馭光翁這個角度看得很清楚,少年被他的這一招轟飛了出去。

「哈哈,哈哈,叫你自以為是,終於嘗到我這一招的厲害了吧,我看你怎麼死?」

馭光翁不能不開心,原本他還在為如何逃命而發愁,現在一來,根本不用逃了,還能夠繼續留在這裡捕獲他的異元素。

「容我打斷你一下,你剛剛的那一招是不是有瑕疵?」

這個時候,少年的聲音突兀地傳來,讓馭光翁臉上的笑容瞬間僵硬。(未完待續。) 「你……你怎麼會沒事?」


看著從濃煙中逐漸走出來的少年,馭光翁的聲音都開始發顫起來。.

「誰說我沒事,可惜了我這一身的衣服,辰月才剛剛給我換洗的!」


東方修哲輕聲嘆道,他所指的有事,竟然是指衣服。

此刻的馭光翁,臉色鐵青,已經找不到合適的語言來形容他此刻慌亂的心情了。

原本以為剛剛的那一招已經解決掉了這個少年,卻沒有想到,僅是弄壞了少年身上的衣服。

馭光翁真想怒指老天大聲問一句:這它媽到底是什麼怪物,怎麼會強得如此**?

要說只能怪他的運氣太背了,選錯了對手,眼前的這個少年,那可是單槍匹馬將整支蟲族大軍給滅了的人!

「你剛剛的那一招,雖然有著很嚴重的瑕疵,不過倒是挺讓我意外的,竟然可以將『異元素』與鬥氣融合打出,並且將攻擊速度和攻擊威力,都強化到極致,就算是我,想要完全躲閃過去也是有些困難!」

東方修哲此時的語氣,就像是一位老師在對學生的作業做著點評。

名門梟寵:江少的嬌妻 為什麼……為什麼你還沒有死?」


這一刻的馭光翁,鬥志已經滅了一半。

「我現在有些好奇,你剛剛使用的是何種『異元素』?」東方修哲目光直視著對方。

他不是元素獵人,就算剛剛將對方使用的「異元素」看得非常清楚,也不會知道其名稱!

馭光翁可沒有心情與他聊天,滿腦子都在絕望中尋找著可以脫險的出路。

「對於你剛剛使用的那一招,我思考了一下,覺得如果稍加改動之後效果會更好,不如你親自感受一下好了。」

隨著話落,東方修哲突然隔空一掌推出,所瞄準的目標正是馭光翁。

馭光翁甚至還沒有來得及反應,便是被擊中了。

「碰!」

身體再一次向著後方急速飛去,在馭光翁的身上還閃爍著異元素「暴極之炎」。

「暴極之炎」,是一種奇特的異元素,它自身沒有攻擊力,在使用的時候,會使身體極速強化,如果未能煉化它,那麼在使用的過程中會喪失理智。

對於「暴極之炎」, 惡女重生︰少帥寵妻不要臉

東方修哲這個時候用出「暴極之炎」來,似乎很難讓人理解,尤其這種異元素又是用在對手的身上?

