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需要調整一下,對付你這樣的傢伙,靈巧姿態應該更適合!”怪物似笑非笑,他的口鼻之中忽然噴出一股白色的煙霧,然後身體便開始收縮,很快就變成了一個和蘇瑾差不多大小的模樣。

怪物的臉是之前那個小巧傢伙的面容,看起來非常的俊俏美麗,而此時經過壓縮的身體也凸顯着力量與美,如果不提這傢伙的身份,將他扔到地球上去,肯定比那些頂級明星更受歡迎。

“你最大的錯誤就是讓我安全的變成現在的形態!”怪物走到蘇瑾的面前,他伸出一根手指,然後猛的一彈,直接擊中了蘇瑾的胸口,只見蘇瑾好像離弦之箭一般,被他直接彈入了大海之中。

蘇瑾落入海中的瞬間,海浪直接爆開,大量的海水被強大的力量衝擊崩上了天空,甚至有一片區域形成了一塊真空地帶。

海浪在升上天空後又回落,將蘇瑾徹底淹沒在了海水之中,一時間蘇瑾竟然不知生死! 海浪重新將被炸空的區域填滿,怪物嘲諷的看着蘇瑾消失的地方,不屑的吐了口口水,然後轉身準備離去,不過當他走到蘇瑾所佈置的精神力之牆前時,卻發現精神力之牆依舊沒有消失。

“什麼?還沒死麼?”怪物驚訝的回頭看去,只見一個身影從海中走了出來。

“喂,你們那裏就這麼沒有素質是麼?隨地大小便這種事情,可是不對的啊!”蘇瑾一身溼漉漉的,他甩了甩自己的頭髮笑道“力量不錯!”

“不錯,你真是好大的口……!”

砰!

不等怪物將話說完,蘇瑾的身影一閃,出現在了怪物的身前,然後他同樣是一指彈出,怪物只覺得胸前傳來一股巨力,然後便猛的被轟了出去。

轟……!

怪物撞擊在精神力之牆上,巨大的力量居然將精神力之牆衝擊的佈滿了裂縫,蘇瑾的力量再強幾分的話,或許就能夠直接將精神力之牆轟碎了。

“卡……卡……不可……不可能,你是……什麼人!?”怪物張大了嘴巴,他胸前被穿透了一個血洞,身體四肢因爲強大的衝擊力也碎裂開來。

“別裝了,你的程度不止如此吧?”張辰冷聲道。

那怪物果然不再出聲,他的身體在以非常迅速的速度恢復,幾個呼吸的時間,那本來已經崩碎的四肢居然已經完好如初。

咔哧,咔哧!

怪物雙臂向後支撐在精神力牆壁上,然後猛的用力將自己從精神力牆壁上拔了出來,他從高處跳下,落地時直接在地上砸了個坑出來,可想而知他身體密度有多麼大了。

“果然,地獄手冊是神奇的,就算是你們這種低等種族,也有可能變得如此強大麼?”怪物咧了咧嘴,大步流星的朝蘇瑾跑了過來。

冥河傳承 “哦,在你的星系,人類也會被地獄手冊選中麼?”蘇瑾很好奇,地獄手冊的選擇肯定是智慧生物,那麼在怪物的那個星系中,同樣擁有智慧的人類,應該也有被選中的可能性纔對。

“嘿嘿……當然會有,不過那些傢伙對我們來說都只是食物和奴隸,他們可沒有機會成長到你這個地步!所以……你也和他們一樣,給我去死吧!”怪物顯然不敢再小看蘇瑾,他一拳轟來,有鬥破山河的威勢。

“真的覺得你這種生物,怎麼看都讓人噁心啊!”蘇瑾一把抓住對方的拳頭,那巨大的力量順着蘇瑾的身體傳遞,只見蘇瑾背後的地面立即震動起來,並且有大量的煙霧升騰。

“殺!”那怪物被蘇瑾抓住拳頭後直接往後一退,拳頭居然從他的手臂上掉了下來,然後便見被蘇瑾抓住的拳頭忽然間爆開,炙熱的能量集中在一點之間,如同核爆的中心。

“嘿嘿……你我的最大區別就在與,我對你們人類很瞭解,因爲我身邊都是你這樣的蠢貨,但是你對我們卻一無所知啊!”怪物猖狂的大笑,在他看來毫無準備的被這個等級的攻擊擊中,那麼蘇瑾理所應當不會有生還的可能。

