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還讓不讓人活了?

「是真的,少主,我布置九宮玄冥陣的時候,格外的注意,蛇形和雷暴兩人的實力,在我的關注之下,根本不可能有機會做手腳,反而是那葉擎,在進入九宮玄冥陣法之後不久,我就失去了對他的掌控……」裴護法搖頭道。

「那你不早說?」獅心王的臉色頓時黑了下來……

「我提前進入陣法檢查,想看看是不是陣法出了問題,也沒預料到少主你這麼快就帶人入陣了啊……」裴護法的面色也有些難看。

這次的差事,可算是辦砸了……

那葉擎竟然有改動九宮玄冥陣法的實力,這可是妥妥的高級陣法,就算是陣法大師,想要改動,也需要潛心研究,才有可能做到,而那葉擎進入陣法不過一會兒就失去了蹤跡,難道他是陣法宗師?

亦或者是,他以前就曾經研究過九宮玄冥陣法?

裴護法不明所以,只能如此猜測,不過他心中更傾向於是後面那一種可能,至於陣法宗師……

那也太不可思議了,普天之下的陣法宗師,可比聖級強者還要少的多,這天下,聖級強者,乃至於大聖級強者,都從未斷絕,但是陣法宗師,丹道宗師這類人,可是經常斷檔,有時候幾千年,甚至幾萬年,都出不了一個……

「現在怎麼辦?所有的族人,可都失陷在這陣法之中了,如果不及時救出他們的話,恐怕他們會遭遇不測!」獅心王皺眉道。

能被他選中,帶入此地的族人,那都是黃金獅子一族中的佼佼者,光是七品元丹的黃金獅子就有十多個,八品也有兩個,如果全部損失在這裡,對於黃金獅子一族來說,可是一個不小的打擊!

畢竟黃金獅子一族的數量,和人類那可是完全沒辦法比!

整個黃金聖山,純血加雜血黃金獅子,數量也不足百萬,其中九成族人,血脈混雜的厲害,幾乎沒有多少修鍊潛力,只能成就下品元丹,充當黃金聖山的僕人和雜役,真正能修鍊的也不過只有十餘萬族人而已。

而他挑選出來,進入火神秘境的,更是這十餘萬族人當中的佼佼者……

其他神山的凶獸血裔,大致情況,和黃金獅子一族類似,只不過有的數量多一些,有的還要更少,跟人類,動輒一城都有數百,上千萬的人口相比,那簡直是天差地遠!

當然,人類數量雖多,但是大部分沒有什麼修鍊天賦,先天一道坎,元丹一道坎,已經不知道刷下了多少人。

而凶獸血裔,只要是肯修鍊,最起碼混個元丹,享受五百年壽元,不成問題。

「少主,我只能儘力而為……」裴護法苦笑道。

裴護法心裡也在打鼓,這九宮玄冥陣法的威力,他可是再清楚不過了,雖然經過改動,可是陣法威力並沒有下降多少,如果不是他對九宮玄冥陣法極為熟悉,雖然陣法被改動,還有原來的影子,恐怕連他也不知道能不能走出去了……

而這時候的葉擎,則是面帶微笑,看向身旁的獅駝……

是的,獅駝,獅心王身邊的那個八品元丹的洞天境巔峰護衛!

「葉擎,你……你這是使的什麼妖術?為何我現在動不了了?」獅駝面帶驚恐的神色。

明明身上什麼也沒有,可四周卻彷彿有一種東西在擠壓自己,讓他連一根手指頭都動不了,不過好在腦袋那裡禁錮不是很大,還能開口說話……

「嘖嘖,八品元丹的黃金獅子,而且已經修鍊到了洞天境巔峰,如果就這麼殺了取血,還真是太可惜了……」葉擎看著躺在地上的獅駝,嘴裡嘖嘖有聲……

「你敢殺我?我黃金獅子一族是不會放你的,少主也不會放過你的!」獅駝怒道。

「獅心王那個傢伙,遲早我要弄死他,不過,你的實力不錯,不如投靠我如何?」葉擎看向獅駝道。

「哼,我獅駝可是黃金獅子一族的大統領,是絕不可能投靠一個人類的!」獅駝冷哼道。

「呵呵,我自然是有辦法讓你臣服於我的……」

葉擎笑著,直接伸手,按住了獅駝的腦袋,眉心空間中,十滴液態信仰之力直接被葉擎打入了獅駝元神之中……

瞬間,獅駝的元神在接觸到葉擎的液態信仰之力,本能的想要反抗,就在這時,葉擎的神魂突然散發出一道波紋,直接衝擊在獅駝的元神之上,與此同時,葉擎的面色也變得蒼白起來。

