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等級,寂寞的魚同樣換了一身裝備,由於沒有關特效,身上好兩件發著藍光的裝備讓林岳一陣炫目。

「這些裝備哪裡來的?」

現階段大多數玩家能有一套綠裝已經牛逼得不行,藍裝價格幾乎是綠裝的幾十倍,很少人可以穿得起,林岳很好奇,這個傻妹子哪裡搞來兩件藍裝?

沒想到寂寞的魚接著的回答,讓林岳差點想撞牆。

「我在這裡練級的時候,幹掉那些小怪撿的。」寂寞的魚指著馬車外面,幾隻等級25左右的野怪,很傻很天真的說。

擦,小怪送藍裝?

林岳嘴角抽搐連連,然而從寂寞的魚寫滿天真的臉上,卻看不到一絲說笑的痕迹。

好吧,儘管「境界ol」的爆率是很低沒錯,但是小怪出藍裝的幾率還是有的,只是,這個幾率應該不足百萬分之一才對,這個傻妹子是怎樣做到從小怪身上撿到藍裝的?這可不是大白菜啊!

要是小怪身上能夠撿到藍裝,你讓那些辛辛苦苦跑去刷副本,沒日沒夜刷世界boss的職業玩家情何以堪啊??

早知道寂寞的魚幸運值好像比較高,但林岳萬萬沒想到,她還能夠從小怪身上摸到只有boss才有可能出的藍裝。

尼瑪,現階段藍裝至少值個兩,三萬塊錢……

「難道,這丫頭是傳說中的幸運女神?」盯著眼前的少女,林岳忍不住扶著額道。 穿過整個紅河谷,前方出現了一條河流,它便是紅河,唯一一條橫跨整個紅瑪瑙郡的河流,過了對面,就是白星城。

載著林岳和寂寞的魚兩人的馬車以及護送他們的騎兵隊要過紅河,唯一的辦法就是通過一條橫跨兩岸的石橋,前段時間不久,就是有玩家發現了這條橋,才發現了對岸的白星城,給人族開放了一個新的區域。

雖然只是一個二級城市,但是白星城宏偉的程度還是令人乍舌,從馬車上走下來,抬頭看著眼前足足有二十米高的城牆,林岳感覺自己好像來到了中古世紀的歐洲。

繳納了20銀幣進城的費用,林岳和寂寞的魚踏入這個新的城市,至於騎兵隊,林岳讓他們在城外待命。

「任務要讓我找一個叫做扎菲爾的人族工匠……」林岳打開了任務欄,可發現上面根本沒有標註坐標,也就是說那麼大一個城市,他必須仔細搜索每一個地方。

「老大,你要找人嗎?」寂寞的魚問道。

「嗯,找一個叫扎菲爾的傢伙。」林岳隨口說道。

「我幫你。」寂寞的魚毛遂自薦道。

來的時候,林岳也沒想到要找她幫忙,只不過一段時間沒見,這丫頭嚷著要跟著他來白星城做任務而已。

聽到寂寞的魚的話,林岳也沒多想,點頭道:「好呀,你找到就私聊我,我馬上過去。」

「嗯,我一定很快找到。」寂寞的魚高興的點點頭,然後一個勁兒的跑去一個方向。

「傻丫頭。」林岳笑了笑,接著自己也開始往城裡走去。

白星城的面積一點都不比獅子城小,而且由於剛開放不久的關係,來到這的玩家沒多少,街道上大部分都是npc,那個情景跟林岳當初剛剛踏入獅子城的時候差不多。

「既然是工匠,大概在武器店裡打鐵……」

林岳打開了系統地圖,往地圖上尋找白星城武器店的位置,原以為這樣可以省點功夫,可是林岳很快無奈的發現,地圖上標註武器店的地方,足足有45處。

「靠,用得著那麼多的武器店嗎?」

沒辦法,數量再多也必須找,林岳現在做的只有碰運氣,率先找了距離他位置最近的武器店走過去。

十分鐘后,林岳從武器店出來,很遺憾,店裡面沒有一個npc是他要找的卡扎菲,就在林岳打算前往第二間武器店的時候,寂寞的魚卻突然發來了私聊請求。

「老大,我找到人啦。」

私聊一接通,那邊就響起了寂寞的魚興奮的叫聲,林岳驚訝問:「這麼快?」

一開始以為寂寞的魚可能找錯了,可是等林岳跟隨她共享過來的坐標找去的時候,林岳卻發現自己真的太少看她。

幸運女神不但殺怪摸屍紅手得不行,就連找個人運氣還這麼好,寂寞的魚發現卡扎菲的地方並不是武器店,而是位於白星城中央的花園廣場,如果不是她,林岳大概要走遍城裡45間武器店。

