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巨魚張了張嘴又說道:「我。。。這裡的。。。修鍊千年。。。魚神,剛剛。。。蟒珠。。。我說話。。。。謝謝你們。。。」徐福仔細聽了聽然後馬上明白了那條巨魚的意思大致是:我是這裡修鍊千年的魚神,剛剛吞下你們扔的蟒珠。現在可以開口說話了,謝謝你們。

徐福笑了笑:「那蟒珠可以讓你們的修鍊更進一步,我們也是迫不得已才扔掉的。看來這蟒珠註定是你的啊!哈哈哈哈」說道這裡,徐福笑了起來。

那巨魚又問道:「你們。。。去哪裡。。前面危險。。。妖鰲。。。我送你們。。。有我。。。它們不敢來。。。」

眾弟子一聽這巨魚是來幫忙自己的,頓時鬆了一口氣。可聽到巨魚說前面有妖鰲,頓時又緊張了起來。徐福安慰大家道:「你們放心吧!魚神剛剛說了,有它在,妖鰲不敢過來。」眾弟子懸起的心總算是落了下來。

徐福又說道:「我們要去方丈,瀛洲,蓬萊。不知道還要走多久。唉!」

巨魚一聽,甩了甩巨大的魚尾提高了音量:「已經不遠了,可是那裡不是你們凡人去的地方。我都不敢靠太近。」也許是開口說話習慣了,巨魚說話也開始流利了起來。

徐福問道:「為什麼那裡去不了,你現在都是魚神了,連你都不敢靠近。那裡到底有什麼東西啊?」

巨魚把腦袋沉入海水裡,過了一會兒。它抬起頭說了起來:「那裡是妖王的墓地。一千年前,妖王在那片水域興風作浪,到處為非作歹。後來被水族和人類合力封印,妖王就封印在蓬萊島上的洞里。可那次大戰後,水族損失慘重,人類也全軍覆沒。所以自此以後,那裡就成為了禁地。沒有任何生靈敢靠近,那蓬萊上的其他妖物經常幻化成人類出現,讓路過的人類誤以為那裡有人住。然後妖物就會把他們騙上島吃了。」

巨魚又說道:「因為那山上煙霧繚繞,好多人以為是那些山上住著仙人,紛紛上去求仙問道。可他們卻不知道他們是自己送上門的食物」

巨魚看著徐福問道:「你們也是上去求仙問道嗎?如果是這樣,我還是送你們回去吧!你們是從哪裡來的啊?」

徐福指著日落的方向說道:「我們都是從東海過來的,我們都是大秦的人。」那魚看了看天空彷彿在自言自語說道:「東海是個好地方,那裡很漂亮的,我已經幾百年沒有去過了。」

徐福笑了笑看著遠方說道:「我們是走山派的人,我身後都是我的弟子。我們前去那幾座山原本是想去幫大秦的始皇帝陛下求取長生不死仙藥,後來聽說那裡是妖山,山上有各種各樣妖物害人。所以我們準備前去闖一闖妖山,希望可以消滅它們。」 我連忙賠笑道:「會,當然會縫衣服了!」

說完我鬆了口氣!

麻蛋!!

說出來我自己都不信,我一個計算機專業的學生,居然會去參加考古隊,而現在居然幫一位強盜縫衣服!

蒼天啊,大地啊!!

我,我簡直是倒霉透了!

我艱難的穿針引線,艱難的幫他縫衣服,衣服上似乎是刀砍得痕迹,因為衣服破掉的周圍有血跡,估計是這位塔里克與別人火拚時受的傷。

絲!

媽的!!

這破針又戳到我手了,這特么已經是第四次戳到手了。

「笨死了,連縫衣服都不會,真不知道你有什麼用。」塔里克奪過他的衣服和針。

我擦!!

強盜頭頭您畫風不對啊!!

您長得這麼野性,拿著縫衣針真的很不符合您的畫風啊!!

「你出去吧。」

聽到他說的你出去,我幾乎就要內流滿面,就差磕頭謝主隆恩了……

我連忙滾出去了。

「怎麼樣,怎麼樣?那頭頭沒對你……」清雨的眼睛里燃燒著八卦之魂。

我翻了一個白眼。

給你一個眼神,你自己體會。

晚上,這一群人圍著篝火吃東西,確實很壯觀。

幾個本地女人給我一碗食物叫我去塔里克旁邊坐下,我當然是拒絕的了,誰愛和那個脾氣古怪的傢伙玩誰就去,我不愛!!

當然,最後在她們目露凶光之下,我只好認慫,大著膽子坐到塔里克旁邊。

吃了一口食物,呸!真難吃!!

第一次吃到比食堂阿姨做的還難吃的東西!!

食堂阿姨做的食物跟這個相比簡直是美味佳肴啊!

看篝火一點也不好玩,不如看手機,看電腦,看電視……

「你不吃東西晚上會餓。」塔里克說。

我把碗給他,「今晚看你也沒吃多少東西,我不餓,你不如多吃一點!」快拿走,這麼難吃的東西誰愛吃誰吃!

