骨肉在瘋狂的煉化中清楚可觀的變化。

蠻勁之力也瘋狂增漲。

二十匹烈馬之力!

如今他五指一扣,拳勁之中蠻勁渾烈,已足有二十匹烈馬狂奔的瞬間衝擊力量。

一塊米余大小的石頭在拳頭的狂轟之下。

立即如同沙堆般炸得粉碎。

嗨!

長氣口吞,體中蠻力翻滾。

澡盆般粗的巨樹硬生生的從地下被拔了出來,粗大的樹根帶起一大堆泥土。

肉身在空氣里兇殘的撕裂,身體竟感覺不到多少空氣的阻力。

有如穿花蝴蝶般,靈活似游魚。

奔跑起來的速度,一步十米。

一跳之下,更能達到十丈遠。

距離一個月期限還有四天時間。

秦墨掰著手指數了一數,臉上一陣不舍。

「要是能一直在此地修鍊,興許要不了多久就可踏入鍊氣九層,一旦踏入鍊氣九層,便一支腳踏在築基的門檻上。」秦墨心頭激狂,熱血涌動。

「還是抓緊時間修鍊吧,你只剩下四天時間了。」『殘魂』提醒道。

「我知道。」秦墨不敢浪費一時一分,繼續苦煉。

就在這時,忽的一聲巨響自遠處傳來。

此巨響之音如怒雷轟頂,聲音傳來,震得秦墨耳中都是一嗡。

穿越時空之生死戀 巨響之後,一股狂力掀起地面,如同大海捲起的水浪,將地面掀出一層米余高的氣波卷土而來。

「什麼情況?」

秦墨震驚的望向聲源之處,只見一團百丈高巨大的蘑菇雲自地面拔地而起,雲朵滾滾,翻起百丈巨煙直衝天空,才一會,便已經有數百丈高。

與之同時,天空之上,原來還濃霧瀰漫的天空突然像是被衝破,濃霧如雲般散開,正值中午時分,熾烈太陽散發出濃烈的光線透入下方樹林,樹林一下子彷彿像是恢復了彩色般。

這一聲巨響並未完結。

在此巨響之後,接著五聲巨響,從前頭數處位置再次響起。

轟!

轟!

轟!

轟!

轟!

數聲驚響,震得天翻地覆。

「有人將這陣法秘禁破壞了,這等手法,只怕是要毀掉這秘禁。」『殘魂』急忙提醒。

「毀掉秘禁,這豈不是大事!」秦墨臉色也跟著一駭。

「何止是大事,對歐陽家來說,必是家族史上一次重變。家族秘禁是何等地方?這可是家族延續的保證,這等重地被毀,可見此事究竟有多嚴重。」『殘魂』見過太多家族的沉沉伏伏,有的家族一躍千里,成為巨族,有的家族一跌千丈,就此墜入深淵,甚到最後亡族滅種。

「大事!這是發生大事了啊!」

秦墨此時也不禁震驚。

不過忽的,秦墨頓時兩眼發愁。

此事一出,本來還有四天的修鍊時間也要提前結束了?

日!

秦墨滿頭黑線。

與之同時,這一聲巨響,也震驚整個歐陽家族。

歐陽家主第一時間飛至後山秘禁上空。

同時,歐陽家數道靈光如穿梭的雨線般劃過來。

歐陽家主盤於秘禁上空,臉色陰如沉冰。

在他眼中,此時下方一片山谷白霧蒸蒸,雲氣正在以飛快的速度浮起。

在遠處山谷左側位置,此時出現了五個二十丈大小的巨坑。

每一處巨坑深足數丈,將整個地面都炸得凹陷。

這五個巨坑的位置正是秘禁的五處陣眼所在。

秘禁的陣眼明顯被毀壞。

見此,歐陽家主面色鐵青,眼中寒芒如寸。

三道疾馳而掠的身影此時已經悄悄逃離出好遠。

「可惡!」

歐陽家主一劍引起,金光浮掠,幾裡外的距離,劍光一出即至。

唰唰!

