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後其他三位天帝也趕來。 ?那灰色小球一穿而過,虛空震竟沒有造成一絲一毫的阻擋。

凌天還沒有反應過來,就感覺到一股強大的空間之力拉扯住了他,就好像被吸進了大海中的漩渦,身不由己。

以凌天海量的靈力,竟然控制不住自己的身體,這相當厲害。

情急之下,凌天催動天鳳羽衣想要擺脫這股空間力量,同時打出數道魔氣,魔氣如絲帶,瞬間把凌天和武成郡主連在一起。

凌天剛剛拉住武成郡主,接著兩人身形一閃,瞬間消失。

神識短暫失靈,當神識再次能用時,凌天發現自己身處於一個封閉的空間中。

這空間極小,約有數丈大小,四面透明,外面是無邊的黑暗,就像困在宇宙中的一個冰塊里。

凌天雖然眼瞎了,仍然能通過神識和手機查看外面動靜,和眼睛正常的人沒有多大區別。

「不可能啊,就算你拉扯住我,我也不可能和你一起被困在異空間中啊?!」郡主不解喃喃道,隨即一拍腦袋:「我知道了,是魔氣,想不到魔氣連空間之力也能穿透。」

郡主自言自語同時,凌天已迅速把周圍環境摸了一遍,沒能找出脫困的辦法。

在這狹小的空間內,也不擔心郡主跑掉,不過凌天還是打出一道靈力,將郡主束縛住。

然後凌天用神識查看了下儲物袋和天機屋,卻發現兩者都無法使用了。

「這是哪裡?為什麼我的儲物袋和天機屋不能打開了?」凌天道。

「這是破界珠製造出來的空間裂縫,空間之力不能再疊加。你是擔心你的那個小侍女吧,想不到你小小年紀,倒是個多情種子啊,放心,她在天機屋裡沒事的,只是出不來。」郡主笑吟吟道。

原來那顆灰色的珠子是破界珠,凌天猛然想到,在先天宗時,也見過破界珠,問道:「破界珠不是修補空間裂縫的嗎?為什麼你能製造空間裂縫?為什麼我們沒有被空間裂縫撕碎?」

「破界珠確實能修補小範圍的空間裂縫,不過它的主要功能正是製造空間裂縫,不然怎麼會叫破界珠呢,空間裂縫也有穩定和不穩定的,我們身處的空間裂縫屬於穩定的。」郡主說到這裡,也是舒了一口氣,暗自慶幸。

「你是說,剛才那顆破界珠,也能製造出不穩定的空間裂縫?」凌天看郡主神色,眉頭一皺。

「沒錯,這就和擲硬幣一樣,破界珠爆開后,有一半的幾率製造出穩定的空間裂縫,另一半的幾率製造出不穩定的空間裂縫,如果是不穩定的空間裂縫,你現在已死了,如果是穩定的空間裂縫,也會被困在裡面,永遠無法出來。」郡主道。

「不是我死了,是我們一起死。」凌天冷笑道,身上也微微出汗,想不到破界珠這麼恐怖,自己竟有一半的幾率當場死亡,還好運氣不錯。

同時心中微有悲涼,世上竟有這樣的奇物發明出來,對每一個修士來說,都不是好事呢。

凌天不知道的是,破界珠發明現世,也是不久前的事,此物在大周激起了軒然大波,甚至將大周各大勢力原有的平衡都打破了。

「呸,誰和你一起死啊,不要臉!」郡主啐了一口。

「難道這空間裂縫就沒有辦法出去嗎?」凌天道。

「沒有,被困在空間裂縫中,只有死路一條,你連這點基本的常識都沒有嗎?」郡主道。

凌天想到在先天宗時,先天四子被空間裂縫擋住天池出口,幾乎陷入死地,如果不是自己挪開還在成形中的空間裂縫,先天四子也掛掉了。

以凌天的經驗和常識來看,郡主說得似乎是真的。

但是,看郡主淡然自若的樣子,凌天可不相信她沒有出去的法子。

「郡主,刺客已經來了,你的屬下還有我的朋友都在外面,我們在這裡多拖延一刻,他們就多一分危險,請你解開這禁制,讓我出去吧。」凌天語氣很是客氣,白小蕾還在外面,其他人無所謂,這個關心自己的女孩可不能死了。

凌天不禁有些後悔,先前沒有把白小蕾收入天機屋,因為想到白詠思肯定會照顧自己玄孫女,而且是凌天和武成郡主發生衝突,和白家人無關,所以凌天只是收了雪千柔,後來想收白小蕾也來不及了。

「你還不死心嗎?這空間裂縫如果能隨意出入,那大陸上的修士何必懼怕的要死?你一個靈嬰境的都沒有辦法,我法相境的又能有什麼作為?」郡主搖頭道。

「郡主,如果沒有出去的辦法,你為什麼這麼淡定?」凌天懷疑道。

「你不也很淡定嗎?還問起我來了?」郡主笑道:「我們要同死在這異空間中,也算緣分,我看你年齡也不大,就叫你凌天好了,你也不用叫我郡主,直呼我的名字姬明月吧,死亡面前,人人平等,修為身份又有什麼用?」

凌天心想,這個郡主倒是想得開。

凌天對姬明月的話已信了八九成,以他對空間裂縫的了解,姬明月說的話應該是真的。

難道真的永遠被困在這裡,直到死亡嗎?

