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怒趕緊拍了拍翅膀,打算再飛高一點。

正在這時,下方忽然飛來一道火紅色的光柱,直直擊中了他的翅膀。

「卧槽!」

雷怒一痛,他的一邊翅膀已然變得血肉模糊,連煽動起來都費勁了。於是,他再也無法平衡得飛在空中,轟然掉落下來。

這道火紅色的光柱。

來自可兒。

可兒,動手了。

……

「他還有手段?」

後面的問天學宮幾個人再次大吃一驚。

隨後他們就看見了現身而出的可兒。

童童樣貌雖然精緻可愛,但那只是一個小蘿莉。

但是,可兒可不一樣。外表十幾歲的可兒已然是少女的模樣,在成為變異喪屍之後,變得更加得妖艷動人。而且現在的可兒已經是五階喪屍了,比那時候更加美艷不少。

她臉上面無表情,顯得清清冷冷,但也就是這種不言不語,高傲逼人的模樣,讓她的氣質更加耀眼。

這種宛若九天神女一般,只可遠觀不可褻玩的樣子,往往最能撩撥心弦。

於是,問天學宮的幾名學生直接看呆了。

劉江閣反應算是快的,他回過神后,連忙扯了扯身邊兩個人。他心裡明白的很,這種樣貌的女人可不是他們能夠肖想了,更有可能的是,眼前的女子跟前輩關係匪淺,是前輩的女人也說不準,這樣子盯著前輩的女人看可是相當不禮貌的!

而另一邊的兩名女學生就沒那麼多顧慮了,只是她們看著可兒,有些自慚形穢。

因為可兒實在太過漂亮了,就像九天之上的明月,而她們不過是地上的螢火蟲。

……

地面之上,雷怒掉了下來。

他不甘心又扇了扇翅膀,但是毫無卵用。

「我日昍晶!」

雷怒只得把翅膀收了起來,然後抬起頭來看見了前面站著的可兒。

「天下居然會有這等的女人!」

這一剎那,哪怕雷怒心裡清楚可兒是他的敵人,也能夠猜測到剛剛他翅膀上的傷也是可兒造成的,但是他確實控制不住自己被可兒深深吸引了,而且他十分確信,自己想要可兒成為他的女人。

不過,這個想法註定是痴人說夢!

可兒面色清冷,左手之中握著的法杖再次徐徐亮起了紅色光芒,她的右手也微微抬了起來,五指連彈,瞬間飛出一道又一道的火焰光刃來。

戰鬥開始了。

她的荊棘法杖好像一個能源供應器,只是為了給她右手的光刃蓄能,使得光刃能夠飛快形成然後被她扔出來。

雷怒擁有著雷電系異能,他的速度也是很快,借用雷電來增加自己的移速。他飛快得躲避著可兒的火焰光刃,但是這光刃卻源源不斷,不僅如此,還愈發密集,讓他簡直是苦不堪言。

「怎麼這麼多能量啊!」

雷怒很是不理解。

按理來講,異能可是需要積攢很久的,積攢能量越久,發動攻擊的時候就越強大。

就像是他之前在天空上俯衝而下,對著江龍飛過來的那次,就消耗了他積攢了很久的雷電能量,雖然說連江龍的汗毛都沒弄掉一根。

雷怒心思轉了又轉。

但可兒可不管他怎麼想的,手中的火焰光刃一個勁往他身上丟,讓雷怒看起來像是一隻馬戲團的猴子,上躥下跳,很是滑稽。

終於,讓雷怒找到了個機會,對著可兒狠狠回了一擊。

「任憑你長得好看,你就能夠對老子動手動腳了嗎?別怪老子心狠手辣,是你先招惹老子的,休怪老子辣手摧花!」 劉國良面有不虞。

這些年,他背地裏的確做了很多見不得光的事情。

可明面上,他是松陽醫院的主治醫生,又是副主任。

哪怕是君家的掌權人君懷,也因為君曉峰,處處捧着他。

這個小丫頭不過是才回到君家的人罷了,怎麼敢對他這麼說話!

