顯然,陳修遠打定主意,讓林雲好好的吃一個虧先,讓他明白極境強者是一座怎樣的大山,讓他收起高傲之心,好好地聽他陳修遠的吩咐!

當然,事到一定的程度,陳修遠還是要出手的,不敢把事情鬧大,林雲畢竟是首席弟子,還是他們這一脈的,日後可是領軍人物,自然不能放任林雲吃什麼虧。

如今,他倒要好好看看,林雲到底憑何,能夠在密林之中說出那番話!

陳自秀等人顯然看到了陳修遠一行人,心知此次怕是無法生出什麼事端了,若是一開始,先發制人,攻破了凌天峰的陣法,一舉上了凌天峰,就算找不到林雲,但是損了林雲身為首席的臉面這件事還是沒什麼問題的。

只是,誰也沒有想到,凌天峰陣法,居然被林雲早一步更換了。

如今更有陳修遠等人助陣,怕是無法對林雲動用什麼手段了,也只能見一步走一步,反正,大肆攻擊林雲的居所,而林雲到最後,拿他們無可奈何,目的就已經達到了。

此刻!

林雲瞥了一眼陳修遠,目光淡然,那陳修遠自以為自己在暗處隱藏的深,殊不知早被林雲在雲端之上,看了個一清二楚。

「主公,此事是這樣子的,先前他們等人拿勢力壓我,甚至對我動了殺機,而且我知道主公的陣法重新布置了,才敢說出那些話語,所以請主公明見……」

此時,陳自秀說出那些說是他示意的話語后,季天明有些惶恐地來到了林雲身邊,連忙開口解釋著說道。

雖然林雲平時待他不薄,甚至也沒有懲罰過他,甚至還為他出過頭,進入承天宗沒多久就連斬數人,甚至包括地榜第一。此次,季天明自問自己也沒有做錯,但是心底就是有些惶恐。畢竟林雲在他眼裡,猶如一座大山,又猶如一汪海洋,深不見底,不知所想。

「行了,退下吧。」

林雲淡淡地擺了擺手,知曉此事也和季天明沒什麼關係,只擁有神話三重的實力,能做到這般地步,也是也可以的了。

季天明見狀,心底一松,雖然林雲面色還是冰冷無情,但是季天明心底知道,主公英明,怕是也知道自己的無奈,當即安心地退了下去。

雖然對方有十數人,五位極境強者,在對持著主公。

但季天明感覺自己站在林雲身後,便彷彿站在了定海神針旁,心底沒有絲毫害怕之色,即使下一刻打起來了,季天明也不擔憂,因為,站在他面前的是主公,是林雲!

林雲旋即看向那陳自秀,對方一副有恃無恐的樣子,一副你拿不出證據來,又能奈我何的樣子。

看到這一幕的林雲,不由得搖頭冷笑,甚至井底之蛙,不知天高地厚!

(本章完) 「你以為本尊奈你不了么?呵呵,真是井底之蛙,不知天高地厚。」

林雲淡然一笑,旋即手中緊握,亮起淡淡光華。

隨即,林雲便是閉上了雙眸,似在準備著些什麼。

「哼,故弄玄虛。」

陳自秀聞言,心底不由得一凸,看著林雲的模樣,似乎十分駕定的樣子,但表面上自然不便表露什麼,只得冷哼一聲,譏諷著道。

「呵呵,先前可是無數眼睛耳朵聽著那看門狗的,如今,他還能拿出什麼證據來不成?」

「看到是故弄玄虛,怕是不知道怎麼收場,才會如此說吧。」

「他能奈我們何?雖是首席,不過是我等後輩子弟罷了,難道還能上天了不成?實力擺在這裡,我就不信,他能我等如何?不就是仗著身份罷了。」

身後數人,也是如此言語,根本不相信林雲還能有什麼手段能夠奈他們何。

「修遠,我們不上去幫助首席化解這場事么?如今看來,已經到我們出手的時候了,不然拖下去,會被他們那一脈損了我等的臉面。」

此時,站在陳修遠身後的一名極境強者,忍不住出口說道。

陳修遠眼睛微微眯,看著閉上雙眸的林雲,那副高傲般故弄玄虛的姿態,一如密林之中時的身影,再次浮現在陳修遠的腦海之中,這讓他不由得在心底冷哼一聲。

旋即,陳修遠臉上帶著一絲冷意,淡淡地搖頭說道:「再等等,或許咱們這位「首席大弟子」有什麼手段呢,不急不急。」

陳修遠非常看不慣林雲的高傲姿態,心底更是打定主意要讓林雲好好地吃一個虧,怎會就現在上去幫他化解這個局面呢?