凌天從來不是一個被動接受命運的人,他張口一吐,一口血光閃閃的小劍飛了出來,落在掌心。

雖然儲物袋不能用,但體內的法寶可以拿出來使用。

「這是什麼?」姬明月湊近過來,目光好奇,一頭柔絲幾乎要拂到凌天臉上。

聞到幽幽的女子體香,讓凌天心神一盪,他說道:「這是血魔劍。」

「血魔劍?御靈宗三寶之一的血魔劍?不是早就流失在外了么?怎麼在你手裡?」姬明月道。

「這你也知道?現在沒時間說這些,你讓開些,我要發動血魔劍破開空間了。」凌天道。

「你瘋了?!」姬明月秀目一瞪,「你這是自殺,還會害死我的!」

「血魔劍是一件空間寶物,能催動空間之力,正好用來破開這異空間啊。」凌天道。

「你是不是白痴?血魔劍是空間寶物沒錯,但會造成空間裂縫坍塌,我們會立刻死亡的!」姬明月慌道。 姥姥見她如此執著的想要回凡間再次為凡人去過著生老病死的日子,十分的失望。

對於他來說他給了她到高的權利了,給了她無盡的生命和財富,她卻執意要回凡間去過著為衣食住行,為財和奔波的日子能不失望么。

他沒有說話只是用極失望的眼神望著她。

就算全世界的人來跟她講,此時的她過著很完美,所有人都想要的生活,對於她來講,只要不是她想的都不完美的生活。

蘇心優猛地跪下拉著奇想天成的衣角苦苦哀求他「姥姥,我求你,放我走吧!我本來就不該是這極淵的人,我也不該是上古時代的人,我只是一個凡人,我過不了人人都羨慕的神仙生活。「

「外兒…「奇想撫兒實在看不下去了,她過去要扶起蘇心優來「聽話,彆氣你姥姥了,快起來。」

「不,母上大人,你就讓我求吧,我真的是很想活自己的。」蘇心優拒絕起來,她仍是跪著。

以前姥姥和淵王都從不問她的過去,不知道她是怎麼過來的,他們只要現在的她好好的呆在極淵。

今天,她要跟他們講清楚這些事情。

「姥姥,可能此時的我在你心裡很讓你失望,很傻很蠢,但是我想要跟你說說我的過去,你就知道我為什麼那麼渴望活成自己」

見他背對著自己不說話,蘇心優便接著說「姥姥你知道嗎?我曾經說過我不是與你們同一時代的人,我是比現在還要后的人也就是一百年後的人。

我從十歲起就被父母送到一座島上進行魔鬼式訓練,我不能停下來,不能像別的小孩子一樣有著快樂的童年,我不能做自己喜歡做的事情,我甚至沒有自己的時間。

在那時候的每天只有一件事情,那就不停的接受各種訓練,那裡的制度是劣者淘汰,所謂的淘汰並不是放你在一邊不管或是放你走。

而是死亡,為了生存,我必須比別人強,我必須要打贏所有的人才能活下來。

當時和我一起在那裡的一共有兩百個小女孩,我們年齡相仿,身高相仿,體重和各種知識都是差不多的。

在我十五歲的某一天,教官把兩百個女孩都放到了一個密室里,讓我們搶一個東西,只有搶到那個東西的人才有資格活下來,當時,我們死的死重傷的重傷,最後活下來的不到十個人,而我為了活著搶到了那東西。

那時候的我是用命來換自己活下去的機會,我要比別人都優秀,我要比別人都強我才能活下來,所以當我在一次任務的時候死去,穿越到了現在這個年代裡頭。

我就想我絕不會再讓自己過上那種生活,我要好好的為自己而活著,我要找個愛我的人一起過一輩子,好不容易我終於是找到了,可是卻沒能走到最後,在途中我被送進來了極淵這裡。」

聽完她說的,奇想撫兒是滿心疼,自己的孩子竟然受了那麼多的苦頭。

「姥姥,我知道你們對我都很好,但是我是一個人,我有我自己想要的東西,我不想成為神,我做不到啊。」

這一次她一定要姥姥點頭讓她回去。

「姥姥,你說話啊。」

他背對著她好一會兒,回頭道「你要我說什麼?」

「讓我變回凡人可好?」

「你覺得你現在可能嗎?你再回民國也沒有之前那副身軀了,除了你老公認識你,還會有誰認你?」

「這個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老公能認出是我就行。」

「都回去休息吧,讓我靜靜。」

「這…」沒懂姥姥是什麼意思,他這是同意了還是沒有同意?

