頃刻間,蘇爺猛的一愣,差點兒都沒給氣的把血吐出來。

「臭丫頭!大白天的說什麼胡話,敢情跑過來不是要錢,想要你老爸的老命對不對,放心吧我死了以後家產……」

「全是我外孫的,你跟你老姐想都不用想,我早就把遺囑給弄好了!」

蘇爺說的是氣話,也是逗蘇菲菲的笑話,卻是實實在在的大實話。

他都這個年紀了,早就把生死看淡了,唯一放不下的是自己辛辛苦苦掙下來的家業沒人繼承。

所以這也是他,一直以來催著蘇墨雪生男孩的原因,其實說白了就是把產業給了陳浩。

平時有蘇墨雪的聰明,還有陳浩的能幹,他們夫妻倆配合著,肯定能把蘇爺產業發揚光大,也虧待不了自己的小女兒。

作死後我成了病嬌的小祖宗 畢竟他這個小女兒,天生就愛闖禍喜歡自由,繼承了家業也得敗光。

可蘇菲菲對於這些,卻是一無所知……

「哎呀老爸!我對你那些家產才不敢興趣呢,你愛誰給誰反正我有老姐就行了!」

「都這麼大了,還給你老姐要錢花?」

「什麼要呀!是老姐主動給,再說了我自己畫畫也能掙錢啊,上個月姐夫那公司都給了我7位數的工資呢。」

「哦對了老爸,你看見這輛車沒有,這輛車總共才1500,可姐夫讓我買車的時候都給了整整兩千!」

「所以本小姐吧,不光不缺錢花還是個小富婆呢,誰稀罕你那點兒家產呀!」

蘇菲菲是一句接著一句。

可除了開頭那句,就沒有一個標點符號能說到點子上,陳浩是真的聽不下去了。

他蹭的推開車門走下來,「爸,屠田田得了白血病,需要你去醫院骨髓移植配型。」

好一會兒。

都過了好一會兒,蘇爺給二女兒抱著胳膊,微微仰頭看著站在自己跟前的女婿笑了。

「臭小子,現在知道下車了?」

「爸我不是不想見你,是怕你不答應,屠田田畢竟是你的侄女,我想讓你幫幫她。」

「嗯嗯嗯,對對對!」蘇菲菲慌忙點著頭,才總算意識到了自己過來找父親的初衷。

「老爸姐夫說的對,屠田田現在還不是太嚴重,就是需要合適的骨髓移植,我都已經在醫院抽過血了!」

「老姐剛生過孩子,還是做的手術剖腹產,院長伯伯說老姐不合適,現在就只有咱倆有機會救屠田田了。」

蘇菲菲心裡著急,嘴上說的更著急,根本都沒給蘇爺說話的機會。

「不行,我不同意。」蘇爺一開口,就直接來了個王炸。

「老爸您!您怎麼能見死不救啊,那有您這樣的老頭子,小心我跟老姐回頭不給你養老!」

「臭丫頭你……」

「蘇爺您消消氣!」司機慌忙湊到跟前,滿眼無奈的看蘇菲菲,「二小姐,您誤會蘇爺了。」

「蘇爺早就知道屠田田的事情了,現在正準確去醫院抽血給她配型,你看車都準備好了。」

司機簡單的幾句話,蘇菲菲就徹底沒有了聲音。

陳浩很清楚,蘇爺的司機不可能在這時候,說出這種離譜的謊話,於是頃刻間便意識到了點什麼。

「爸,您剛才說的不同意,是不同意小雪跟菲菲捐獻骨髓?」

「廢話!我就這麼倆寶貝女兒,捐獻骨髓這種事情當然得我老頭子來,反正黃土都埋脖子了。」

「哎呀爸您、您煽什麼情啊,捐獻骨髓不會對身體有影響的,趕緊去醫院抽血了!」

蘇菲菲連說帶著急的,硬是把蘇爺給塞到車上。

她這才突然淚崩了,給父親感動了。

「行了丫頭,我帶你去散散心。」陳浩牽上她小手,朝跑車跟前走了過來。 趙信隨著那殭屍臉的女子到了東皇柔的閨房,之所以說成是閨房因為這裡被她裝飾的實在太過於粉嫩了,就像是一個曖昧2的小姑娘一樣。粉色的楠木大床,房中吊棚上掛滿了各式各樣的粉色碎花和長帶,最顯著的是在房子中央有一個畫著清素男子畫像的屏風。 廢材逆天之鳳凰涅槃 這個男子看起來年歲不大,身形有些纖瘦,一身青色素衣,雙手無物,可是他卻有一雙攝人心魂的眼神。