「可是……」

那名屬於道玄子一脈的弟子,此時有些擔憂地繼續開口想說些什麼,可是剛剛開口,便被陳修遠一擺手給打斷了,見狀,如今也只能作罷。

他的目光在林雲的身影看了看,又看了看陳修遠,似乎嗅到了一絲不同的味道。

但是陳修遠可是道玄子一脈在承天院里領軍的人物,天榜上前十強者。更何況林雲雖然是這一脈的首席,但是剛剛登上不過兩日,聞所未聞,親近之意,自然偏向陳修遠了。

「這季天政,當真能拿出什麼證據不成?」

「不知道啊,不過他這副模樣好像有些駕定的樣子啊?」

「哎,雖然他成為了首席,但是在老一輩的天驕面前還是不夠看的,更何況是陳自秀等人極境強者,那季天政怕是只是這麼一說而已,最後估計還是陳修遠等人出手化解,不然季天政有何能耐化解此事?」

周圍圍觀的承天院天驕,紛紛低語議論著,雖然他們尊敬於林雲的首席身份,但是也不太看好林雲,畢竟林雲成為首席的時日太短,而且還是在承天院之外成為的,相比於知根知底的一眾天驕,自然認為此場還是陳自秀等人的把握更大。

「不管如何,既然這位季天政能夠擊殺葉星河,得到掌教的賞識,成為了首席弟子,自然有其手段,接下來,讓我等拭目以待吧!」

隨著一名在承天院之中,雖派別實力不大,卻副有聲望的人出聲,這才停下了圍觀子弟的議論聲,靜靜地把目光投向了林雲。

重生萌妻:給陸爺撒撒嬌 此時!

林雲身上似乎泛起了一陣玄而又玄的波動,隨著林雲垂下的手越發的緊握,青筋隱現。

與此同時,林雲的額頭也慢慢留下一絲細汗。

這一幕,加上那股浮現的一股玄而又玄的波動,讓陳自秀心中一凹。

讓陳修遠眼神之中帶著一股陰晴不定之意,難道林雲當真有什麼手段?

此時!

林雲緩緩地睜開雙眸,手揚起,一顆珠子出現在了掌心之中。

而後,林雲微微催動,頓時之間。

半空之中彷彿驚起一陣漣漪波紋。

旋即!

一幅幅畫面便出現了在半空之中,雖然有些斷斷續續的,但是還是將一件事情緩緩地道來。

那一幅幅畫面自然是陳自秀先前等人,來到了凌天峰下,而後發生的一幕幕事情!

幾乎是完完全全地呈現了陳自秀等人如何用實力壓迫季天明允許他們上去,言語之中如何遍地林雲的話語,一幕幕…………

「竟然是天象珠?」

這一刻,陳自秀、陳修遠等人心中不由得驚訝了起來。

萬萬沒想到林雲居然會擁有天象珠!

天象珠,能夠刻錄場景,保存景象,一般作為宗門傳承之法所保存之物,極為地罕見!

能夠使用天象珠來保存的,無一不是極為重要的信息,甚至牽扯到功法、傳承,無一不是各自宗門之中最為隱秘之物。

即使九大仙宗,也沒有如此大的手筆,說動用天象珠就動用。

實乃打造天象珠耗費極為珍惜的材料不說,還需要金丹境的強者用以三味真火煉製,九大仙宗多少年沒有出過此等強者了?

那些個天象珠早已被用作各個用途了。

萬萬沒想到,居然林雲能夠使出如此大的手筆。

「沒想到掌教對於這季天政倒是厚愛之極啊,居然將如此珍惜的寶物給了他。」

一時之間,陳修遠看到這一幕,眼神之中不由得閃過一絲複雜之色。

此時,就連他也要掂量掂量得罪林雲還值不值得了,原本以為掌教道玄子收林云為傳承弟子,只是為了打壓道清子一脈的勢力,沒想到,實際上如今看來掌教卻是對這季天政頗為地看重。

「沒想到你居然動用如此珍惜之物,可恨啊,早知剛才……」

陳自秀眼中閃過一絲冷厲之意,猛然盯向那季天明。

顯然,在他認為,就是這季天明動用天象珠記錄了他們的一切,所以才敢默許他們攻擊陣法,原來早已記錄了下來。

早知道,就當先把季天明給斬殺了,也就不會出現這一幕了。

陳自秀眼中有著一絲悔意,不該利用這一點的,直接把人殺了,一位侍從看門狗而已,一點麻煩都沒有,都是企圖算計林雲,才留下季天明一條命打算將其當作替罪羊!

如今看來,倒是做錯了,陳自秀眼眸之中,閃過一絲恨意。

(本章完) 雖然這股殺意強大,更是來源於極境強者的氣勢威壓。

但季天明面色不改,絲毫未曾顯露懼怕之色,或許換成先前,在這股極境強者的氣息籠罩之下,早已渾身戰慄了。

但現在!