本姑娘拒絕食用這類似於毒藥的食物!!

其實我也沒看這傢伙吃多少東西,只是隨口胡說而已,畢竟『沒吃多少東西』是個很模糊的概念,他就是吃了十碗我也能說十碗也不算多……

「我不吃。」

「為什麼?」我奇怪的問,莫非他也覺得這東西難吃。

他說:「牙疼。」

我計上心頭,因為我也牙疼,所以明白牙疼不是病,疼起要人命的意思,剛好我的背包里就有治牙疼的葯,這下我要是能趁機瞅瞅背包說不定還能順出手機求救呢!

「我背包里剛好有治牙疼的葯,你等著,我去拿。」說完我就站起來,內心激動不已,哼,跟本姑娘斗……

「我跟你一起去。」塔里克也站起來了。

Shit!

真是糟糕透頂!!

在塔里克的監視下,我只能乖乖的拿出背包里的葯。

塔里克拿著葯,我說我去端水,他這一次倒是沒阻止我。

我端著一碗水給他,他看著我,先聞了一下水,然後才喝。

媽的!

這傻【嗶——】居然提防我下毒!!

下你妹的毒啊!勞資才沒毒藥呢!毒死你,你的兄弟肯定分分鐘把我切了!!

「牙還疼嗎?」我面帶微笑,內心mmp……

「好了很多。」

我接著面帶微笑,「你的嗅覺很敏銳嗎?能聞出毒藥的氣味嗎?」

「基本可以。你問這個幹嘛?」他很警覺。

我又是微笑:「沒什麼,就是覺得奇怪,剛才你喝水的時候聞了一下,所以那麼猜測。」

「嗯嗯。我也很意外,你居然真的沒搞小動作。」

我點了點頭,開玩笑,小動作是一定要搞的,但是絕對不能讓你發現啊!

我們兩人相對沉默半晌,塔里克靠近了一步。

我立刻矜持地保持了距離。

兄弟!!

我們不熟啊!

趕緊各回各家吧!

他用一種開玩笑的語氣道:「我要是想對你做什麼,你逃不了。」

我立刻警覺起來,道:「我我我我我好歹也沒害過你,你你你你你可不能……」

「我開玩笑的,你聽不出來嗎?」塔里克很無辜。

我鬆了口氣,兄弟你不能這麼嚇人啊!我特么完全分不出你是開玩笑的還是真的!

「出去吧,吃點東西,你這麼瘦以後生孩子生不了很多的。」他笑著領我出去。

我覺得我瘦很好啊。

庶女狂妃:鬼帝大人寵翻天 他這次也是笑著的,應該也是開玩笑的吧,他雖然喜怒無常,但似乎這笑容應該是真心的吧?

我心裡有了底,再開口膽子又肥了。

我笑一下,道:「哈哈,我也覺得你們這兒的女孩子很能生,傍晚我就看到一個女孩子帶著她五個子女玩呢。要是我啊,我以後結婚肯定只生一個。」

塔里克笑道:「只生一個怎麼夠呢?最少也要生五個。」

我越發肯定他是在開玩笑,自己也沒那麼緊張了,就道:「哈哈,看不出來你還很幽默嘛!」

默然半晌,塔里克忽然道:「你覺得我在開玩笑嗎?」

我一時犯傻,沒察覺出他的語氣,笑呵呵道:「嗯嗯……嗯?!」嗯到一般陡然感覺不對,立刻轉過頭看塔里克的臉色!

我擦!!!

兄弟你變臉變得太快了!!!

翻臉真的比翻書還快!

果然民間諺語翻臉比翻書還快來自於生活……

我的小心臟簡直是一會兒在寒冬臘月的冬天一會兒在烈日炎炎的夏天……

這感覺簡直是糟糕透頂!!

我打了個哈哈,扯開話題,「你們不用把我們關起來嗎?這樣你們不怕我們跑掉嗎?」

「這裡都是沙漠,你們沒有地圖和食物、駱駝是走不出去的。 至尊煉丹師:廢柴嫡女 不想死的話,你們只能留在這裡。」

這傢伙居然還有點智商……

「天色也不早了,我先回去了。」我暗自揣測塔里克的神色,小心翼翼的道。

塔里克冷笑。

兄弟你說話就好,不用加神色語氣的!尤其是不用加冷笑這種神色!

咱們是文明人,說話就好,不要變臉啊!

「回哪去?今晚你跟我一起睡。」

我擦!!

這妥妥的是入洞房的節奏啊!!

「不不不不行,我,我我我大姨媽來了,就是女子每個月都會有的月事,要要要要不改天?」我磕磕絆絆結結巴巴的說。 “是你啊,有事?”