「二小姐,請您適可而止。」劉國良不悅冷哼。

葉瓷面上掛着清淺笑意,不緩不急地說:

「劉國良畢業於R國成田大學醫學系博士,也是華京大學醫學系跟生物系博士。後來進入了華京第三醫院實習,實習期滿正式入職第三醫院。」

「同年因為騷擾女病人被舉報,但你做的很隱蔽,根本沒有確鑿的證據。」

「且在旁人看來,你是極有前途的年輕醫生,又怎麼可能放棄前途,去騷擾一個女病人。所以幾乎所有人都當你是被冤枉的。」

「三個月後,你侵犯了一位女病人。但她膽子小,受了你的恫嚇,只能選擇息事寧人。」

「而後,你的膽子越發大。不僅會脅迫女病人,還暗中收取財物……你本來以為這件事情沒人會發現,不想有個病人家屬因為給不出你要的錢,孩子死在了你的手裏。」

「他暗中調查你的事情,還真找出了不少證據,並將你舉報給了第三醫院的院長。但那院長害怕影響醫院名聲,又拿了你的好處,只是把你開除。這個時候,你遇上了李順遇,成功進入了松陽醫院。」

聽到葉瓷把陳年舊事都抖了出來,劉國良腦子裏緊繃的那根弦一下子就斷了開。

他的第一反應便是對着在場的媒體否認:

「你們不要聽她胡說,她只是記恨我說了實話。」

「你難道不該想想,我是怎麼知道這些事情的?」葉瓷淡然開口。

劉國良卻一下子安靜了下來,驚愕地瞪着她。

對啊,這些事情除了他,也只有第三醫院的院長,還有那個舉報他的人知道。

第三醫院的院長不可能會自毀前程。

所以能告訴葉瓷這些事的,只有那個舉報了她的人。

可是那個人,他不是早就處理掉了嗎。

葉瓷面不改色道:

「告訴我這些事情的,就是你腦子裏想的那個人。當年你害死了他的孩子跟妻子,還差點害死了他。」

「如今他總算是從地獄里爬出來,找你算賬了。」

小姑娘渾身冷肅之意大作。

她那清冷眼眸里的冰霜寒意朝着劉國良傾軋而去。

嚇得他一下子跪在了地上,無助地捂著頭,卻仍舊是硬著頭皮說:

「我沒有害死過人,你在胡說八道。」

葉瓷面無表情道:

「有沒有,警察會調查清楚的。你放心,你做過的事情,一件都不會漏掉的。」

眾人皆被這反轉的局面鎮住了。

這……就是傳說中的驚天大瓜?

劉國良仍舊有恃無恐,冷笑着說:

「二小姐是君家的人,你要收拾我,我哪裏有反抗的餘地。」

所以他才想要拿到更多的錢,成為人上人。

否則就連個小姑娘都敢在他面前放肆。

憑什麼,難道就因為她的出生好嗎?

「是不是覺得沒人能破解得了你的電腦?」葉瓷冷冽開口,挑眉道:

「你電腦里的東西,警察局裏的人都已經看過了。等你進去,也可以請他們會清楚明白地告訴你,你到底犯了什麼罪的。」

「不過估計是出不來了。」

「胡說,你胡說!」劉國良驚怒咆哮。

葉瓷眉心微蹙,剛要說話,便見張明帶着警察走了進來。

他直接拿出了逮捕令,對着劉國良跟李順遇說:

「劉國良,李順遇……我們現在懷疑你們與一樁案子有關,麻煩跟我們走一趟吧。」

他朝着身邊的警察使了個眼色,便有人拿出手銬將兩人銬住。

君歡顧不得李順遇,連忙忍痛用絲巾擋住臉,並思慮對策。

葉瓷只是冷冷掃了她一眼,便狐疑地打量起了張明,壓低了聲音問:

「這種案子,張叔叔也管?」

他現在不是在查那R組織的事情嗎。

上次去西南省,差點就把人抓到了,他還挺後悔,動作不夠快的。

怎麼今天忽然管起這種家族爭鬥的事情來了。

張明驚嘆她的敏銳,只好悄聲道:

「你是不是破解了他的電腦後,就沒仔細看過裏面的東西?」

廢話。

他電腦里儘是些不雅觀的照片跟視頻。

她怕看了長針眼。

葉瓷意味深長地盯着張明,直盯得他頭皮發麻。

他才言簡意賅道:

「我們在他電腦里發現了一些東西,或許跟R組織有關,所以我便親自來了。」

。 爺爺恭恭敬敬地說:「我……我這就帶小花回我們村去,從此以後再也不問世事!就算……就算小花的臉以後爛掉,我們……我們也不再殺人了!」

韓筱夜眼中露出一絲憐憫,緩緩地說:「至於小花的臉,也許我們會有辦法治療!」

韓筱夜看向瑪麗娜。

瑪麗娜觸到韓筱夜的眼光,立即轉過頭去。

韓筱夜還想說些什麼,瑪麗娜卻小聲嘀咕著:「小花,你過來吧!我幫你看看!但是我不能保證一定能治的好呦!」

孫女聽見瑪麗娜的話,眼中露出一絲期望,急急忙忙地站了起來,踉踉蹌蹌地走到瑪麗娜身邊。

韓筱夜看着瑪麗娜,眼中露出一絲欣慰。

瑪麗娜給孫女診斷是時間出乎意料的長。

眾人都在焦急地等待着。

尤其是爺爺。

韓筱夜趁這間隙和爺爺一聊,這才知道爺爺叫沐子陽,孫女叫沐小花。兩人原先是茉特山脈一個偏僻的村莊里原住民,沐小花在出生以後,父母就雙雙因病去世。沐小花只得跟着沐子陽相依為命。沐子陽沒有什麼謀生的本領,年輕的時候曾經拜師學藝,學了一身好刀法,於是也把刀法教給了沐小花。爺爺和孫女兩個人便結伴以賣藝為生。沐小花從小缺失父母的愛,沐子陽便竭盡全力,既當爸又當媽,極力滿足沐小花的一切要求。兩人的生活一直還過的去,直到沐小花生了怪病,臉不停地被腐蝕,兩人便依了江湖郎中的藥方,開始殺人取臉,走上了殺人害命的歧途。

韓筱夜聽了沐子陽的敘述,陷入了沉默。

她也有一刻懷疑自己,是不是善良到了沒有底線,寬容了自己不該寬容的人。

這樣的疑問一直在她的腦海里打轉。

直到很久以後,她也沒用得到答案。

終於,瑪麗娜在一番仔細查看和苦思冥想之後,謹慎地開了口:「小花的臉,可能是受到某種細菌的侵襲,才會被逐漸侵蝕!至於,究竟是什麼樣的細菌,一時之間我也無法斷定!」

路遙拿出電腦,坐到瑪麗娜身邊,一絲不苟地說:「你把小花臉上的細菌的詳細情況告訴我,我可以幫你分析查找,說不定能夠找到是哪一種細菌!」

瑪麗娜知道路遙雖然不懂得醫術,但是對於數據的查找和分析是再拿手不過了。於是點點頭,坐到路遙身邊,兩個人專心致志地查找起數據。

里約雖然聽不懂路遙和瑪麗娜的對話,也坐了下來,幫兩個人一起分析。

韓星辰從背包里取出水,分發給大家。

傑克站在一邊,眼光卻始終不離沐子陽和沐小花,那不信任的眼光,彷彿在說,別以為韓筱夜放過你們了就代表我也放過了你們!

沐小花看到傑克的眼光,有些畏懼地向韓筱夜靠了靠,吐了吐舌頭說:「他們……都是你的同伴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