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浩道:“楊奶奶客氣了,只是一炷香而已。不過我來找您,也是想幫您完成一下遺願,畢竟您老去世的太突然了,肯定有很多事沒有來得及安排,您說一下,我幫您。”

楊奶奶眼睛一亮,急忙道:“我存了些錢,是留給天天的,被我藏在鐵罐,放在櫥櫃下面,他們都不知道,你幫我告訴天天的爸爸就行。”

叮咚:病鬼楊茉莉,一天陰魂,完成死願,獎勵生機術。

陳浩聽到聲音,驚呆了。

不是因爲激發任務,而且還獎勵了一個看起來像是法術的東西。

而是因爲,楊奶奶的死願,居然是這樣的?

這個老人,真的是一心爲了這個家,哪怕兒女不孝順,但是她無怨無悔,辛苦勞作,還在爲孫兒攢錢!

這尼瑪,爲什麼我心裏這麼堵,這麼不痛快?

陳浩莫名的心中生出了一絲抗拒,居然開天荒的不願意接受這個看起來簡單,獎勵搓手可得的任務。

看陳浩不說話,楊奶奶繼續道:“小浩,我就這麼一個心願,你幫幫我,別的我什麼都不要。”

看着楊奶奶渴求的眼神,陳浩又痛心又無奈。

這麼好的母親,那個混蛋怎麼可以這麼不孝,就不怕遭天譴嗎?

“好,我幫您了,楊奶奶放心吧。”

…。

下了推薦榜,收藏,兄弟姐妹們幫我頂住,別讓數據太難看。慣例凌晨第一更送上。 從楊奶奶家裏出來,陳浩的心情還是很不美麗。

特別是看到楊奶奶的那些親朋好友,還在談笑風生,完全看不到一絲悲傷,就更不自在了。

喪事有兩種,喜喪和悲喪。

喜喪指的是老人年歲過大,無疾而終,這是壽終正寢,雖然去世,卻不必傷心難過,天命難違,順其自然就好。

悲喪就不同了,年幼夭折,病痛過世,事故意外。這樣的死亡,纔是最痛心的,因爲大好的人生根本不到完結的時候。

楊奶奶就是悲喪,她雖然年歲大,身上很多病。但是和大多數的老人差不多,都是些常見的病,如果治療得當,對身體保護好,起碼還有幾年甚至上十年可活。

可惜,兒女不孝,無人關心。

正心中腹誹呢,突然陳浩看到一輛大衆開過來,停在了旁邊,然後一男一女從車上下來。

這倆人,男的身材發福,一身名牌,成功人士派頭十足,女的打扮豔麗,一臉不耐煩,怎麼看也不像是來送喪的。

陳浩認出來,這三人正是楊奶奶的兒子蘇文正,兒媳李巧。

雖然這人不孝,但是不得不說挺有手段,在外面幹包工頭,賺了錢,在桃城買了房,日子過得很瀟灑。

可是,母親過世,打扮的不像樣也就罷了,居然兒子也沒帶來,這不是讓楊奶奶做鬼都見不到孫兒最後一面嘛,這人哪,真是心夠狠。

不久後,喪宴的大師傅就招呼可以吃飯了,一羣羣的人,從四面八方走來。

陳浩很快就發現了老媽。

和幾個中年婦女一起邊走邊說,看錶情,今天是豐收了。

果然,陳媽看到陳浩的時候,就眉開眼笑的走過來,誇讚道:“小黑真是招財貓啊,今天我帶着它,居然贏了四百多塊。”

陳浩瞥了一眼黑貓。

這傢伙一臉傲嬌,看模樣很得意,只怕這一場牌,還真有問題呢。

陳浩笑道:“輸贏沒關係,老媽開心就好,嗯,我們去吃飯吧。”

吃過便飯,人羣漸散。

陳浩本想晚上和老爸老媽團聚一下,一家人聊聊家常。

不過可惜,情況又和想的不一樣。

陳媽被幾個不甘心輸錢的中年婦女又拉去夜戰了,這一次黑貓倒是沒有跟隨,留在了陳浩身邊。

天才寶寶:甜妻拐進門 陳爸則騎着電動車,又回去魚塘了。

對於他來說,兒子看看就好,畢竟兒子長大了,面臨的就是結婚問題,這個就要錢了。最基本也要在桃城買個房吧。

雖然兒子有本事,賺了五十萬,但是作爲父親,陳浩結婚的時候他也要承擔一部分,這是責任。

而且,還有小兒子,又是一個耗錢大戶,他不趁現在賺錢,將來怎麼辦?

對於父親的想法,陳浩是明白的,雖然很想表示自己完全無壓力,可是自己修行的事情,陳浩卻不能說。

妖魔鬼怪的事,是禁忌,哪怕陳浩表現的再有信心,父母也絕不會放心。

所以,看自己如今風光歸來,父親還是如往常一般,陳浩覺得很鬱悶。

看了看天色,已經昏暗下來。

再看楊奶奶家,依然熱鬧,是楊奶奶家的親戚好友聚在一起守靈,順便賭博。

聽那此起彼伏的喊聲,看起來像是扎金花,賭的還不小。

陳浩嘆息,有錢賭博,都不養父母,真是作孽,死後一定下地獄。

喵嗚!

