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離權抬了抬手,他身邊的管家點點頭,上前將頭髮拿了回來。

「去做親子檢測。」鍾離權看都沒看那根頭髮「在這裡等結果出來。」

赫連妙其實心裡也很忐忑的,那個女人到底靠不靠譜啊!這根頭髮到底是不是玖公主的?

如果只是一個假的,那麼那個女人有怎樣的手段才能欺騙鍾離家,如果是真的,難道,鍾離玖還活著?!

想到這個可能,赫連妙緊緊咬住了唇。

兩個小時后,鍾離家私人醫生團隊出來彙報鑒定結果的時候,無論是管家還是鍾離權都有些沉默,四組鑒定,四組都是一個結論,確實是鍾離家嫡系血脈!再加上這個頭髮確實是女子的沒那麼只可能是玖公主了,鍾離家只有她一個嫡女。

「去把玖公主接回來。」鍾離權深深地看了眼赫連妙「這一次就多謝赫連小姐了,玖玖回來了,必有重謝。」

赫連妙虛偽的笑了笑,真是難得看到這個眼睛長在頭頂上的老傢伙向自己這個他一向不怎麼待見的私生女道謝啊!

哼,再怎麼厲害,最最疼愛的孫女還不是被自己算計成了那個鬼樣子!赫連妙如是想著,但是面上沒顯現一分一毫。

鍾離權站起身,拄著拐杖回到裡間。

「老爺,你說這個人可信嗎?」

鍾離權眼底閃動著詭異的光,「可不可信都先接回來。」

「可是那樣的話,如果是一個冒牌貨代替了玖公主的話……」

鍾離權冷笑一聲「你當我鍾離權的孫女是什麼阿貓阿狗都可以假冒的?」

管家不解。

「且看他們如何玩火自焚吧,既然已經確定了玖玖還活著,她現在不出現,就是為了給那些傢伙迎頭痛擊。」

「可是若是玖公主只是不想回來了呢?」

「那她就不配做我鍾離家的下任家主!」鍾離權鷹眸一凌「我為她鋪了整整十年的路,這點血性都沒有,如何堪當重任!」

赫連妙出了鍾離家的時候,不知道為什麼,感覺到有人好像在暗中盯著自己,渾身一冷,四周看了看,又沒有人。

可是就是有那種莫名的詭異感好像有人在監視自己!赫連妙轉過身,匆匆開車離去了。

「警惕性倒是不錯啊。」一道修長的身影緩緩出現。

「跟著她會有什麼效果?」另一旁的女子冷笑一聲「如果不是大統領攔著,我一定掐死她了!」

「這麼衝動幹什麼?你忘了大統領說過什麼了?這個赫連妙好像是發現了玖公主了呢!」

女子聞言,神色也有點嚴肅了,「玖公主的事情,掌司至今還沒有給十二家一個解釋呢,不知道三個月後的十二家族大會,掌司能不能頂的住十二家至少有五家的質問,畢竟十二家中受玖公主恩惠的太多了。」

「有大統領在那壓著,你覺得能出什麼事?」 前妻首席要復婚 男子笑道「十二家可是人人都被大統領手上的兵隊盯著的。」

女子想了想,倒是沒有說話了,這倒是,大統領統領兵隊,只效忠於掌司,這一點倒是無可爭議,所以這件事對掌司來說確實有點棘手,但到底還是觸不到要害,除非,玖公主親自歸來,王對王,這結果就說不定了。

赫連妙找到玖公主的消息傳得很快,很快就到了上官悠的耳中。

彼時上官悠剛剛把韓明光的手給廢掉送進牢里,聽到的時候手一頓,這個赫連妙……

還真的是很有意思,現在外界對外宣傳的還是鍾離玖已經死亡的消息呢,不知道赫連妙和夏侯淵要如何填補這個漏洞?!

鍾離玖在上官家呆到快發霉了,小恩看出來了鍾離玖的無聊,小手小腳蹭蹭蹭的跑去把電視打開了。

鍾離玖剛打開,就看見一則時事新聞。

「新安慈善機構決定於本月7日展開一場主題拍賣,這場主題拍賣會的拍賣品以國民偶像國際形象大使鍾離玖的遺物為主,祭奠我們死去的玖公主。玖公主在世時就經常參加慈善活動並且不遺餘力為我們的愛心事業做貢獻……本次拍賣品包括玖公主當年出席R國所佩戴的紅寶石頭面一套,出席國際會議時所佩戴的鑽石手鏈單條……以及大家所周知的樂正飾業,專門為玖公主打造的世界上獨一無二的天使之戀全套!本次拍賣品新安慈善機構得到了夏侯集團與鍾離家內部人員大力支持,這些拍賣品的紀念意義和收藏意義都十分……」

鍾離玖狠狠得握緊了拳!果然,鍾離家嫡系果然有人是與夏侯淵一夥的!

