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糾結的小模樣逗的殷振夔和韓景慧忍俊不禁,自己的女兒實在是太可愛了,有沒有?

殷振夔得意地想着。等雅俐英學完了課程後,他也該上班去了,雅俐英還沒來得及跟爸爸說週末要帶朋友回家的消息,結果爸爸就走了,小姑娘不高興地撅着嘴,嘴裏還嘀咕着,

“都是媽媽的錯,讓我學習那些,才忘記和爸爸說了明美週末來家裏玩的事兒。”

“沒關係的,等晚上爸爸下班了你再告訴爸爸,好不好?”韓景慧摸摸女兒的頭,安慰道,

“嗯,媽媽錯了,然後賠償雅俐英一塊牛奶凍好不好?”

聽說有點心吃了,雅俐英也就放下了那些糾結,開開心心地牽着媽媽的手去廚房了。

剛進報社沒多久的殷振夔就接到了沈秀珍的電話。

“振夔哥,我想你了,你下午下班了陪我一起吃晚飯,好不好?”

“啊,秀珍啊,今天可能不行,哥要加班,對不起。我幫你訂你最愛的那家法國餐廳,好不好?”

“那好吧,哥你要記得想我哦。”又是一通撒嬌後,沈秀珍才掛斷了電話。

殷振夔忍着一身的雞皮疙瘩,好容易才聽完了這通電話,立即給餐廳打了電話,訂了位置。又給七星幫的分社發了一條短信。這才放下了其他,專心開始工作。

雅俐英和爸爸的甜蜜互動。小時候對於小朋友的爸爸來接放學很是羨慕,我老爸忙着工作,從來沒去接過我。。。。現在都還在遺憾

強烈推薦: 下班時間到了,大家陸陸續續地走了,殷振夔特地多留了一會兒,既然和沈秀珍說是要加班,那麼就算是做戲也要認真些,人常說,細節決定成敗,也不是沒道理的。

爲了別被那些偶然出現的朋友、大嬸之類的看到壞了事兒,也只好繼續加班了,雖然加班是件苦逼的事兒,但是相對來說,目前完成沈秀珍事情比較重要。

於是在公司幹私活的人又增加了一個殷振夔,在電腦裏翻找出他中午蒐集的那些資料又開始了深入的研究。

慢慢地倒是入迷了,再次擡頭卻發現,整個辦公室只有他一人了。擡起左手看了看,已經晚上八點了。於是他就急匆匆地收拾東西下班了。

回到家,發現雅俐英躺在沙發上睡着了,聽着韓景慧說,

“雅俐英想等着爸爸回來再吃飯,結果玩累了,也不回房間去,要等着你回來,然後睡着了。”

“對不起,今天加班,我忙的忘記時間了,也沒提前給你們打個電話。”他是一時忘記了,看着熟睡的雅俐英稍微有些自責,不過也頗爲得意,雅俐英果然最喜歡爸爸。

“沒關係的,你吃過了嗎?”

“還沒,這會兒餓的已經沒胃口了。”

“那你先去洗澡,我去熱熱菜,出來就能吃了。”

“好,辛苦你了。”

說完後也不回頭,先把雅俐英抱起來,送回了她的臥室,然後去了洗浴室。

半個小時後,看着桌子上熱騰騰的飯菜,他的肚子忍不住地響了起來。韓景慧輕笑了一聲,然後去雅俐英的臥室了。

大口大口地吃完了飯,覺得肚子飽得有些難受,於是他出了門,在院子裏慢慢踱着步,算是消食吧。

韓景慧關了雅俐英房間的燈,走進餐廳,卻沒發現老公的身影,看着桌子上已空無一物,再看着廚房裏洗碗池子裏的餐具,走過去收拾乾淨了。

家裏只有三個人,也沒多少的家務,所以在他們結婚後就辭退了幫傭的大嬸,是以所有的家務都是自己做的,雖然有時候也會累,也會厭倦,但是想到老公總是喜歡乾乾淨淨地家時,又是動力滿滿地堅持下午了,現在已經習慣了,畢竟雅俐英已經5歲了。

又在家裏轉了一圈兒,也沒發現丈夫的身影,她頓了下,然後披上了一件外衣去了院子。

看着揹着手散步的老公,覺得月光下的他更帥了。大約真是天國的父母保佑着自己,所以現在她才能這麼幸福吧。

再想着今天白天的測試結果,頓時覺得母愛指數飆升了。能再生個孩子,也許還是個兒子,這讓她很高興。

走過去,和丈夫並排站在一起,然後她說了句什麼,就看到殷振夔瞪大了雙眼,一臉的不可思議。

“什麼?你是說,你,你懷孕了?可是……”

