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兒,給我留下幾個散步消息。這個是我計劃里最重要部分。

嗯!洛聽雪通過靈魂里控制這幾具傀儡的魂印下達了停止殺戮的命令。

暢快淋漓的殺戮之後三具傀儡渾身散發著極其血腥的氣味,讓人聞之欲嘔。

現在的三具傀儡原來白玉的盔甲變得血光淋漓,流淌著血液的能量。胸前的眼眸里凶光四溢。更可怖的是他們的面頰,見過夜晚寺廟裡羅漢臉的人都知道,那凶神惡煞一般的臉頰讓人看了心裡就發毛!

就在這一個血色的晚上,血器宗這個傳承了數百年宗派就只留下寥寥無幾的人在星宿帝國的人海里散步著這樣驚天的消息。

天空下就只有皓天,洛聽雪,以及那個宗的宗主。宗派的長老不敵紛紛的被絞殺殆盡!

雪兒,解救峰叔的任務就交給你了。一曲修羅之舞,葬送了多少的亡魂!洛聽雪。這個表面上看起來是一個鄰家大姐姐一樣甜美的女孩兒,你根本不會將這樣甜美的女孩子和一個殺神聯繫在一起。

修羅血海,還在這裡收集著死者的亡魂吞噬他們的怨氣!怨氣的提升也就是他實力的提升!

輪迴的力量雖說是比較可怖的,但是這個力量的主人是我,天天這個魂陣我就刻印在你神魂上,你也將這個魂陣刻印在你妻子的靈魂上,這個魂陣可以免於被我輪迴力量的侵蝕!

皓天的神魂里出現一個靈魂的陣法。陣法化成一道光束直達他神魂印堂的位置。

等等雪兒,你先回來!

洛聽雪身上的殺氣並沒有消退,等到她走到皓天的身邊的時候殺氣才一點點的消散。

四目相對,一道神識攜帶著輪迴血峰給予的魂陣直接刻印在她神魂和皓天相似的地方。

先解決這個盜竊的竊賊吧!皓天的長刃遙遙指向了血器宗的宗主。

嗯!修羅滅世斬!皓天的修羅長刃上幾條血色長龍迸射而出,以迅雷不及掩耳響叮噹之勢帶著血器宗上空繚繞的怨氣直接來到那個宗主的面前。

嗷!一匹銀色的矯健身影同時出現在皓天的身旁。

主人!小雷來助你了。

這個傢伙第一次能說人話了!這個就是皓天的第一反應。

主人,是這裡的血氣讓我進化,如果我連帶這裡的骨頭一起吃乾淨的話。沒準我還會化形!興奮著這個傢伙開始盤算著自己的小算盤。

你個吃貨!去吧。吃個飽再說!

難道不需要我的幫忙?

你吃好喝好就是最好的幫忙了!這裡我只希望留下一些痕迹來告訴這裡的人。給這裡造成一些恐慌。

主人,老雷沒看錯人!嗷!厲嘯著這個吃貨又一次的在下面進餐。

看著自己宗門弟子的屍骨被吞吃,這個傢伙被逼出一股狠勁!

輪迴寂滅!宗主身邊輪迴的力量將皓天的修羅滅世斬消耗殆盡,而他施展本不屬於自己的力量的時候。自己受到的反噬力量也是巨大的。

噗嗤!一口鮮血從他的嘴裡噴出。臉色變得蒼白。皓天由於他體悟了生死脈絡能精確的感應到他生機的流逝,因為他的國度被雲宮老祖牢牢的控制著,所以他無法動用自己的國度。(原本就不是他的!小雲解說:)

而皓天可不希望他死!活著,他就能作為祭品交給雲宮老祖發落!死了。這樣前功盡棄!

聽雪神蓮這個丫頭在這個時候發揮了她應有的作用。一個冰霜天下將這個瀕死的宗主封印在玄冰里。生命氣息被封印著。

始祖爺爺。你交給我的任務,順利達成!皓天呼喚著族徽里雲宮老祖的神識。

乾的好!孫兒。快去解救你峰叔!

隨著血器宗宗主被封印,陣法也分崩離析。一個血色山峰從血器宗的地下破土而出!

血色山峰上全部都是詭異的靈魂符咒。陣文,咒語,以及輪迴的符力!

這個就是我峰叔?人呢?皓天,洛聽雪納悶。

呵呵,幾千萬年了筱雅她現在已經稱為人類了吧?天天,聽雪。

是你在說話?