她的這些東西其他的鐘離玖尚且不在意,但是那套天使之戀可不僅僅是首飾這麼簡單!這個東西沒有記錯的話,自己出事前是放到了夏侯集團的保險箱里!

自己的東西誰能動的了?!恐怕也就那兩個人了!不好意思自己名目張膽的拿,直接拍賣出去?!哈,慈善?好大的臉!

誰給他們的膽子動她的東西的?!真是放肆!

鍾離玖焉中終於爆發出了怒意,上官恩被嚇了一跳,這是他第一次見到鍾離玖完全不掩飾自己的氣勢,爆發出來!

這樣可怕的感覺,他只在父親上官悠身上感覺到過!

只是這樣可怕的感覺很快就沒了,鍾離玖很快就那種可怕的氣勢收了回來,溫和的笑了笑。

「小恩,你和爸爸說一下,媽媽今天有事情先出去一下。」

上官恩想說什麼,但是想到剛剛那股可怕的感覺,還是沉默了,但是內心卻是還暗搓搓的將這則新聞記了下來,想著後面好彙報啊!還有那個玖公主到底是誰啊,媽媽為什麼聽到她的消息那麼生氣,與是上官恩抬頭,剛好看到電視屏幕上出現的女子,一身高貴潔白的長裙,長發高束,目光溫和文雅,璀璨的雙眸帶著溫潤如玉的感覺,窈窕修長的身姿亭亭玉立於高台之上,整個人都透著一股清涼溫雅,貴不可攀的感覺!

那是——媽媽?! 「我謹代表夏侯集團在這裡歡迎大家……作為夏侯集團……鍾離玖謝過大家的好意。」

媽媽是……那個人?所以媽媽就是玖公主?!

看著電視上循環播放的以前的有關玖公主的視頻,上官恩直接愣住了!

滿腦子只有一個想法——媽媽好厲害!

但是鍾離玖這邊就沒有什麼欣賞當年自己是何等風光的心思了,她到了魅藍,看到那位魅藍經理的時候,那位經理很遺憾的告訴她,因為到了時間她本人沒有來,所以那份資料是不能給的。

換做平時鐘離玖可能會給他講道理,但是今天鍾離玖自己本人就沒有道理可講!

她直接將魅藍的緊急按鈕按響!

鍾離玖實在太清楚魅藍的格局了,像S國帝都這樣的地方絕不可能只有一個魅藍的經理!

果然,另一位經理因為警報的響起也匆匆趕到了,看到鍾離玖的時候,第一時間是有些不滿!這什麼事情就按響警報,這個女人知不知道魅藍的規矩啊!

但是看到鍾離玖手上上一次來魅藍的時候補辦的貴賓卡,就瞬間愣住了!

這不會就是那位經常提起的心頭好吧?!可是那不是?!

「這位尊敬的女士,請問你有什麼需要幫助的地方?」

「當然。」鍾離玖抬眼看了他一眼,道「我需要找回我幾天前發布的任務,我想這張卡的主人有這個許可權。」

那個經理與另一個經理對視一眼,點點頭「這是自然的。」

鍾離玖懶得再看他們,這兩個人看著都不是上次那個青年的親戚,應該是被換了,魅藍的更迭本就是很快的,鍾離玖沒怎麼在意。

她在貴賓間等了大約十幾分鐘,看著這兩個經理一臉欲言又止的樣子看著自己,看得她本來就心煩意亂的心情更差了,於是強忍著不適開口「兩位,是有什麼事嗎?」

空間錦鯉之農門葯香 「啊,不,不對,是有事的。」坐在左邊的經理躊躇了一陣后還是決定說道「這位尊敬的小姐,你知道我們魅藍的老闆嗎?」

精靈之這個捕蟲少年穩如老狗 鍾離玖不想理這個剛剛告訴自己拿不到東西的經理。

這個經理碰了一鼻子灰,另一個經理只好上了「我么老闆最近心情很差。」

鍾離玖直接將手中的茶杯放到了茶几上,聲音不大不小,剛剛好足以把這兩人震懾住。

「所以呢?」鍾離玖唇角勾起一抹帶著些嘲諷意味的笑容,這些人是把她當滅火器了?且不說她和那個神經病不是很熟悉,就算是熟悉她也不想去見那個神經病!術士五家的神經病,要多難纏有多難纏!大統領在的時候還好,至少有人肯和他打,大統領不在,那傢伙就跟瘋子一樣的到處找人干架!

