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風大師與王項陽領著一眾人走上前去,紛紛朝著那名叫簡瀟的老爺子拱了拱手,恭聲道:「簡瀟大人,幾年未見,您老身體可還康健啊?」

「呵呵,是金弦城的長風和王項陽吧?不錯不錯,今年帶來的年輕人,倒是十分的年輕有為啊,小小年紀,居然已經是五品符師了,前途無量,前途無量啊!」

那簡瀟老爺子的目光在葉天身上掃了一眼,當即便是露出了幾分欣慰之色。

「簡瀟會長,小子路堯,有禮了。」

此刻,葉天也是不好懈怠,朝著那位簡瀟老爺子拱了拱手禮貌回應道。

「呵呵,不驕不躁,小子倒是心性不錯,老夫很是看好你,好好表現,若是你表現尚可,老夫很樂意與你探討一下符師心得。」簡瀟地聲音,不急不緩,顯得略微的有些沙啞,聽得這話,葉天倒是並沒有什麼明顯的感受,反倒是那長風大師和王項陽,臉色陡然便是聚變!

英雌 「路堯,還不*謝簡瀟大人?能夠得了簡瀟大人的指點,你甚至是能夠段時間內,從五品修鍊到七品!」

「呃……多謝簡瀟前輩,小子一定好好表現。」

撓了撓頭,葉天這才趕忙笑著拱了拱手道,心中卻是暗自有些無奈。

前輩,九種屬性疊加的陰陽湮滅,有沒有興趣了解一下?

葉天心中如是笑道…… 只是這最親近的人,阿離為什麼首選的就是宋有田?難道在阿離的心裡宋有安同宋有邦就一一點嫌疑都沒有嗎?

「阿離。」

宋有彬的話還沒有問出口,宋離就已經開始說了。

「三哥是不是想問為什麼我對宋有邦跟宋有安一點都沒有懷疑?」

宋有彬點點頭。「我正是想這麼問。」

「不錯,雖然看起來他們的嫌疑都是一樣的,但是他們倆一起出現就是最好的證據。」

「可是如果是他們倆合夥把人給殺死的呢?」

「不會,真要是他們倆合夥把人給殺死的,他們現在根本就不會出現在這裡,因為漏洞太多了。而且他們跟四堂叔一家早已經分家了不說,四堂叔家裡的東西恐怕他們也知道不管怎麼說都不可能是他們的。更何況他們不是還在縣城忙著四堂嬸的事兒嗎?」

宋有彬眼睛一閃,笑道:「果然是這樣,不過要是宋有田真的干出了這事兒,不要是知縣大人饒不了他,我也絕不輕饒了他。」宋有彬揮了揮自己握緊的拳頭。

宋離失笑,「三哥,你瞧那天那個徐師爺像是來查案子的樣子嗎?」

徐師爺的那天的做派宋有彬怎麼可能會忘記,儘是說了些毫無用處的話。而且到現在依舊是什麼起色都沒有。

「更何況那宋有田也還算是聰明知道一把大火就能把什麼都燒沒了,只是他不知道也正是因為他的這把大火才會把他自己給暴露出來的。」

「這話怎麼說?」

「你想有誰會如果是一般人有誰會殺人之後還放火的?而如果不是沒有深仇大恨自然是不會這麼做的,除非他是想掩飾些什麼東西。」

王妃難纏:王爺我看穿你啦 「這就是阿離你說的聰明反被聰明誤是不是?」

「三哥,你想宋有田為什麼會沒有回來?恐怕最大的原因還是因為擔心自己殺了宋華富的消息暴露出來,所以他現在根本就不敢出現,也或者他真的跟這件事情一點關係都沒有。」不過要說宋有田跟這件關係一點都沒有,自己是怎麼也不相信的。