“咳咳……!”但接下來的場景卻讓他瞪大了眼睛,只見蘇瑾深吸一口氣,將爆炸的能量全部吸入腹中,然後他還咳了兩下,好像這東西的味道很辛辣一樣。

“已經要用這種低劣的手段了,那麼也就是說你黔驢技窮了麼?”蘇瑾有些不滿,他還期望着對方能夠有什麼更加能夠讓他眼前一亮的手段。

愛不逢時,情無金堅 這一次怪物真的慌了,蘇瑾也看出這傢伙已經沒有了戰意,他單手在虛空一抓,精神力再次擠壓向這個怪物,這一次怪物身體依舊擁有抵禦精神力的能力,不過蘇瑾沒有放棄的意思,他不斷加大精神力的強度,終究一點點用銀光將對方徹底裹住。

“殺!”蘇瑾低喝一聲,精神力猛的收縮,就好像一個壓力機一樣,直接將被精神力裹住的怪物碾成了肉餅,而後蘇瑾又旋轉精神力,把肉餅絞成了肉泥。

撤掉精神力,蘇瑾很是失望,這個怪物的強度其實還算不錯,就是手段太少了,他們太吃天賦,導致對技巧的研發差的力量。

實際上從一開始蘇瑾就能夠滅殺他們,狂想之力一出對方只要未成神,死亡都是在一瞬間的事情,只不過這畢竟是被地獄手冊關注的一羣人,蘇瑾不想暴露自己,才用精神力碾壓他們的。

蘇瑾將精神力延伸向其他三個方向,杜蘭德和奧斯卡那裏的戰鬥正酣,他們都是人族頂級強者,即使以一敵多依舊不落下風,畢竟地獄手冊派來的異界宿主並非最頂級的存在。

“不對,這不對!”蘇瑾忽然好像想到了什麼,他擡頭看向神劫的劫雲,他又用精神力包裹了整顆星球去搜尋,但最後卻一無所有!

“這是神劫,單單是這種等級的異界宿主,怎麼可能威脅的到能夠成神的強者,地獄手冊不是在警告宿主,它是在……調開宿主身邊的力量!”蘇瑾爲自己的想法感到驚愕,這個想法似乎沒有證據來支持它,但是這個想法一經冒出,就再也按不回去。

蘇瑾毫不遲疑,直接向着神劫所在的地方飛射而去,不到一百公里的路程,在蘇瑾的腳下只是瞬間的工夫,他看到娜塔莎正處在神劫的中心,大量的七彩光芒將她圍繞着。

“難道是我想多了?”蘇瑾一愣,娜塔莎的樣子看起來並不像是有問題,看起來自己似乎有些太神經質了。

“救……!”可就在這個時候,蘇瑾聽到了一個聲音,說是聽到不如說是感覺到,他可以確定那是娜塔莎的聲音,娜塔莎正在求救!

“怎麼回事!?”蘇瑾大聲問道,希望娜塔莎能夠給予他回答,可是娜塔莎的神色看起來安詳無比,並不像是求救的樣子,只不過蘇瑾很確定自己聽到了娜塔莎的求助聲,到了他現在這個境界,怎麼可能會出現幻聽一類的事情。

蘇瑾不顧可能被地獄手冊發現的危險,他的雙目神光璀璨,狂想之力瞬間就包裹了他,蘇瑾走入神劫中,以一種上帝視角進行觀察,然後他發現……娜塔莎正在被奪舍!

地獄手冊正利用神劫洗掉屬於娜塔莎的意識,然後將另外一個全新的意識灌入其中,也就是說地獄手冊要奪舍娜塔莎的肉身。

“救我!蘇先生……救我!”這種情況下,蘇瑾終於能夠清晰的聽到娜塔莎的求救聲,但是他根本來不及出手,他看見一道劫雷從天而降,直接將娜塔莎的意識抹掉!