突然,黑貓驚叫一聲,身上毛髮炸起,目光閃爍的看向門外。

公雞也是微微張開翅膀,不過很快,它又安靜下來。

陳浩隨之也發現了異常,擡頭一看,居然是陳老爺來了,站在門口,籠着手,一臉笑呵呵的,很有地主範兒。

“別亂叫,這個也不能吃。”陳浩拍了黑貓的頭一下,然後起身走過去。

“太爺爺來了,我這啥都沒準備呢,明天再去給您定製一個靈位。”陳浩不好意思的說道。

陳老爺笑道:“沒事,我不着急,就是過來溜達溜達。”

陳浩暗歎,當鬼都當得這麼有滋有味,果然是地主老財啊。

嗯,鬼!

陳浩眼神微動,心中冒出了一個主意。

“太爺爺,你來了正好,有個事兒要您幫忙,您看成不成?”陳浩問道。

陳老爺好奇道:“什麼事?”

陳浩把楊奶奶的事兒告知了陳老爺。

頓時陳老爺面色一沉。

生前最痛恨什麼,他早忘記了,但是現在,他最痛恨的就是不孝子。

“行,你要我怎麼幫?”陳老爺問道。

陳浩嘴角一翹,嘿嘿笑道:“看到沒,那邊正在賭博,我們過去湊個熱鬧?”

陳老爺眼睛一亮,點頭道:“好主意,我幫你了。”

陳浩當即起身回房,取出紙筆,寫了一段話。這才和陳老爺一起,走向楊奶奶家。

黑貓和公雞看的一頭霧水,兩眼迷茫?

黑貓看向公雞,用眼神詢問。

公雞搖了搖頭,表示我也看不懂。

黑貓頓時眼睛一眯,尾巴如鞭子一般甩出。

不過公雞可不傻,對這貨早就戒備十足,黑貓一動,它就嗖的穿出去,讓黑貓的一擊落空。

咯咯咯!

公雞邊跑邊叫,也不知道是得意,還是請陳浩爲它做主。

很快,陳浩就來到了楊奶奶家,看着環繞一圈的十多個人,佯裝一臉好奇的走了進去。

看到有人來,賭博的人頓時警惕看去,看到是陳浩,都是眼睛一亮。

這個陳家後生發財的消息他們可都知道了,身上有錢的很。

有錢人嘛,賭徒最喜歡了。

當即一個楊家親戚招呼陳浩,要陳浩一起玩玩。

陳浩自然說不會,要拒絕,但是被人拉着,就坐到了楊文正的身邊。

“哈哈,我們是小玩,混時間的,陳老闆在外面賺大錢,還能在乎這點?”楊文正給陳浩讓了空間,笑眯眯的說道。那胖乎乎的臉,看起來像彌勒佛。

陳浩羞澀道:“沒玩過這個,不太懂。”

楊文正道:“就是大吃小,豹子最大,然後同花順,同花,順子,對子,散牌,散牌的話,A最大,二三五最小,我們說好了,二三五不吃豹子,另外豹子也有喜錢,因爲豹子比較少,喜錢就大點,一人五百。別的就是底錢五十,封頂二百,悶牌走五圈就要看牌,誰贏誰坐莊,怎麼樣,規則很簡單,你玩幾把就會了。”

陳浩一臉似懂非懂,然後掏出了身上的錢包。

錢包鼓鼓的,一紮大幾千的紅票子,看亮了衆人的眼。 看陳浩上了道,坐莊的人立馬就興奮了,連忙招呼着發牌。

溜刷的花式洗牌了兩下,莊家就飛快的發牌。

加上剛來的陳浩,一共十二個人,一副牌去掉大小王,還有五十二張,每人三張,綽綽有餘。

在莊家發牌的時候,陳老爺就笑呵呵的吹了一口氣。

這口氣直接附在了紙牌上,下一刻,陳老爺就開口,一個一個點名的報出了各自的牌底。

聽完後,陳浩有些錯愕。

還真是新人手氣好呢,這牌底,自己居然最大,是一對Q,其他的不是散牌,就是小對子。

臉上露出一個憨厚的笑,陳浩直接壓了一百,道:“那個,我是小輩,就擡擡各位。”

“哈哈,這纔有意思嘛,我跟。”楊文正笑呵呵的也丟了一百,看起來完全不在乎的樣子。

其他人自然也不好看牌,一個個跟了。

又輪到陳浩,陳浩二話不說,又是一百。

這下陸陸續續的有人看,散牌的都丟了,對子的自然又跟,這就要出二百了。

但是陳浩完全不看,就是悶牌。

幾圈下來,對子的也有些吃不準了,終於棄牌。

倒是楊文正,面不改色,跟着一起丟了大幾百。

等最後只剩下兩人的時候,陳浩謙虛道:“就兩個了,咱們平開好不?”