「老大,你看,是不是他?」從見到林岳開始,寂寞的魚滿臉寫著「快誇誇我」的表情,

林岳哭笑不得,抬手摸了一下她的腦袋,用一種像誇自己上幼稚園得了大紅花的女兒差不多的口吻,說道,「嗯,做得不錯!」

卡扎菲是一個年紀看上去至少有五十歲的老頭,因為長期打鐵的關係,他的身材非常壯,古銅的膚色,還有接近2米的身高讓他看上去非常威武,一點都不像上了年紀的老人。

林岳很奇怪,一名工匠為什麼不老實呆在自己的武器店裡打鐵,卻跑來廣場這裡?

揣著疑問,林岳上前把來意說出來,「卡扎菲對吧,是路易斯讓我來拿回他的武器。」

卡扎菲原本就坐在地上緊閉著眼睛,聽到林岳的話,他睜開了一隻眼,接著冷酷的說道:「路易斯?那是誰啊,我不認識!」

靠,這老頭好拽!

看著對自己不理不睬的卡扎菲,林岳嘀咕怎麼回事,正要解釋一下,可就在這個時候,他發現卡扎菲頭上出現了一個灰色的問號。

這種狀況林岳在新手村已經碰過一次,代表有任務可接,不過任務條件未達成,玩家無法接取。

「好感值不足嗎?」林岳撇了撇嘴,沖寂寞的魚說了一句「跟我走」,然後轉身離開了廣場。

「老大?我們要去哪裡?」不明所以的傻妹子露出了不解的眼神,人不是找到嗎?為什麼要走?

「先刷一下聲望和好感值,你跟著我就行。」林岳頭也不回的道。

二級城市的捐獻官跟一級城市的獅子城一樣,位於城中的庶務府,要找十分好找。

對於捐獻刷聲望林岳已經駕輕就熟,不用幾分鐘就找到人,並且捐獻了16萬金幣,成功把白星城的聲望刷滿。

重新回到卡扎菲這邊的時候,他頭上的名字已經變成了深藍色,代表卡扎菲對林岳的好感值達到了崇拜的程度。

「二級城市果然可以刷到崇拜。」

林岳咧嘴一笑,接著毫不猶豫走到卡扎菲的面前。

「這位勇士……」

由於好感值爆表,卡扎菲見到林岳簡直比見到自己老爸還高興,原本對人不理不睬的他此時已經站了起來,主動向林岳走去,態度跟剛才截然不同。

然而……

「砰!」

警察的世界 卡扎菲一開口,沒想到就被林岳一拳打在臉上,後半句話直接吞回去肚子里。

-371

別看卡扎菲身材壯碩,但說到底職業只不過是一名工匠,等級還不到20級,林岳一拳打掉了他差不多大半的生命值,人往後飛了出去不說,還吐了一地血,被打的臉腫得老高,好半天都沒站起來。

「老大,你幹嗎打他?」寂寞的魚沒看懂,接著問。

「他臉上有蚊子,我幫他打掉。」林岳面無表情的說。

附近經過一些玩家看見林岳毆打npc,紛紛圍了過來看熱鬧,一些好心的傢伙還提醒道:「兄弟,你慘了,在安全區域襲擊npc可是重罪,要被抓去坐牢。」

「是嗎?」林岳沖那傢伙笑了笑,顯然沒放在心上。

「靠,這人瘋了嗎?打了人還笑,真的想坐……」

那人「牢」字還沒說完,一件讓人跌破眼鏡的事情卻發生了,只見被林岳一拳打到吐血的卡扎菲忽然站了起來,並且來到林岳的面前。

大家還以為這個npc要找林岳算賬,可沒想到,卡扎菲居然豎起了大拇指沖林岳說,「打得好,勇士,能夠給你打一拳,是我三生有幸,小的對你的敬仰啊,猶如黃河之水天上來,滔滔不絕,連綿不斷……」 原本等著看好戲的圍觀群眾頓時傻了眼,這是鬧哪樣?被人揍了一拳還用自己的臉貼人家的屁股,這個npc是虐待狂嗎?