“太遲了!”蘇瑾無奈搖頭,他發現的太遲了點,劫雷一直在抹除娜塔莎的意識,他發現的時候已經毫無意義了,一切都太遲了。

娜塔莎的意識被抹除後,蘇瑾就靜靜的看着她的肉身,他看到神界帶來的意識被灌入娜塔莎的身體中,漸漸的神劫退去,娜塔莎緩緩睜開眼睛。

“辛苦你了,蘇先生!”娜塔莎向着蘇瑾笑了笑,看起來和之前毫無改變!

而蘇瑾沒有回話,他張手支撐起一道精神力屏障,將杜蘭德等人隔絕在外面,然後才沉聲道“不要裝了,你根本不是娜塔莎,你……是誰!?”

“蘇先生,你的話實在是太奇怪了,我不是娜塔莎還能是誰?”娜塔莎微微一笑。

蘇瑾則冷笑道“是誰?這個我倒是不清楚,不過剛纔的奪舍,我可是看的很清楚!”

“哦!居然能夠看到嘛,那麼……隱瞞倒是沒有意義了!”娜塔莎的臉色一變,她的嘴角輕輕勾動,露出了嘲諷的笑容! “看這個表情,你是準備殺人滅口嘍!”蘇瑾也笑了起來,同時他將剔骨刀召喚在手中,對方顯然已經是神明瞭,所以真要是打起來,蘇瑾不敢有絲毫的放鬆。

娜塔莎一見蘇瑾手中的剔骨刀,臉上就露出了一絲異色,她皺眉道“好厲害的兵器,至少有數十位神明爲其祝福過,這可不是地獄手冊中能夠得到的東西!”

“眼光不錯!”蘇瑾將剔骨刀指向娜塔莎,隨時準備開戰!

娜塔莎此時卻道“我想我們沒有必要互相殺伐,坐下來談一談不可以麼?”

“談一談?你剛剛奪舍了我的朋友,現在要跟我坐下來談一談!”蘇瑾撇嘴道!

娜塔莎笑道“這有什麼,朋友這種東西你會有很多,但是有些事情除了我之外誰都不知道,而且如果你能夠早些知道的話,對你的未來大有好處!”

“那要看看你說的事情是什麼了!”蘇瑾道。

“自然是你想問的,比如……剛纔的奪舍是怎麼回事,我又是誰!”娜塔莎微笑道。

蘇瑾將剔骨刀垂了下來,他沉聲道“那麼就說吧!奪舍是怎麼回事?你又是誰?”

“很好,那我先自我介紹一下,我是娜塔莎,當然只是從現在的身份來說,我擁有她的全部記憶,擁有她的所有習慣,從某種角度上來說,我真的就是她!”

“可惜你不是。”蘇瑾毫不猶豫的反駁道。

娜塔莎只能繼續道“拋開娜塔莎這個身份,我倒是還有其他的身份,從這次圓向前數三百一十七次圓,我是黑暗之神麻古,向前數四百二十九次,我是戰爭之神,向前數六百二十一次,我是豐收之神,向前數九百零七次,我是風暴之神,再向前數我就記不得了!”

蘇瑾有些愣住了,他很快又回過神來,沉聲道“你的意思是說……你是舊神,而且還是經歷過無數次圓的……舊神!?”

“顯而易見不是麼?”娜塔莎的笑容一如既往的燦爛,正如她所說,她繼承了娜塔莎的一切,包括笑容。

“不可能,舊神在新圓會被拋棄,無數的舊神證明了這一點,你怎麼可能例外?”蘇瑾想不通,他得到的信息中,舊神毫無例外會被地獄手冊回收,地獄手冊不允許他們存在的太久,更別說這種不知道經歷了幾千次圓的神明。

娜塔莎笑道“這就是我說的了,你從我這裏得到的消息會讓你獲益匪淺!”她頓了頓,然後繼續道“簡單點說,神明中總會出現一些驚世天才,有時候數千次圓纔會出現一次,這種天才即使是宇宙意志都會感覺到威脅,宇宙意志你知道吧?”

