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兩個人被這一提醒,也馬上從愣神中反應過來,各自念起了咒語,準備發動魔法。

只見一枚火球和一道風刃,在他們的手中成形,分別向著兩個騎士發射了出去。

騎士們卻沒有驚慌。面對魔法的攻擊,二人動作整齊劃一,都是一個后跳接一個橫劈,閃耀著聖光的長劍便把火球和風刃劈散了。

見狀,剛剛還得意洋洋的年長法師,臉色一下子就黑了。

「你們是不是傻?為什麼要分開來打?集中打一個人啊!他們總不可能一刀劈散兩個魔法吧!我教你們的東西都忘到哪去了?」他似乎不是驚訝於騎士的身手,而是被另外兩個蠢貨氣到了,忍不住訓道。

在他說話間,騎士也衝上來,一人一劍,終於打破了水泡。

可惜的是,年長法師訓話同時,也沒有放鬆警惕。趕在騎士砍出第二下前,他立刻又補上了一個水屏障,將試圖繼續攻擊的騎士們擋在了外面。

本傑明都有點驚艷了。這人好強,不只魔法水平高,戰鬥經驗也很豐富,面對兩個聖騎士,還一付遊刃有餘的樣子。水屏障的釋放時機簡直天衣無縫。

這麼厲害的法師,又是從哪裡冒出來的?

不知道為什麼,本傑明在他們的身上,嗅到了一股普通野生法師不會有的、來自組織的味道。

在本傑明驚嘆的同時,這一次,兩個年輕的法師反應也快了不少。他們馬上開始施法,又一枚火球和一道風刃成形。

有趣的是,他們不約而同地選擇了「妻子」作為他們的集火目標。

可能是都覺得這裝扮有點辣眼睛,想趕緊解決掉吧。

然而,「妻子」的身手異常矯健,又是一個后跳接橫劈,迎面而來的火球和風刃,全滅。「丈夫」則趁此機會,對水泡發起了瘋狂的攻勢。

「……」

年長法師的臉更黑了。

「氣死我了!哪有人這麼集中火力的?你們不會從兩個角度進攻嗎?你們一個在前一個在後,他能一劍擋住嗎?我會沒教過?你們是不是傻?他們的劍還沒砍到我身上,我就先被你們氣死了!」

兩人被罵得有點懵。個子矮的那個猶豫了一下,弱弱地發言:

「可是老師,怎麼控制魔法從兩個角度攻擊?我們不會啊。」

「……」

幸好騎士再次砍破水泡,及時地化解了尷尬。

年長法師也因為要施法補上水屏障,所以才沒有被氣得暈過去。

連作為旁觀者的本傑明,都替他們感到了心累。

好好的一場架,法師與聖騎士之間的強強碰撞,為什麼打成了這個樣子?

不只是年長法師很煎熬,顯然,騎士們的心情也不怎麼樣。在水泡第三次出現的時候,他們眼中閃過了一種名為生無可戀的情緒。尤其是還穿著裙子踩著高跟鞋的那位,本傑明感覺在他那厚厚的眼影之下,彷彿有淚光在閃動。

世道艱辛啊……

為了討個生活,這年頭,連聖騎士都這麼拼。 ?局勢有點僵住了。

騎士們每打破一次水屏障,年長的法師就會再召喚出來一個,他們的長劍完全沒辦法傷到對方。而對方也差不多,因為兩個年輕法師比較蠢,他們三人一時間也奈何不了聖騎士。

不過本傑明知道,這種僵局不會維持多久的。

看年長法師那遊刃有餘的態度就知道,他還留有後手。現在他只是想帶帶新手,所以只使用防禦魔法。一旦他真的用出攻擊性的魔法,這兩位聖騎士恐怕就擋不住了。

要是他們擋不住,那本傑明也得遭殃。

雖然他也開始有點同情年長法師,可是在一開始,這人就說了要把他們全都滅口。本傑明也不敢賭,是不是他自曝法師身份,就能被饒過一命。這無異於把主動權送到別人手上。

況且,他還沒做好和教會翻臉的準備。

因此,他還是選擇站在兩位騎士那邊。

他作出了選擇,便不打算再袖手旁觀下去了——都到這個地步了,就算還沒發育成型,他也得參團,不能再OB下去了。

他的心中,一個打破僵局的計劃很快成形。

此刻,騎士們正好對著水泡發出了第二輪攻擊。

就在他們揮劍砍下的一瞬間,本傑明忽然動了。他迅速地抬手,在其他人都沒有注意到的情況下,毫不猶豫地對著年長的法師開了一槍。

砰!

