不是十天半個月能完成的,冥界都等了無數年了,不差這幾天時間,就算黃道生推動幾輛投石車過去可以擺平三村五寨的,但是遠征軍高層也不會同意貿然出兵的。

這麼大的功績,當然是大家一起來吃的好。

如果是第五十二小分隊以一己之力收拾掉了大大小小的營地,俘虜了成千上萬的沙鬼,他們遠征軍高層還怎麼伸手?

wωω ⊕Tтkan ⊕C○

可是他沒有這麼多的時間!

黃道生冷笑一聲,看着手下十九名隊員,說道:“執行命令!出發!”

…… 遠征軍第五十二小隊再次來到黑雲沙小地獄的軍營處,就在這裏等着不動了,等待着黃道生從大願城借兵過來。

上級頒佈的軍令是偵查,而不是遠征。

但是誰有聰明的中國人會玩文字遊戲?黃道生更是玩文字遊戲的高手!

偵查也是可以攜帶重型火力的,如果不小心被敵人發現,總不可能束手就擒吧?稍稍反抗一下可以吧?趁敵人大部隊沒將他們包圍之前,破壞敵人的陣營可以吧?

有太多的理由可以用了,黃道生就這樣堂而皇之,光明正大,帶着原來的四架投石車,再加上剛剛從大願城請來的四個投石車『操』作工,帶着二十名勞役,拖着一隊特意安排的木車,就這樣出發了,這次連遊騎營僱傭軍都沒有帶。?? 最強靈魂收割者287

以黃道生的想法,沙鬼對他們絕對沒有破解方法,他這次可是在鍛造處,又取回來了數千條飛石索!

可是對付沙鬼容易,對付自己人就難了,黃道生看見自己的頂頭上司,遠征軍黑雲沙小地獄的隊長,帶着另外兩個小分隊走過來了,攔住了他們。

黃道生站在隊伍最前面,主動笑着迎了上去,恭恭敬敬說道:“遠征軍第五十二小分隊,恭請風雲隊長檢閱!歡迎五十一小分隊的旗軍曹,歡迎第五十五小分隊的石軍曹!”

風雲隊長是初級鬼差,是遠征軍黑雲沙小地獄的負責人,對於手底下出現這樣一個能人。很是興奮。

當然了,他的興奮是似乎找到了徹底清剿沙鬼大本營的方法,只要他親自掌握了這個方法,那麼他將成爲黑雲沙小地獄擴張的最大功臣。

他並不是因爲出了黃道生這個人才而興奮,因爲黃道生不是他的親兵心腹。

所以今天得知黃道生帶隊出發了,風雲隊長匆匆忙忙帶着五十一和五十五小分隊的心腹趕了過來,名義上是協助調查,實際上是偷師學藝,想看看黃道生究竟用什麼戰術,能零傷亡的獲得大勝。

一旦他學會了這些。那麼可以一腳將黃道生踢開。帶着自己的親兵心腹,赤果果的搶下這份天大的功績!

一番客套話,虛話,假話。空話。大話。這幫人攔住他,要加入他的隊伍,目的是什麼黃道生心裏清楚的很。不『露』聲『色』地說道:“那就多謝風雲隊長的關心和愛護,多謝兄弟隊伍的支持和幫助了。時間不早了,隊長您看是不是應該出發了?”

大軍開動,浩浩『蕩』『蕩』,氣勢如虹。

七十名遠征軍,二十名勞役,這次規模比上次還要大,實力還要雄厚。

飛石索只有第五十二小分隊的人會使用,其他的人只能拿着樣品小心的試驗着,一時半會兒是學不過來的,更多的時候還是專心致志看着五十二小分隊的人表演。

很快來到了上一次炸燬的哨崗和營地處,這裏已經被沙鬼拋棄,退縮回了後面的防線。

風雲將戰場指揮權交給了黃道生,很聰明的當起了看客。

黃道生安排了幾個人探路,沒過多久就得到消息,前方零星發現部分沙鬼斥候。

這個損毀的哨崗依着一個小山包建立,山脈延綿到遠方,那邊是盛產黑沙的八處小山中的一處。

這說明了距離沙鬼的控制點,主營地,應該也不會太遠。

黃道生在確定廢墟安全之後,指揮大軍越過廢墟,來到營地後唯一的一條通道上,發出第一道戰鬥命令:“五十一和五十二小分隊前行,五十五小分隊和親衛隊負責警戒,全隊前進!”

前方兩個小分隊負責開道,戰場臨時指揮交給五十二小隊的副隊長,而不是旗軍曹,這個決議讓原本就沒安好心的風雲隊長這些人有了想法,認爲這是對旗軍曹的不尊重。?? 最強靈魂收割者287

黃道生解釋道:“大人,我的副手在指揮對抗沙鬼時很有經驗,尤其是甩的一手漂亮的飛石索,他的俘虜人數絕對是最多的!”

後方部隊在緩慢前行,很快前面就派出斥候報告戰況,已經活捉十餘名沙鬼,拔掉了幾處暗哨,後續部隊可以放心前行。

黃道生沒有絲毫得意之情,而是問道:“大人,這些俘虜,是就地處決,還是用拘魂鎖鏈帶回大殿?”