余占鰲如果不是事先從宋有田那裡了解過宋離,可能他根本就不會認識宋離。只是一路尾隨下去讓余占鰲越發的肯定眼前的這一對男女其中的女的肯定就是宋有田口中的宋離。

不過宋離的分析自己也聽了,雖然還是有些漏洞但是卻要比當初宋有田跟自己說的可信的多了。

「宋姑娘,這是我家公子交給您的。」

天香樓的掌柜何進將何淼之前讓自己交給宋離的書信恭恭敬敬的遞到宋離的手上。

「你家公子給我的?」宋離晃了晃手中的書信。

何進點點頭,「是。」

「那你家公子可有什麼話讓你跟我說的?」

何進搖頭。「公子只是小人將這書信交給姑娘您,未曾有話讓小人轉告姑娘您的。」

宋離點頭,「我知道了,告訴你家公子信我已經收走了。」

何淼不在,宋離對何進說完兔子的事情就走了。

「表小姐。」何進恭恭敬敬的對著從內廳出來的魏秋月道。

魏秋月點點頭,「怎麼樣?那賤人有什麼反應?」

「沒有。」

魏秋月皺眉,「何掌柜,你可是覺得我這麼做不對?」

何進搖頭,「小人只是天香樓的掌柜無權置喙表小姐的事情,表小姐讓小人給宋姑娘的東西小人也已經給宋姑娘了,不知道表小姐何時能將小人的妻兒給放了。」

魏秋月似笑非笑,「你急什麼?你妻兒在我那裡餓不著凍不壞的。」魏秋月話鋒一轉,「只要看見宋離那小賤人死了,我自然就會將你妻兒都給放了。」

何進心裡已經後悔了,他怎麼就傻得相信魏秋月的話。若不是自己的妻兒都被魏秋月給抓起來了,自己怎麼也不會做出這樣的事情。只希望宋姑娘吉人自有天相能明白自己剛才話里的意思,否則到時候只怕是大羅山西也難得救她。

魏秋月眯了眯眼睛,「何進,你不要妄想打小主意,要是被我知道你勾結宋離那個小賤人,你妻兒是什麼下場我相信不用我多說了吧!」

「小人絕對不敢。」何進彎腰。

魏秋月這才帶著秋梅趾高氣昂的消失在何進面前。

「阿離,你怎麼不看看何公子給你的信裡面都寫了什麼?」

宋有彬見宋離看也不看隨手就將何進給她的信毀了,問道。

「那不是何公子給我的信。」

「不是?」

「當然不是,你想我跟何淼的關係應該還沒有到可以互通書信的地步是不是?更何況何淼如果真的要找過完全可以讓趙峰來,。完全沒有必要找何進。」

「也許是他們現在脫不開身也說不定。」

宋離笑了笑,「三哥,你如果想要聯繫一個人,你會讓誰去?」

「當然是我自己親自去。」

「這不就行了。」

「可是難道你就不好奇何掌柜給你的信裡面到底寫了什麼嗎?」宋有彬問道。

宋離搖頭,「不好奇。」

「阿離,你這樣真的好嗎?」宋有彬對於宋離的態度很是無語,為什麼阿離就不好奇這信到底是誰給她的。

「三哥,好奇會害死人的。」能讓何進幫忙的人恐怕除了魏秋月也不做他想了,只是如果魏秋月溫逹已經死在自己手裡了,真不知道魏秋月會是一副什麼樣的表情。

余占鰲自然是聽見了魏秋月跟何進對話的,只是可惜原以為宋離會拆開信件看一看的,誰知道宋離看都沒看就給毀了。

「看來這小丫頭倒是挺警覺的,不過這樣也好。」

「三哥,你說要是有個人一直跟在咱們身後,咱們應該怎麼做?」宋離冷不丁的冒出一句。

「跟在我們身後?」宋有彬回頭看了看,卻什麼都沒有發現。「我沒有發現有誰跟著咱們啊。」

宋離笑了笑,「咱們還是趕緊去店裡看看。」既然那人跟在自己身後這麼久都沒有現身,看來應該是另有目的了。

「小姐,三爺來了。」衛東見宋離跟宋有彬來了,連忙迎了出來。

宋離點點頭,「店裡怎麼樣?最近可有什麼影響?」

衛東搖搖頭,「沒有,依舊如常。」

「等會兒你跟喬大郎到內堂來一下,我有話要跟你們說。」宋離道。 簡瀟微笑著盯著葉天,目光在葉天的身上停留了好片刻之後,方才是緩緩的收斂了回來。幾人又是寒暄了幾句之後,長風大師二人方才領著葉天等人離開,去拜會其他的高手。

「老師,你好像對這位路堯小哥很感興趣。」

當得葉天等人走後,簡瀟老爺子的身後方才是走出一名年輕人,微笑著望向葉天等人離開的方向開口問道。

「呵呵,不知為何,這路堯小友的身上,似乎是有著幾分讓我很熟悉的氣息,許是人老了,錯覺吧。」簡瀟老爺子搖頭笑了笑,並未再多說什麼,只靜靜的閉目養神,不在搭理旁人。

……

片刻之後,長風大師等人又將葉天帶到了另一處貴賓席位,不過當得葉天靠近了這貴賓席的時候,臉色立刻是出現了幾分詭異的變化……

只見得,那貴賓席位上,此刻正端坐著一名年輕人,這恐怕是所有帶隊導師當中最年輕的一位了,看上去也就能比葉天大了三五歲的模樣,但其胸前,卻是赫然掛著一枚八品符師的徽章,頗為的耀眼!