「這男子是你什麼人?」趙信隨意的看了一眼,之後將目光轉向了東皇柔,面帶疑惑。

而東皇柔此時正站在房中的粉床上,一臉調謔的看著趙信,原本她的臉色還算是正常,但是當趙信說完話之後,立馬變得冷冽起來,似很反感趙信的問題。

「你的話也太多了……」東皇柔猛地站起身子,冷冷的說了一句,隨後轉過身走向了一旁的衣櫃似乎想要找些什麼。

…………趙信知道了自己可能是問了不該問的話,頓時啞口,自己和她的關係剛剛緩和一些,可不想因為這個事情而再出現什麼差池。

「還算是可以吧」趙信賠笑了一下,靜靜地等著東皇柔的動作,因為自己知道她肯定還有什麼事情。

不一會兒,東皇柔從柜子中拿出了一個方布包裹住的物體,至於是什麼東西自己並不清楚,看她將東西放在了桌子上,趙信不自覺地走了過去。這東西包裹的非常嚴密,整整有五六層,全都打開之後,裡面是一個有些泛黃牛皮質的捲軸,捲軸兩端各鑲有一顆晶瑩的寶石。擰開了綁在捲軸上的金蠶絲綁繩,東皇柔將捲軸攤開,上面一片空白,沒有任何的東西。正當趙信納悶東皇柔這是什麼意思的時候,東皇柔將捲軸放在了趙信的面前。

「將你的精氣滴在捲軸上」東皇柔的話很僵硬,似乎根本就不給趙信考慮的時間,口吻都是帶有命令似的,彷彿趙信已經成為她的僕人一樣。

「你要幹什麼?」趙信本能的後撤了一步,不過又一想自己好像沒有必要怕對方,應該是對方怕自己才對的,所以有走了回來,不過依舊是充滿了警惕。精血對於傳承者來說意義大過於天,如果要是動用自己的精血的話,就算是不危及生命也是一個極為嚴重的把柄,加上之前被東皇柔折騰的太慘了,趙信不得不警惕一些,以免陰溝裡翻船。

東皇柔見狀捂嘴偷樂,自己居然也能把這個傢伙給嚇住了,這可是之前的自己想都不敢想的,畢竟趙信的勇猛和無畏自己可都是見識過的,特別是趙信的智商極高。而自己現在居然只靠言語就將趙信給唬住了,自然是充滿了成就感。

「看你怕的樣子,我能怎麼樣你,現在給你一個機會你要不要?」東皇柔嘴角綻開笑容,自認為是極其和善的看著趙信,實則是讓趙信感覺更加的緊張了。

「不要……」趙信再次後撤,都說哭的女子難哄,但是笑得女人可以稱之為是恐怖了,忌憚的看了眼桌子上的捲軸,趙信忽然有種自己就要進入到東皇柔圈套中的感覺。

見趙信像是躲瘟神一樣的躲著自己,東皇柔便知道自己的「計劃」敗露了,也露出了原來的面孔「你今天是答應也的答應不答應也的答應……」,說完,東皇柔拿起了捲軸舉到了趙信面前。

趙信一陣苦笑「有必要這麼為難人嗎?看樣子咱們之間還是有點誤會,或者我明天再來找你商量吧」。東皇柔的突然變臉,讓趙信心中頓時咯噔一下子,自己太了解東皇柔了,如此強烈並且硬性的要求自己,要是說沒有事情絕對是騙人的。

