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時候嬰葵怎麼也沒想到洛熙居然能將掌握著身體主動權的她給強行擠下去。

而且,嬰葵無法搶回主動權。

但是,當她們兩個對峙了幾個小時后,洛熙就自動回到了虛空中,而嬰葵再次控制身體。

就在嬰葵還沒得意完的時候,肩膀處就蔓延出了一種她無法形容的痛苦,嬰葵本來想要鑽進虛空躲避的,但是她根、本、回、不、去!

嬰葵第一個反應就是洛熙搞的鬼,但是洛熙卻一臉無辜的看著她。

這不是她乾的。

嬰葵第一次承受這種痛苦,當時整個人都不好了,就想著帶著洛熙的身體就這樣死去也無所謂,但是洛熙卻一直都在諷刺她,以至於她居然撐下來了。

「喂,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當時嬰葵是這樣問的。

連嬰葵這個契靈都不知道,難道還要指望她這個什麼也不懂的契主?

洛熙也表示不知道。

最後,不知道是嬰葵被洛熙的精神力給震驚到了才妥協,還是故意妥協。

兩個人又來回做了還幾次實驗,發現只要洛熙出來過後,嬰葵就絕對會疼上一定的時間。

洛熙出來的越久,嬰葵疼得就越久。

這樣,兩個人就猜測有可能是禁忌契約搞的鬼。

在兩人還沒有研究出來的時候,宙斯卻找上了她們,不,準確說是嬰葵,他們的GOD。

聽到宙斯說要帶他們出去的時候,兩個人就知道計劃已經開始了,而她們也要做準備了。

洛熙從來不是一個會等著別人來救她的人,所以假意跟著宙斯離開,實際上在想些別的東西。

因為嬰葵實施的計劃一開始就是她想出來的,所以她對這個計劃的每一個細節都是一清二楚的。

所以她改起來也是相當容易的。

話是這樣說,然而現實是殘酷的。

大長老以保護她為由,把她看的非常緊,現在她也不過是找了個借口偷溜出來罷了,必須要在說好的時間之前趕回去,否則就會被發現。

對於這一點,洛熙是非常肯定的。

洛熙醒過來之後,因為已經無法使用洛茵的異能,所以她現在借用的都是禁忌契約也就是嬰葵的力量。

但是因為這力量與她本身的屬性相衝,所以洛熙能少用就盡量不用,基本上就是從虛空中召喚出那把黑劍而已。

現在嬰葵不知道用了什麼法子,大概是某種禁術吧,她們的移動速度非常的快。

不過眨眼間,她們就已經脫離了沙漠的範疇。

「喂,洛熙,如果我們遇到雲言君,你要怎麼辦?」嬰葵感覺有些無聊,就和洛熙聊聊天,順便也轉移一下自己的注意力。

今天洛熙出來了近六個小時,她還不知道要疼多久呢!

