韋步平說道:「20多年前,法國工程師維爾姆在試驗中發現了一個配方,用鋁、鐵等幾種金屬,按一定的比例製成的產品,比鐵輕,比鋁堅硬,後來交由杜拉金屬公司製造,這就是杜拉鋁!」

「對!這就是世界第一種鋁合金。鋁合金製造技術一直為法國杜拉金屬公司所把持,後來米國也有,沒想到我們也製造出來了!這是一個載入國家史冊的大事!」

薛思漳也很激動!

「韋專員,崖州府衙的電話,唐專員說有幾十名洋人,指名道姓要見你!」一名值班人員走了過來。

「幾十名洋人要見我?」韋步平心想,我哪認識有幾十名洋人?

韋步平接了電話,唐紹儀告訴他,確實有幾十名洋人來到崖州府衙,說是來談生意的。

韋步平說,那我馬上回去!

……

韋步平急忙趕回崖州府衙,看到大堂內確實有幾十名洋人,但是一個都不認識!

「你就是韋步平?崖州行政副專員?瓊崖糖業公司的副董事長?」

一名滿頭白髮的洋人問韋步平。

韋步平點點頭。

「太好了,我們終於找到你了!」

那白髮洋人說道:「我來介紹一下,這是匹茲堡鋼鐵公司執行董事梅隆先生!」

「這位是檀香山鐵工廠總經理奧斯丁先生。」

「這位是捷克斯可達公司董事洛里先生」

……

一番介紹,又加上互相寒暄幾名,這麼下來用了半個小時,全是大公司有頭有臉的人物!

介紹完畢,匹茲堡鋼鐵公司執行董事梅隆說道:「我不得不提醒你一下,你們的商業競爭對手,正在千方百計的阻撓你們!」

韋步平瞪大了眼睛說:「此話從何說起?」

「有人在你們的標書上動了手腳,我們按照你們標書上註明的地址,去找聯繫人,結果發現是個冒牌貨!

而且你們的大使館,好像也在誤導我們,所以我們乾脆從米國過來,跟你面談。」

在場的唐紹儀、韋步平、凌聲教、龐維仁、龍觀水、馮雲開、梁滿金、黎正明等人面面相覷:原來是這樣!我還以為洋人對我們的甘蔗項目不感興趣呢!

「感謝你們遠涉重洋來到這裡!標書里已經說得很明白,我們需要採購6個工廠的設備,現在擴充到8個工廠!既然你們來了,是不是先休息一下?」

「我們要求馬上競標、開標!」 軍婚之這個殺手無節操 梅隆先生說道。

「你們的意見呢?」韋步平目視其他人。

「我們在路上想過了!馬上競標、開標!」

「那好,把你們準備好的標書呈上來!」

標書全呈上來之後,韋步平揮揮手,幾名工作員工過來,翦開牛皮紙袋,把標書拿出來,逐一登記各標書的內容,然後呈給韋步平。

韋步平看了看內容,在上面畫了幾個圈,然後交給唐紹儀。

唐紹儀看了一眼,點點頭。

韋步平說道:「匹茲堡鋼鐵公司願意提供全套榨糖生產設備,白糖生產設備,甘蔗渣釀造朗姆酒生產設備!且派人培訓工人!感謝其他公司捧場!」

檀香山鐵工廠總經理奧斯丁、捷克斯可達公司董事洛里等人面面相覷。

洛里說道:「你們缺少資金嗎?我們可以為你們提供貸款,利息十分優惠!」

奧斯丁說道:也說道:「只要採用我們的設備,我們同樣可以採取分期付款的形式合作!」

五湖史密斯鋼鐵公司董事說道:「我們也可以採取分期付款的形式合作!甚至我們可以不要利息!」

「這……」

唐紹儀、韋步平、凌聲教、龐維仁、龍觀水、馮雲開、梁滿金、黎正明等人面面相覷:這也行?這些洋鬼子是怎樣了?這麼好說話!

只有韋步平知道,這是1929年經濟危機帶來的餘波,到現在還沒有消除影響,這些工廠面臨著開工不足、甚至要停工的處境,急須向外擴大銷售。

匹茲堡鋼鐵公司執行董事梅隆先生急了,擔心煮熟悉的鴨子飛了:「我們之前的標書作廢!我們同樣可以採取分期付款的形式合作!」

梅隆的話引來其它鋼鐵廠的噓聲!眾人競相降價,最後差不多是白菜價了!幾乎是零利率貸款!