其實如果仔細想想就會明白東方修哲的用意。

東方修哲並不打算立即殺掉馭光翁,如果使用帶有攻擊姓的異元素,很有可能這一招便秒了對方。

「暴極之炎」的好處就在於,可以讓對方再次燃燒起戰意,那樣的話,就可以從對方的身上複製到更多有用的鬥技。

「『暴極之炎』,你竟然對我使用了『暴極之炎』……」

馭光翁的呼吸開始急促起來,臉部表情開始變得扭曲,一雙眼睛裡面布滿了血絲,雙腿與手臂,隨著心臟的每一次跳動而膨脹。

「恩,經過發動后的這一招果然神奇!」

此時的東方修哲,絲毫沒有理會馭光翁的變化,而是在那裡興奮地總結著剛剛發出那一招的感覺。

「剛剛異元素打出的速度,應該具有了『七倍段位加速』的水準,如果熟悉之後,打出的速度還會更快,有意思,實在是太有意思了,沒有想到異元素竟然還可以這樣使用!」

東方修哲再看向馭光翁的眼神充滿了炙熱,剛剛使用的那一招被他命名為「誅龍逆雲手」。

「吼~」

馭光翁雖然努力剋制理智,可是深受重傷的他,哪裡抵制了異元素的侵襲,頓時仰天咆哮一聲。

他那雙猶如野獸般鮮紅的眼睛,一下子便鎖定住了東方修哲。

「來吧,使出你的渾身解數吧,我已經給你太多時間了!」

這一刻的東方修哲,眼神開始變得嚴肅起來。

戰鬥再次打響,已經失了理智的馭光翁,根本不懂得得節制體內的鬥氣,一副不把東方修哲撕碎誓不罷休的架勢。

大殿之內,菲米莎服用了幾粒東方修哲親手煉製的療傷葯后,臉色恢復了許多,望了一眼被破壞得慘不忍睹的大殿,她不禁在想東方修哲與馭光翁的戰鬥如何了?

她並不擔心東方修哲,從東方修哲一招將馭光翁轟飛大殿便可以看出,兩人間的實力差距。

「想不到修哲離開一段時間之後,實力竟然變得更加強了,在他的手上,竟然連馭光翁都無力反抗!」

菲米莎想到自己與馭光翁的戰鬥,不禁有些失落。

她知道,如果再這樣相去,自己很有可能會成為東方修哲的累贅,必須想辦法快速變強才行。

至少要變得能夠成為東方修哲的左膀右臂,只有這樣,她才可以跟隨東方修哲的左右。

低頭望了一眼被她緊緊攥在手心中的咒符,這張咒符原本是準備對馭光翁用的,可惜東方修哲的到來,讓她沒有再使用的機會。

說句老實話,如果不到萬不得已,菲米莎不願意藉助咒符的力量,她喜歡憑藉自己的實力戰勝強大的對手!

「看來,光憑我自己的話,想要快速提升實力是不可能的,等有機會問問修哲好了,他一定會有辦法!」

菲米莎對於東方修哲的信任,甚至超過了對自己的信任。

就在她有些走神的時候,東方修哲從外面走了進來,在他的手上還拎著已經如爛泥一般的馭光翁。

看到馭光翁,菲米莎就氣不打一出來,這個老傢伙,竟然想要搶奪她的異元素,甚至還惦記上了東方修哲送給她的護甲。

「修哲,這個傢伙非常陰險,不能輕易放過他!」菲米莎忙走過去,對東方修哲提醒道。

她相信,如果馭光翁這次逃了,那麼東方修哲也許會沒事,但與他有關的人,就危險了。

「他已經死了!」東方修哲的話讓菲米莎一愣。

「死了?」菲米莎無法相信,因為她明明能夠聽到馭光翁的呼吸。

「他的靈魂已經死了,剩下的只是一個軀殼!」

東方修哲將馭光翁扔到地上,然後轉頭看向菲米莎,問道:「通過這個傢伙的記憶,我意外地知道了『異元素排行磅』第二位『大地演武』的下落!」

「什麼?」菲米莎驚呼出聲。(未完待續。) 剛剛經歷過一場浩劫的「夢楚帝國」皇宮,此刻亂成一團,宮女、士兵,全都儘可能地攜帶值錢的物品外逃,皇宮裡的秩序已經蕩然無存。