林雲在他前面,猶如定海神針,在季天明的心底,並不認為有誰能夠在林雲面前放肆,他陳自秀就算是極境強者,但他還不夠格,就算是先天生靈,也不行!

「呵,放肆。」

林雲淡淡地瞥了一眼陳自秀,冷冷地喝到,隨即更是手一揮,化解了那針對季天明洶湧的殺意。

而對於這一幕,陳自秀也是敢怒不敢言,心中有苦說不出,猶如啞巴吃了黃蓮

就算是陳修遠也沒有料到林雲竟然會展現此等手段,臉上的表情有些精彩,甚至荒唐地想到,或許他此行,算是白來了?

此等情況,單憑林雲此等手段,已經無需他陳修遠的幫助了!

只因!

有了天象珠后,如今的情況看似和之前沒什麼不同。

如今看來,就算有了天象珠的景象,陳自秀等人依然是遊離門規之外的情形。

畢竟景象其中,也只是季天明允許陳自秀等人的意思。

但是,真的一樣嗎?

要是如此,林雲也不會耗費這麼大功夫,弄出一顆天象珠了!

雖然這隻不過是普通的珠子而已,但林雲擁有神念,直接依附在其上,通過神念引動天地神威,從而構成一幅幅景象,營造了天象珠的假象。

但是林雲並沒有目睹先前的事情發生,不過這一切,都是來源於季天明腦海之中奴役印記所接受到畫面,直接攝取而出,布置出了一番天地異象。

但是林雲先前收復整片妖獸深淵之中的萬千妖獸,本已就耗費了許多的神念,如今布置出這一番景象,自然有些艱難。

雖然看似景象顯示出的畫面,和如今的情況,並無兩樣!

但林雲耗費這般大力氣所布置出,難道真的會沒有改變?

不是的!

從各色的人,就可以看出各色的表情。

從陳自秀的驚怒,從陳修遠等人的訝異,就可以看出,事情已經發生了改變!

先前,眾目睽睽之下,說是季天明允許陳自秀等人攻擊凌天峰陣法這一點,眾人並無其他說法,甚至是肯定。

門規,自然無可奈何陳自秀等人了!雖說細查,還能能夠以門規懲罰,但是沒人敢細查,因為沒有確定的證據,沒有一錘定音的「理」。

一旦細查,無疑挑起了兩大派系之爭,整個承天宗即刻陷入了混亂之中,沒人敢這麼做。

甚至是道玄子等一脈之人,也只能看著林雲吞下這個啞巴虧,被陳自秀等人狠狠地落面子。

換作任何一人,被落了面子,自然是沒什麼。

但林雲是首席,這個面子不能落,否則一旦開了端,他這個首席地位便會受到質疑。

這一次讓陳自秀等人得逞了,接下來,便是接踵而來的攻勢,直指林雲!!!

到時候,會直接把林雲從首席之位拉下馬!

直接影響到了道玄子和道清子二人的強弱之分!

因為只要林雲能夠穩坐首席之位,接替掌教之職,那麼道玄子日後便是成為承天宗的太上長老,掌握著一錘定音的話語權,在門派之中擁有著至高的地位,留名萬古。

這,便會徹底壓下道清子一脈,整個承天宗將會歸於一脈,由道玄子,由林雲所領導!

但是,尚若林雲被撤掉首席之名,那麼,一切就會反過來了!

不僅僅關乎於林雲的計劃,到時候林雲被撤掉首席之名后,失去了身份的保護。更身負這擊殺道清子愛徒葉星河的事情,道清子一定會全力攻擊林雲,全力針對林雲!

而如今,有了天象珠!

景象顯示是陳自秀一方壓迫季天明,從而才允許。

季天明自願的允許,和被威脅被迫的允許,這其中可是很大不同的。

這便是天象珠的作用!

有了天象珠,那麼理,便在了林雲這一方!

只要天象珠給眾長老一看,自然有陳自秀吃不了兜著走的。

就算林雲這一脈利用門規打壓陳自秀等人,道清子那方勢力也說不出理由來反對。

所以,陳自秀才會敢怒不敢言。

陳修遠才明白,林雲的手段一出,甚至不用他幫忙了。

「你現在……還要說些什麼么?」

林雲冷哼一聲,隨手收回了「天象珠」珠子,淡漠地朝著陳自秀問道。

陳自秀臉上一片鐵青之色,卻是不敢言語!

看著林雲只是一個神話十重巔峰的勢力,在他極境面前囂張,這讓他有些無法容忍,但是卻只能硬生生地忍下來。

論身份,他不及林雲!

情勢對比,更是已方落入下風。

現在如今的情況,不是他陳自秀想辦法針對林雲了。 半歡半愛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