水球破裂的聲音和槍聲混雜在一起,嚇了其他人一跳。

而本傑明,則在開完槍后的,馬上沖向了膝蓋中槍動不了的小偷。他也不管這一槍后,法師和騎士們那邊怎樣了,而是一心只想搶回自己被偷走的錢。

小孩也沒有防備,一下子就讓本傑明把錢搶到了手。

錢到手,本傑明頓時鬆了口氣。

這就是他想出來的辦法了。首先,以他的攻擊力,是不可能穿透水屏障的,騎士們雖然可以合力擊破水屏障,但他們還得砍出第二劍,才能傷到法師。而法師只要在砍出第二劍之前,重新放出水屏障,就能把騎士給擋下來。

這形成了一個平衡,而本傑明要做的就是打破這個平衡。

他利用射擊界面,計算了時間,在水屏障將要被擊破的一瞬間開槍。子彈會在水泡被擊碎的瞬間穿過去,命中目標。而這之間的時間差實在太短,對方連咒語都來不及念,更沒辦法補上新的水屏障了。

沒有防護魔法的法師,那就是凡夫俗子,在子彈面前無異於一張薄紙。因此,這樣的一槍,即便沒有附魔,也足以改變整個戰局了。

他是瞄準年長法師的心臟開的槍,不過因為這是第一次懷著殺心去開槍,再加上他感覺年長法師蠻慘的,所以開槍的時候忍不住手抖了一下,十有八九沒打准。

不過就算打不準,應該也半殘了。

其實他也並沒有置對方於死地的決心,從頭到尾,他心裡記掛的就只有一件事情——把錢給搶回來。

至於整個計劃的最後一環,就是把錢搶到手的本傑明,趁著開槍后混亂的場面,逃之夭夭。其實按他所想,以年長法師的實力,即便深受重傷,應該也能用出個障眼法之類的東西,然後帶著那他的兩個學生逃走。

至於那兩位聖騎士,他們應該會追過去。於是,沒有人管本傑明,他又可以繼續自己買槍的計劃了。

娛樂圈的科學家 確實是一個想的很美的計劃。兩位聖騎士畢竟是在保護自己,本傑明不希望他們受傷,但那三人與他同為法師,本傑明想到《聖經》末尾的那幾句話,也希望他們別就這樣死在了這裡。

剛想出這個計劃的時候,本傑明也忍不住自嘲地笑了笑。可能他就是沒辦法像那些里的主角一樣,殺伐果斷,視人命如草芥吧。

就這樣,本傑明開槍,搶錢,一切如計劃一般順利發展。法師那邊也傳來慘叫和驚呼,卻沒有傳來倒地的聲音。確認了子彈命中,沒有死人,很棒很美好。本傑明也已經調轉腳步,準備逃走了。

然而,正如他來到這個世界后想出的每一個計劃,再美好,也總是會出點岔子。

在他轉身逃跑的時候,忽然,幾聲急促憤怒的咒語從他身後轉來,劇烈的魔力和元素波動把他給嚇到了。他還是忍不住,回頭看了一眼。

只見三個法師的身前,升起了一道滔天巨浪。

卧槽!

這是什麼魔法?

本傑明錯估了年長法師的行為,可能是被兩個學生氣得半死後又中了一槍,憤怒累積到頂點,不小心觸發了暴走模式。因此,他沒有選擇用魔法逃走,而是選擇了用魔法攻擊。

看這架勢,在小巷中憑空召喚出的十多米的巨浪,絕對是大招級別的魔法了。這位法師連水屏障都能用得那麼厲害,放出大招來,那威力得有多強啊?。

面對這樣一道巨浪,本傑明感覺自己面對的不是魔法,而是浩瀚無際的大自然,心中甚至生不出反抗的念頭。

這他媽……水遁?水龍彈之術?

終於,在巨浪來臨的前一秒,他還是提起意志,使用了一個水球術,化作水泡將他自己保護了起來——他倒不怕被發現法師的身份,那兩位聖騎士站得比較前,已經被洶湧的水流淹沒了。這周圍也沒有其他人,沒人知道他用了魔法。

水泡形成的下一秒,巨浪狠狠地拍了下來。

本傑明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識。

……

「為什麼要追我?」

「我要,急支糖漿!」

什、什麼鬼?

「碧生源常潤茶,排除毒素,一身輕鬆。」

遙控器在哪裡,快換台……

「有毓婷,放心愛……」

你……給我閉嘴!