他元神初成,若非煉化了萬獸神君的神魂精華,想要元丹境的元神,以秘術撼動洞天境的獅駝,那簡直就是以卵擊石,即便是現在,他也是感覺一陣頭暈腦脹,短時間內,再也不可能用出這樣的秘術。

獅駝的元神被波紋擊中之後,在那短短的一瞬間,直接失去了意識,沒有了反抗能力,而那十滴信仰之力,則是直接融入了獅駝的元神之中……

做好這一切,葉擎放開了對獅駝的禁錮,笑眯眯的看向獅駝……

「主人!」

醒來后的獅駝,看到葉擎,隨即一個鯉魚打挺,站了起來,而後恭敬的朝著葉擎行禮道。

「嗯,看來,這種魂術的效果還真不錯!」葉擎點頭道。

種魂術?

獅駝聞言心中一動,明白自己是中了葉擎的招,可奇怪的是,他明明直到自己是黃金獅子一族,也知道中了葉擎的招,但心中對葉擎不但沒有絲毫殺念,心中更是對葉擎的命令絕對服從,這是一種非常怪異的狀態,想來就是那種魂術的效果……

種魂術是葉擎從傳承光球之中查看出的一種簡單的控制元神的秘書,不過只對元神境界以下的修士有用,普遍是一些神明,用來控制一些天賦絕佳的弱者。

而且這種秘術還有一個缺陷,第一就是需要對方不能有任何反抗的意識,否則的話,種魂術是不可能成功的,這個好解決,可以利用攻擊對方神魂的空檔來操作,比如葉擎就是這麼做的。

第二個缺陷是一旦被控制的人領悟了信仰之力的奧秘,種魂術就會被自動解除,畢竟種魂術的根本就是那十滴液態的信仰之力……

不過,第二個缺陷,幾乎可以忽略不計……

信仰之力,哪裡是那麼容易悟出的,許多聖級,乃至於大聖級強者,蹉跎一生,直到壽命耗盡,都未能領悟出信仰之力的奧秘,而這種被控制的人,想要領悟出來,那就更難了。 「獅駝,告訴我,你家少主對我到底有什麼企圖?」葉擎看向獅駝道。

「是,主人,您手中那柄十分厲害的長槍,獅心王認為那是一件很久時間沒有被人孕養的聖器,所以他想要奪到手!」獅駝道。

「聖器?就是這柄長槍?」

葉擎說著,手中多了一桿長槍,正是那個觸之即死的長槍……

「沒錯,就是這個,獅心王曾說過,聖器不是神器,如果長時間得不到孕養,本身會處於一個飢,渴狀態,然後它就會吞噬一切它所能吞噬的東西,比如血液,元神,法力,元丹等等。」

「之前在那山谷之中,您曾經用這長槍殺死了幾個天雷豹族人,被獅心王發現了端倪,而後決定要襲殺主人,獲得聖器,只是後來在和雷暴聯手的過程中,無意中得知,您的身上竟然還有靈液,這就更加堅定了他追殺主人的決心!」獅駝道。