“是呀,今天剛確認的,我打算明天去醫院。”

“你一個人怎麼行,明天我打電話先預約,然後向報社請假再陪你一起去。快進屋吧,晚上這麼涼,你怎麼能穿的這麼少出來呢。”

“現在你不是一個人,別和雅俐英一樣那麼任性不聽話。”拉着妻子的手,兩人並肩走回屋子裏去了。

“嗯,明天再去保姆中心,找個有經驗的大嫂來照顧你。嗯,也許我們還需要一個小時工,讓她幫忙洗洗衣服,打掃下院子什麼的。”

聽着絮絮叨叨的這些話,韓景慧只微笑不語。嗯,肚子裏的孩子一定會是個和雅俐英一樣聰明,漂亮的。

因爲他們有着愛他們的父母!

一大早,送着雅俐英去了幼兒園,然後又往醫院打電話,約了婦產科的醫生。這纔想起來自己似乎沒給報社打電話請假呢。急忙地撥通了報社主編的電話。

“白主編,您好,是殷振夔。”

“嗯,我想請一天的假,因爲妻子懷孕了所以要去醫院檢查下。”

“謝謝您,明天去報社了我請客,請大家吃喜糖。”

然後掛斷了電話,還是覺得韓國不好,禮儀實在是太多了,讓人崩潰的說。

不過雅俐英的弟弟這麼早就來了,還是讓他驚訝了一番,不過後來有一想,覺得是應該的。雅俐英的弟弟因爲父母離異而母親心情不好猜導致的自閉症。

這個孩子差不多就是這個時候來的吧,父母只顧着吵架離婚,母親也沒發現他的到來,後來婚離了,這才發現了自己肚子的孩子。

可惜男人變心了怎麼會回頭呢?孩子也不是他出軌變心的主要理由啊。

現在剛剛好,他來了。也沒打算和沈秀珍糾纏下去了,還是好好地一家人在一起吧。

他開着車帶着韓景慧去了醫院,醫生說剛7周,孩子很健康,大人只要保持好心情,不要太勞累就好了。然後下月準時來醫院參加孕檢就讓他們走了。

於是他小心翼翼地扶着韓景慧回了家。然後自己去了保姆中心。

對於推薦的保姆他不是很放心,想先去自己面試一番,總覺得這個世界的自己比以前苦逼多了,以前總享受着別人伺候,想要什麼也會有人準備好了呈上來,現在樣樣兒要自己動手,他一點兒也沒有親歷親爲的享受,剩下了滿滿地苦逼感。

也不知道那些富豪有錢人怎麼會想着體驗平民生活之類的,自己也許就是個懶人吧。

吐槽完了後他就帶着剛面試過的一個大嬸回了家。大嬸姓權,四十上下,據她自己說,丈夫早逝,兒女都在國外生活,她一個人無聊纔想着出來做保姆的。

權大嬸聽說是因爲妻子懷孕了,所以想找個有經驗的大嬸幫忙,所以就自薦了。他仔細地問了幾個問題,覺得她很有經驗,當場就定了下來。

三方再就佣金,休假之類的問題上來回來去的說了幾句,權大嬸便帶着自己的行李衣物的隨着殷振夔回了家。

進了門後,發現雅俐英已經回來了,他心裏又有些抱怨自己忙忘了,女兒也沒接。結果就聽着雅俐英說是明美的爸爸送她回來的。

“爸爸,我聽媽媽說要有弟弟了?對不對?”

看着小姑娘有些糾結的表情,他便也起了逗弄的心思。

“是呀,媽媽肚子裏有了小弟弟,雅俐英喜歡弟弟麼?”

“喜歡是喜歡,可爸爸媽媽會更喜歡弟弟,不喜歡雅俐英麼?”小姑娘說完了後便有些懊惱,外加少許的忐忑。

腹黑總裁:只疼家養小貓 聽幼兒園的小朋友都說,爸爸媽媽更喜歡弟弟的。她也有些擔心。爸爸媽媽不喜歡自己了怎麼辦

看着女兒不安的小心思,他有些好笑又覺得心疼,便把雅俐英抱起來,放在了腿上,摸了摸她毛茸茸地腦袋,

“雅俐英啊,爸爸媽媽呢,最喜歡你了,也喜歡弟弟。以後媽媽給雅俐英生個弟弟呢,就有人陪着雅俐英玩了,而且雅俐英也可以幫爸媽照顧弟弟。好不好?”