「不怎麼辦。」洛熙淡淡的說道。

烈焰脣愛:絕寵契約俏佳人 她與雲言君遇上的可能非常大。

第一,雲言君本來就是來找她的,那麼在進入基地的第一時刻就會使用異能感應。

第二,基地就那麼大,而且還是在海里的,躲都沒地方躲。

「切,你就能不這麼不冷淡嘛,」嬰葵對洛熙翻了個白眼,「一點情趣都沒有,小心你男人不要你了。」

「這個就不勞你操心了,我們之間,只有我不要他的份,沒有他不要我的份。」洛熙平淡的說道。

「嘖,你還真的是……拽。」

洛熙一直都是這樣,唯我獨尊,她有這個實力,也有這個本事。

從來都只有她嫌棄別人的份,哪來別人嫌棄她啊,就算有,估計也已經等在黃泉路上了。

「好了,到海邊了。」

嬰葵的話讓洛熙的注意力集中了一些,「嗯。」

接著,嬰葵不知道從哪裡弄來了一艘大船,正準備往裡鑽。

洛熙看著嬰葵從一個隱蔽的小角落裡拉出的巨大船隻,湛藍色的眸子暗了暗,「看來我不在的這兩年,隱殺有很多變化了。」

「嗯?你怎麼會覺得這是隱殺的,而不是諸神?」嬰葵一臉疑惑,但是手中的動作依舊沒有停過。

「猜到這個應該很容易吧?」洛熙挑眉。

嗯,其實光看著嬰葵的動作洛熙大概就能猜出來。

嬰葵的動作看起來非常賢淑,怎麼看都像是來過很多遍的。

大長老雖然總是把嬰葵關在總基地,但是該放風的是還是會放風的,免得把人給憋壞了。

而且這艘船上有隱殺的記號,設計的非常隱蔽,要不是洛熙視力好,估計就不會注意到了。

而且之前她記得她從來就沒有在這附近弄些什麼船隻。 那麼這裡會有標有隱殺的記號的船隻一定是她消失的這兩年弄的。

「這裡的船隻是怎麼回事?」洛熙問道,她之前可一直沒有見過嬰葵讓人準備船。

「啊,你說這個,」嬰葵指了指眼前看起來簡單而又普通的小輪船,「這個是我在知道宙斯的基地之後,讓白瞳準備的。」

洛熙點點頭。

「不過,我們現在回去萬一真遇到雲言君怎麼辦?」

雖然洛熙看不到嬰葵的表情,但還是能聽出對方語氣中的揶揄。

對此,洛熙表示該怎麼辦就怎麼辦。

嬰葵早就料到洛熙的反應,只是笑笑不說話。

她們已經連續沒有兩天沒有休息了,這要是放在以前那肯定不是什麼問題,但是現在洛熙的身體處於一種異常的狀態。

現在洛熙的身體需要休息,否則不可能再次承受洛熙的出現。

如果在半路上遇到雲言君,那就真的尷尬了。

「見到他避開就好了,我們現在需要休息。」腦海中突然傳來洛熙的聲音,嬰葵怔了一下,隨即嘴角微揚,「肯定要回去休息,不然這架要怎麼打。」

嘴硬。

嬰葵在心裡念道。

嬰葵準備好之後就上了船,直接向著基地駛去。

大長老的基地雖然是沉在海里的,但是基地的入口卻在海上的某一個小島。

光是照這個基地的隱藏來看,大長老確實要比二長老高出好幾個檔次。

大長老基地所在的這個海域里有非常多的小島,而基地的入口就在這些小島上。

實際上嬰葵只是知道了進入方法,至於這入口是怎麼設計的她一點頭緒也沒有。

這個基地的設計比較特別,整個基地的外觀呈橄欖球狀,而在其頂端有一個極長的電梯,這就是連接那些島嶼的通道。

但是,通道只有一個,而入口卻有好幾個。

這也是大長老告訴她的,整個基地是完全處於自轉狀態的,並且還會公轉,說白了就是這個基地無時無刻都在移動。

而且,基地的四周有著兇猛的肉食海洋生物,還有一些礁石,這就成為了基地的天然保護層,再加上基地所配備的各種武器,想要入侵非常困難。

大長老對嬰葵像是完全不設防一般,直接告訴她所有出口的開啟順序。

當時她們還驚訝了一把,但是,白來的好處不要白不要。

洛熙坐在一片虛空中,面前放著地圖,計算著這個時間開啟的入口應該是哪個。

「應該是這個。」洛熙給嬰葵指路。

這個島嶼和洛熙真的很有緣。

之前墜海的時候是在這個島嶼上得救的,現在又要從這個島嶼進入基地,不得不說,這麼多小島,偏偏每次都挑到同一個,真是有緣。

莫名的,洛熙突然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小船到那個島嶼還需要一點時間,所以嬰葵直接從船艙里掏出一架躺椅和和一把遮陽傘。

看著不知為何放在船艙里的躺椅和遮陽傘,洛熙滿頭黑線,她記得這種船都是做任務的時候開的吧。

像這種船,他們只會往船艙里放彈藥兵器食物,躺椅和遮陽傘還是第一次見。

嬰葵就像是一個跑來度假的一樣,將躺椅和遮陽傘在甲板上放好,然後不知道在哪裡就掏出了一副墨鏡……

洛熙嘴角抽了抽,都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而且嬰葵這個樣子也可以做為一個偽裝順便休息一下,要說大長老沒發現她已經離開了兩天,打死她都不信,大長老給她的感覺很乾凈,但就是這樣才會讓她覺得非常詭異。