最後大家都靜下來,眼睛看著韋步平,由他最後拍板!

「感謝大家的到來,來者都是客人,我們中G人是熱情好客之人,合作共贏是我們的目標,瓊崖糖業總公司選擇與匹茲堡鋼鐵公司合作!」

檀香山鐵工廠、捷克斯可達公司、五湖史密斯鋼鐵公司等人一臉失望!

「大家不要灰心,雖然你們沒有跟我們合作,但是我國還有地方需要你們的設備……」 「也許我們的省政府需要你們的設備!」韋步平說道。

「哦!但是我們不知道聯繫誰!」檀香山鐵工廠總經理奧斯丁雙手一攤,一副無可奈何的樣子!

「我來為你們聯繫!」韋步平說道。

「謝謝!非常感謝!」

坐在韋步平旁邊的唐紹儀說道:「你這是幹什麼?」

「大家都是粵東人,拉他們一把唄!」

「他們強大了會不會打過來!」感恩縣縣長龐維仁小聲說道。

「放心!粵東人不打粵打人!如果他真的下令攻打瓊崖,我會派飛機炸了他的府邸!」韋步平微笑中透著殺氣!

眾人不由得默然:這幾天有幾架大飛機在天空上飛來飛去,原來有這樣的作用!

韋步平寫了電報,交給站在旁邊的崖州府衙辦公室秘書:「發給粵東第一集團軍總司令陳濟棠。」

「是!」

……

與此同時。

廣州市中山路梅花村,陳濟棠公館。

陳濟棠埋首於一大堆資料當中,正在搜尋資料,不時記下要點,補充到桌面正中間一份文件里。

這份文件的題目赫然寫著《粵東三年施政計劃》,厚厚的一大疊,有40萬餘字!

強愛蜜寵:傲嬌老公,請矜持 《粵東三年施政計劃》是對粵東未來的總體規劃,包括鄉村、城市、政治、經濟、教育、交通建設等內容的經濟和社會發展大綱。

陳濟棠在《粵東三年施政計劃》中明確規定:三年計劃系以經濟為重心;其次強調教育是立國之本,是永久的事業。

《三年施政計劃》寫道:今日的教育問題,是我中華民族的生死問題。物質建設,精神建設,須均衡發展,不宜偏重物質建設。

擬大力開辦職業學校,師範學校和成人教育。

擴建中山大學、嶺南大學、廣東陸軍軍醫大學、廣東國醫學院、省立專科學校等10餘所高等學府。

在工業方面,計劃建設鋼鐵廠、火力電廠、自來水廠、造紙廠等基礎工業

加大投資粵東兵器製造廠,擴建洋務運動時創辦的石井兵器廠。

在廣州市區以南新開闢紡織工業區;在西村開辦工業區,擬建水泥廠、肥料廠、硫酸廠等等工廠。

對廣州內街進行整治,擬計劃擴展街道1356條,新建馬路24條。

新建一批旅館、茶樓、酒店、戲院,小商小販擺攤設檔。

……

陳濟棠的學歷並不高,其出身於一個亦耕亦讀之家,父親陳謙受是清末秀才,在鄉間開設私塾教書多年。

陳濟棠並沒有如父親之願考上大學堂當個國士,讀書讀著讀著,轉到粵東陸軍小學去,然後又跑去陸軍速成學校步兵科讀書,出來后順理成章當了軍官。

之後一發不可收拾,陳濟棠的官越做越大,

1929年,蔣桂戰爭,陳濟棠支持蔣介石,得到老蔣賞識,升任第4軍軍長兼廣東綏靖委員,駐紮廣州。

1931年,孫科、汪精衛等人在廣州另立國民政府,九一八事變后,廣州國民政府取消,陳濟棠與孫科、汪精衛等人起了紛爭。

愛情早班機 陳濟棠認為孫科、汪精衛之流就是白面書生,整天大言鑿鑿熱愛國家建設國家,僅是動嘴皮沒有半分實際性的行動!

步步驚婚:前夫住隔壁 雙方隔閡、隙縫頓生!

陳濟棠是有抱負的!身為粵東人,就得建設粵東!