「雖說老闆的脾氣一向陰晴不定,但是貴賓您也知道,老闆對您們這樣身份的,都是客客氣氣的。」

鍾離玖既然明白了他們的意圖,她又不想做,既然不想做,她當然是不會同意的。

所以鍾離玖直接站起身。「抱歉,我沒什麼心思去見你們老闆,我想他會更樂意去找這個人的。」

鍾離玖直接扔了張名片在茶几上,然後果斷走人了,留下兩個經理面面相覷。

到了上官家的時候,天快黑了,鍾離玖在上官家門前,站住了。

習慣真是一個可怕的東西啊,她居然會不猶自主的走到這裡。

鍾離玖捂住臉,疲憊的垂下腦袋。

她的東西,到底還能留多久?這樣循序漸進的報仇,還需要多久?

還有鍾離家到底是誰在和夏侯淵裡應外合,掌刑堂與大統領,究竟是哪個想算計十二家嫡女?

鍾離玖想著,掏出房卡,按在門口。手卻忽然被人握住。

聞到熟悉的清香味,鍾離玖沒有掙扎。

「不是說這段時間不能出門嗎?」上官悠直接按在門口的指紋識別儀上,問道。

「我有事情。」鍾離玖道「我的東西這個月7號就要被賣出去了。是以慈善的名義。」

上官悠沉默。

「別的也就罷了,可是上官悠,那套天使之戀,不是錢能衡量的。」

那是外婆生前最得意的作品,她的成年禮物,十八歲的時候就帶過那麼一次,一直捨不得捨不得外婆是設計界的鬼才,花了整整三年去找靈感,用了一個老人最後的心血設計出了天使之戀給她最喜歡的外孫女作為成年禮物。

而且最令鍾離玖恐懼的不是天使之戀的賣出會怎樣,而是那套天使之戀是完整的!也就是說買到它的人打開一看就會知道天使之戀最大的秘密!

「很重要?」上官悠問她。

鍾離玖點點頭,猶豫再三還是說了「你不知道……」

上官悠抬手打斷她的話。「既然這樣,就買回來。」

鍾離玖聽到了,抬頭不敢置信的看向上官悠。

「買回來?」

「對。」上官悠笑道「不是做慈善嗎?既然是做慈善的拍賣會,,價高者得之就行咯。」

總裁大人撲上癮 鍾離玖微微皺著眉,「天使之戀用了十八顆天然克拉數都不算小的鑽石,再加上是以水晶相扣而成的最為精緻的溫良質地,它的原材質價格,保守估計的話,是八千萬美元。」

但是這不是最重要的,最最重要的是,天使之戀根本是兩套!

當年樂正王后將天使之戀一一為她佩戴上時對她說「每一套首飾都代表著設計師對她的希冀,對她主人的願望,這是源於珠寶靈魂的熱愛,還有對他主人的設想,玖玖,我希望你就像天使之戀一樣,高潔優雅,永遠不要讓看著你的人失望,你就該是這樣璀璨奪目的。」

雖然不明白為什麼天使之戀為什麼設計了兩套,但是樂正王后叮囑過鍾離玖,這個秘密不能被任何人發現!

所以鍾離玖只帶過那一會,而且只帶了其中一套!另一套是放在保險盒下方的安全層里的,就是害怕被人發現!

也就是說它真實的價格會是一億六千萬!

鍾離玖本就覺得自己欠上官悠夠多了,再加上這一筆,就完了!

如果說價格突破了這個極限的話,還是不要了,直接讓Tisiphone搶回來!反正本就是她的東西!