其他人看見這位年輕的八品符師高手之時,臉上都是慢慢的崇敬之色,凌芸和韓小葵兩個人的臉上,更是浮現出了諸多少女之態,美目之中滿滿都是愛慕之意,足以可見那位八品符師級別的青年,在他們心中地位是何等的高。

反倒是葉天,臉上一陣苦笑,有些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

這廝可不就是萬法少主楊宣凌么!

「長風前輩,您所說的神秘嘉賓,就是……宣凌少主?」葉天小聲的開口問道。

久違了,沐叔叔 「哈哈,不錯!是不是相當的意外?你們這些小輩,這次可是要在宣凌少主的面前大展拳腳,要是能夠得到了宣凌少主的賞識,那可就相當了不得了!少主一句話,你立刻就能成為萬法仙門的傳人,若真是走到了那一步,不出五年時間,這內域之中,你絕對也是一方響噹噹的人物了!」

長風大師朗笑著道,顯然,他是已經提前預想好了葉天等人見到楊宣凌的時候,會是何等的驚訝。

只是此刻,葉天好像也並不顯得多麼驚訝了……

那是他的宣凌大哥呀……別人喊少主,他喊大哥,這根本都不是一個輩分了。

更何況……進入萬法仙門這種事情,對於他來說還當真是沒什麼吸引力可言了,還是那個話……

前輩,九種屬性疊加的陰陽湮滅,要不要了解一下?

而正值此刻,楊宣凌顯然也是發現了他們的存在,轉過身來朝著他們笑了一笑:「呵呵,長風閣下,項陽閣下,你們也到了啊,這位朋友……就是之前上報了資料的路堯閣下吧?」

聽得那楊宣凌的笑聲,眾人連忙是恭敬的朝著楊宣凌一拜,而此刻,所有人都是清楚的看見,楊宣凌的目光正牢牢的鎖定在了葉天的身上,片刻之後,居然是自己起身走了上來,朝著葉天伸出了手掌,示意葉天握手!

這可是旁人根本難以享受到得禮待啊!能夠讓得萬法少主楊宣凌這般熱切的對待,可是許多七品八品的符師高手都無法享受的!

「葉天老弟,久違了。」

兩人手掌一握,楊宣凌便是心念傳音朝著葉天笑道。

「呃……宣凌大哥,我這易容就這麼簡陋么?一眼就看穿了,我可是很沒面子的!」

被楊宣凌直接戳穿了身份,葉天也是頗為的有些尷尬,不過也是正常了,許久未見,如今楊宣凌的修為已經是達到了八劫涅槃境頂峰的層次,距離衝擊九劫涅槃境只剩下了最後的一步之遙,顯然,楊宣凌也是真正繼承了南派的大統,修為也受了傳承,直接衝上了一個極高的境界了。

「那倒沒有,不過你被長風大師賣了,他將你的資料上報給我的時候就告訴我了,你本名葉麟,因為忌憚一些仇家,擔心招來麻煩,故而化名路堯,一聽這名字我就知道鐵定是你了。」

楊宣凌傳音笑道,這話一說完,葉天也是忍不住翻了個大大的白眼……

合著他還是讓長風大師給賣了,而且賣的相當乾脆……

不過想來,這長風大師也是好心了,心想著他有仇家在,又天賦極佳,若能依附上萬法仙門,想必是仇家也可對付,天賦也有地方發揮了,因此專門想楊宣凌舉薦了他,也算是一番良苦用心了。

只是長風大師做夢也不會想到,他給楊宣凌舉薦的人,是楊宣凌老早就已經看上的人了,說不準今後南派有了足夠的底氣將萬法北派的叛黨給解決之後,這位「路堯小哥」,就要成了與楊宣凌同樣級別的「葉天少主」了……

