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是純凈的血玉,這東西拿出去能賣不少錢吧?就這樣還說沒錢!

楊風疑惑的看向他,不明白這汨羅國警官什麼意思有這樣的寶物你跟我說沒錢打算將這血玉拿來抵債嗎?

見楊風和李四維古怪的看著自己汨羅國警官苦笑解釋。

「是這樣的這兩顆石頭也能值一些錢,但我們不敢賣因為他是不樣之物,落在一般人手裡,我們怕惹出更大的麻煩所以只能用這個代替酬勞。」

確實挺邪門的,楊風盯著血玉看了一會,將血玉收了起來道:「報酬我很滿意那我就隨你走一趟好了,但是我的任務只是幫你們抓住或是擊殺這兩個降頭師,至於降頭師牽扯出來的麻煩,我不負責。」

「不不不,直接擊殺不抓捕!」汨羅國警官使勁擺擺手道:「我們不需要抓捕而是擊殺請您務必直接擊殺他們。」

有古怪啊!直接抱著擊殺的心根本不抓捕,看來這兩個降頭師確實將汨羅國警方給惹毛不然警察基本都會以抓捕優先的而不是殺死。

「可以。」

既然你們要殺那我就殺除魔衛道罷了這種各種做惡事的降頭師,殺了就殺了沒啥大不了的。

倒是警方很可能會遭到報復,不過看他的樣子似乎不在乎,別人都不在乎自己幹嘛去多嘴呢。

「合作愉快!」

合作談成兩人握手之後開始吃飯,吃完飯楊風帶上自己的護照和行李看了護照和身份證一眼,楊風嘆了口氣,又要更換新的證件了。

自己這模樣走出去和別人說自己四十多歲沒多少人信!

楊風估摸著等時間到了新世紀的時候,楊風還需要更換兩次身份證,好在警方有熟人更換起來很簡單打個招呼就搞定了和老婆們說了一聲楊風坐著飛機就來到了汨羅國。

「有敵人的情報嗎?」

早點辦完事早點回去汨羅國太熱了,時間待久了不大舒服而且語言不通,做什麼都麻煩。

因為是從香江特意請來的整個警察局的人對他都很尊敬還特意給他搭配了一個美女秘書,至少在警方看來是美女只是楊風有點還敢恭維。

這美女警員五官倒是端正,但皮膚太黑,楊風喜歡皮膚白的這是致命傷身材還另說。

「有的,大師,我們警方直控制著這兩個人的情報就等您到來就展開行動。」

黑美人如實稟報,有情報那就方便多了。

「對了,這兩個降頭師有什麼特點?」

雖然看過電影還記得劇情但楊風也不敢保證劇情就是正確的。

偏差的地方大多立感覺所有影視劇都被揉合在了一起出現偏差的可能性很大,就好比原來的主角沒了。

要是九叔染黑頭髮倒是很年輕,但結婚生個漂亮女人額似乎一點戲都沒有。

「這雌雄大盜利用降頭術將自己練的刀槍不入而且還會隱身就是靠著這一身本事屢屢逃脫我們的追捕好在他們能隱身的時間並不長。」黑美人繼續說道。

黑美人是楊風給翻譯掛上的臨時名字。

「刀槍不入和隱身是妖怪都市沒錯了。」楊風在心裡暗暗嘀咕。

不過用降頭將自己練成這樣也不容易,肯定付出了極大的代價。

降頭術這種東西楊風一點都不想接觸,太可怕了。

「小事隨手可以破掉既然如此讓你們的人做好準備吧,到時候我會出手的,做好被報復的準備哦。」

末了楊風還提醒一下黑美人。

「沒事的。」黑美人微微一笑。道,「就算是降頭師,也不能全部和政府作對,大師你放心就好。」

「那行吧。」

既然你都這麼說了我還擔心啥呢。

有了楊風的保證,警方馬上行動了起來將雌雄大盜鎖定在了一間破廟之中警方的人立刻包圍了過去。

「大師。」

抵達了目的地一群人都看著楊風,想知道接下來該怎麼做,楊風不出手的話他們可抓不住這兩個人。

楊風遠遠的眺望下破壞的環境,四面都是峭壁只有兩條路可以上去,對黑美人說道,「我需要的東西呢準備好沒有?」

「大師準備好了。」

警車的後備箱內;提出來兩個水桶,一個暗紅色一個黑色。

「給我吧,你們稍等一下別著急,對方肯定很警覺。」

楊風也沒有直接殺進去將這兩個降頭師給宰了能不動手就盡量不動手大量的墨汁被潑在了地上,楊風在路上擺上一些釘子,釘子之上都是黑狗血和雞血,專門用來破法的。

刀槍不入?很抱歉一點釘子就能破開根本不需要太麻煩。

至於隱身你們走到哪裡都是黑色的腳印,我看你們跑墨過楊風還是加了料的保證兩個人走到哪裡,哪裡都是黑色的,雖然用麵粉也是可以的但麵粉太惹人注意白色的一片傻子都看得到。

加料的墨水不一樣和破廟路上的爛泥顏色差不多,加上是晚上,不注意根本就察覺不到。

可以動手了!