對啊,我就是你們的峰叔!天天侄兒,聽雪侄媳,主人!呼喚著來自故鄉的親人輪迴血峰的聲音顯得十分哽咽。

不知什麼時候起,雲宮老祖的神識分身就從皓天的族徽里出來。這四個來自於雲宮世界的人在這一刻相聚。

主人!輪迴血峰器靈就浮現在這幾個人的中間。

峰蕪,你受苦了,回家,我們回家!同樣哽咽的聲音從雲宮老祖的口裡發出。

嗯!我們回家!皓天,洛聽雪也是激動的說道。

輪迴血峰的器靈帥氣中帶有猥瑣,眼眶裡帶有神秘。就是這樣複雜矛盾的綜合體,就是被葯器盛典思念了長達幾千萬年的創世級別的神器!

峰叔,我們幹嘛要哭啊,應該笑才對!你的晚輩救了你!你也應該對我們這些拼死拼活的晚輩一些鼓勵哈!洛聽雪的調皮打破了這個的氛圍。將這個思念悲傷的氣氛瞬間消散的無影無蹤。

哎呀!皓天怪叫一聲。

怎麼了?皓天哥哥。難道雪兒又說錯什麼了嗎?可愛的向皓天撒了個嬌,她嬌滴滴的委屈道。

雪兒,人家峰叔受的苦難可不是一天兩天了啊,作為晚輩的我們應該讓峰叔好好的和葯姨團聚啊。雪兒,皓天哥哥忘記告訴你了。葯姨說將峰叔帶回雲宮世界的時候。她會給我們更好的獎勵。你呀還是一個不懂事的聽雪,但是,我會將那個不懂事的聽雪趕跑的!呵呵!

哎呀,皓天哥哥說的對啊!那雪兒還真的要向皓天哥哥好好的學習學習哈!嬌笑著洛聽雪唱起了紅臉。

你們兩個!哎!年輕真好!輪迴血峰微笑著看著這兩個小情侶之間的打情罵俏。心裡對葯器盛典的思念也隨著這樣的景象就像是一道縫隙逐漸的向深淵發展一樣加深著。。。。。。

夜色逐漸的消散,既留下慘無人寰的現場,也留下他鄉遇故知這樣人間最為高興的一幕。而僥倖逃脫滅門的血器宗宗門弟子,就像是病毒一樣,傳播著恐懼,絕望,負面的病魔。因為在留下的人里就有一些避難的難民。而這個國家另外的一個煉藥宗派聽說了這一震驚整個星宿帝國的事情嚴加看守。防止那個叫皓天的殺神將自己的宗門覆滅!

皓天的目的一點點的達成。星宿帝國里這樣的消息好像是給即將熄滅的火焰里撒入一把高錳酸鉀一樣快速燃燒式的傳播著。那個煉藥宗派在怎麼防禦也是沒有用的。因為他們即將也要成為皓天計劃的犧牲品。

血色的夜晚,神秘而又血腥的煉器尊者。潛伏已久的定時炸彈,這樣關鍵的辭彙在星宿帝國里流傳著。。。。。。

一個叫皓天的器尊殺神謀划著。

將整個星宿帝國覆滅!

剛好六道雪芒寂滅大陣已經準備就緒!就等待著皓天心情不好的時候。

一個廣袤的殺戮陣法即將這個陷入恐懼的帝國帶向滅亡的深淵。

雲宮世界,葯器盛典,天辰大地;英靈殿,地下星宮。

峰蕪!嗚嗚嗚嗚嗚嗚嗚嗚葯器盛典終於看到自己期待的一幕,這個女子,她終於將自己的思念通過這樣的方式發泄出來。(未完待續。。) 而在天宮派出人尋問曾浩的數年後,人界某個角落異變突起。