真是新人!

楊文成聽到平開這個詞,就暗暗嘲笑。

不過他也很給面子,同意了平開。

打開一看,楊文正散牌,陳浩對Q,陳浩贏。

其他人都是暗暗羨慕,第一把就賺了兩三千,真是運氣好。

楊文正也是誇獎道:“小浩手氣不錯,這就是扎金花,誰大誰贏。”

陳浩歡喜道:“是挺有意思的,嗯,這下輪到我坐莊了吧?”

第二局很快開始,不過這一局,陳浩卻是拿了個小牌J、8、7,跟了兩圈後,佯裝拿起一看,就無奈的翻開:“好小,我棄牌。”

楊文正笑笑道:“這肯定跟不起,要是有A還可以轉一圈試試水。”

之後,一局局開始。神奇的一幕也開始了。

陳浩拿小牌,頂多輸掉三四百,可是一旦拿到大牌,立馬就悶牌狂收,中間甚至拿了兩次豹子。

十多局後,楊奶奶的這些親戚,輸的臉都青了,就連楊文正的笑容也消失了。

因爲桌面大部分的錢,基本都到了陳浩的面前,兩大扎,看起來都有兩三萬了。

這原本想坑新人的,結果反倒被新人割了草。

特別是這新人,很神奇的每次悶都能收割很多,而且次次悶到頂,這運氣也太好了吧?若不是每次悶,都不是陳浩發牌,衆人都以爲他作弊了呢!

又過幾局後,這下終於有人扛不住了,選擇了退出。

而楊文正卻被陳老爺一口氣吹在腦袋上,眼睛都有些紅了,原本也有些打算中止的心,馬上消失的無影無蹤,滿心只有一個念頭,這必須要贏回來。

爲此,每次楊文正都是跟到最後,然後輸的最多。

這下,其他人不幹了,楊文正有錢,他們沒有啊,這輸的有點大,玩不起了。當即一羣人選擇了散夥。

這下楊文正終於回過神來,看着自己這次帶回來的幾萬塊錢裝逼錢輸了一大半,感覺眼前有點暈。

自己怎麼就鬼迷心竅了?明知道手氣不好,怎麼還是選擇了跟。

陳浩一副不好意思的樣子:“我第一次玩,沒想到贏這麼多,這,多謝各位長輩厚愛了。”

看着他歡喜謙虛的模樣,楊文正這羣人差點沒氣吐血,你丫把我們通殺了,贏了都快小十萬,還說風涼話?

可是賭博這東西,輸贏天定,誰也怪不了誰,輸了的只能自認倒黴。

不過也有人覺得,這陳家後生,說不定是裝傻,自己肯定精通扎金花,所以才騙了衆人。

只是從頭到尾,陳浩都表現的很小白,誰也找不出茬來。無人敢明着說這話。

陳浩似乎看明白了什麼,再不說話,低頭把錢抱起來,默默的離開。

看着他的背影,楊文正等人大眼瞪小眼,場面一時安靜無比。

原本他們可是打算賭一夜的,現在好嘛,被人家小年輕收割了,現在大家手裏都沒錢了,這一晚上,可怎麼過?

出了門,陳浩就笑了,感覺鬱悶的心情瞬間變得舒暢。

不是稀罕錢嘛,贏你幾萬塊,看你心不心疼。

雖然對於楊文正這個包工頭而言,幾萬塊也不算什麼,但是這一刻,陳浩是舒坦的。

“這,文正怎麼輸了這麼多?我給天天攢的錢也才六千多啊。”

楊奶奶也早已現身,跟在陳浩身後,一臉蒙圈。

陳老爺撇了撇嘴,一臉不屑的道:“楊大妹子,不是我說你,這養兒爲防老,你兒子對你這樣,我都看不過眼,小浩這也算是爲你出氣,你那錢就算給了楊文正,你覺得他會看上眼嗎?怕是請誰吃頓飯就沒了,絕不會有半點感動的。”

楊奶奶一臉失落,不過很快,她又面色堅定的道:“這是我這個奶奶的一點心意,是我給孫子的。”

陳浩聞言,是又感動,又無奈,回道:“楊奶奶,您放心吧,我已經寫了紙條,放在您兒子的衣服裏,他肯定能看到,到時候就能取出來了。”

楊奶奶眼睛一亮,感激的看着陳浩道:“謝謝你小浩,這樣我就滿足了。”

叮咚:病鬼楊茉莉,一天陰魂,死願完成,獎勵發放。

隨着聲音,一股信息憑空涌現,被陳浩吸收。

陳浩沒有關注這獎勵,而是看着身體散發一層柔光的楊奶奶,緩緩升起。

顯然死願完成,心願已了,要走了。

看着光芒中,依然帶着慈祥微笑的老人,陳浩默默擡手揮舞了一下。

希望,來世您能幸福安康。

陳老爺倒是驚奇,這就是陳浩的超度之法?看起來也沒做什麼啊,怎麼就讓楊大妹子解開死願了?難道是我太愚鈍,看不懂?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