楊風對埋伏好的警方人員比劃一個手勢,示意他們可以動手了。

為了避免傷亡,楊風還特意和警方的人說過從一邊上去,剩下的人埋伏在另外一邊,當自己示意可以開槍后就果斷開槍。

免得有人包圍進去,反而受傷,或是死亡,收了別人的報酬能少死人點人就少一點。

嬌妻好孕:冷酷BOSS送上門 「上!」

得到了楊風的提示警方馬上分出一半的人手朝著破廟跑去雌雄大盜,之所以會有這樣的名字除了因為他們是一男一女還是降頭師之外就是兩人在某方面極為讓人感到不舒服。

隨時隨地在折騰就算了那是你們兩個的事情,可抓到男在女的上抓到女的在男的上這就讓人難以接受了。

太邪惡之人啊!

這個時候雌雄大盜還在忙著折騰兩個人之間的事,身為降頭師他們的感知也很強當警察靠近了破廟后馬上就被發現,兩人馬上分開隨意的將衣服披上,不屑一笑。

霸道總裁校園愛 「從這邊走吧別和他們糾纏。」

警察,兩人殺得夠多了也懶得和這些人有過多的糾纏想都沒想就決定從另外一邊離開繼續尋找刺激和爽感。

「大師,這兩個人真的會從這邊下來嗎?」

警方的人很忐忑,不知道楊風說的辦法是否準確萬一雌雄大盜不擊這邊,而是選擇突破呢?

「會的。」楊風肯定的點頭道:「上破廟的路只有兩條警察從後面繞上去,就表示想偷襲會給他們形成前面沒人的錯覺,加上他們是犯人面對警察想的不是殺死而是走,而且降頭術也不是萬能的,會消耗法力,法力恢復困難在不想浪費法力的情況下他們不會隨意戰鬥的。」

不是每個人都像楊風這麼變態,吸收靈氣是一片一片的吸收,其他修行之人法力心靈力消耗了,想恢復過來速度很慢。

因此,楊風斷定他們會跑。

「來了。」

楊風話才落音看到有什麼東西從漆黑的墨水上走了過去地上留下一個個漆黑的腳印,而楊風利思靈力聚集在雙眼看到辣眼睛的一幕。

兩個衣冠不整的男女大搖大擺的從破廟走下來一邊走還一邊愛撫。

辣眼睛!

楊風可不是喜歡看直播或是重播的人自然覺得這一幕辣眼睛,早知道就不看了。

「不好!」

忽然,兩人踩在了地上的釘子上,頓時感覺腳下一疼吃驚的看著腳下。

黑狗血和雞血混合的東西,足以讓妖魔鬼怪破功兩人的功頓時被破開,功被破兩人連隱身都現行了。

「開槍!」

楊風沒有多餘的話直接喊了一聲,埋伏的十幾個警察馬上舉槍射擊手槍、自動步槍、散彈槍,只要警局裡能批准使用的武器都有。

「啊!」

在一陣慘叫聲之中還沒搞清楚發生了什麼事的雌雄大盜,就被飛速的子彈給打成了馬蜂窩。

「山上的人別下來,你們別站出去!」

眾人埋伏的地方有樹木遮擋視線不好,雌雄大盜也看不清楚誰對自己開槍楊風覺得還是防備一些好只要被這東西盯上的人,基本死定了。

可惜他的話晚了一點,前去破廟的幾個警察跑了下來還有那前去請楊風的警官也是。

死不瞑且!

雌雄大盜臨死之前滿是怨恨的雙目盯著他們可以說兩人真的是死不瞑且只感覺腳底板痛了一下,然後就現行破功緊接著被十幾把槍打成了馬蜂窩。

「大師,我們不能被看到嗎?」

黑美人疑惑不大明白楊風為何不立上他們站出去。

「算了算了。」

都這樣了楊風還能說什麼出去就出去吧,一群人拿著槍將地上的屍體包圍了起來不敢相信他們苦苦抓了好幾年死了不少警員的雌雄大盜就這樣被抓到了,感覺像是在做夢也太簡單了吧。

後面派人去攆前面埋伏然後開槍,就這樣搞定,以前各種打,各種抓各種死人就是拿他們沒辦法,香江請來的大師果然很厲害,輕而易舉的就讓他們將雌雄大盜拿下。

其實這雌雄大盜也並不厲害,只是他們練的降頭比較邪門罷了。

刀槍不入,子彈都不怕,還能隱身,這就讓警方為頭疼了,掌握情報都抓不到。

反而每次都被對方空圍不說還死很多人,結果功一破馬上就被打成馬蜂窩。

真慘!