大長老絕對在策劃著什麼,既然他們想要的是嬰葵,那麼就一定與禁忌契約有關,但是關於禁忌契約的最大秘密,恐怕就是那個了。

大長老和二長老的基地的距離差了四分之一個地球,離開二長老的基地時,那裡是夕陽西下時,而嬰葵趕到這裡不過用了半個小時都不到的時間,至於她是怎麼做到的洛熙也不知道。

現在海上正處於太陽高照的時候,陽光灑在身上暖洋洋的,嬰葵舒服的眯起了眼睛,就像一隻慵懶的貓。

鹹鹹的海風吹著,真的不要太舒服。

嬰葵非常享受這一刻,被關在基地里這麼久,能曬到太陽的機會真的不多。

但是,漸漸的,鹹鹹的海水中開始有了那麼一絲鐵腥味。

嬰葵原本迷濛的眸子瞬間睜開,皺了皺眉,坐起身看向四周。

周圍除了遠處隱約能看到遠處有兩座島嶼以外什麼都沒有。

「怎麼了?」洛熙見嬰葵突然反應這麼大,立刻就警惕了起來。

因為洛熙是在契約空間里的,所以並不能聞到海風中夾雜的絲絲腥味。

boss太腹黑 嬰葵站在甲班的最前端,隨著小輪船慢慢的靠近,那股味道就越來越濃烈。

嬰葵眯著眼,水光粼粼的海面上開始泛起紅色的波紋。

「看來已經有人來過了。」洛熙看著那把海水染成深紅的鮮血,眉頭緊蹙。

「不,是來了,還沒有離開。」遠處的打鬥聲清晰的傳入嬰葵耳中。

「嘖……」

沒想到還是遇上了,真是猿糞。

「趁現在還沒有被發現,趕緊離開。」洛熙第一時間就讓嬰葵調轉船頭的放向。

「可惜,已經晚了。」嬰葵與雲言君四目相對,兩個人的眼中儘是冷意。

只要在光線可以觸及的地方,都是雲言君可以看到的,從嬰葵聞到血腥味的時候開始,雲言君就已經發現了她的蹤跡。

同時,洛茵也注意到了,看到嬰葵就這麼大咧咧的出現在雲言君的視線里,手心裡不由得捏了把汗。

「現在怎麼辦?」嬰葵問洛熙,雲言君的眼神讓她有些發怵。

洛熙沉默了一下,「繼續假扮我。」

嬰葵嘴角抽了一下,如果洛熙此時就站在她面前,她肯定要把這個女人給暴打一頓。

說的好聽,繼續假扮她,偽裝不難,她和洛熙相處了這麼久,假扮她完全沒問題。

但現在問題就出在雲言君那不受控制的可怕壓力。

洛熙自己遺留下來的問題,現在要她來承擔?

嬰葵簡直要爆粗口了! 「你覺得他有多大的幾率會認出我?」嬰葵按耐下自己想要打人的心情。

嬰葵的這個問題就問到點上了。

依照雲言君對洛熙了解,從表面上看出嬰葵的可能性不大,但是其他的就不敢保證了。

洛熙一時間陷入沉默。

「你快一點啊!」嬰葵咬牙切齒的說道。

雲言君已經有往這裡來的跡象了,要不是有那些美人魚阻撓著,估計雲言君就已經過來了。

「等等!」沉默的洛熙突然喊道。

「怎麼了?」

「有實驗體的氣息,你看看還有沒有什麼人?」

「人啊?」嬰葵眯著眼,「那裡除了幾個超高的水柱……」

嬰葵的聲音越來越小,「……你別告訴我那不是洛茵做的。」

「洛茵是冰屬性好嗎。」

一個冰屬性怎麼控水?

「冰屬性不是水屬性變異來的嗎?」作為一個不懂就要問的好學生,嬰葵完全不覺得自己的問題有什麼奇怪的。

洛熙:……

洛熙表示無能為力,不過也是可以理解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