「聖器,靈液……原來是這樣,怪不得這麼大張旗鼓的追殺我,肯定是多臂獸一族有人認出了我來,只是不知道雷暴那個傢伙又是怎麼知道的……」葉擎喃喃自語道。

「主人,雷暴也是聽多臂獸說的,在您擊殺了卡拉之後,那幾個多臂獸在討論如何處理卡拉至死的事情,結果說出了這一樁隱秘,卻被雷暴給偷聽到了!」獅駝道。

「嗯,現在外面的情況如何?入陣的為何只有你們黃金獅子一族?其他兩族的人馬呢?」葉擎問道。

「獅心王想要獨吞主人您身上的聖器和靈液,與那迦娜蛇形達成了協議,至於雷暴,主人並未打算分他什麼東西!」獅駝道。

「原來是狗咬狗啊……獅駝,那多臂獸一族和天雷豹一族的人,都走了嗎?」葉擎問道。

「這個卻是不知道,我們入陣的時候,他們都還沒走!」獅駝道。

「好,我知道了,你在這裡安心修鍊吧,我先去處理其他的黃金獅子!」葉擎道。

「主人,我不能修鍊!」獅駝頓時搖頭道。

「不能修鍊?為什麼?」葉擎詫異道。

「我的修為,在五年前,就已經達到了洞天境巔峰,隨時可以突破到元神境界,只是為了這次火神秘境之行,所以才一直強行壓制下來,火神秘境有自己的一套規則,在這裡,不能突破元神境,否則會遭遇規則之力的抹殺!」獅駝搖頭道。

「為了進入一個秘境,強行壓制五年的實力?你腦子有病吧……」葉擎聞言,頓時無語道。

「主人,這是黃金獅王的要求,讓我保護獅心王……」獅駝苦笑道。

「怎麼,你們諾大一個黃金獅子一族,難道還找不到足夠的高手保護獅心王嗎?還需要你壓制境界?」葉擎詫異道。

在他看來,那些神山聖地,不是很牛逼的嗎?

基本上各個境界的天才,都有一大堆才是啊,怎麼還需要獅駝壓制境界呢?

「進入火神秘境是有要求的,必須要在百歲以下,並且境界不能超過洞天境,而在黃金獅子一族中,八品元丹的洞天境就只有四個,而我是唯一一個洞天達到洞天境巔峰的,還有一個只是初入,這已經很多了……」獅駝開口道。

畢竟,洞天境只是一個過渡階段,很多天才,幾乎五十歲之前,就已經進入了元神境界!

「你們整個黃金獅子一族,現在有多少個七品元丹,多少八品元丹?」葉擎好奇道。

「我只知道元丹境和洞天境的情況,元神境界以上就不清楚了,不過我族上品元丹的強者,絕大部分都是元神境以上的修為,元丹和洞天境停留的時間是最短的!」獅駝道。

「嗯,說說看!」葉擎道。

通過黃金獅子一族的情況,葉擎或許可以了解一下,各大神山聖地的天才弟子到底有多少……

「元丹境界的七品有十二個,八品暫時沒有,洞天境的八品有四個,洞天境有四十八個!」獅駝道。

「光是元丹和洞天的七品就有六十?按照你們的修鍊速度,五六十歲就可以突破道元神境界,那豈不是說,你們黃金獅子一族,每年都有一個七品族人誕生?」葉擎詫異道。

「差不多吧,七品幾乎每年都有,八品的話,要看運氣,運氣好的時候,十餘年就能誕生一個,運氣不好,大概要二三十年的時間,才會有一個!」

「至於九品,那就只能看運氣了,經常要數百年,甚至上千年時間才能誕生一個,而且並不是所有天才都能一路順利修鍊下去,其中有很多人,在修鍊的過程中直接夭折了,要麼是與人爭鬥死了,要麼是走火入魔,或是違背族規被處死等等,真正能成長起來,成就王侯,甚至聖級的強者,十分稀少……」獅駝道。

「那黃金獅子一族,有多少王侯級強者,又有多少聖人?」葉擎問道。

「主人,王侯級強者和聖人級強者的數量,在任何一個勢力,都屬於絕對的機密,我在黃金獅子一族的地位雖然不低,但也不可能知道這等隱秘!」獅駝直接搖頭道。

「那就說你知道的!」葉擎道。

「黃金獅王,是黃金獅子一族的族長肯定是聖級,還有就是大長老也是聖級,護道人,也是聖級,至於其他的就不知道了……王侯級的強者,我知道的有七個,其他的不是很清楚。」

「幾乎所有的神山,族長,大長老,護道人,都是聖級!」獅駝開口道。

「也就是說,每個神山,最低也有三個聖級?」葉擎皺眉道。

這實力,可就有點誇張了……

據葉擎了解的情況,天楓古國,也只有那位國主大人,才是聖級,除了這位之外,還未聽說天楓古國有其他聖級強者存在,如此說的話,一個神山的實力,就可以完全碾壓一個古國了……