本傑明一下子驚醒,大口喘著粗氣,睜開眼睛坐了起來。

「啊,你終於醒了。」系統的聲音從腦海里傳來,聽上去很歡快。

本傑明坐在原地,沉默了一會,緩了緩氣,然後,滿心無奈地對著系統說道:「下次我再暈倒的話,你能換一個叫醒人的方法嗎?」

數字界面再次浮現在了他的眼前:

「需要人工服務,請按零。」

又給他來這套。

本傑明懶得再管系統。經歷了那麼可怕的魔法,他首先要做的,就是確認一下自己的狀況:疼痛從身體各個部位傳來,不過不算劇烈,還可以忍受,也沒有缺胳膊斷腿什麼的,活動自如。總的來說,他沒事。

這讓他稍稍放下心來,本來他還以為,自己會受不輕的傷呢。看來那位法師的大招,並沒有想象中那麼可怕。

然而,當他看了一眼周圍的環境后,他就沒那麼樂觀了。

這裡並不是他暈倒的小巷。

他處在一個有點像倉庫的地方,光線很差,空間也是密閉的,只有遠處牆邊的一盞煤油燈能照明。整個倉庫之中也沒什麼東西,感覺很空曠,配合昏暗的光線,讓人有種身處恐怖片之中的感覺。

本傑明有點懵。

這是哪?

他為什麼會在一個完全陌生的地方醒來,難道是有什麼人把他帶到這裡來了?

在他失去意識的這段時間裡,發生了什麼?

「喂,你怎麼醒得這麼快?」忽然,一個聲音從他背後傳來。

本傑明立刻回頭,只見那一高一矮兩個年輕法師,正站在倉庫的那頭,湊在一起,有點好奇又有點害怕地盯著他看。

本傑明心中一動。是這兩個人把他帶到這來的?

想到這裡,他又有點緊張地往周圍看了幾眼。還好,沒有看到年長法師的身影,本傑明鬆了口氣。

「喂,跟你說話呢,你為什麼不回答我?」矮個子的那個見本傑明遲遲沒有開口,似乎有點急了,這麼喊道。

本傑明剛想回答,卻被另一個人搶了話。

「你別這樣,我覺得他可能被老師的魔法拍傻了,聽不懂我們在說什麼。」高個子那個推了一下矮個子,若有所思地說。

「對啊,我怎麼沒有想到,他真的被拍傻了誒!」 穿書後她成了種田大戶 矮個子立刻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高興地說。

「怎麼辦啊?他要是被拍傻了,誰來救老師啊?」然而,高個子卻很快露出憂慮的表情,苦惱地說。

「真的誒,怎麼辦啊……」矮子哥的臉也一下子耷拉下來,難過地說。

兩人又湊近了,開始各種交頭接耳竊竊私語。

「……」

本傑明一臉懵逼地看著這兩人。

「喂,你們兩個。」猶豫了一下,他還是決定表現出自己正常的智力水平,而且他也有話要問他們,「是你們把我帶到這裡的嗎?這裡是哪?發生了什麼?你們的老師人呢?」

話剛出口,他就有點後悔了。

他應該一個一個問的。一下子問出這麼多問題,以這兩人的智商,應該沒辦法回答吧……

事實證明,他多慮了。

琴音仙路 「噓,別吵,你已經被拍傻了,你不能說話的。」矮個子回過頭,瞪了本傑明一眼,兇巴巴地說道。

「……」

本傑明高估了這兩個人的智商。

「到底發生了什麼,趕緊給我解釋一下。」他放棄了繼續跟這兩個人溝通,轉而向腦海中的系統問道。

「那個魔法把你們都拍暈了,不過施展完魔法,那個法師也暈倒了,全場只剩下了那兩個傻子有行動能力。」對比之下,系統的聲音聽上去都變得可靠了許多,「這兩個傻子商量了一會,準備帶著暈倒的法師逃跑。不過不知道為什麼,他們把你也給帶上了。那兩個騎士倒是被他們扔在巷子里,沒管。」

聽完了系統的解釋,本傑明想了想,又問道:「這裡是哪裡?他們把我帶了有多遠?」

系統答道:「別擔心,沒出城,這裡還是海汶萊特。他們沒走多遠,也就十分鐘左右吧。不過這個地方挺隱蔽的,其他人估計很難找到這裡來。」

只有十分鐘嗎?

本傑明頓時放心不少。他最擔心的,就是自己被帶到了什麼天高皇帝遠的地方,還好,他還在外城區。而且從這個時間來看,他暈倒的時間應該也不長。

系統也記得路,不至於讓自己迷路。

這樣想著,他站了起來,在系統的指示下,準備離開這個地方——反正那兩個人也以為自己被拍傻了,不是嗎?

今晚遇到的麻煩已經夠多了,他都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應該繼續去買槍了。

「站住!你不許走!」

然而,那個矮個子一見本傑明要走,又急了,跑過來攔住了本傑明。

「為什麼要攔我?」本傑明面無表情地說。

「雖然我不知道你用什麼魔法打傷了老師,但是老師現在都要死了,只有你能救他了。你當然不許走!」矮個子振振有詞地道。

「就是,你不許走。」高個子也跑過來,補充道。

本傑明很無語。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