「要走?今天來到這裡,難道我會那麼容易就放你回去嗎?如果你不答應的話,絕對是離不開這裡的……」既然都撕破臉了東皇柔也不打算給趙信好臉色看了,冷笑了一聲,頓時趙信感覺房外有一股特彆強的氣勢。這股氣勢是自己從來沒有遇到過的,趙信大膽的猜測了一下,對方應該是杖朝境界的傳承者,畢竟能夠給自己這麼大壓力的人,絕對不可能死古稀境界。隨後趙信將頭轉向了東皇柔,看著她那冷漠的眼神,知道自己今天是被她盯上了。

「那好,滴血就滴血,不過你總是要告訴我你要幹什麼吧?或者是讓我知道自己要幹什麼也行啊」趙信連帶苦色,現在自己已經是完全弄不明白東皇柔想的什麼了,這軟硬兼施讓趙信有些抹不著頭腦。

「這樣的話你就是答應了?」東皇柔得逞的笑了一下,轉聲問道。

趙信無奈的攤了攤手,將頭扭向了門外,說道:「你看我還有別的選擇嗎?難不成你有另一個選項?」。

東皇柔再次板起了臉「你想的美,只有這一個選擇,另一個就是你長埋於此」。

「沒有天理了……」趙信哀怨的嘆了口氣,無奈的搖著頭。

見趙信的情緒有些失落,東皇柔似乎有些心軟了,安慰了趙信一句「其實你也不要太緊張,我不會害你的,不然的話你也不會活到現在了」。

「當然……」趙信在心中暗暗的回了一句,這一點自己早都已經想到了,但是沒有想到東皇柔是在這裡等著自己呢,所以有些無語。

「其實我讓你來是想要讓你來輔佐我,當我東皇一族的軍師……」似乎知道已經到時間了,東皇柔也不再隱藏,直接將底牌給亮了出來。看著她無所謂的樣子,原本趙信真的以為沒有什麼大事情呢,可是全聽下來之後,頓時驚訝的張開了嘴巴。

「什……什麼?我沒有聽清楚,你是要讓我做你們東皇族的軍師?」趙信輕挪了一步,走到了將頭伸了過去。當看到東皇柔認真的點了點頭之後,趙信忽然覺得自己的世界觀要崩塌了,東皇族一族讓自己做軍師,這是什麼概念。軍師的重要性幾乎所有人都清楚,這一點從趙信創建了兩個勢力就可以看出,雖然勢力和族氏的軍師有些區別,不過他們之間的身份並沒有任何的分別的,也就是說東皇柔這是讓自己這個外姓人來掌管東皇一族。 「姐夫!你是把我當孩子吧?」

蘇菲菲端坐在副駕駛上,見陳浩把車停在的路邊,頓時就給無奈的扭頭朝他看了過來。

「怎麼了,你本來就是孩子,趕緊下車。」

「下、下什麼車!」蘇菲菲猛的坐直身子,就給氣的在副駕駛上直跺腳,「姐夫你騙人你,都說好要帶我去散心的!」

「你再看看這是什麼地方,這是咱家的房子,那有回家來散心的嘛!」

蘇菲菲說著說著就生氣了。

陳浩聽著聽著卻笑了,蹭的推開車門探頭看她道,「等你將來結了婚,就知道家才是最讓人能安心的地方。」

「我都好兩天沒見孩子了,你要不想回家就再坐回兒,我先回家看我女兒去嘍!」

陳浩嘿嘿一笑,轉身跑向了家門口。

這時。

蘇菲菲一個人,孤零零的坐在路邊的這副駕駛上,絲毫都不過腦子的推開車門……

「哼老流氓!什麼兩天沒見孩子,分明就是饞我老姐身子了!」

她連嘟嘴帶撒瘋的,一股腦跑進家門,果然客廳空蕩蕩只有自己一個人。

哦不對,客廳電視是開著的,而且還放著老姐經常看的美容健身視頻,蘇菲菲就知道自己老姐肯定是……

才剛剛,給陳浩從客廳弄到卧室去,去做那種大人都喜歡做的事情!

