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玉蘭手攔住了江帆頭,「咯咯,瞧你猴急樣子,我馬上給你,你閉上眼睛吧!」馮玉蘭嬌笑道,她的手掌上出現了月牙形狀的刀。

「好啊,我閉上眼睛!」江帆立即閉上眼睛,他的手摟住了馮玉蘭的背脊。


「嗯,你真乖,姐姐等會就讓吃饅頭!」馮玉蘭嬌笑著,她的眼裡露出一絲殺氣,手裡的月牙形狀的刀對著江帆脖子就切下。

突然馮玉蘭肩膀一麻,她渾身僵硬了,手臂也無法動彈了,她愣了一下,這是怎麼回事呢?為何不能動彈了?

馮玉蘭正吃驚的時候,江帆突然睜開了眼睛,「哦,姐姐,我可以吃饅頭了吧?」江帆望著馮玉蘭道。

馮玉蘭想說話,可是喉嚨就像被掐住一樣無法發出聲音,「哦,姐姐是默許了,那我就不客氣了!」江帆的頭埋了下去。


馮玉蘭臉上通紅,她無法動彈,只能任憑江帆吃豆腐了,片刻之後,江帆抬起頭,「哇塞,真爽啊!沒想到姐姐身材這麼好,我都吃不夠啊!」江帆望著馮玉蘭壞笑道。

馮玉蘭瞪大眼睛望著江帆,她臉漲得通紅,她現在終於明白上當了,江帆根本被自己迷惑,心裡暗自罵道:「混蛋江帆,這個卑鄙狡猾的傢伙,我姐妹竟然被他算計了!」

江帆伸手點了馮玉蘭的腦後一下,她感覺喉嚨里咕嘟一下,「江帆,你混蛋!」她突然罵出聲來了。

「嘿嘿,馮玉蘭,你的迷惑術對我無用,你們姐妹被我控制了,這場打賭你們輸了!你們就跟我混了!」江帆笑道。

馮玉蘭氣得直咬牙,「江帆,這不算,你太卑鄙了,你耍花招了!」馮玉蘭氣呼呼道。


「呵呵,兵不厭詐,這簡單的道理你們應該懂吧,你們輸了要耍賴了?」江帆望著馮玉蘭笑道。

「哼,這次不算,你放開我們,我們姐妹要和你比試,如果你打敗了我們姐妹,我們就跟著你混了!」馮玉蘭不服氣道。

江帆知道馮家姐妹不服氣,要收服她們,必須讓她們心服口服,「好吧,為了讓你們心服口服,我就和你們姐妹比試!」江帆伸手點了馮玉蘭肩膀一下,她渾身一震,渾身僵硬解除了。

馮玉蘭看到妹妹馮玉花獃滯在那裡,對著江帆道:「江帆,你放開我妹妹!」

江帆走到馮玉花面前,伸手點了她的肩膀一下,馮玉花立即可以動彈了,她已經聽到了姐姐和江帆的話,她臉羞紅,剛才她也被江帆吃豆腐了。

江帆望著馮家姐妹,「你們打算如何比試呢?」江帆微笑道。

「哼,我們馮家姐妹最擅長的是隱匿,我們隱匿起來,半個小時之內,如果你能夠抓住我們姐妹倆,那我們就投靠你了!如果你沒抓到我們,那你就讓我們殺死!」馮玉蘭望著江帆,她十分自通道。

馮家姐妹的隱匿術從來沒有被人識破過的,一般人是無法看到她們隱匿的,因此她們執行暗殺任務的時候,都是一擊必殺的。

因此馮玉蘭就想憑藉著這隱匿術,讓江帆找不到而失敗,那她們就不費吹灰之力殺死江帆了。

江帆看穿了馮玉蘭的意圖,微笑道:「好啊,我同意這個方案,但是你們不要耍賴和反悔哦!」

「我們馮家姐妹絕對是不會耍賴和反悔的!」馮玉蘭搖頭道。

「嘿嘿,口說無憑,我需要人來見證,就讓柳小岩來做見證吧。」江帆對著隱藏在暗處的柳小岩招手,「小岩,你出來吧!」

柳小岩從樹林之中出來了,她到了馮玉蘭和馮玉花姐妹面前,「小岩,你替我們見證,馮家姐妹隱匿,如果半個小時之內,我找不到她們,那我就任憑她們處置。如果我半個小時之內找到她們,那她們就投靠我!」江帆微笑道。

給讀者的話:

第三更 柳小岩點頭道:「沒問題,我可以見證,我相信馮家姐妹是不會耍賴的。如果傳出去,她們以後無法在外面混了!」

馮玉蘭和馮玉花望著柳小岩,「是的,我們姐妹是絕對不會耍賴的,這點柳小岩可以見證!」 惡魔小小妻

江帆望著馮玉蘭和馮玉花,「好吧,給你們五分鐘,你們去隱匿吧,五分鐘后我就來找你們!」江帆微笑擺手道。

馮玉蘭和馮玉花一齊點頭,她們朝著樹林里走去,快進入樹林里的時候,馮玉蘭回頭望著江帆,「江帆,半小時內,你必須抓住我姐妹兩人,少一個你都輸了!」

江帆點了點頭,「沒問題!我肯定要抓到你們姐妹兩人的。」江帆微笑道。

「好,五分鐘你來樹林抓我們吧!」馮玉蘭和馮玉花迅速進入樹林之中。

柳小岩望著樹林,皺眉道:「江帆,隱匿可是馮家姐妹最拿手的絕技,你有把握抓住她們嗎?」

江帆望著柳小岩,「呵呵,當然有把握,要不然我和她們玩這個遊戲!」 長安亂

「你有什麼辦法發現她們呢?」柳小岩好奇地望著江帆。

「嘿嘿,天機不可泄露!到時候你會知道的!」江帆神秘笑道。

柳小岩瞪了江帆一眼,臉上露出不悅之色,她轉過身去,冷哼了一聲。江帆急忙拉著柳小岩的胳膊,「嘿嘿,小岩,你不要生氣,晚上你到我房裡來,我慢慢告訴你!」江帆壞笑道。

柳小岩臉羞紅,「去你的,我才不去你屋裡呢!」她甩開江帆的手,走到一旁去了。

五分鐘時間到了,江帆對著納甲土屍王旭、代傑、江小邪等人道:「你們守候在這裡,我和柳小岩進入樹林!」柳小岩是見證人,她肯定是要去樹林的。

江帆和柳小岩進入樹林之中,江帆仔細打量樹林四周,沒有發現馮玉蘭和馮玉花絲毫痕迹。他立即運用符籙寶鼎能量透視,也沒有發現馮玉蘭和馮玉花蹤跡,暗自道:「我靠,這馮家姐妹的隱匿術真不一般呢,她們隱藏在什麼地方了呢?」

江帆左顧右盼,他身邊的柳小岩也四處張望,她也沒有看到馮玉蘭和馮玉花的隱匿之處,心裡暗自道:「馮家姐妹的隱匿之術,真是名不虛傳呢?我根本無法發現她們的藏身之地,江帆他能夠發現嗎?」

柳小岩望著江帆,她看到江帆慢慢地走著,看樣子也沒有發現馮家姐妹,不由暗自擔心道:「江帆不會找不到馮家姐妹吧?他要是輸了怎麼辦呢?對了,他可是有一個符咒世界的神人,應該不會輸給馮家姐妹的。」

想到這裡,柳小岩不再擔心江帆了,她跟著江帆背後,時刻提防著馮家姐妹的偷襲。畢竟這是生死的比試,必須提防萬一馮家姐妹不遵守規則,刺殺自己和江帆。

江帆和柳小岩慢慢地朝著樹林里走,地面上發出沙沙聲音,江帆立即傳音給納甲土屍,「傻蛋,馮玉蘭和馮玉花在什麼地方?」江帆傳音道。

「主人,馮玉蘭在您前方大約三十米的地方,她隱匿在樹裡面的。馮玉花在您右側大約一百多米地方,她隱匿在草叢之中的地穴里。」納甲土屍傳音道。

江帆笑了,「我靠,這姐妹真夠狡猾的,兩人隱匿在不同地方。」江帆迅速閃到一顆大樹背後,他透視前方三十米處。

仔細觀察后江帆發現了隱匿在大樹裡面的馮玉蘭,她幾乎和大樹融為一體了,她隱匿十分高明,皮膚變成大樹顏色,身子隱匿在大樹中間,眼睛望著四周。

「呵呵,我必須要戲弄一下。」江帆壞笑道,他迅速想著如何戲弄馮玉蘭。

突然他眼睛一亮,想到了戲弄馮玉蘭的方法了,他望著地面上,很快發現來了一窩符蟻。符元界的螞蟻叫符蟻,和仙界、神界、人界的螞蟻不同,這種螞蟻要長多了,細細的,就像蛆大小。