想建設粵東,得把孫科、汪精衛之流趕走,得掌握粵東省黨政軍大權,於是陳濟棠展開了一系列行動,除了瓊崖被香山那姓韋的佔領之後,一切都算順利!

這幾年粵東奉行對正經的工商業徵收薄稅,對黃、賭、毒等從重稅,積蓄了一點錢,但是離建設大粵東資金缺口巨大!

前段時間建設廳農林局局長、兼嶺南大學農學院教授、院長馮銳遞交了一份《復興廣東糖業三年計劃》,陳濟棠認為非常好!

但是《復興廣東糖業三年計劃》里說:在市頭、新造、順德、東莞、惠陽、揭陽建設六家糖廠,總日榨蔗能力7000噸,預算投資近2000萬元。

這投資近2000萬元嚇了陳濟棠一跳:丟那馬!賣了我,我也不值這麼多錢!

建設中山紀念堂、中山圖書館、市政府合署工程、愛群大廈、海珠橋、河北大型發電廠、鋼鐵廠等等,都要投資,這些錢還沒有著落呢!

……

「報告總司令!崖州行政公署發來的電報!」

「崖州行政公署的電報?他們發報過來想幹什麼?」陳濟棠抬起頭,一臉驚訝。

通訊員把電報交到陳濟棠手裡,就立正敬禮回頭走了。

陳濟棠看了一眼電報內容,臉上遲疑不定。

「秀英,通知大哥、五哥過來,就說有事相商。」

「好咧!」陳濟棠的正妻莫秀英高聲應道。

陳濟棠所說的大哥,是他的親哥陳濟華,五哥名陳濟湘(又名陳維周)。

大哥陳濟華對陳濟棠影響極大,很多事情陳濟棠聽大哥的。

陳濟華小時候因長天花跛了一條腿,陳謙受夫婦想著自家大兒子身有殘疾,恐怕謀生艱難!

左想右想,想出一個點子:把大兒子送到風水算命師那裡去拜師學藝!這樣以後也有生活來源,至少可以糊口。

誰知道陳濟棠這位大哥聰明伶俐,不但學會了算命卜卦,學業也有成就,居然中了秀才,於是一邊算命,一邊繼續父業——開私塾從教!

相比大哥陳濟華,陳濟棠智商遠遠不及!但陳濟棠有一個優點,善於聽取哥哥的話。

五哥陳濟湘也不差,一直是陳濟棠的左膀右臂,一般有什麼重大的事情,陳濟棠叫上兩個哥哥商量一番,再跟手下商量。

陳濟華和陳濟湘就住在陳濟棠公館附近。

三兄弟會面,很快得出結論。

「看來這位小老鄉幫我們搞定了糖廠的事情!」

「是啊!糖廠的事情我們還在商議,他那邊就落實了!」

「他幫我們是不是吃了回扣?」

「就算是吃了回扣又怎麼樣?按他電報裡面所說,我們基本不用投什麼錢,白得了幾間糖廠,外國佬又是貸款給我們,又是造機器給我們!」

「那我們怎麼回應小老鄉?」

「這還用說嗎?馬上回電給他們,邀請他們到廣州來談!」

「好!」

…… 向崖州行政公署發出邀請電報之後,陳濟棠有點激動:如果建成6間糖廠,那麼不知道有多少工人、蔗農過上好日子!

「走!我們去迎賓大酒店等候他們!」

陳濟華哈哈大笑道:「哪有那麼快?他們從崖州過來,至少要二天時間!」

「咳咳!我忘記了他們還在崖州,這船太慢了!」陳濟棠一拍大腿,哈哈大笑!

「開通航班就好了!」陳濟湘說道。

「是的!也只有飛機飛得最快!」

陳濟華、陳濟棠、陳濟湘正在談論間,通訊員出現在門口。

「報告,崖州急電!」

「拿來給我看看!」

陳濟華把電報拿在手裡,眼睛突然瞪大了!

「電報上說他們將乘坐飛機過來,需要我們指定降落機場!」

「不是有幾十人嗎?怎麼有那麼多飛機?」陳濟棠也遲疑不定。

陳濟湘看了電報說道:「打電話給天河機場,叫他們把機場騰空!準備好引導飛機降落!我想看看瓊崖有什麼飛機!」

「是!」

……

與此同時。

崖州府衙大堂。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