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楚玉看向她的背後:

「喏,吳茉莉到了我們就進去玩了。」

第七恬回頭一看,吳茉莉背了一個粉絲的單肩包,旁邊還有一個人。 「給大家介紹一下,這位是我堂姐。」

「你們好,我是吳瑜菲。」

在場的人都沒想到她會來。

吳茉莉忍不住低下頭,不太敢看陳楚玉幾個的眼神。

昨天晚上堂姐突然來他們家吃飯,伯伯和伯母有事出去了,不能給吳瑜菲做飯吃。

史上最強王妃 她正巧就在收拾東西,吳瑜菲便問起。

吳茉莉還沒說話呢,自家老媽已經把她要跟同學出去玩的事情給說了出來。

「那我也一起去吧,我到時候跟你一起回來。」

吳瑜菲毫不客氣地要參與。

吳茉莉還沒開口解釋一下,她媽媽已經滿口答應下來,反正自己女兒過去也多個人照應,她肯定是樂意的。

在場的人也都認識吳瑜菲,不就是帖子里說的那個學姐么,事件他們並沒有參與進去,所以沒什麼感覺。

第七恬愣愣地站在原地,不知道怎麼形容心裡的感受。

「走吧,進去。」

陸潤聲低聲跟她說話,第七恬這才反應過來,跟著他走進了村子里。

吳瑜菲第一眼就看到了第七恬,嘴角上揚,走過來就跟她打招呼:

「學妹,你好啊,還記得我嗎?」

「記得……」

第七恬的回答不冷不淡,可是腳步明顯就往另一邊去了。

吳茉莉把自己的堂姐拉過來,她不知道吳瑜菲到底是要做什麼。

只好指著陸潤聲的背影告訴她:

「菲姐,你看,這個是我們班班長,他叫陸潤聲。」

「哦,原來這個就是陸潤聲啊~」

吳瑜菲忍不住打量了他一番:

「這個男生好像長得挺帥的。」

吳茉莉有些臉紅:「是啊,好多別班的女生都喜歡他呢。」

「恩。」

吳瑜菲跟她說話有些漫不經心,眼神又移到第七恬身上:

「那他們是一對嗎?」

吳茉莉順著她的方向看過去,陸潤聲替田恬拿著一個很沉的包裹,她手上只有兩瓶水,看起來還真像是一對小情侶。

「才不是!」

她連忙否認。

自己說話太大聲導致其他人看向這邊又小聲解釋。

「我們老師抓得很嚴的,都不敢早戀的。」

吳瑜菲翻了個白眼,心裡有些看輕這個堂妹,居然什麼都聽老師的。

替身老婆 在她初一的時候,都已經有小男生給她告白了,只是因為她要維護在老師心目中的形象才沒有早戀。

不然的話……哼哼,據她所知那時候班上都已經有好幾對情侶了。

這些話她也懶得跟吳茉莉分享,她的目的是田恬。

她雖然才初一,可是第七策和舒瀟居然都護著她。

想起這兩個人她眼裡抑制不住的妒火。

都是學校里的風雲人物,她跟第七策同班幾天,憑著學生會會長的身份才跟他說上幾句話。

舒瀟是上一屆學生會會許易寧的女朋友,按道理來說這兩個人都應該跟她更熟才對。

跟他們走在一起出去那面子可大了,更何況在A中,多的是關係好的同學背後的父母也會有生意上的合作。

舒家和第家更是人人都想巴結一番的。

可是田恬!

一個普通家庭的小孩偏偏得到了這麼好的眷顧! 第七恬背對著她,所以吳瑜菲放肆地露出輕蔑的表情。

即使身邊有個堂妹,吳茉莉偏過頭,幾不可聞地輕聲嘆了口氣。

她已經習慣堂姐的雙面了。

「前面有片樹林,我們去那裡休息吧。」

陳楚玉的聲音響起,大家都看向她手指的方向,在毒辣的太陽底下那一片樹蔭真是尤為吸引。

大佬你家小作精又掉馬了 「快走!快!快!」

幾個男生早就熱得滿身大汗,直接就往那邊跑了過去。

一行人加快了腳步跟上,走到樹底下的時候,一陣涼風吹來,叫人身心舒爽。

第七恬環顧四周,交錯的樹枝中間隱約露出後面的小水潭,波光粼粼,風從那面過來,特別涼快。

前面還有個籃球場,大概是村子里的人經常去打籃球,邊上有個框子里裝了一個球,劉昊過去把球翻出來,試著拍了兩下,手感還不錯。

「嘿,過來!」

他招呼了幾個男生,運球上籃,頂著太陽也覺得不熱了。

第七恬幫著陳楚玉把野餐布鋪好,把大家帶過來的食物一一放上去。

「田恬,樹林後面過去有石子路,過了路那邊有條河,風景更好,一會兒你們可以一起去看。」

她挑了個觀景的好位置把畫板架好,小板凳一打開就坐著收拾自己的顏料和畫筆。

這個點也就這片樹蔭底下涼快些了,大家都不想往外面走,看著被陽光照到的地面都覺得燙。

於是剩下的人各自坐了一堆,談天說笑,也挺熱鬧。

第七恬去包里拿出母親早上給她備好的水果,足足兩大盒,用牙籤插了分給大家。

「哇,居然還是冰冰的,太爽了!」

冰涼的西瓜入口就把剛才的悶熱都給驅散。

吳瑜菲也拿了一塊,笑笑沒出聲。

一片道謝聲里,少了她一個也不覺得怪異。

林思翰本來坐在第七恬的右手邊上,看到吳瑜菲拉著吳茉莉走過來,皺了皺眉,起身走到另一邊坐下。

吳瑜菲就順勢坐在了第七恬旁邊。

大家聊開了都在分享生活里的一些小樂趣。

吳瑜菲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拍了拍第七恬的肩膀,問:

「田恬,你們家做什麼的呀?」

第七恬猶豫了一下,還是報出鄭叔的職業來。

「沒什麼,是司機。」

「那你媽媽呢?不上班?」

第七恬點點頭,這倒是真的,她極少見到林雅潔要回公司去。

「噢~」

吳瑜菲故意拉長了聲音,餘光看到更多的人被她們的對話吸引。

「你來A中一年都沒有,對這裡的人還不熟悉吧?我給你介紹一下。」

吳瑜菲扳著手指數了數學校里出名的那幾個人物,其他的人也不由自主地聽她說話,畢竟都是頭一年來A中,第七恬不知道的,其實他們也沒有了解多少。

說到舒瀟的時候,吳瑜菲頓了頓:

「你認識舒瀟的對吧,我就不多介紹了。」

第七恬沒想到她這麼說,大家的視線都集中到她身上了。

往後坐了一步,擺了擺手:

「其實沒有很熟,就是見過一次。」 吳瑜菲笑得人心裡發毛:

「呵呵呵……」

在場的人或多或少都知道她們有過節,這會兒都不敢出聲。

好好的聊天,氣氛突然就尷尬了。

吳茉莉是最不希望看到這種場面的,吳瑜菲說她要一起跟過來的時候她就擔心。

要是她跟田恬是單獨見面倒還沒什麼。

可是當著班上同學的面,大家都知道吳瑜菲是她堂姐,弄不好回去都排斥自己了。

「別說舒瀟了,菲姐,你說說剛才那個很厲害的學長吧,叫什麼來著?第七策?」

她打了個圓場,吳瑜菲才把視線從田恬的臉上離開。

聽到第七策三個字,她的表情突然就變得有些嬌羞。

她在初中部的時候就知道他了,大多數時間都是遠遠地看到他一眼,一直上了高中,居然能跟他同班!

遺憾的是兩個人同班的時間只有幾天。

吳瑜菲清了清嗓子:

「第七策之前跟我是同班同學。」

說這話的時候她又看著田恬。

她心裡願意把上次第七策為田恬說話的事情看作是一次偶然事件。

對第七策來說,肯定更加熟悉曾經同班的自己。

第七恬忽視了她眼裡的挑釁,努力讓自己平靜下來。

林思翰注意到她剛才聽見「第七策」的時候眼裡的驚訝,現在已經消失。

「第七策剛入學的時候就有很多人知道他了,畢竟第家還是挺出名的。」

吳瑜菲的話得到了好幾個人的點頭贊同。

第家的版圖那麼大,每個人家裡的生意多少都牽扯了些。

對於第家的繼承人,也更有興趣去了解,除了籃球場那幾個,幾乎都全神貫注地聽她說話。

吳瑜菲吹捧第七策起勁,第七恬漸漸失去了興趣,她在家偶爾會聽見第盛榮打電話,有時候對方說得大聲她就能聽到內容。

來來去去也就那幾句,跟現在吳瑜菲的話差不了太多。

村子里的人生活作息都很有規律,現在才十一點過半,已經能看見裊裊炊煙。

她起身去準備吃的。

吳瑜菲身邊突然空出一塊,有些愕然。

她對第七策不感興趣?

第七恬一個人在自己的大包裹旁邊翻找。

受她的影響,也有幾個人覺得肚子餓了,去拿自己的準備的食物。

吳瑜菲及時住了嘴,也跟著一起擺鋪那些食品。

她剛才問田恬的家境,在A中富二代雲集的地方,不知道她是走了什麼運才進來的。

她的午飯是吳茉莉媽媽準備給兩人的便當。

隨身帶個狩獵空間 第七恬注意到林思翰一個人坐在原地沒動,看著那些拿便當的同學眼裡流露出羨慕。

發覺第七恬看著自己,他嘴角扯開一個尷尬的笑容:

「我第一次……野餐,不知道要準備吃的。」

他包里還有林翹今早上出門的時候給他塞的錢。

誰知道這個村子里壓根沒有賣飯的地方。

第七恬笑了笑,大方把自己的包裹推過去:

「哈哈,我也是第一次野餐,都是媽媽準備的,一起吃吧。」

包裹里有三明治和飯糰,都用透明的盒子裝好整整齊齊地碼好。 她把盒子拿出來,林思翰伸手拿一個,其餘的分給了其他人。

陸潤聲就在她背後喝水,第七恬把盒子伸過去。

他看了下,伸手拿了一個飯糰。

大家手裡都有吃的,於是又聊起來。

剛才幾個女生被吳瑜菲說的話吸引住,一時間忘記這個學姐當初的驕橫,讓她說更多的第七策的事情。

「學姐,有照片嗎?」

吳瑜菲得意地說:

「當然有。」

狠狠地白了第七恬一眼。

據說第七策在校外有其他的老師帶,也很少出教室,他本人不喜歡拍照,所以留下來的都是那些女生偷拍他的照片。

吳瑜菲留了不少存貨,現在才展示出來。

「這個是校運會的時候……」

陸潤聲個子高,視力也沒問題,一眼就認出來這個男生就是那天跟自己一起打架的人。

第七恬壓根就沒湊過去看,吳瑜菲特地把手機舉到她跟前:

「怎麼樣,帥不?」

像個炫耀玩具的孩子,儘管這玩具不是自己的。

第七恬露出一個禮節性的笑容。

屏幕上的那張臉她再熟悉不過,可是出現在吳瑜菲的手機里,沒來由讓人添堵。

「帥。」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