總之天使之戀不能落到別人手裡! 拍賣會舉行的那天,鍾離玖想了很久,最後還是同意了上官悠的提議,與他一道去參加,她知道這代表著什麼,不僅代表著她與上官悠關係的公布,也代表著,徹底的放棄之前的身份,畢竟,身為玖公主的鐘離玖是不可能和世家仇人在一起的。

做好了這樣的打算,鍾離玖道是想開了,當然當她和上官悠手挽手出現在拍賣會場的時候,還是有很多人震驚了。

侍應生小心翼翼的接過請帖,看了鍾離玖好幾眼,最終沒能忍住,好奇地問「悠大人,敢問這位美麗的女士是您的?」

上官悠牽起鍾離玖的手,聲音溫柔而寵溺。「我妻子。」

先不說侍應生的反應,其他人就首先炸鍋了!

這可是繼玖公主「死亡」這個大新聞之後最大的新聞了!

如果不是現在場合不對,怕是在場的所有人都會恨不得把這一幕拍下來,不少人都會上去採訪了!

畢竟是這次的拍賣會的主題涉及到政界名媛玖公主,在她的遺物拍賣會上做這些事情,S國的輿論都能壓死你。誰叫玖公主是S國國民女神呢?

壓制住了內心滿滿的八卦欲,眾人之覺得今天好戲不斷。

雖說上官家主忽然多了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妻子很令人驚訝,但是最讓他們好奇的還是這一次的拍賣會,玖公主的那些東西可都是極為昂貴的!如果不是條件不允許,其實玖公主身上有時候佩戴著的,是S國國寶級的東西!

這些當然是不能拍賣的,但是就是其他的能拍下來都是賺的,且不說那東西原本的價值,就是她的原主人是玖公主就足夠給這東西提價了。

鍾離玖和上官悠走到前排,不意外的遇見了赫連妙,赫連妙意味深長的看著眼前的兩人。

「想必這位小姐,就是鍾小姐了?果然,容貌恢復以後,是個水靈靈的美人。」

鍾離玖看著這張臉,連虛與委蛇都欠奉,直接和上官悠繞了個道,繞過她走人了!

這一下真的是把赫連妙弄得十分尷尬,周圍的帝都名門都在看著呢!這個女人就這麼不給她面子,真當自己是什麼人物了不成?!就是當年的玖公主對自己也沒有這樣徹徹底底的無視過!

鍾離玖坐到位子上,看著會場前的大屏幕亮起。

上官悠笑著問「玖玖,看著自己的東西被當做遺物拍賣,還真是挺好玩的,不是嗎?」

鍾離玖狠狠掐了他的胳膊一下「幸災樂禍!哼!」

「唔。」上官悠看了眼被掐的皺巴巴的襯衫,也不生氣,「玖玖不想看看,你那些粉絲會把你的東西炒到什麼價格?」

鍾離玖對這些不怎麼感興趣,但是被上官悠這麼一說,忽然來了一點興趣。

「我猜,應該有兩倍?」

畢竟她的東西里有些還是比較貴重的,尋常的豪門根本買不起。

上官悠揉了揉她的腦袋「你太小看你自己了。」

鍾離玖聞言,想了想哭笑著說「我倒是想高看我自己呢,可是誰叫我那麼蠢,現在好好的東西都被當成了遺物賣掉。感覺我好虧啊,你知道嗎,那裡面的很多東西都是限定的,當年家族專門預購過來的,現在就這麼沒了。」

「想要的話,全拍下來。」上官悠一貫財大氣粗。

「算了吧,我可不想還沒進門,就把夫家花窮了。」鍾離玖笑道「再說那些東西,也只是應酬的時候帶著做個宣傳或者就是為了禮貌,不然誰會帶著,我跟你講哦,很累的。」

上官悠挑眉,怪不得自從他救下鍾離玖,她開始工作,就很少帶首飾什麼的。

原來是因為,本身就不喜歡嗎?

似乎看出了上官悠的想法,鍾離玖黑著臉道「不是不喜歡啦,女孩子很少有不喜歡的吧?就是只喜歡收藏,擺在那兒看就好了,不喜歡自己戴著。」

上官悠點頭,表示理解了,然而鍾離玖看著他就沒有變過的笑容,就知道這個傢伙根本就沒有理解!

於是有點小鬱悶的坐在那裡,看著屏幕上播放的她之前的一些活動錄像。

別說,鍾離玖看著看著,忽然覺得自己長得其實也挺好看的,嗯,她之前的長相雖然不是那種絕美的,但是也絕對是美女,而且還是那種越看越好看的氣質型美女,不然也不會被當做國民女神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