風雲隊長也希望玩一把牽着幾百幾千個沙鬼,風風光光帶回大殿的事情,說道:“鎖起來!戰後一起押回大殿!”

黃道生冷笑着,看樣子,今天這個偵查,絕對會變了味道!這些人,絕對會貪得無厭!

很快,第一個固定哨崗出現了。

有眼尖的軍曹率先發現了敵情:“哨崗裏有少量沙鬼的蹤影!與一般哨崗規模不符,有可能撤回了部分軍力!”

黃道生繼續請示道:“大人,這個哨崗毀不毀掉?”

風雲隊長一臉興奮:“毀!”

“下車!”黃道生向勞役方向命令道。

四架投石車被推下木車,因爲哨崗內沙鬼數量較少,所以黃道生沒有準備鐵蒺藜鏈條,而是直接讓五十二小分隊硬抗在前面,舉着飛石索虎視眈眈,而投石車直接裝彈巨石和鐵球投『射』,以巨力毀滅哨崗和營地爲主。

偶爾有漏網之魚,還有那麼多幾十個的軍曹和小鬼呢!既然來都來了,那就別想着站在旁邊看好戲,都給我熱熱身,參加戰鬥吧!

第一個山包下的哨崗和營地被清理乾淨,沙鬼死的乾乾淨淨,地面上僅僅遺留着一塊一塊顏『色』稍微深一點的黑沙,這才代表着曾經有這麼一個沙鬼倒在這裏分解成沙粒。

初戰告捷,有些無損的彈『藥』還是可以重新回收利用的。

大批的小鬼紛紛搬運整理出能容納木車前行的空地,用烙印或者是空間類寶物輕鬆回收起各種彈『藥』,折騰了好一會兒才穿過破碎的營地。

第二個山包腳下,哨崗同樣被拔掉,風雲他們只能看見沙鬼的影子,根本就不用參戰,這裏就被清的乾乾淨淨。

第三處,在一處峻峭的山崖上,這裏投石車沒有道路可以上來,但是黃道生仍然有辦法,直接用飛石索,外加幾十人的衝鋒,將躲在哨崗內,嚇得不敢『露』出頭的殘餘沙鬼一一捉拿,穿上拘魂鎖鏈,扣押起來。

接二連三的勝利,讓不少人興奮過頭,衝昏了頭腦,以爲這就是戰爭,就這樣一招兩招就能打天下,就這樣遠程投石,近程飛石,就能輕輕鬆鬆剿滅掉曾經最難纏的敵人。

第四處,建立在一個山谷腹地中,要想穿過山谷,唯一隻有這一條道,沒有其他路可以走。

山谷是天然的防禦地點,黃道生深知這個道理,在人類的歷史記載中,有太多太多的強軍都栽在輕敵驕傲上面,歷史上有無數只虎狼之師都死在各種各樣的山谷伏擊戰中。

帶血的歷史,有史可鑑啊!

前面幾處哨崗和營地都是小山包,都是山脈延長線的小高地,對黃道生他們來說,很容易攻下。?? 最強靈魂收割者287

而這裏的山崖突然變的陡峭起來,山谷兩邊都是高山,山脊上有地勢曲折的溝壑,蜿蜒盤旋的奇石隘路,讓黃道生派出的探路斥候效率低下,進度緩慢,有些地方,根本就上不去。

貿然出擊是兵家大忌,可是嚐到了甜頭的風雲隊長直接帶人帶頭衝入了山谷口,根本就沒有與戰場上的實際指揮者黃道生交代一句。

風雲和他的親衛隊們早就手癢癢了,甩着飛石索一路向前,莽撞闖了進去。

黃道生心中一沉,長官帶頭衝了進去,他們這些人也不得不跟着。

“五十一和五十二小隊跟上,保護風雲大人!五十五小隊留下,保護勞役!”黃道生吼道。 大部隊還在山谷外,這個時候還看不到危險,黃道生這麼小心,沒有得到讚揚,反而引來了五十五小隊石軍曹的譏笑:“舒軍曹,你是不是太小心了點?有了飛石索和投石車,我們的隊伍可是剋制了沙鬼的。”

是我的隊伍,不是你的隊伍,尼瑪的!黃道生心中暗罵了一句,小心笑道:“小心駛得萬年船……石軍曹,我這人天生膽小……”

前方傳來喜報:“報!風雲大人帶着親衛隊,已經殺入了哨崗內,只有微弱抵抗,沙鬼軍隊全線撤退了!”

“那還等什麼!衝啊!”石軍曹興奮了,舉着一隻大型飛石索,嗷嗷叫着想要跟着衝過去。

黃道生嘆了口氣,默默的檢查了一下身上的鐵衣和護腿,又戴上剛剛從鍛造處順過來的一頂精鐵盔帽,說道:“那就前行吧!石軍曹,千萬不能掉以輕心,不求無功,只求無過!”?? 最強靈魂收割者288

“衝啊!”石軍曹根本沒有聽進去這句話,扔下一大堆的勞役和他的隊友,一個人跑了起來。

黃道生只能揮揮手,指揮車隊進入了這個狹窄的谷口。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