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天靠在哪裏,這或許是唯一的辦法,但是讓一個渾身無力的人怎麼興奮呢。

突然,貓貓的小臉讓雲天心中一愣,隨機他想到了一個方法。

“雲天!雲天!”

還不等紅龍接口,電話那頭竟然被掛斷了,整個大廳頓時都愣住了。

誰都不清楚雲天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貓貓,快幫我興奮起來!”

掛斷了電話,雲天對着貓貓喊道,想要興奮起來,他有一個辦法,那就是貓貓。

“怎麼做?”

一直站在車旁的貓貓,不解的問道雲天,此時他還冷汗直流,怎麼突然要興奮起來。

“就按照昨晚的做,上車!”

雲天的話,讓貓貓立刻明白了過來,臉色一紅的她真沒想到這種時候還要做這種事情。

但這或許是真的可以幫助雲天,貓貓也不猶豫,反正兩個人也不是第一次了。

撩開晚禮服,貓貓雖然生澀,卻還是很快的進入了狀態,隨着車輛不斷的搖晃下,雲天感覺到那緩慢的心跳開始加速。

安靜的停車場裏,激烈的興奮之旅就此展開,壓在雲天身上的貓貓,不斷努力着。

別樣的刺激下,雲天的各項數值正在快速提高着,不過不在這邊的紅龍他們卻一頭霧水。

“雲天這傢伙到底是怎麼做到的!”

史炎無法理解,這突然開始快速跳動的心跳是怎麼做到的。

竟然可以把自己身體內的器官都控制成這樣,這個傢伙比天龍他們都更加的變態。

“他總是那麼神奇!”

紅龍對於雲天會控制心臟跳動卻不怎麼稀奇,在他的印象裏,這個傢伙無所不能。

沒有人知道他到底怎麼做的,但是隨着心臟的恢復,雲天已經摟緊了香汗淋漓的貓貓。

“辛苦你了,我好像沒事了!”

雲天嘴角帶着壞笑,沒有人會想到,他竟然用這種方法解毒,但不管怎麼說,他已經恢復了。 推門而入,雲天直接走到了牌桌前,外套脫掉之後,就連襯衫都被汗水浸溼。

這是被汗水浸溼的衣衫,足以證明剛纔的他虛脫成什麼模樣。

不過他的臉色卻不白,因爲身上那被汗水浸溼的白襯衫裏,還有屬於貓貓的香汗。

此時的貓貓,還倒在那跑車之中疲憊不堪,一想到這個情景,雲天的嘴角就帶着壞笑。

這個小丫頭剛纔的表現果然是讓人血脈膨脹,別說中毒了,就算是死人都能弄活了。

拉開椅子,雲天一臉微笑的看着坐在對面的老狐狸八面佛。

這個傢伙差一點讓他一命嗚呼,但是現在卻好似沒事人一樣。

“這是去游泳冷靜了嗎?”

八面佛一臉微笑的看着雲天,臉上沒有絲毫驚訝的神色。

“差不多吧,畢竟要贏下這麼多錢,太年輕,過於興奮!”

雲天解開了口子,露出那結實的胸膛,又將手臂上的衣袖挽了一下。

“年輕人確實太年輕了,很可惜,距離結束還有半個小時,而我手裏的籌碼,恐怕你是沒機會贏走的了。”

八面佛一臉笑意,雲天中毒的這段時間裏,他可是風生水起,到現在牌桌上除了雲天也只剩下兩個人了。

至於其他人的籌碼,幾乎都被八面佛一個人獨吞。

從八千萬直接變成坐擁兩億六千萬籌碼,比雲天多的不是一點半點。

距離結束只剩下半個小時了,雖然底注已經提高到三百萬,但對於兩億來說,卻實在太小了。

反觀雲天,雖然剛纔他略遜一籌的握着一億籌碼,但是現在,他還是原封不動。

半個小時,最多也就能再來十局,即便是八面佛把把棄牌,最多也就三千萬而已。

到時候兩億三千萬對一億三千萬,雲天還是必輸無疑。

“作爲老手,你不可能這麼縮頭吧!”

雲天看着八面佛,這傢伙說的沒錯,如果他真的這麼做,絕對贏定了。

“這不是縮不縮頭的問題,要學會使用規則!”

八面佛一臉的微笑,上一次交手,他已經看出來,自己在賭技上比不過雲天。

所以他沒有必要用自己的生命冒險,接下來半個小時,他只要拖延就好了。

“果然江還是老的辣,看起來這一次是十拿九穩了?”