奇想撫兒見姥姥心疼蘇心優了,趕緊的拉著蘇心優說「外兒,快回去休息吧!」

心疼自己的孩子正在受著相思之苦,淵王打算跟姥姥好好談談她的事情。

「那,姥姥,母上大人,我先回去休息了。」

他們不願意跟她聊下去,那她只能先回去,反正這事她是不管如何都會做成的。

「嗯,回去吧!」

等蘇心優走後,奇想撫兒一直站在姥姥身後陪著。

奇想天成則是站在飄台前望著極淵這片江山,沉默好久都沒有說話。

而淵王也是靜靜地陪在他的身旁,等他把事情都想明白了。

雖說讓蘇心優回到凡人世界去她也會傷心,但是當看到自己的孩子在那懊惱急躁痛苦的時候她就更心疼她了。

奇想天成站在那好久了之後才對身後的奇想撫兒說道「淵王,如果我讓你給你自己打分,你會打多少分?」

「60分!」

奇想撫兒對自己的評價分數為剛剛好合格。

「為什麼?」

「因為我只能聽從姥姥的命令而不有自己的思考自己決定該怎麼走」

「這個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老公能認出是我就行。」

「都回去休息吧,讓我靜靜。」

「這…」沒懂姥姥是什麼意思,他這是同意了還是沒有同意?

奇想撫兒見姥姥心疼蘇心優了,趕緊的拉著蘇心優說「外兒,快回去休息吧!」

心疼自己的孩子正在受著相思之苦,淵王打算跟姥姥好好談談她的事情。

「那,姥姥,母上大人,我先回去休息了。」

他們不願意跟她聊下去,那她只能先回去,反正這事她是不管如何都會做成的。

「嗯,回去吧!」

等蘇心優走後,奇想撫兒一直站在姥姥身後陪著。

奇想天成則是站在飄台前望著極淵這片江山,沉默好久都沒有說話。

而淵王也是靜靜地陪在他的身旁,等他把事情都想明白了。

雖說讓蘇心優回到凡人世界去她也會傷心,但是當看到自己的孩子在那懊惱急躁痛苦的時候她就更心疼她了。

奇想天成站在那好久了之後才對身後的奇想撫兒說道「淵王,如果我讓你給你自己打分,你會打多少分?」

「60分!」

奇想撫兒對自己的評價分數為剛剛好合格。

「為什麼?」

「因為我只能聽從姥姥的命令而不有自己的思考自己決定該怎麼走」

我就想我絕不會再讓自己過上那種生活,我要好好的為自己而活著,我要找個愛我的人一起過一輩子,好不容易我終於是找到了,可是卻沒能走到最後,在途中我被送進來了極淵這裡。」 ?「但也有可能破開空間回去,反正是死,為什麼不試一試呢?」凌天道,見郡主神色有異,她肯定有事瞞著自己。

「是有這種可能,但發生幾率極小,小到忽略不計,多活一陣不好嗎?你為什麼要急著自殺呢?」姬明月道。

「我做事,還輪不到你來教。」凌天冷冷道,做勢要發動血魔劍。

「住手!我有出去的辦法。」姬明月道。

凌天心中得意,姬明月果然有鬼,一逼就出來了,便道:「那就用你的辦法出去。」

「我們現在不能出去。」姬明月搖了搖頭。

「為什麼?」凌天道。

「這還用問?外面十幾個靈嬰境的刺客,我們出去不是送死嗎?」姬明月道。

「無妨,我能對付的了,快出去!」凌天道。

「現在不是你逞英雄的時候。」姬明月道,她根本不相信凌天能對付的了十多個靈嬰境修士。

「姬明月,你用破界珠殺我的事,我還沒找你算帳呢,」凌天冷笑一聲,「你不放我出去,別怪我殺了你!」

「離開這種空間裂縫的方法只有我一個人知道,你殺了我,就真的困死在這裡了。」姬明月得意一笑,有恃無恐。

凌天眉頭微皺。

「你就老老實實呆在這裡吧,步蒼生的救援很快就到……」

姬明月話音未落,凌天隨手一點,一記靈力打入姬明月身體。

姬明月頓時身子一顫,全身刺痛,如千萬尖刀穿刺。

以凌天龐大的靈力,根本不是法相境的姬明月能抵擋的了的。

「如果你決定放我出去,就說一聲。」凌天淡淡道。

姬明月竟極為硬氣,痛得櫻唇咬出血來,也沒有開口求饒,連呻吟也沒有。

凌天微微皺眉,再折磨下去,恐怕這個女人也廢掉了,便收回了靈力。

姬明月捲曲躺著,薄薄的宮裝上儘是汗水,緊貼身體,不可避免的暴露出玲瓏的曲線,裙底伸出纖細盈盈的小腿,如一截白玉。

姬明月虛弱得一根手指也動不了,突然嗚嗚哭泣起來:「你欺負我,你一個大男人,欺負我一個弱女子……」

「別跟我來這一套,這滋味不好受吧,你要怕了,就放我出去,否則還有更厲害的折磨等著你。」凌天道,他也不想如此折磨一個女人,但白小蕾還在外面,多拖延一刻,就多一分危險,凌天也沒有別的選擇。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