聽着爸爸的保證,沒一會兒,她就忘記了和弟弟爭寵的事兒,嚷嚷着餓了。

正要去廚房做飯的殷振夔就看見韓景慧圍着圍裙走了出來。他疾步上前,嘴裏抱怨着,

“等着我回來做就好,怎麼能自己下廚呢?現在你肚子裏還有一個呢,可千萬不能馬虎,雅俐英還等着弟弟陪她玩呢。”

“還有啊,我請了個大嬸,已經安排在雅俐英旁邊的房間了,等會兒你就把家事都交給她好了。”

聽着這些絮絮叨叨的話,韓景慧但笑不語。丈夫緊張她或者緊張孩子對她來說都是一樣的。這也是她的孩子呀!

三人吃了午飯,雅俐英就和媽媽一起午睡去了,據說要給弟弟講故事,而殷振夔覺得自家有些地方不太安全,所以去找家政公司來稍微地改改,臺階樓梯什麼的要降降坡度了,還有嬰兒房現在也要開始準備起來。

再想想,韓國好像是孕期沒滿三個月不能動土,他也只好按捺下自己的心思,找出了紙筆,寫了個備註。貼在冰箱上,省的自己忙起來又忘了。

忙完了這些,看着已經1點多了,和家裏的大嬸說了一聲,纔有些慌亂地驅車去了報社。

下午的時間過的很快,因爲早上的工作積壓了的關係,一整個下午他都忙忙碌碌的,沒半點兒空閒。

接下來的一個月,沈秀珍養好了身子,又開始工作了。她最近忙着應付一個什麼娛樂公司還是報社的小開。都沒有什麼時間和殷振夔聯繫。正好,也省了殷振夔要和她虛以委蛇了。

那個小開是她工作時認識的,可好久沒見了,最近不知道爲什麼又纏上自己了。

聽經紀人說他家條件很不錯,而且剛剛和一個小模特分手,目前單身。聽着經紀人羨慕的語氣,她有些不屑地撇了下嘴。

恁是多好的條件,也不過是個靠着家裏的紈絝子弟,能比自己的振夔哥優秀?

最近也不知道振夔哥是怎麼回事兒,也不怎麼聯繫自己,自己和他上次聯繫是什麼時候了?

這麼一想,她又有些想他了。嗯,下午去和他約會吧。現在還是好好地完成工作吧。

當然,這次的約會是不成的,因爲公司給她安排了和一個導演的飯局,說是這個導演手上有個不錯的角色,和她的形象很符合,所以安排見面聊聊。

想着又沒法子和振夔哥約會了,她心裏頗不滿意,但也知道機會難得,於是廣告拍攝結束後,回家換了衣服,重整妝容,然後帶着經紀人去酒店了。

這廂的殷振夔還不知道自己今兒逃過了一劫,他忙完了工作後,又去了趟證券交易中心。

股市是來錢最快的場所,以他的經驗,這是最保險的行業了。

把全部積蓄都投了進去,然後又找了個代理人,這纔開車回家了。

沒想到,家裏卻來了個不速之客——趙迎春。在整個故事裏,對於市儈的趙迎春,他最討厭。想着還是讓韓景慧別和她多來往了。

現在趙迎春是知道前任和沈秀珍的事兒的,雖然不是自己做的,可不知是怎麼地,總覺得有些心虛。

趙迎春看着面上風度翩翩,內裏荒唐的振夔哥,再看着懷孕了且一臉幸福滿足的景慧姐,眼裏閃過一絲絲嘲諷。這讓一直關注她的殷振夔看了個正着,越發不喜歡這位了。

趙迎春發現振夔哥正看着自己,便調整了下表情,露出了個“心照不宣”的笑容。

殷振夔頓時無語,他覺得趙迎春也許就是個定時炸彈。要想個法子,讓她離妻子遠遠地纔算好。

吃過飯後,他帶着雅俐英去附近的小公園玩了,留下趙迎春和韓景慧進行姐妹之間的“私房話”活動了。

等他和雅俐英再次回到家中時,發現趙迎春已經走了。韓景慧也因着身體疲憊回屋休息去了,只大嬸在收拾房間。

兒子感冒了

有些鬱悶,

大家要好好地照顧身體 第二天,吃着早餐,他就接到了沈秀珍的電話,有些鬱悶的拿着電話去了洗手間,韓景慧只當是工作上的事兒,也不在意,只一心一意地照顧雅俐英吃飯。

等他打發了沈秀珍之後,才發現自己出了一身汗,粘在身上好難受,也沒心思繼續早飯了,直接上樓去洗澡換衣服了。

他想可能要加快進程了,這樣拖下去會有難以掌控的局面出現,而趙迎春應該趕緊解決她,似乎他們搬家也是個不錯的法子。

上班的途中他往幾個認識的地產經紀那裏掛了個電話,告訴自己的要求,讓他們儘快幫忙**一個小區成熟,安全指數高,而且附近教育環境好的房子給自己,最重要的是,現在就能搬進去住的現房。當然,價錢不是問題。