“知道一些!”蘇瑾道。

“很好,這樣我就不用和你解釋太多了。”娜塔莎長出一口氣,她繼續道“我這種天才就算是宇宙意志都會覺得有威脅,爲了消除這種威脅,他有兩種方法,一種是滅殺對方,另外一種則是籠絡!”

“有些天才因爲自身的強大,產生了挑戰宇宙意志的想法,我說的天才可不是你們這些傢伙,能夠被定義成我口中天才的傢伙,都是可以硬抗地獄手冊的壓制,強行突破上限的傢伙!”

“強行突破地獄手冊的壓制!你是說……走上那條路的人?”蘇瑾凝眉問道。

娜塔莎搖頭,她道“不,那些傢伙是……勇士,英雄,但同樣也是蠢貨,那樣的人在很多圓中都曾經存在,但是他們都會以徹底的滅亡爲結局,我說的天才本身存於地獄手冊的系統中,但同時又可以做到超越系統的事情。”

“那不可能,紙面上的圖案永遠不可能跳出紙面!”蘇瑾立即搖頭否定!

娜塔莎看了眼蘇瑾,不屑的道“小傢伙別急着否定,有些你認爲的真理,在更廣闊的背景上,卻有可能是謬論,真正的天才並不是你想象的那樣,修煉的天賦高一點,智商高一點就算是了,真正的天才……數千次圓也未必會出現一個,但每一個都是能夠看透地獄手冊本質的強者!”

蘇瑾沉默,如果按照娜塔莎所說,那種天才確實不是自己能夠比肩的,娜塔莎繼續道“對於這種天才,其中桀驁不馴在,宇宙意志便予以鎮壓,屠滅,而那些願意歸順的,宇宙意志便給予最大限度的自由,允許我們在任何一次圓中存在,不過我們無法永久的保持肉身完整,便只能奪舍新圓強者的身體,一般來說……最先成神的那批人自然是我們的首選,不過還是要看運氣,如果我們選擇的宿主身體強度太差的話,是會有可能失敗的,宿主會爆成渣渣,而一旦失敗,這一次圓我們就無法降臨了,這次我運氣不錯,這個傢伙的肉身很強大嘛!”

蘇瑾的心跳猛然加速,他想到邪神,想到瘋帽子對自己說過的話,能夠成神的往往不是地獄手冊中排名最高的那些,現在看來這恐怕是最大的原因,大量頂級宿主最先成神,但是卻被這些降臨的天才選中,其中大部分恐怕都吧是肉身頂級的存在,結果自然是隕落的份,即使是成功降臨的,因爲徹底替代了對方的一切,所以也很難被發現。

“你說這對我很重要?很可惜,我不是那種天才。”蘇瑾說道。

娜塔莎微笑“想得到這種待遇除了本身是天才外,還是有其他辦法的,第一得到十名天才的推薦,第二爲地獄手冊做出超絕貢獻,如果你願意的話,我可以推薦你哦!剩下的九個我也可以幫你去找!”

蘇瑾搖頭,他看着娜塔莎道“你和我說這麼多,如此殷勤的要推薦我,實際上只能是一個原因吧?剛剛降臨的你無法發揮原本的實力,你能夠使用的只有這具身體的力量,甚至連這具身體的力量你都無法發揮到極限,你在害怕我……對麼?”

這一次論道娜塔莎沉默了,片刻後她微微一笑,點頭道“你猜的不錯,所以我很討厭你這種智商型的宿主了!”

“那你該怎麼辦呢?”蘇瑾盯着娜塔莎道。

“你想要什麼,我們可以商量嘛!”娜塔莎一副嫵媚的樣子。

後悔藥 蘇瑾見狀又道“再猜一猜,剛剛降臨的你們狀態不穩定,如果我殺掉你的話……你很有可能會受到重創,很多次圓都不能再次降臨,亦或者你有可能……徹底的隕落!”

聽着蘇瑾的話,娜塔莎的眼中閃過驚恐之色,她立即道“何必如此,我說過了,你想要什麼我都可以給你,你可以從我這裏得到想不到的寶藏,何必要……!”