雲天看着八面佛,這個傢伙真是可惡,兩次使用卑鄙的方法暗算自己,這筆帳他不可能就這麼算了。

“當然了,這六千萬就當是你的學費吧!”

八面佛笑着,將發到自己面前的牌扔給了荷官,他要放棄,活活耗死雲天。

看着那臺子上的籌碼,雲天不由得捏緊了拳頭,雙眼死死的盯着眼前這老狐狸。

這個傢伙果然心機很重,這一次真是麻煩了。

“有的時候做人不要太過自信!”

雲天咬着牙,如果牌桌上輸了,他一定會使用武力,雖然這四周都是持槍的守衛,但是他必須完成自己的使命。

唯一擔心的,就是外邊還在等待自己凱旋的貓貓,可這一次,她恐怕要失望了。

“自信是一件好事,只有絕對的王者,還有自信的資本!”

八面佛舒服的靠在椅子上,兩億多的籌碼足夠他自己揮霍了。

“別忘記,還有我在呢,我全上了!”

可就在老狐狸八面佛暗自得意的時候,突然他的下家牌客直接將自己所有的籌碼都推了進來。

“你這是什麼意思?”

八面佛一愣,一臉疑惑的看着自己的下家,他爲什麼要在這種時候把自己五千萬的籌碼推進來。

“反正我也沒有機會贏你,倒不如送給他,我喜歡刺激,既然輸定了,爲什麼不看看你們的對決呢。”

那黑人一臉得意,直接將自己的底牌翻了出來,一張小三和小八,還是不同色的。

很明顯,這樣的底牌基本上是不可能贏得,他就是明顯要輸給雲天。

“哈哈哈,說的沒錯,我也送你一程!”

黑人的話,讓他的下家,也就是雲天的上家哈哈一笑,直接將手裏的六千萬也推了出來。

兩個人加起來一億一千萬,再加上雲天的一個億,雲天扶搖直上。

“你們這樣做,有意思嗎?”

兩個人的背叛,讓八面佛臉色一緊,不管怎麼說,他們也都有過合作。

即便不是朋友,最起碼也算是熟悉,沒想到現在他們竟然落井下石。

“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這是中國的古語,記住了!”

雲天一臉微笑,直接把籌碼推了出去,同時掀開自己的底牌,手持一對的他,終於有機會了。

“那有什麼,我還是比你多!”

看着荷官不斷的發牌,最終雲天順利的贏回了兩億一千萬,八面佛臉色鐵青的看着雲天。

“是啊,所以從現在開始,我和你賭運氣!”

雲天直接把所有籌碼推到了桌子上,一臉冷笑的看着八面佛。

賭博賭博,有賭就要博,現在他不需要看牌,更不需要看對方的臉色,他就和八面佛賭運氣。

“不跟!”

八面佛此時臉色鐵青的看着那牌桌上的籌碼,他再一次把手中的底牌丟棄。

他要一直棄牌,雲天這邊可就一直贏錢,而兩個人的距離,立刻一點點的拉短。

一把、兩把、三把、四把……

直到八次的時候,八面佛終於忍不住了。

距離結束還有十分鐘,而自己的棄牌,加速了結束的時間。

這十分鐘裏,恐怕最少也可以進行五次,而前七次他就已經輸出去兩千一百萬了。

現在他手上只剩下兩億三千九百萬,而云天則有了兩億三千一百萬。

只有八百萬的差距,如果在進行兩局的話,他可就要輸了。

“怎麼樣?準備玩了嗎?”

雲天一臉笑意的看着八面佛,和他估算的一樣,只要自己此次全下,時間是足夠的。

“既然你想要和我玩運氣的話,我陪你一回!”

八面佛看着自己的底牌,咬了咬牙,沒想到這個出生的牛犢竟然把自己逼到這種地步。

“好啊,我很期待!”

不看底牌,雲天什麼都不需要知道,他現在要的只有運氣。

而當四億七千萬籌碼全部落下來的時候,這裏的所有人都屏氣凝神。

或許這將是有史以來最大一次的豪賭,數億美金落在牌桌上的感覺絕對恢宏。

一邊的臉色紫青的八面佛,一邊是一臉悠閒的雲天,整個牌局讓所有人都拭目以待。

“有的時候,運氣只會挑選更成功的人!”

八面佛一邊冷笑着,一邊將手裏的兩張牌掀開,所有籌碼都落在賭桌上了,事情已經無法改變。

當兩張牌落在臺面上的時候,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涼氣。

怪不得這個老狐狸竟然會跟注,原來他手裏竟然是a、k。

如此大牌,可是非常難見,在看不到桌面上的五張公衆牌時,這無疑是最好的底牌。

“別急別急,***好玩的地方就是以小博大!”