直接變成蜂窩煤了看著地上的兩具屍體楊風暗想自己回到香江是不是弄把槍什麼的帶著,然後弄一些專對付鬼和殭屍的子彈使用。

時代在進步,做道士也要跟上時代潮流才行嘛!

老是拿著桃木劍換個花樣也不錯,好吧楊風是想玩槍了。

樂文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 能夠帥氣的解決的問題,幹嘛打來打去呢。

「屍體收起來吧我知道你們要帶回去交差,讓你們就地燒了不可能,但是屍體絕對不能被偷走。」

政府對這雌雄大盜恨之入骨楊風提議就地燒了屍體也沒人會固意,他只能警告對方小心,小心再小心不然你們就死定了!

任務很快就結束了輕鬆省力,有人幫忙弄傢伙,有人負責擊殺,自己只管出主意這樣的生意不好找啊。

在一群汨羅國警察的護送下楊風上了第二天的飛機回到香江,前後就花了一天時間就將一切都搞定了。

「給我換個身份證家裡的人也都統一換一下,另外我需要一把槍和一些子彈你能搞定吧。」

回到香江,楊風第一時間就聯絡了弗格森告訴他自己的身份證又要換了,另外自己要槍要子彈,還有證件你直接給我搞定。

這個時期的香江其實很黑暗,想買槍的話隨便找幾個那些遊街晃蕩的傢伙給錢就能拿到手,手槍、步槍、甚至狙擊槍都能買到,只要你給錢。

不過這都是黑貨楊風要的是正品,槍是不是黑的無所謂但證件要有。

不然忽然開一槍,絕對惹來一堆麻煩事。

「老大,你這麼快就回來了?」

被楊風約出來喝咖啡弗格森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你不是昨天才去汨羅國嗎?這麼快就搞定了?

示意弗格森坐下自己點喝的,楊風放下手裡的杯子,擦擦嘴道,「汨羅國警方一直掌握著這兩個降頭師的情報只是抓不到而己我過去后馬上就展開了抓捕幫了他們一點小忙,然後就搞定了,兩個人被打成了馬蜂窩。」

就這麼簡單?

弗格森覺得有點不可信,自己等人殺幾隻殭屍還到處跑甚至鑽下水道,那味道,有種想吐的衝動,算了,不能想不能想。

「身份證很好處理打個招呼就行,還是二十三歲?」

這不是楊風第一次換身份證政府更改一下檔案就行這個好辦,至於槍弗格森有點糾結。

「老大,你應該用不到吧。」

「用來對付鬼的當然也可以嚇嚇一些不知死活的東西,我會將子彈裡面的東西改變一下你還用擔心我拿著槍殺人。」

道士拿槍殺人,那是最蠢的選擇好吧。

楊風真想殺一個人,簡直不要太容易,隨便抓一隻小鬼丟過去就能搞定的事情還跑去開槍,吃多了沒事情干吧。

「那就好。」弗格森鬆了口氣說道:「我去談一下,很快給你答案。」

「沒問題你隨時和汨羅國那邊聯絡一下,我怕他們會將事情搞砸,兩個降頭師的屍體必須要燒掉,不然……」

「不然?」

弗格森像是個好奇寶寶很好奇這屍體沒有燒掉的話會引發什麼事。

「不然讓他們警察局的人等著收屍吧。你也一樣,線路是你們先搭的。」

楊風丟給弗格森一個高爆炸彈,丟了一張錢在桌子上擺擺手走了,留下一顆心差點從嗓子眼蹦出來的弗格森。

「話說清楚再走啊!」

在風中讀亂了幾秒弗格森急忙跑出咖啡都顧不上喝了,沖著楊風的背影大喊、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力。

一個身穿西裝身材高大有幾分小帥的老外沖著一個年輕人喊老大那語氣還顯得特別的委屈和害怕,偏偏這老外的語言口音簡直和當地人一模一樣。

「老大!」

有些不放心的弗格森,直接追到了停車場來楊風坐在上打開窗戶看著一臉苦逼的他嘆了口氣道,「你追過來幹嘛呢?浪費我的錢,那兩具屍體很邪門的早點燒了好若是被人偷走了,煉製一下,嘖嘖我可不敢保證會有什麼兇惡的東西蹦出來。一旦它們會記仇的話汨羅國警方的人會先死,然後可以根據線索找到香江警方,你聽懂了?好了,別擋著我要回家了。」

按一下喇叭示意傻愣愣的弗格森讓開,楊風開著車走了。

弗格森一臉的糾結和不確定,在楊風離開后坐上車馬上回去處理楊風的事情順便再三警告汨羅國警方小心再小心,可惜收到的是對方那不耐煩的回答,任何事說一次兩次還好再多就讓人不爽了。

怎麼的,感情你們香江警方就覺得我們汨羅國警察就是菜雞連兩具屍體都看守不住。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