卡扎菲當然不是虐待狂,只不過他對林岳的好感值實在太高了,對於攻擊自己的林岳,他沒辦法發脾氣而已。

不過,林岳這邊也因為揍了一拳的關係,收到了好感值下降的提示。

系統:npc卡扎菲對你的好感值下降1點,目前崇拜。

「揍一拳才下降1點,果然,好感刷到崇拜以後,好感值下降的幅度會大大的減少,基本上是固定了。」

原來,林岳揍卡扎菲一拳除了一開始不爽他的態度以外,還為了做了一個驗證,驗證把好感刷到崇拜以後,npc對玩家攻擊行為的底線在哪裡。

按照這種程度的傷,林岳感覺可以把卡扎菲揍到掛掉為止,到最後他說不定還會對自己「感激流涕」。

「呵呵,真是一個有趣的設定。」

實驗完畢,也該做正經事了,林岳打斷了正在一個勁兒拍馬屁的卡扎菲,然後說道:「你真的不認識一個叫做路易斯的人?他可是把武器寄存在你這裡。」

「路易斯?」半邊腫著的卡扎菲露出一個思考之色,接著神色一變,連忙回道:「勇士,您說的路易斯,該不會是路易斯.蘭特?」

「好像就是這個名字。」林岳哪裡記得大叔的全名,只道點了點頭。

「原來您那位大人派過來拿回那東西的……」卡扎菲好像陷入回憶中,嘆道:「沒想到轉眼就過了30年,我還以為那位大人已經忘了……」

npc好像都自帶「回憶殺」技能,眼看卡扎菲就要長篇大論講述自己年輕的事迹,林岳連忙打斷道:「廢話少說,你的事情跟我無關,給我壓縮到20字以內。」

原本還沉醉在過往回憶中的卡扎菲聞言,尷尬道:「勇士,事情說出來有點複雜,20字實在有點勉強。」

沒想到寂寞的魚也插來一腳,學著林岳的口氣說:「沒聽見我老大的話嗎?我老大時間很緊迫,給我壓縮到20字以內。」

卡扎菲:「……」

雖然卡扎菲最後沒辦法用20字描述他跟路易斯的往事,但是在林岳的強烈要求下,他還是用最簡短的話說了一遍。

事情其實很簡單,就是30年前,還是工匠學徒的卡扎菲跟隨著名的矮人工匠大師魯達維夫學藝。那個時候,無數的冒險者千里迢迢來到了白星城,只為了求一件稱手的神兵利器。

某一天,魯達維夫接到了一位神秘的客人,對方讓他修補一件已經破碎的兵器,並且要求在兵器修補好后替他保管。

魯達維夫一開始很疑惑對方為什麼有這種奇怪要求,可是等他看到那件破碎的兵器,他當即就無條件答應下來。

修補兵器足足用了兩年的時間,修補后魯達維夫因為某件事情回去了矮人族領地,而那件修補好的兵器也留給了作為學生的卡扎菲手上。

「為了修補那件兵器,老師當時可是花了相當大的精力,臨走前還叮囑我,讓我好好保管那件兵器,因為它的主人總有一天會回來,可是我沒想到,這一等就等了30年。」說完,卡扎菲神色唏噓。

「說重點,那件兵器究竟放在哪裡。」林岳沒好氣道。

「咳,勇士,雖然你說你是路易斯先生委託你來取回兵器的,但是,我必須有憑證才能夠把兵器交回給你。」

「憑證?」林岳忽然想起一件事情,那就是臨出發前,大叔的確給了一張存票。

從系統背包里把存票拿出來,林岳遞給了卡扎菲,「看看是不是這個。」

「對,就是這個了。」捏著那張發黃的存票,卡扎菲激動的點點頭,看來,能夠了結一件埋藏了許久的往事,他打心裡高興。

「那麼是不是該把兵器給我了?」林岳接著催促道。

「勇士,莫急,兵器其實一開始就在你面前。」卡扎菲收起憑證,忽然一面神秘道。

「你講笑?我面前?」林岳看了又看,面前根本什麼東西都沒有。

「看來勇士還沒有注意到。」卡扎菲忽然往旁邊移動了一步,指著身後一根黑色柱子說道:「當年路易斯先生留下來的兵器就是這個。」

卡扎菲不說,林岳還真沒注意到他身後有這樣一根柱子,只是,這根柱子真的是兵器? 壕爹快跑,媽咪來了 林岳左看右看,還是沒看出來。

「它的名字叫做魔槍紅妖,當年我的老師,偉大的矮人工匠大師魯達維夫將它修補好后,用破魔石混合金剛石蠟將它封印了起來,並插在這個地方等待它的主人回來。」

破魔石是一種能夠吸收諸如魔法,鬥氣能量的特殊石頭,金剛石蠟則是一種非常堅固的粘合劑,林岳想不明白,為什麼那個叫做魯達維夫的矮人為什麼要花這麼大的力氣把槍插在這裡?