聽到有這樣大的單子,接到電話的人高興壞了,有了這麼一單,吃半年都夠了,也知道自己怕是有競爭對手的,所以衆人也加快了速度,這讓殷振夔的搬家計劃順利了許多。

上班還是老樣子,不過他又給七星幫打了電話,讓他們加快進度,自己也可以再多付二成的報酬。

那頭的人對於他的要求雖有點兒不高興,但是對於加重報酬還是高興的,這年頭,誰也不嫌錢多不是。

殷振夔完成了手頭的工作後,開始創作一部關於孩子成長的童話故事,原型就是自己的女兒雅麗英,名字也用了她的名字,他想把雅麗英的成長寫成一個故事發表出來。

其中夾雜着當爸爸的感悟啊,孩子成長當中出現的問題,家長該如何應對之類的。

以男性角度來說事兒,這樣子的書籍在現在的韓國是不多見的,因爲韓國男人的大男子主義頗重,所以孩子的問題一般都是媽媽負責,要麼就是爺爺奶奶。所以他能覺得這個題材雖有些冒險,但是操作的好的話應該能大火纔對。

正好他就在報社工作,出版社什麼的也常打交道,出版不算是問題。

慢慢地調動這原主關於雅俐英的記憶,他發現也許自己稍微有那麼點兒的誤解了,原主雖然後來很渣,但是之前他對於雅俐英這個女兒卻從來沒有忽略過,早期的記憶裏滿滿地都是雅俐英純真美好的笑顏。

雖然依舊鄙視他,但是對於雅俐英的疼愛更是兩人沒什麼區別,有了這樣的感情,他寫起來也是速度很快。

之後的日子就在他忙着陪懷孕的妻子,接送上學的雅俐英還有寫書中度過了。

一個月以後,50萬字的初稿出來了,現在剩下的就是仔細地修稿了。雖然對自己的作品很滿意,但是也知道其中肯定有許多的問題,不過他也不着急,事情總得滿滿來不是嗎

而沈秀珍也知道了韓景慧的孕事,當然,有個大嘴巴的趙迎春,她想不知道都難。

這下,她找到了殷振夔最近都不理她的原因,景慧姐又懷孕了,振夔哥怕是很高興吧,他盼着有兒子好久了。

可是想到自己流掉的那個孩子,她有些不甘心,振夔哥可是一點兒也不知道自己還曾經擁有過一個孩子,可是,再想到現在追求自己的那個報社小開黃公子,她又有些猶豫了。

最後,輾轉反側了好久,終於下定了決心。她和黃公子認真接觸後發現,這位並不是自己以前想象的那樣,是個靠着家裏的紈絝子弟,他竟然是美國哥倫比亞商學院的高材生。見地學識都很高,而且身價也不振夔哥好上很多,最重要的是他死心塌地的愛着自己,據黃先生說,他自見了她後,就一直忘不掉,本來想移民去美國的他留在了韓國,就是想最後再試一次,如果再不行的話,他就死心了。

聽着這樣類似於愛情故事般的情節,她好心動。可又不甘心放棄振夔哥,畢竟自己愛了他好久,還爲他懷了孩子。

心裏糾葛不清的沈秀珍沒有法子好好地工作,於是她就請了長假,想着休息一陣子,再和振夔哥說清楚,如果他現在因着景慧姐懷孕了不想離婚的話,她也不勉強,可是也不能就那麼便宜了他。

自己的青春也要他賠償不是,再說了自己付出的感情也不是假的,自己要他點錢也不過分,對吧?分手費啥的,現在都好流行的。

殷振夔探聽到沈秀珍和那個報社小開進展不錯,想着怕是要跟自己攤牌了吧。

兩個月藏來躲去的他也煩了,於是他就答應了她的見面請求。兩人經常約會的地方其實離沈秀珍家並不是很遠,一家不高也不低的酒店,這樣子普通的酒店纔不會讓人想歪了,果然,在這種事情上原主頗有智慧。

這次的見面帶着些尷尬,彼此都覺得有些不自在,淡淡地打了招呼。兩人同時沉默了。

默默地喝完一杯茶後,殷振夔覺得自己是個男人,應該有些擔當,所以他就開了口,而沈秀珍在聽到振夔哥開口也是鬆了一口氣。

“秀珍,我今兒約你來,是想結束我們這段不應該的感情。你景慧姐又懷孕了,我不能對不起她。只能對不起你了,你是個好姑娘,是我對不起你。”