偏偏就在這種時候,由遠處天邊漸漸飛來兩個黑點,等靠近之後赫然發現,這是兩個頭戴斗笠的人。

兩人的速度很快,不到片刻的工夫,已經到了皇宮的上方。

兩人驟然停住身形,低頭俯瞰著下方的搔亂。

「這裡發生了什麼事,怎麼感覺好像剛剛經歷一場慘烈的戰鬥?」

其中一位語氣有些凝重地問道。

「不會是馭光翁與異元素『大地演武』拚鬥,波及到的吧?」另外一人語氣有些遲疑地說道。


「不排除這個可能,『大地演武』霸道無比,不然的話,馭光翁那個老殲巨猾的傢伙,也不可能請你我二人協助!」

「我現在比較擔心的是,馭光翁會不會信守承諾?如果真的幫助他捕獲到了『大地演武』,他不將『大地演武』分給咱倆怎麼辦,這種事情他可是會做出來的!」

「你我都是與他齊名的元素獵人,如果他真的敢賴賬的話,合你我之力,殺不了他也能讓其重創,我相信他是一個聰明人,不到萬不得以,他是不會願意與你我二人鬧翻的!」

「真沒有想到,沒落的『斗戰大陸』,竟然會出現異元素排行榜第二位的『大地演武』,也不知道馭光翁是如何找到的,如果不是他束手無策,我相信他是不可能知之咱倆的!」

「……」

兩人一邊交談,一邊降低身體,這樣可以保證將皇宮看得更清楚一些。

這兩人,一個名叫布拿達,一個名叫艾波,全都是盛名很久的元素獵人,各有各的絕技,這次突然來到這裡,是因為收到了馭光翁的求助。

「怎麼沒有見到馭光翁,他沒有道理躲起來才對!」布拿達一邊說著,一邊放開感知。

「奇怪,好像真的沒有他,難不成他離開了?」

艾波使出了一團奇怪的異元素,似乎擁有著探知的能力。

「難不成他自己一個人就將『大地演武』給捕獲了?」

「這不可能,如果他真有這個實力,一定不會通知你我,況且我已經確定了『大地演武』的方位。」

「也有可能馭光翁被『大地演武』重傷,怕你我二人趁火打劫,提前撤了。」

「先不去管他,我們先去看看『大地演武』,我已經有些等不及了。」

兩人說著,便是向著「詛咒陵園」的方向飛去。

這個時候的東方修哲與菲米莎兩人,剛剛將『夢楚帝國』的最後一個國寶庫搬空。

不得不說,東方修哲的「本命之器」裡面的空間太大了,就算是將整個皇宮都搬走,也毫無壓力。

值得一說的是,在「本命之器」中,可是已經儲存了「龍穴」里得到的寶物。

同樣的事情經歷太多次,人就會感到麻木,此時的東方修哲,在搜刮這裡的寶物時,就已經沒有了第一次時的激動與興奮。

不過菲米莎好似挺興奮的,從國寶庫里出來,就嘰嘰喳喳個不停:「修哲,回去之後,我還要再好好挑一下,我覺得還有很多我會喜歡的東西。」

在搜刮國寶庫的時候,如果不是菲米莎的納戒存滿了,她是不會勞駕東方修哲的。

女人對於這種事情,天生就是難以抗拒。

「回去之後,隨你挑!」東方修哲一副無所謂地道。

說句老實話,從「夢楚帝國」國寶庫里搜刮的那些寶物,還真沒有哪樣能夠讓他看得上,無非就是一些可以賣很多錢的奢侈品。

「修哲,我們現在是不是去捕獲那『大地演武』,對於捕獲的成功率,你有幾成把握?」

想到排行榜第二位的異元素「大地演武」,菲米莎的那雙眼睛再次閃爍起光芒。

當時,東方修哲告訴她「大地演武」就在這皇宮中的某處時,她可是呆了好久。

如果以她的個姓,一定會第一時間衝過去。

不過,東方修哲後面說的話很有道理:「大地演武」就在那裡,不會跑,就算有人想得到,也不是一時半會兒的事。但皇宮裡面的其他寶物,如果下手慢了,一定會被職守的人搶空。

事實證明,東方修哲是明智的,好在他們出動的及時,趕在那些守衛相互爭奪時將局勢控制。

「看來有人比我們先到一步了!」

沒有回答菲米莎的提問,東方修哲喃喃自語道,並且嘴角浮出出一抹邪笑來。

「詛咒陵園」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