雲天翻開的底牌卻僅僅只是一個小3和一個小7,相對於a、k,幾乎等於必死無疑。

“有的時候,奇蹟只在傳說中!”

八面佛靠在椅背上,一臉笑意的看着對面的雲天,在牌面上看,雲天必輸無疑。

“有的時候,我就是傳說!”

雲天不急不慌,一臉微笑的看着八面佛,兩個人的眼神碰撞下,有太多太多的內容了。

一個是恨之入骨破壞他計劃的仇人,如果不是雲天,他又怎麼會被困在這裏。

另一個則是恨不得吃其肉飲其血,如果讓他多活一天,還不知道有多少無辜生命會被他殺害。

荷官依舊一臉淡定,這種場面雖然壯觀,但他卻根本不在乎,或許他沒有見過這麼多錢,但是牌桌上什麼樣的人都有。

有的時候發一發牌,一旁就開始火拼,一個個持槍在手的賭徒,絕對比金錢更加的刺激萬倍。

當前三張牌發出來的時候,人羣之中也不由的一陣驚歎。

總裁爹地寵上天 牌桌上的兩個人,面部表情也非常的不對勁。

因爲這前三章的牌,第一張就是一張紅桃a,而第二張則是黑桃k。

這一下,對方直接變成了a、k各一對,如此大牌,讓八面佛的勝率一下子變成了百分之九十八。

“別笑那麼早,看到那張4沒有?”

雲天看着八面佛那得意的模樣,指了指第三張牌的小4說道。

“哦?看起來你的信心不錯!”

八面佛一臉微笑,現在他已經可以笑了,因爲按照牌面,雲天絕無勝算,除非出現奇蹟。

“當然了,要相信奇蹟!”

雲天還是那麼的淡定,一雙虎目盯着近在咫尺的八面佛。

可此時,站在雲天身邊的那些守衛們,也紛紛的把手本能的按在槍把上。

看樣子他們也害怕,雲天在輸牌之後,對八面佛動手。

荷官依舊用那富有節奏的雙手甩出了第四張牌,當小5落在牌桌上的時候,所有人又倒吸了一口涼氣。

看着雲天手中的小3和小7,公衆牌裏現在有了4、5,如果最後一張牌是6,可就變成了逆襲。

順子和兩對,自然是雲天勝利,但是按照計算,這種概率幾乎上只有百分之一的機會。

逆襲,還是被壓制,所有人都屏氣凝神的望向牌桌。 鴉雀無聲,整個會場之中安靜的讓人都不喊呼吸。

最終的四億七千萬花落誰家,沒有任何人知道。

不管是比賽的選手,還是那圍觀的觀衆,大家都在盯着眼前的牌桌。

四億七千萬的最後豪賭,將在最終的一張牌揭曉。

八面佛並沒有望向牌桌,而是保持微笑的看着雲天。

逆襲、百分之一,這僅僅只是傳說裏的事情,作爲一個戰略高手,他絕對不相信這種概率。

面對着這個傢伙,八面佛暫時也沒有了辦法,兩次暗殺他竟然都逃得過去。

這種人果然是一個難纏的狗皮膏藥,眯着眼睛的八面佛,也是心中有苦。

明知道這傢伙就是破壞自己的罪魁禍首,但是他卻不能動武,因爲雲天猜想的一點都沒有錯。

現在的八面佛,可不再是八面玲瓏,這一次他身陷囹圄。

原本,他是來慶功的,因爲這一次他接下來的活,就是爲這裏的主人,也就是這個國家的高官洗錢。

按照約定,這高官將自己的十億美金轉入到他的名下,到時候他在用九億洗白的海外款項償還。

這種洗黑錢對於八面佛可是駕輕就熟,而這十億美金,也被他填補其他的用途了。

其中的三億美金,自然是購入那航空公司的股票,並且在提前三千大批量做空。

而他自然也要留在這主人的手中,一來是做人質,二來也是爲了討好對方。

這個傢伙在國際上可是有着很強的手腕,人脈很廣。

如果能夠和他多加聯絡,日後在這個國度可就有更多的發展了。

一切都按照他的計劃進行着,而具體執行者自然就是變色龍了。

而之前雲天幹掉那個炸彈客,也讓八面佛感到危機,於是他立刻派出自己的殺手鐗。

那可是一個從業二十年的金牌特工,將變色龍滅口,斷絕了聯繫後,直接趕往機場破壞。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