愛在北京:北漂女孩的尋愛之路 雖然有了心理準備,可是聽到這樣的話,沈秀珍還是覺得恥辱和傷心。

她的眼淚唰地流了下來,一向在殷振夔面前注重形象的她這次卻放任自己眼淚衝花了臉上的妝。

“就是因爲景慧姐肚子裏的孩子麼?”雖然對不起景慧姐,可是她還是想確定振夔哥是不是還愛着景慧姐。

殷振夔是知道女人這些莫名其妙的對比心的,尤其是漂亮的女人之間,看對方不順眼,那絕對是妥妥地。

於是他雖在心裏默唸,這一切都是假的,假的。但是嘴裏還是快速地說。

“秀珍,你是要我把自己的心挖出來給你看,你才能相信我麼?”被自己的裝腔作勢快噁心到了的殷振夔用手捂着自己的胸口,一臉深情地說。

“不,振夔哥,我相信你,我相信你。我一直都相信你的。可是這樣,我們好對不起景慧姐。”

然後又你來我往地表白了幾番,殷振夔覺得再繼續下去他會忍不住掐死自己了。

這時,沈秀珍也就順勢地答應了分開的請求,並且在殷振夔主動提出要給她分手補償時,她立即覺得圓滿了。

於是這一場大戲總算是落幕了,而且兩個人都很滿意,兩人嘴上都說會把對方一直放在心裏,其實心裏都在吐槽,回家後要趕緊洗柚子葉的澡,去去晦氣!

兩人在友好和平中分了手,前一刻,還笑容滿面,等雙方一轉身時,都立即變成了面無表情。

沈秀珍回家的第一時間就是打電話去銀行,問自己的賬戶額度有沒有改變,而辦完這事兒的殷振夔也是第一時間就轉了1000萬都了沈秀珍的戶頭上。

沈秀珍聽着1000萬到賬了,也滿足了。殷振夔也很高興,只用5萬塊人民幣打發了沈秀珍真心不是一件大事兒,是吧?

今天他們要搬新家了,他在幾家房產經紀提供的房子中選擇了一棟離雅俐英的幼兒園花束子不遠的別墅。

雖然價格不便宜,但是想着這裏的地理位置和以後的升值空間,他還是咬牙交了全款,拿到了一個車庫的優惠和子女上附近貴族學校時進“全優班”的名額。

雖然他覺得這是雞肋,雅俐英就算沒這個名額也可以上什麼“全優班”,可韓景慧卻很高興。覺得雅俐英以後壓力沒那麼大了。

於是他和韓景慧就這個問題探討了一番,雅俐英自己考進去的底氣足,省的被小朋友們排擠之類的,說的韓景慧直點頭,好吧,自懷孕後,他就發現韓景慧變笨了。

韓國的貴族學校,看的根本就不是成績好吧,全憑家裏的財力和影響力的。

看着捂嘴偷笑的丈夫,韓景慧拍拍自己的腦門兒,又上當了,振夔哥真是的,惡趣味兒這麼足真的好嗎

不過看在他逗自己一場的份上,也不跟他計較就是了。

看着一臉寵溺的丈夫,韓景慧想,自己這輩子圓滿了,如今就是好好地生下肚子裏的孩子,好好教養他們長大。

搬家後,他就全情投入到了自己書籍的修改中,請教了好多的育嬰專家啦,或者是資深保姆了之類的印證自己書中的觀點,畢竟是關於孩子的事兒,他希望自己的作品是嚴謹的。又找了報社兩個美工好的替自己做書中的插畫兒。再就是翻以前的老照片,找出雅俐英小時候的樣子,放進自己的書裏。以及原主在雅俐英小時候寫的便籤啊,日記之類,統統地放進了書中,作爲附錄之類的。

忙完了這些,韓景慧已經懷孕5個月了,因爲他們搬家了的緣故,也因爲這裏的保全很嚴格的緣故,趙迎春好久都沒有來家裏了。他也曾拐彎抹角地和韓景慧說自己不是很喜歡趙迎春,太世故了,怕帶壞了雅俐英。

一向以夫爲天的韓景慧立即心領神會,逐漸地減少了對趙迎春的邀請。

趙迎春雖不知道景慧姐怎麼不打電話找自己去家裏坐坐了,但是又想着景慧姐的解釋,說是懷孕了,要離這些有輻射的東西遠點兒,也不怎麼用手機電話了。

這些她也是知道的,再加上他最近也忙着談戀愛,所以也沒在意了。於是曾經的好姐妹3人組就這樣分崩離析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