「哼!看本小姐怎麼打擾你們!」

蘇菲菲輕聲嘟囔著,拿手捂上嘴巴咯咯一笑,就躡手捏腳的跟個小偷一樣爬著樓梯。

她爬著爬著,就站在了老姐卧室門口,死死拿手捂著自己嘴巴,咕嚕著兩個水汪汪的大眼睛一個探身。

把耳朵貼在老姐卧室房門上,然後就聽到了陳浩的聲音……

「小雪老婆,想我沒有!」

「小雪老婆?老公,你還有別的老婆?」

「哎別打岔,快說這兩天有沒有想我!」

「老公是你別打岔好不好,先告訴我你有幾個老婆。」

「我想有一個。」

「那實際上呢,有好多個嗎?」

「嗯差不多30個吧,有時候是31個,不過有時候是29個,還有28個的時候。」

「老公你……呵呵笨蛋,你說的老婆還是一個月的天數啊!」

「小雪你在我眼裡,每天都是嶄新的!」

陳浩的聲音很輕,還有點發顫,好像在著急做點什麼似的。

蘇墨雪的聲音很甜,還很溫柔,幾乎都是在跟撒嬌一個樣!

蘇菲菲偷偷的站在門口,把他倆的對話聽在耳朵里,腦子裡卻忍不住的都是畫面。

她想象著自己姐夫,正用一種特流氓的姿勢「控制」著老姐,倆人隨時都要有再生一個孩子的衝動……

「啊!老公呵呵傻瓜,快點放開了不行!」

「不行了!我再不進去就不能進去了!」說這話的是蘇菲菲,並不是陳浩。

於是接下來。

她都不帶過腦子的,蹭的拿小手推開卧室房門,正準備拿手捂眼睛佯裝吃驚叫喊呢。

結果頃刻間。

映入她眼帘的畫面,蘇菲菲都不用佯裝,就給傻傻的楞在原地好半天才反應過來……

「死丫頭!你怎麼突然闖進來了,都不知道敲門啊。」

「啊?哦老姐不是,你跟姐夫這是在幹嘛呢?」

「要不放下你小外甥,讓我哄哄你?」陳浩在懷裡抱著兒子,拿眼睛看著蘇菲菲就笑了。

也瞬間明白了,知道蘇菲菲剛才一直在門外偷聽,特別慶幸自己和蘇墨雪什麼都沒做。

只是一人抱著一個孩子,站在床邊一邊哄孩子,一邊閑聊天。

因為。

他之前才剛回到家,看見蘇墨雪在客廳看電視,還真就想著做點什麼。

誰知道話還沒出口,倆孩子卻在樓上哭鬧起來,所以就跟蘇墨雪來到卧室,一人抱著一個孩子哄了起來。

完全沒想到,蘇菲菲這個傻丫頭,竟然會以為自己和她老姐做那種事情。

「菲菲,你傻了?」陳浩見不她不出聲,又一次笑了。

「沒、沒有……姐夫你才傻呢,兩天不回家見到老姐就知道哄孩子,也不知道哄哄我老姐!」

「我幸虧沒哄,要不然全給你看去了!」

「姐夫你……不理你了,老姐我餓了,快給我做飯去。」蘇菲菲惱羞成怒,就隨便找了這麼一個借口。

這時。

蘇墨雪在懷裡抱著女兒,穿一件淺粉色弔帶睡裙,長長的頭髮挽在腦袋上,居家的著裝中又透著一種難以形容的氣質。

這種氣質怎麼說呢,反正就是給男人偷看一眼,就忍不住咽口水的那種。

特別的有女人味兒!

「菲菲,幫姐姐看看現在幾點了。」蘇墨雪抱著女兒,也沒說不給妹妹做飯。

「哦我看看。」蘇菲菲也沒多想,掏出手機看了眼,「老姐現在是中午10點23分。」

「才半中午,你就餓了?」

蘇墨雪這話一出口。

頃刻間,蘇菲菲輕啊的聲,才恍然意識到自己中了老姐的圈套。

或者換種說法,就是老姐從一開始就已經看了出來,自己根本不是餓只是隨口說的。

「哦對了老姐,你那個堂妹得了白血病!」

「死丫頭胡說什麼你,你要再敢胡說八道,信不信姐姐真打你了。」

「啊姐夫救命!」蘇菲菲見姐姐揚起胳膊,她人已經藏到了陳浩身子後面。

「老姐我沒騙你,不信問你自己老公嘛,屠田田真的得了白血病,現在正在醫院躺著呢,哦對了咱爸都去抽血配型骨髓了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