江帆蹲了下來,他使出靈通術,對著和符蟻溝通,「喂,符蟻,前面樹那裡有塊肉呢,你們去看看吧!」江帆發出信息。

柳小岩驚訝道:「江帆,你這是做什麼?」

「嘿嘿,這是符蟻攻略,你等會就知道了。」江帆神秘笑道。

那符蟻正愁找不到食物發愁呢,突然有聲音告訴自己前面大樹邊有肉,它立即進入窩裡,稟告去了。


片刻之後, 吳東往事 ,那些符蟻速度極快,幾分鐘后就到了大樹下,它們果然聞到了肉味。

符蟻順著樹榦爬上去,啃咬著樹皮,馮玉蘭的皮膚和樹皮融合在一起的,她立即感覺到疼痛,低頭一看,發現了大量的符蟻。

「哦,哪裡這麼多螞蟻?」她急忙驅趕那些螞蟻。

突然她肋下一麻,渾身僵硬在那裡不動了,江帆出現在她面前,「嘿嘿,馮玉蘭,我抓到你了!」江帆得意笑道。

「這次不算,我是被符蟻咬了,才被你發現的,要不然你是找不到我的。」馮玉蘭不服氣道。

「嘿嘿,這些符蟻是我召喚來的,是我驅使它們找你的。」江帆笑道。

「哼,你吹牛吧,你可以驅使符蟻!」馮玉蘭搖頭冷笑道。

「嘿嘿,竟然你不相信,那我就當場表演給你看!」江帆立即蹲下,對著那些符蟻壞笑道:「符蟻啊,告訴你們一個好消息,有一座山洞之中有蜜糖,你們快去尋找吧。」

那些符蟻聽到山洞裡有蜜糖,迅速朝著馮玉蘭身上爬過去,「什麼山洞啊?」馮玉蘭不解地望著江帆。

「嘿嘿,你想想看你身上哪裡有山洞啊!」江帆壞笑道。

馮玉蘭臉立即羞紅,「混蛋,你卑鄙下流!」馮玉蘭嬌嗔道。

「嘿嘿,是你不相信我可以驅使這些符蟻的,我就讓它們去山洞尋找蜜糖,讓你體驗一下螞蟻進洞的感覺。」江帆壞笑道。

一旁的柳小岩也明白江帆的意思了,她臉色羞紅,心裡暗自道:「哎呀,這個江帆真是壞死了,這下流的主意都想得出來,那地方爬進符蟻,那太難受了!」

片刻之後,馮玉蘭的臉色立即變了,她驚慌地望著江帆,「江帆,你,你趕緊讓那些符蟻走開!」

「嘿嘿,想要那些符蟻走開沒問題,可是你必須認輸,你要投靠我江帆才行。」江帆望著馮玉蘭笑道。

此時江帆提什麼條件馮玉蘭都會答應他的,她急忙點頭道:「我認輸了,我願意投靠你了!你趕緊讓那些符蟻走開啦!」

給讀者的話:

第四更 江帆點頭笑道:「好吧,我讓那些符蟻走開了!」江帆一揮手,那些符蟻全部掉落在地了。

「江帆,我已經認輸了,你可以放開我了吧?」馮玉蘭望著江帆道。

「呵呵,你別急,按照規則,我還要抓住你妹妹馮玉花才行,等我抓住了她,再來釋放你。」江帆擺手道。

「哦,你走後,那些符蟻會不會爬到我那裡去啊!你還是釋放我吧,我不會妨礙你的!」馮玉蘭神色焦急,她臉頰羞紅,不好意思說符蟻爬肉山洞尋找蜜糖的話來。

「呵呵,你放心吧,我已經讓那些符蟻回去了,它們不會爬到山洞找蜜糖了!」江帆望了馮玉蘭一眼,隨即朝著右側馮玉花隱匿地方走去。

馮玉蘭焦急地望著江帆,「江帆,你回來,我們姐妹認輸了!」馮玉蘭急忙道。

江帆扭頭望了馮玉蘭一眼,「你雖然認輸了,但是你妹妹還沒有認輸,我必須抓住她!」

根據納甲土屍提供情報,馮玉花隱藏在右側大約一百多米草叢地穴之中,江帆透視都無法看到馮玉花的蹤跡,江帆暗自驚訝道:「難道剛才抓住她姐姐的時候,馮玉花轉移了?」

於是江帆傳音給納甲土屍:「傻蛋,馮玉花是不是轉移了,我怎麼沒有看到她隱藏在那個地穴之中呢?」

納甲土屍又嗅了幾下空氣,「哦,主人,馮玉花果真的轉移了,她不在那個地穴之中了,她隱匿到距離您兩百米外的另外一個地洞之中了。」納甲土屍傳音道。

「我靠,這馮玉花只能夠狡猾的!具體位置在什麼地方?」江帆傳音道。

「主人,馮玉花就在您左前方大約兩百米的那棵大樹附近,那裡有個地洞,她就隱匿在那裡。」納甲土屍傳音道。

江帆扭頭看到遠處有一棵紅色大樹,大樹旁邊地面凹下去一塊,那裡就是地洞,看來馮玉花就隱匿在那個地洞之中了。

江帆朝著那棵大樹慢慢地走過去,路線故意偏離那棵大樹,目的是讓馮玉花產生錯覺,以為江帆還沒有發現她。

江帆一邊走著,一邊想著如何戲弄馮玉花,突然腦海里靈光一閃,江帆冒出了壞水,「嘿嘿,我符咒世界之中,不是有很多紅翎蜂妖嗎?就用它們去慰問一下馮玉花了。」江帆壞笑道。

一縷意念進入符咒世界的異獸區,那裡有許多紅翎蜂,江帆召喚了六隻紅翎蜂,對著它們道:「在前方大樹旁邊的地洞之中隱匿著一名女人,你們任務就是給我狠狠刺她的屁屁,逼著她從地洞中出來。」

六隻紅翎蜂明白了江帆的意思,立即嗡的一聲,迅速朝著你那棵大樹飛了過去。片刻之後,它們到了大樹上,望著地面上,有個直徑大約兩米多的地洞,地洞之中隱匿著一名女人。

六隻紅翎蜂商議一番,它們悄悄地飛落在地面上,然後悄悄地爬入地洞之中。隨後它們悄悄地爬到馮玉花的屁屁上,伸出蜂刺,對著馮玉花的屁屁狠狠地刺向。

馮玉花正在看遠處的江帆,突然感覺屁屁疼了一下,就像被針扎了一樣,她忍不住輕哼了一聲。接著屁屁上又是一下,她再次輕哼了一聲,接著屁屁上同時被扎了四下,馮玉花再也忍不住了,她哼出聲音來了。

「哦,怎麼回事,好像有蟲子扎我了呢!」馮玉花伸手去拍打屁屁,結果什麼也沒有拍到。

她的手剛縮回來是,她的屁屁上突然同時被扎了六下,她忍不住尖叫起來。緊接著屁屁上又被扎了六下,她手驚慌地拍打屁屁,可是拍上去后,她不禁慘叫起來,因為她的屁屁已經被扎腫了,拍上去十分疼痛。

「呃,這地方有蟲子,不能隱匿了!」馮玉蘭驚呼道,她就要離開地洞,可是她渾身無力,感覺頭昏眼花,她吃驚道:「哦,這蟲子有毒!完蛋了!」

馮玉花的額頭冒汗了,她吃力地朝著洞外爬行,可是沒爬了幾下,就爬不動了。那六隻紅翎蜂對著馮玉花的屁屁又是扎六下,馮玉花慘叫起來,她疼得渾身冒汗了。

六隻紅翎蜂對視一眼,「哦,差不多了吧,主人只是說隨便扎她幾下,我們都扎她幾十下了,不要把她扎死了!」其中一名紅翎蜂道。

「她死不了,我們只釋放了一點點麻醉的毒液,這女人很漂亮,我們扎她的臉蛋吧?」一名紅翎蜂嫉妒地望著馮玉花的嬌美的臉頰。


「呃,算了吧,她以後也許成為我們的主母呢,把她臉扎壞了,就不好看了!」另外一名紅翎蜂道。

「哎,不知道怎麼搞的,我主要看到漂亮女人,就想狠狠地扎了幾下。」一名紅翎蜂搖頭道。

「呵呵,你這是眼紅嫉妒,你瞧你毛乎乎的臉,難看死了!」一名紅翎蜂嘲笑道。

「對,我就是嫉妒那些漂亮的女人,我還是扎一下她的臉才舒服。」那隻紅翎蜂飛到馮玉花的臉上狠狠地扎一下。

馮玉蘭立即慘叫起來,她的臉立即紅腫起來,她手捂著臉。那紅翎蜂立即咯咯笑起來,「咯咯,她的臉腫了,還沒有我的毛臉好看了!」

「可是她右邊的臉還是很好看呢!」一隻紅翎蜂笑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