噗!

蘇瑾不等娜塔莎說完,直接一刀斬下,他這一擊發動了剔骨刀的技能斷罪,娜塔莎在刀光中徹底的泯滅消散。

“我說過了……娜塔莎算是我的朋友!”蘇瑾搖了搖頭,對方的承諾很吸引人,但一來蘇瑾早已經走上了和地獄手冊,宇宙意志決裂的道路,雙方沒有和解的可能,而第二則是娜塔莎和蘇瑾的關係一直不錯,滅殺對方也算是幫娜塔莎報仇吧!

蘇瑾看向周圍,他無奈的嘆息,沒想到娜塔莎作爲人族第一個衝擊神劫的強者,最終卻落得這樣的下場,在地獄手冊的掌控下,即使是走到巔峯的宿主又算的了什麼。

“多謝!”就在這個時候,娜塔莎的聲音再次出現,竄入了蘇瑾的耳中!

“咦!”蘇瑾一愣,他立即調整自己的狀態掃向周圍,居然從被剔骨刀斬落的空間裏尋到了一絲屬於娜塔莎的神魂! 娜塔莎的一絲神魂,非常細微,簡直細微到幾近虛無,如果不是蘇瑾的話,恐怕沒有人能夠發現。

絕情總裁獨寵妻 “來!”蘇瑾伸出手,他用精神力將娜塔莎的那縷神魂包裹起來,神魂本身就是和精神力非常相似的力量,所以蘇瑾可以用精神力溫養娜塔莎的神魂,讓她一點點的強大起來,等到她足夠強大的時候,蘇瑾便能夠想辦法讓其復生。

“不用擔心,好在你足夠強大,留下的神魂雖然只有一絲,但質量很好,很快就能恢復,然後你會重獲新生!”蘇瑾對被精神力包裹的娜塔莎說道。

娜塔莎的神魂發出一聲輕鳴,顯然在迴應蘇瑾,蘇瑾將娜塔莎的神魂納入自己的精神之海中,然後開放了精神力屏障。

杜蘭德和奧斯卡立即竄入進來,他們一進來見到蘇瑾一人就愣住了,奧斯卡雙眼微眯,他驚訝道“娜塔莎的力量……完全消失了!”

“神劫失敗了麼?”杜蘭德嘆息了一聲,他喃喃道“第一個先行者已經逝去,然後……然我來嘗試一下吧!”

“不,娜塔莎的失敗並非神劫!”蘇瑾毫不猶豫的說道,他把那些天才轉生者的事情說了出來,杜蘭德和奧斯卡聽後目瞪口呆。

“居然有這樣的事情?”杜蘭德不敢相信。

蘇瑾嘆了口氣,他直言“我和你們不同,未來將走上截然不同的道路,有些事情你們看不到的,我卻看的異常清楚,娜塔莎還不算徹底被毀滅,我救下了她,雖然只有一縷神魂,但是你們如果貿然突破神劫的話,不知道有沒有這麼好的運氣了。”

“嘿……努力到現在,結果被人告知隨時有可能被人取代,這種感覺……真是讓人不爽啊!”杜蘭德的眼中滿是暴戾之色,他的怒火幾乎凝成實質,顯然這段時間他的力量又有增長。

奧斯卡雖然沒有說話,但也是相同的表情,蘇瑾拍了拍兩人的肩膀,他猶豫了一下,然後道“如果有機會,考慮下來我這邊吧!”

“你那邊?”杜蘭德和奧斯卡又是一愣。

蘇瑾笑道“也許……我是說也許未來我有機會開闢一個新的神庭,能夠比擬地獄手冊也說不定!”

“哈哈……如果真的有那一天,兄弟!我絕對幫你撐場面!”杜蘭德大笑,奧斯卡也微微點頭。

蘇瑾有些意外,他本來以爲像杜蘭德他們這樣的高手很難爭取,畢竟在地獄手冊中拼搏了這麼長時間,纔得到成神的機會,應該會非常珍惜纔是。

“怎麼了……?”兩人見蘇瑾的表情,疑惑的問道。

“我是在想,如果真有那個機會,你們真的願意?”蘇瑾忍不住問道。

杜蘭德好不猶豫的點頭“反正我是在地獄手冊裏呆夠了,如果有機會的話,我肯定願意選擇一個能夠讓我安安穩穩過日子的地方,你真以爲我們都是喜歡作死找刺激的人麼?”