頓時,幾裡外的兩道身影被劍光直接斬碎。

另一道身影也被追上的金光一纏,立即被提上了半空。

同時,歐陽家主身影一幌,便已出此在此人身前。

「歐陽忠?為何?」歐陽家主看著被困在眼前的此人,此人竟是先前一副引領秦墨等人的歐陽忠。

歐陽忠此時再無先前那般恭順,猖獗大笑:「我已落在你手裡,想來是活不了了,既然如此,那我也實話告訴你,我並非歐陽忠,我叫端木忠。」

「端木家族,好啊!你自小在我歐陽家中長大,竟是端木家族之人,你在家族中已有百年之久,家族培養你,從不虧待於你,縱然你不是我歐陽家族人,難道也如此心狠無情!」歐陽家主面色猙獰,毀壞秘禁。

秘禁一毀,不僅僅只是牽連靈脈,甚至直接影響到整個歐陽家族。

歐陽家族衰敗的遮羞布將被徹底撕開。 歐陽家族的衰敗將正式公於天下。

就在這時,歐陽家族之外,傳來一道哄亮聲音。

「歐陽家族,我端木桑前來拜會。」

此聲音滾滾喧來,如長空之雷,自遠而近,聲音綿而有力,一波一波如錘打。

「金丹境強者!」

秦墨感受到一股狂暴的氣息從遠處壓來。

縱然隔著數里,也能感到此人身上如海潮席捲的強大。

跟著一道匹練虹光出現在頭頂。

虹光之上,憑空站著一個身著火紅道衣的男子。

男子身上火紅道衣似火,散出明熾光輝,就如同穿著火焰一般。

在此人身後,竟然有十人。

這十人氣息偕只比火衣男子弱上一息,依然強大無比。

「十名金丹強者!看來歐陽家族遇上的麻煩不小。」秦墨抬頭看著半空,他現在不過鍊氣期修為,面對金丹境強者,有如地上螞蟻一般。

與之同時,歐陽家族裡也迅速騰起數道虹光。

蜜愛入骨:老公撩妻無下限 片刻便有數人飛上半空,懸停於歐陽家主身後。

這些人的氣息偕不比前來的那十人弱多少,顯然也是歐陽家族這一方的金丹境強者。

在這數人之後,又有近百人御著各種靈器飛法飛上半空。

這些人的氣息就弱了很多。

一些還是凝脈境修為,一些甚至只是築基修為。

雙方對峙。

眼看一場兩大家族的大戰即將降臨。

「這兩伙人要是打起來,豈不是天翻地覆。」

秦墨眉頭暗皺,大感不妙。

他雖受了歐陽家的好處,但這等強者之間的對戰,對於鍊氣期修為的他來說,根本就是無力左右。

這且不說,兩伙人一旦開戰,他極有可能被殃及的小魚。

雖說現在偷溜有些不厚道,但還是小命要緊啊。

他一對眼睛左顧右望,賊溜溜的開始尋找逃跑的時機和路線。

小命要緊,小命要緊!

「端木桑,你來得正好!」歐陽家主暴怒說道。

「不錯,我當然來得正好,據說我家族之中百年前有位族人走丟了,被你歐陽家收了去,現在我正要將他領回去。」前頭火焰道衣男子蠻橫笑道。

「是嗎?那是誰?」歐陽家主冷道。

「他!」火焰道衣男子毫不隱諱,直接指著旁邊的端木忠說道。

端木忠此時竟忽的跪地,大聲哀求道:「家主救我。」

「哦?他是你端木家族的人?」歐陽家主似有疑惑。

「不錯。」端木桑霸道回道。

歐陽家主冷銳的眸光一閃,竟二話不說,直接一劍橫貫,劈裂斬下,將歐陽忠斬成了兩半。

「歐陽烈!」

火焰道衣男子頓時爆怒。

「你當我面殺我族人,是我向我端木家族宣戰嗎?」

他身後十位金丹境修者此時也同時暴怒。

十位金丹修者同時浩蕩起全身靈力,形成一股靈力洶浪。

半空中彷彿有一座千萬噸巨山要壓下來。

「你到我歐陽家門口來撒野!」

「不就是來宣戰的!」

歐陽家主氣勢不收,長嘯一聲。

歐陽家主這一方眾人也毫不示弱。

一時間場中近二十位金丹境強者氣息釋放。

戰鬥。

一觸即發。

秦墨臉色驟然變得蒼白。

金丹境強者的戰場!

鍊氣期修者連小蝦都算不上。

「等等!」

忽的下方人群中傳出一聲吼聲。

正是距離秦墨不遠的地方傳出來的。

「敢在這種情況下叫正準備火拚的雙方『等等』,太有種了。」秦墨猛的一怔。

這聲音秦墨也不陌生,正是齊瑞的。

此時齊瑞站在不遠處,大聲喊道:「歐陽家主,我只是前來你家族秘煉一個月,今天發生這樣事,還請不要連累到我。我現在就離開歐陽家。」

「嗯?」半空之上,歐陽家主臉色驟變。

得了人家的好處,在人家大難之時,非但不幫忙也就算了。

竟然還要讓人家停下來,等你離開。

這人好不要臉!

「可惡!」林子里傳來一聲暴怒,正是歐陽寶的怒吼。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