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老團:「……」

他們是不是幻聽了,大人說了什麼?

「大人,您剛剛說什麼?」 江湖位面小人物 大長老戰戰兢兢的問道。

「我說,碧姬·科茲莫是我殺的,可是聽清了?」

長老團冷汗直流,科茲莫家的第三代到底是怎麼惹到這位大人了,火氣這麼大!

「不知科茲莫家的第三代做了什麼事?」五長老大著膽子問。

葉靈眼裡煩著寒光,「她做了不該做的事,動了不該動的人。」

「大人息怒!」十二長老被這威壓直接衝擊的趴在了地上,連忙惶恐大喊。

「既然你們來說了這件事,便記好了,人類血獵穆爾·唐納德是我護著的人,別試圖挑釁我。」

「是!」現在十二長老已經無暇管葉靈護著的人是人類,而且還是血獵了,他們只記得穆爾·唐納德不能動不僅不能動,遇到了一定要奉為上上賓。

「記住了便離開吧。」

得了葉靈的話,十二長老像是得了聖旨一般連忙離去。

「我聽到了。」穆爾·唐納德直視葉靈,一點也不隱藏自己偷聽的事。

「嗯。」

穆爾·唐納德:「……」

這是什麼態度,一般被要保護的人發現自己在默默地保護他,就算不害羞也不應該是這麼平淡的樣子吧。

「你對我這麼好,是不是喜歡我?」穆爾·唐納德突然靠近葉靈,直視葉靈的眼睛。

好像這樣就可以看到葉靈心裡的想法一樣。

「還不喜歡。」葉靈神情冷淡,「我會試著喜歡你的。」

完全沒有想到會是這個結果,瞬間有一種被戲耍的屈辱感。

這算什麼?想要體驗感情,所以來拿他做試驗品嗎?

嗯?

葉靈不明白穆爾·唐納德怎麼突然生氣,盯了他看了一會,還是不明白,師姐說的對,男人的心比宇宙找針還要難以琢磨。

「為什麼生氣?」葉靈不準備猜了,還是直接問的好。

「你到底把我看做什麼?」

質問的語氣讓葉靈不悅,更多的是不解,「人類,不然還能是什麼,血獵嗎?那也是人類。」

「……」

穆爾·唐納德不知道這個血族是真不懂他的意思還是裝的,反正覺得非常的無力。

「你到底把我當做什麼?玩具嗎?可供你戲耍的玩物。」

葉靈清淡的眼瞳中浮現一瞬的詫異,「你為什麼會有這個感覺?」

葉靈反思,她有哪裡做的過分了嗎?好像沒有吧。

救他的命,還由他自由決定去留,滿足他一切的要求,哪裡把他當玩物了。

菱寧:「矯情。」

嗯。

葉靈覺得有道理,師姐也說過,男人就是矯情動物。

唔~

師姐好像還說過,男人矯情起來解釋就好,但是絕對不能慣著。

「我沒有把你當做玩物,是你喜歡我並且希望我喜歡你,我才會試著去喜歡你的。」葉靈非常認真的說。

師姐說過,這時候一定要認真,不然男人是不會信的。

「……」

「你怎麼知道的?」他一直以為她是不知道的。

「你說的。」

「我沒說過。」難道他失憶了?不可能啊,他並沒有被遺忘的記憶啊,而且他也不可能說出這樣的話。

「就是你說的。」上一個世界說的,雖然沒有記憶,但是也不能耍賴。

「我真的沒有……」

「就算不記得了也不能耍賴!」語氣冰冷,不能慣著。

穆爾·唐納德接下來的話完全說不出口,難道他真的失憶了?

但是又很快就否認了,他沒有失憶,沒有。

他只是有這個想法,但是絕對沒有說出來。

難道她的能力是讀心?

菱寧無聲的嘲諷,呵~可以讀心的是他。

穆爾·唐納德被迫承認了自己說過喜歡葉靈,並且希望葉靈也喜歡他的話。

但是他依舊在城堡里住的很歡,並且開始……肆無忌憚起來。

「靈,我想要吃東方菜。」

葉靈直接一拂手,桌上的西餐變成了東方菜,上到古時宮廷珍饈,下到現代家常便菜應有盡有。

「……」

「我想要吃你做的。」

「不會。」葉靈冰冷的盯著穆爾·唐納德,最近是不是便的特別作起來了。

這種情況師姐是怎麼說來著的?