辦公室內,烏凌看着推門進來的柳塵,驚詫一下。

他心思一動開口說道:“先聲明,來這裏一切外出請求,都不行,你就別開口了,有事快說。”

烏凌這是怕了,柳塵來這裏,真怕他又說要出去幹啥,這就夠頭疼了,老老實實帶在基地。

只等元首和公主殿下來了,立刻就能送走這幫讓人頭疼的傢伙。

“教官,我來是有事想請您幫忙的。”

柳塵尷尬的笑了笑,直接開門見山,說出自己的來意。

“幫忙?”烏凌愣了下,問道:“說吧,什麼事,若是我能幫你的肯定幫你,當然了,必須要符合規定。”

“也沒什麼事,就是想請教官幫我將一些私人的東西寄出去給我的妹妹或者朋友他們。”

柳塵一臉坦然的看着烏凌,說出自己真正的意思,要寄東西。

沒辦法,在太空基地裏面,你想要寄東西出去,根本不可能,沒有烏凌這位基地指揮官同意,想都別想。

“寄東西?”烏凌一聽眉頭都蹙起來了。

他看着柳塵,說道:“你應該很清楚,基地有基地的規矩,是不能夠寄任何東西出入的,而且,爲了防止基地安全和祕密泄露,一般來說都是不能夠寄東西出入的。”

“不過,你若寄的東西不是違禁品,更不是基地裏面的任何祕密,或者屬於基地的公共財產,就沒問題了。”

烏凌還是大度的說了句,畢竟,柳塵這小子有着一層光環,面子還是要給一點點的。

“謝謝教官!”

柳塵一聽明白了,笑道:“我要寄的東西,其實也沒什麼東西,就是一些自己配置的藥劑,給我妹妹,還有幾個朋友派送過去就可以了。”

“你配置的藥劑?”烏凌豁然起身,驚了一下。

但很快就坐了下來,想起了什麼,他記得看過柳塵的信息,還真的是一位藥劑師,只不過沒有去認證罷了。

“是藥劑就沒問題了,來,地址,收件人,通訊號,寫上,我會一一派人給你送過去的。”烏凌將一份表格丟給了他。

柳塵一看,原來是基地專門派送貨物的清單,他直接在上面填寫了幾個人的資料。

一個是妹妹小婻,一個是姜焱,地址都一樣,首都星,天河學院。

至於一個是地球廢墟,黑市武器店的老妖,是柳塵給他準備的一些特殊禮物,他肯定會喜歡。

最後一個,就是胖子了,這傢伙正在天河學院被欺負,被人揍慘了,柳塵自然爲自家兄弟考慮,所以配置了大批特殊藥劑,讓他試效果。

“天河學院?”

烏凌看着柳塵寫的地址,驚訝了一番,沒想到這小子竟然還認識天河學院的一些人。

不過當看到姜焱的名字,他心裏明白了。

“這小子,豔福不淺啊!”烏凌暗暗搖頭,沒在意。

“東西呢?”

他看着柳塵,只見後者從背後拿起一個金屬箱,打開,從裏面分別拿出了四個小一點的金屬盒子,東西都在裏面封存着。

“好了,這些東西我會給你安全派送抵達,這點你不必擔心。”烏凌給了柳塵一個放心的眼神。

意思是說,我們第九軍團的派送渠道,安全可靠,你就不用擔心了。

“多謝教官!”柳塵是真心感激的,畢竟人家若是不想幫你,就是求着也沒用的。

而且還是藉助第九軍團的特殊派送渠道,這就是利用了其中的便利,烏凌能同意還真的很意外呢。

柳塵本來想着,是帶出去了,讓聯邦快遞的人前來接貨,然後再一一派送過去,但現在一看,烏凌直接給他省了。

“對了,教官,我有份禮物要送給您。”

臨走前,柳塵回身,將一隻盒子輕輕放在了烏凌的面前,帶着一絲笑容轉身離開了辦公室,關上了門。

“禮物?”烏凌愣住,看着面前的盒子,有些懵逼。

他猛然醒悟過來,罵道:“好你個小子,竟然敢公然賄賂我,找死啊,看我怎麼收拾你。”

烏凌一邊說,一邊正想着要怎麼收拾這柳塵,竟然在這裏送禮物給他,不是賄賂嗎?

不過話說回來,這是啥東西?烏凌也是有着很強烈好奇心的,看着那隻盒子,巴掌大小,再看看柳塵寄出去的盒子,雖然小了點,但都差不多。

“難道是藥劑?”烏凌低估一句。

他實在沒忍住,嘀咕道:“我就看看,我不收下,等下看完了就給那小子送回去,好好懲罰一番。”

咔嚓!

說完,他打開了盒子,露出了裏面的東西,果真是一支藥劑,黑色的藥劑,帶着一種奇異的光澤,彷彿裏面有點點星光閃爍。

烏凌愣住了,呆呆的看着這一支藥劑,壓根不清楚這是啥藥劑,有什麼效果的?

“嗯?”很快,他發現盒子的藥劑上,有一張小紙條,打開一看,上面寫着藥劑的名稱,效果,還有用法。

“覺醒藥劑:可幫助人類基因覺醒基因能力,100%成功,使用方法:注射最佳,服用次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