蘇瑾一愣,這話倒是沒錯,地獄手冊雖然在讓他們變強,但是人們每時每刻都處於可能會死的處境中,如果有一個地方能夠讓強者們更安穩的生活,那麼大家拒絕的可能性似乎不高啊!

蘇瑾一直以來都將地獄手冊看的很重,不管從什麼角度上來說,這樣做都沒錯,可當你將自己的對手看的無比強大,強大到自己根本沒有抵抗的可能性時,那麼從一開始你就不可能贏。

“似乎我有點看高看地獄手冊,又或者太小看自己了!”蘇瑾苦笑,他振作精神對兩人道“未來我會打造自己的神庭,到時候等你們來!”

“我還是那句話,你如果真的能夠搞出一個能夠對抗地獄手冊的陣營,我一定捧你的場!”杜蘭德向蘇瑾伸出手。

蘇瑾也伸出手,兩人重重的握了握手,奧斯卡也同樣和蘇瑾握手,三人告辭分別回到自己的宇宙,而屬於娜塔莎的世界因爲有娜塔莎留下的完整體系,即使翡翠龍王不在了,依舊可以正常運轉,也許有一天那個強悍的翡翠龍王會回到這裏,繼續引領這裏的子民。

回到自己的世界,蘇瑾立即給司徒燼,楚義和徐然送去信息,司徒燼和楚義自然不用說,徐然也算是自己的朋友。

司徒燼和徐然得到消息後立即來找了蘇瑾,徐然一臉鐵青,他是幾人中最即接近成神的,所以這個消息對於他來說等於晴天霹靂。

“至於那麼生氣麼?新神,今神,舊神,這些事情別人弄不清楚,你徐然不可能弄不清楚吧!?”蘇瑾問道。

徐然怒聲道“清楚歸清楚,但只有成神我們纔有機會改變未來,但現在……連成神都成了奢望,我如何能……!”

“好了!”蘇瑾插嘴道“徐然,你不是笨蛋,有些事情司徒燼想不到,但你很清楚!”

“喂,你考慮過我的感受麼?難道我是笨蛋不成?”司徒燼不爽道,然後他看着兩人看向他的目光,一時間覺得,跟這兩個混賬相比,自己還真有點像笨蛋。

“我……我明白,但是……沒得選不是麼?”徐然被蘇瑾這一問問的好像渾身都沒有了力氣,他無力的靠在沙發上,眼中都是疲憊之色。

“確實,有些事情我大概是地球的地獄手冊系統中最先知道的,從那時起我就在佈置一切了,我要成神,成爲頂級神明,然後在我執掌新圓的時代裏儘量去積累,去爭取,給自己留下後路,但是……現在你居然告訴我,有一羣遠遠不是我所能比擬的天才,他們毫不費力的就接受着我們的努力,這實在有些……!”徐然憤怒道。

“有些無力?”蘇瑾搖頭,他向徐然道“徐然,我正式邀請你加入我的神庭!”

“你說……什麼?”徐然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他疑問道。

“我將打造一個屬於自己的神庭,以對抗地獄手冊和宇宙意志,我需要人手,你願意加入麼?”蘇瑾沉聲問道,他要進入一個新的時代,招兵買馬,充實自己的神庭,這一次不止是大天狗他們那樣的存在,那些還未成神的,已經成神的,曾經是神的,都在他的招攬範圍之內。

“荒唐,蘇瑾,我以爲你是個聰明人,但現在看來你真是荒唐透頂,對抗地獄手冊,是的,我知道很多,我知道無數個圓中有多少人曾經想過要反抗地獄手冊,反抗宇宙意志,我知道那些人的結果都是什麼,那些驚採絕豔,意志堅定,那些心懷野望,無比強大的人,他們橫跨各個圓,但結果是什麼?”徐然怒吼着,他對着蘇瑾咆哮“都死了,沒有一個活下來的,億億億萬年,於時間長河的開端,於歲月的流淌的此時,蘇瑾……沒有一個人活下來過啊!”