這裏不是別的地方,對於曾浩來說更加不陌生,發生異變之地正是山海星的西海域。

早在六百多年前,山海星之上衆人都已然預料到西海域中有異變,只是礙於西海域的強大,一直以來山海星的修士與靈獸都沒有真正尋查明異變的氣息來源。

直至這天,西海域突然大舉出現在了中海域與其他海域的邊界,好似有意要入侵其他每域一般。

同時,不少的人族修士或其他海域的高階靈獸相繼都有發現,西海域入營在各海域邊界中的不單單隻有靈獸,還有魔族的身影。

如此一來,讓山海星上所有的修士與靈獸都爲之震驚,紛紛自危了起來。

好在二百多前年,山海星在天宮的協助之下,已然被昊虛島一統,其中不止只是人族修士,還有其他的海域。

而得知此消息之後,山海星昊虛島立即便聯繫到了天宮,將此事報於天宮。


天宮知道此事之後,也是怒髮衝冠,如今的天宮代理人王鱗,也是臉色陰沉,險些就要衝到山海星找西海域算賬。

早在二百多年前,天宮助山海星一統之時,便已然達到了西海域。

只是當時的西海域很是合作,百依百順,讓玉鱗也留下了一個非常好的應像。

好在當時,統一山海星的勢力不是西海域,而依然以人族爲主,否則的話,山星海就完全的失陷了。

也難怪玉鱗會如此的惱怒,他曾經幾度向丹靈子提出,要讓西海域掌權山海星。

只是當時的丹靈子還不知道曾浩並未山海星的修士,而是華東大陸出生。

因此,丹靈子自然不會讓曾浩的母星讓靈獸當家了,這才幾度的拒絕了玉鱗的提意,並最後要求玉鱗不要再提起此事。

其實丹靈子也明白,玉鱗是想培養出屬於自己的勢力,而西海域當初對他的態度且是百依百順,要不是西海王沒有女兒,否則指不定還嫁給了玉鱗。

這讓玉鱗很受用,想培養出自己的勢力,自然首先就是西海域了。

可如今西海域直接背叛了人界,背叛了天宮的同時也背叛了玉鱗。

如何能不讓玉鱗惱羞成怒,大權在手二百多年,且讓一個西海域給戲耍了,此無疑是重重的打了玉鱗一把掌。

好在玉鱗也不失是一位掌權的人物,在惱怒的同時且沒有因此失去理智,而是先將此事報給了雲霄宮中閉關的太皇長老。

同時又將此事告知了所有的星球,以及修真聯盟星,希望他們能派人一同鎮守山海星。

由此可見,山海星將是魔族入侵人界的第二站,至於第一站已然讓血魔狀態下的曾浩一劍毀去。

而魔族能否進入到人界來,或許說魔族能打開的通道不可能是多處,頂多也有就一兩處地方。

既然山海星出現了魔族,那也證盟,魔族的大部份實力都聚集在了山海星。


雖然曾浩不出現,人界聯盟之事一直都沒有落定,不過對於對抗魔族,不管是修真聯盟星還是其他星球都不敢說個不字,只是回覆會盡快派出高手前往。

當然,玉鱗也清楚,山海星就算不會落入魔族之手,怕也是難保不毀,只是傳話,讓山海星衆修士與靈獸聚集起實力,準備隨時協助人界大隊人馬,對撲魔族。


雖然山海星衆人都知道,不管是天宮還是修真聯盟星,都不可能對此事無動於衷,派人前來支援這是早晚之事。

可同樣的,派人前來的時間將也是可長可短的,絕對不會是第一時間,他們也要保存自己的實力,直到與魔族正面對抗。

昊虛島的昊虛老怪也是又怒又無可奈何,他很清楚,換成自己,也會做出同樣的選擇。

要怪也只能怪山海星成了魔族入侵的前線。

對於這結局,誰也無法改變,他也只能吞吞口水,認載了。

同時,魔族一方也是愁眉不展,個個臉色變得很是難看。

原本能順利進入到人界來,這也是一件可喜之事,然他們且高興不起來。

原先,魔族在二百年前便已然打算入侵人族,且出師不利,讓不明高手羣體秒殺了。

而經過了二百於年我努力,終於再度打開了通道,且得知,人界已然變了模樣。

在魔族的記憶中,人界是一盤散沙,別說是各星球之間的聯盟了,就算是每顆星球之上都是亂成一團,各自爲營。

然如今的人界且足漸走向了一統,隱隱有了和魔界一樣,成爲統一管理的驅向。

這還是其次,在來到人界之後,魔族這才知道,二百年前打開通道並血祭之人並不是他魔族在人界的內應,而是另有他人。

這就讓魔族高層不解了,何人會以無數鮮血爲引,讓他魔族施展血祭,並一舉滅殺了數十萬魔族先鋒。

很快,衆人便想到了三個可能性,其一就是那場血祭只是一場巧合,某位高手在大肆屠殺,且趕上魔族發動血祭。

於是這位高人大怒之人,斬殺了所有前來的魔族。

其二就是故意讓魔族打開通道,並斬殺了所有的魔族之人,給魔族一個警告。

其三就是魔族中有人界的內應,得知魔族既將施展血祭,給魔族一個下馬威。

然不管如何,這一切都對魔族入侵人界有害無益。

前二者,說明了人界有高手坐鎮,能秒殺數十萬魔族先鋒,想要滅殺他們依然是易如反掌。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