「好了,之後我們再敘,免得暴露了你的身份,此次比賽,你可得手下留情啊,可別把我妹妹欺負得太慘了。」

楊宣凌最後傳音笑了笑,旋即便是轉為開口言語,「路堯閣下果然是有著十分不錯的天賦和底蘊,希望能夠見識到閣下精彩的表現。」

「多謝少主,在下定然全力以赴。」

葉天點了點頭,微笑回應道,心中也是有些無奈。

「來,給諸位介紹一下,這位是舍妹,也是此次萬法仙門前來參賽之人。」

楊宣凌點了點頭,旋即便是指了指身旁的一位少女介紹道。

眾人的目光朝著那少女望去,便是瞧見了那少女,穿著一套特別製作而成的淡青色裙袍,看上去頗為的傾心素雅,而在其小小的胸。脯上,赫然便是有著一枚六品符師的徽章,閃閃發光!

目光瞟過那位模樣淡雅出塵的少女,葉天等人也是連忙朝著那少女拱手一拜,楊宣凌的妹妹,那也是在萬法仙門之中地位頗高的存在了,而且這小小年紀就是六品符師,天賦也是強得讓人打心底的敬佩!

「宣穎,這為便是我之前與你說的路堯閣下了,此次大賽,他可是你十分強大的競爭對手,與他比試,你可要全力以赴啊。」楊宣指了指葉天,向著那少女介紹道。

聽得楊宣凌的評價,一旁的楊宣穎嘟了嘟嘴,悄悄的嘀咕了兩句,不過依舊是十分禮貌的湊了上來,朝著葉天略微頷首。

「你好,路堯先生。」

楊宣穎此刻也是落落大方的對著葉天伸出了纖纖玉手,微微一笑,就這嫣然一笑間,便是讓得周圍許許多多將目光投遞而來的青年才俊們心神蕩漾,如痴如醉!

「見過宣穎小姐。」

葉天也是微笑著伸出手來,輕握著那柔若無骨的玉手,禮貌回應道。

顯然,這楊宣穎是不知道他的身份的,楊宣凌之前交代的話,也是讓得葉天心中有了幾分定數,這楊宣穎,恐怕本事這場大會的奪冠大熱,只是現如今有他在旁,這楊宣穎想要奪冠,就不是那麼簡單的事情了,他若是不刻意相讓,楊宣穎想贏他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陰陽湮滅,宣穎小姐要不要也了解一下?

「希望路堯先生這次能夠取得滿意的成績,到時候宣穎會替大哥擺設酒宴招待先生的,還望先生到時不要拒絕小女。」

楊宣穎收回手來,微笑道。

「嘖嘖……總感覺我要被安排了呢……」

面上含笑著點了點頭,葉天心中卻是不免的一陣苦笑,顯然,這次的符師大賽上,他要成了焦點人物了,他能夠明顯的感受到,此時此刻周圍已經是有不少的目光帶著幾分敵意朝著他投遞了過來,楊宣凌少主和楊宣穎大小姐二人先後都是這般熱切的對他,也是讓得許多人都心生出了滿滿的妒忌,恨不能現在就跳下來將他按在地上摩擦一頓,取代了他的位置,去和那楊宣穎大小姐親密接觸一下……

這擺明了是要把他樹立成眾矢之的啊…… 衛東點點頭,「那我現在就去找喬大哥。」

宋有彬隨便找了個凳子坐了下來,「我看咱們這店兒裡面倒是跟從前有些不一樣了。」

上一次魏秋月鬧了一場,砸壞了不少的東西,可是後來阿離卻能讓魏秋月賠了一筆不少的銀子,後來更是藉機改裝了一番。現在整個鋪子看上去比從前真的是要大氣不少。

宋離將最近半個月的賬本看了看,又空間裡面掏出紙和筆,寫寫畫畫的記錄了不少。

宋有彬根本就沒管宋離到底在幹些什麼,這會兒已經靠著桌子開始打盹兒了。

宋離看的好笑,三哥都已經困成這樣了,偏偏還不去休息。

「三哥?你去大哥屋裡睡會兒吧!」宋離推了推宋有彬。

宋有彬一個激靈,清醒了不少。「不行,我答應娘了一定會貼身看著你的。」

宋離沒想到他三哥竟然把她娘的話執行的這麼貫徹。「我現在人就在這裡哪兒也不去,難道這樣三哥您還不能放心?」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