面對徐然的咆哮,蘇瑾只是淡淡的道“下一個死的可能是我,如果你加入的話,也有可能是你,所以……你加入麼?”

徐然大口喘息着,他的雙目如同火焰一般直視蘇瑾,忽然間他哈哈大笑起來“哈哈……王八蛋,你我都是聰明人,但是……你還是個瘋子!”

“不是很好麼?有時候我們這些聰明人就是太理智了,瘋一點……也不錯!”蘇瑾笑道。

“王八蛋!”徐然又罵了一句,然後他道“我加入!”

“很好!”蘇瑾笑了,他又看向司徒燼道“我們的隊伍壯大了!”

“呵呵……我真是恭喜你,你這種拉壯丁的方式我很欣賞!”司徒燼無奈的吐槽道。 舊神神殿,邪神盤坐在神井前,她雙眼微閉好像神遊太空一般,而在她的身後,鳳凰幾人渾身都散發着神性,這四個人已經成神。

“你做的不錯,應當獲得獎賞!”錦華露出一副高高在上的表情,彷彿衆生萬物在他的眼前都是螻蟻。

“爲了讓那個傢伙降臨,還真是廢了不少工夫!”鳳凰懶洋洋的說道,她掃了眼周圍的環境,有些不屑的道“神明?哼,一羣自欺欺人的蠢貨罷了!”

“行了,當初你我也經歷過這個階段,沒有必要搞嘲諷,每個人選擇的路都不同,但誰也沒有資格說別人的對於錯!”一向膽小的小不點居然侃侃而談。

“行了,教育人的性格還是沒改啊!”犬神在一旁很是不爽。

此時邪神忽然睜開雙眼,她往後退了一步,只見神井中一陣光華閃爍,一個身影忽然從中跳了出來。

跳出神井的是個男人,他身體健碩,眼中光華璀璨,彷彿有億萬恆星在其中生滅,他閉上雙眼感受一切,忽然又睜開眼睛,滿意的點頭道“雖然等待的時間有些長,但總算是超值的!”

“大人,那麼您答應給我的東西呢!?”邪神恭敬的問道。

男人道“放心吧!我從不食言,欺騙是你們這些生靈的特權,而我……不需要!”

“是的,大人!讚美您!”邪神單膝跪在地上,眼中閃過一絲光彩。

而在男人出現的一瞬間,萬千宇宙都有人震驚,他們感受到了男人的力量,嗅到了男人的氣息。

碎裂的虛空中,正在和匹諾曹下棋的瘋帽子忽然停下了動作,他與匹諾曹互視一眼,然後道“機會來了。”

“是啊!機會來了!”匹諾曹拿着棋子的手不停顫抖,顯然他現在的心境異常激動!

地獄酒館中,爲衆人服務的老闆也停下手中的動作,他雙眼微眯,然後好像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一樣,繼續自己的工作。

嗡……!

男人來到地獄酒館,他來到吧檯坐下,邪神和鳳凰等人則隨意找了個桌子,男人對老闆道“最貴的。”

“呵……我這裏只招待宿主!”老闆毫不猶豫的說道。

“哈哈……作爲第一代反抗者,走出抵抗之路的人,你的脾氣倒是沒有變啊!”男人哈哈大笑。

老闆皺眉,他道“說實話,即使披上人皮,你的樣子依舊讓我厭惡,滾出我的地盤……!”

男人微微一愣,他苦笑着起身,示意邪神鳳凰等人和自己走,離開吧檯沒幾步,男人回頭又看向老闆,他沉聲道“有些事情,我希望你不要摻和!”

“放心吧!是是個信守承諾的人!”老闆擦了擦手中的酒杯,喃喃說道。

“希望有機會喝到你這裏的酒!雖然我也不知道這些東西有什麼好的。”男人笑了笑,然後帶着邪神他們消失不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