男人作的時候,如果是喜歡的可以適當滿足,若是不喜歡的直接拍飛。

但是她這種算什麼,她不喜歡這個男人啊!但是她有說了要試著喜歡,所以是按照喜歡的來吧。

不過這人是不是要求太多了,所以這個就算是喜歡也不應該滿足的吧。

「我就想要吃你做的,就算是第一次做我也一定全部吃完。」穆爾·唐納德期待的看著葉靈。

葉靈:「……」

算了,還是去做吧,一個魁梧硬朗的面容做出這種疑似撒嬌的動作,實在是太考驗觀看者的承受能力了。 於是葉靈就進了廚房。

穆爾·唐納德完全不擔心什麼都沒有的廚房,葉靈沒辦法做飯,非常期待的站在廚房門口。

葉靈做的是非常簡單的幾道家常菜,炒土豆絲,炒黃瓜,西紅柿蛋湯,還有一道稍微麻煩點的可樂雞翅。

雖然簡單,但是葉靈不管是刀法還是炒菜時的樣子一點也不像是不會做飯人的樣子。

不到一分鐘土豆絲和黃瓜就切好了,長短粗細都差不多,而且不管是火候,還是下調味料的時機,翻炒的力度,都完美。

最後的成品完全讓人難以相信這不過是家常菜,簡直和參賽的藝術品差不多。

穆爾·唐納德委屈的看向葉靈,明明就會還說不會,你是不是不想喜歡我了。

但是卻被葉靈冰冷的眼神殺了回來,不敢說話。

歡歡喜喜的吃飯。

真好吃!

這是其一,其二。

「靈,陪我出去玩。」

葉靈頭也不抬,依舊看書,「就在城堡不好嗎?」

「我還沒有逛過血族的地盤呢,你陪我去逛逛吧。」想要奪書,但是不敢。

「你昨天不是逛過嗎?」

「那是昨天,今天還沒有逛過,而且我還沒有逛完呢。」理直氣壯。

葉靈看向穆爾·唐納德,眼神冰冷。

但是穆爾表示一點也不怕,理直氣壯的盯著葉靈,不敢搶書,但是敢一直煩你。

不能殺!

而且是說了要試著喜歡的人!

就算要求多,也要盡量寵著!

紫發妖姬 只要別亂髮脾氣!

師姐說過,對於自己喜歡的人一定要好好的寵著!

所以要寵著!

葉靈做好心裡建設,短暫的放棄做宅女。

菱寧就算不想看著他家主人這麼寵著個男人,也沒有辦法反對。

畢竟這有很多都是主人個魔鬼師姐教的。

不過想到主人的魔鬼師姐,菱寧覺得有好戲看了。

主人要是沒有喜歡上這個男人還好,要是喜歡上了,這個男人就慘了。

桀桀!

穆爾·唐納德感覺到自己背後一涼,有點冷。

看葉靈穿的單薄,就要脫下自己的外套,「小心著涼。」

葉靈將穆爾·唐納德脫,衣服的動作按下去,「知道會著涼還脫,衣服,你想要生病?」

想到葉靈種族的穆爾·唐納德,默默的將衣服穿好。

偶爾有遇到的血族,遠遠的看到葉靈和穆爾·唐納德就離開了。

心裡對這個得了葉靈寵愛的人類嫉妒的血族不少。

但是由於穆爾·躺唐納德完全不單獨行動,所以就算血族再嫉妒也沒鬧到他面前。

畢竟沒有血族趕在葉靈面前放肆,科茲莫家的第三代碧姬·科茲莫就是最好的例子。

血族不敢動穆爾·唐納德不代表他們不敢動其他人,於是其他的血獵就成了血族們發泄的工具。

特別是科茲莫家族,他們雖然對碧姬·科茲莫沒有感情,但是碧姬·科茲莫是姓科茲莫的,而且還不是廢物。

死了,科茲莫家族當然是要報復的,而報復的對象,顯而易見就是那些血獵了。

而這麼被追殺,血獵們也知道了,穆爾·唐納德沒有死,而且還備受如今血族一個大人的寵愛。

生氣肯定是有的,但是他們更多人想到的卻是利益。

只要穆爾·唐納德肯幫忙,他們說不定可以重創血族,甚至讓血族滅族。

只是穆爾·唐納德如今完全是過著與世隔絕的生活,完全沒有人可以聯繫上他,就算計劃的再好,想的再美,見不到人也是白搭。

不過穆爾·唐納德又作了,讓葉靈陪他逛完血族的地盤還不夠,還拉著葉靈去人類世界逛。

兩人一點掩飾也沒有,很快就被血獵發現了。

於是血獵們興奮了。

當真是想什麼來什麼。

「靈,這套裙子看著很適合你,你要不試試?」穆爾·唐納德拿著一條粉色的裙子興奮的說。

葉靈:「……不試。」

這是什麼審美,到底是什麼給的他勇氣讓他說出這條粉嫩嫩的裙子適合她這種話的。

穆爾·唐納德還想要勸說,但是被葉靈眼神封殺了。

「這一條呢?」穆爾·唐納德這次拿的是一條正常的,淡藍色的裙子。

「就這麼想要我試?」

「當然了!」穆爾·唐納德理所應當,將裙子塞到葉靈的手中,「給女朋友買衣服不是每一個男朋友都該做的事嗎。」

葉靈看了一眼穆爾·唐納德,見他這麼興奮,還是沒忍心說出她還不是他女朋友的事。

算了,本來就就在試著喜歡,是女朋友也應該沒有錯。

葉靈拎著衣服進了試衣間。

「穆爾!」

一個穿著風衣的男人出現在穆爾·唐納德的面前。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