大概看出林岳的疑問,卡扎菲又主動解釋道:「這桿槍蘊含著非常驚人的魔力,常人持有它輕則會被魔力控制心神,做出害人害己的慘劇,重則會直接暴斃身亡。當年我的老師修補好這桿槍的時候,原本只是放在經營的武器店內展示,可是後來不知道怎的吸引了一些心術不正的混蛋,他們想把槍據為己有,結果釀成了好幾次的慘劇。老師為了以絕後患,才用破魔石混合金剛石蠟把它封印起來,並插在這個廣場上警示世人。」

「太長了,原因我不想聽。」林岳說著,走到魔槍紅妖的面前邊伸出手邊道:「總之,我現在拿它回去見路易斯就可以了。」

沒想到話音剛落,林岳的手才碰到槍身,面前突然彈出一串的提示。

系統:你受到魔槍紅妖的魔力反噬,失去134點hp。

系統:你受到魔槍紅妖的魔力反噬,失去134點hp。

系統:你受到魔槍紅妖的魔力反噬,失去134點hp。

……

提示不停的刷新,林岳頭上居然真的飄起了相應的傷害,血條唰唰聲的往下掉,眼看就要見底。

林岳嚇了一跳,連忙收回手,掉血才勉強止住。

「靠,真的會殺人!」 「勇士,您看到吧,普通人根本接觸不了這桿魔槍紅妖,找我看,還是讓路易斯先生親自來取吧,這東西只有他能夠駕馭。」卡扎菲苦口婆心道。

要是能讓大叔來,還用得著哥做這個任務嗎?

林岳心裡翻了翻白眼,不過並沒有反駁卡扎菲的話,而是對他說:「槍我先放在這,以後再來拿。」

卡扎菲以為林岳聽從了他的意見,當即笑著道:「勇士,請您放心,這桿槍我會好好保存,等路易斯先生來取。」

看來這老頭是誤會了,林岳也沒有多解釋,而是帶著寂寞的魚離開了這個廣場。

任務做不了,林岳打算回去找路易斯問問,這傢伙應該知道如何擺平他那桿殺人魔槍,不過在之前,林岳打算先到處走走。

「難得跑到白星城,不如溜達一下,看看有沒有合適的練級點。」

聽到這話,寂寞的魚一雙大眼睛發出興奮的光芒,雀躍的問道:「老大,你要去練級嗎?」

「算是吧,如果有合適的地方,練練級也沒所謂。」林岳聳聳肩道,說起來,其實林岳自個兒也想快點把等級練到30級。

30級以後,跨種族傳送陣會開放,玩家就能夠自由來往各種族的領地,之前準備的一個「發財」計劃大概也可以進一步實施。

白星城城外的練級區域大概有三個,一個是來的時候經過的紅河谷,哪裡分佈的怪物大多數是21級~25級,另一個是位於白星城東面,叫做翠峰草原的地方,怪的等級大概是26級~30級。

不過,這兩個地方顯然都不適合林岳,林岳之前好歹已經開始群刷31級的怪,如果跑去刷低級怪,升級的速度會減慢。

最後,林岳選定了一個位於白星城西面的練級區域,哪裡叫做夢魘濕地,分佈的怪物跟赫連山脈一樣,都是31級以上的怪。

離開白星城后,林岳帶著寂寞的魚重新坐上騎兵隊的馬車,不一會兒就夢魘濕地,那是一塊充滿了霧氣和泥潭的沼澤。

由於白星城附近的練級區域才開放不久,附近明顯沒有什麼玩家,林岳很輕易找到一塊相當寬敞的練級點。

濕地巨蜥:等級33,hp:1330,mp:400。

附近活動的都是這種怪物,林岳粗略數了一下,大概有20~30隻,而且分佈的密度很大,非常適合用來群怪。

「一會兒跟著我,我說攻擊的時候你才攻擊。」林岳沖寂寞的魚吩咐道

「嗯。」寂寞的魚乖巧的點點頭。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