當然,葉擎也明白,一個古國,定然不可能只有國主一名強者,比如天楓古國的戰王,傳言也已經達到了聖級,當然就是未經確定罷了…… 「差不多吧,不過也有一些神山,大長老,或是護道人職位空缺,可能就是因為沒有足夠的聖級強者,所以寧願空缺!」獅駝道。

「聖級強者都有這麼多,王侯級的怕不是得有幾十上百人吧,無論如何也不可能只有七個,你知道還是太少了……」葉擎搖頭道。

光看天楓古國就知道了,有八王二十三侯,幾乎每一個王爺,侯爺,都有著與之相匹配的實力,甚至還有一些侯爺的實力,已經達到了王級!

初次之外,更有許多閑散強者,或是隱藏強者。

想到這裡,葉擎不禁感慨,王侯級強者,在這個世界上雖然已經是絕對的高端武力,但是真正屹立在巔峰的,還是那些聖級強者!

「主人,黃金獅子一族,即便是在神山之中,也是排名比較靠前的勢力了!」獅駝自豪道。

雖然,他現在已經成了葉擎的奴隸,但仍舊為自己是一名黃金獅子而自豪……

當然,心中雖然以此為榮,但如果葉擎命令他去殺獅心王,他也仍舊會去殺的,種魂術,就是如此霸道,不會對主人有所質疑,更會完成主人命令的所有任務!

「你可知道,此地的陣法是誰布置的?」葉擎問道。

「知道,是裴護法!」獅駝道。

「裴護法?就是那個一直呆在獅心王背後的那個傢伙?」葉擎問道。

他之前有幾次都想去殺死獅心王,可就因為此人,引起了葉擎的強烈警覺,最後只能放棄。

「是的,裴護法是元神境強者,同樣是為了保護獅心王,所以才自斬了一刀,境界跌落到洞天境巔峰,進入的火神秘境!」獅駝道。

「你了解他嗎?」葉擎問道。

「不了解,不過獅心王是黃金獅子一族的少主,不出意外的話,那裴護法手中應該有什麼殺手鐧,專門用來保護獅心王的!」獅駝道。

即便是神山,出現一個九品元丹也不容易,自然要好好培養,盡量不能讓他夭折,所以黃金獅子一族做出了多層保護措施。

「殺手鐧……我明白了,現在,該干正事了!」

葉擎聞言點頭,隨後帶著獅駝,開始一個個尋找散落入陣法中的黃金獅子族人。

對於這些黃金獅子,葉擎下手可沒什麼顧忌,不管是普通的,還是七品,乃至於另外一個八品,葉擎都沒有絲毫留手……

其實,他也想再控制那個八品,只是元神秘術,他動用了一次,就已經頭腦欲裂,再來一次,那根本承受不起……

況且,如果他還能用一次的話,也絕不會再用在八品的身上,那獅心王可是九品,比起八品來,還是九品更香……

有獅駝在,陷入陣法中的那些黃金獅子,甚至都不用葉擎親自出手,陣法中的黃金獅子就開始一個個慢慢的減少……

當然,那獅心王身邊,此時也聚集了十幾個黃金獅子,都是那裴護法慢慢研究陣法,尋找回來的。

只是,隨著陣法中的黃金獅子越來越少,再想找到,也比較困難了。

獅心王面色陰沉,看著身邊的十多個黃金獅子,攥緊了拳頭,指甲都嵌入了肉里,鮮紅的血液,帶著一絲絲金色,流淌而出……

三百多黃金獅子,足足三百多黃金獅子,現在就只剩下這麼點了……

尤其,獅駝他們幾個,他帶進來的十個七品,兩個八品,現在身邊就只剩下一個七品了,其他的全都不見了……

他甚至無法想象,等回到黃金聖山之後,他的父親,長老會的那些老傢伙們,會有多麼憤怒……

畢竟,黃金獅子是以血脈進行傳承,可以說血脈越純,成就就越高,他帶來的這寫黃金獅子,尤其是那些成就上品元丹,的幾乎都是那些長老們的後代子孫……

「裴護法,找到出路了嗎?」獅心王淡淡道。

「沒,少主,請再給我一點時間!」裴護法摸了摸額頭上的冷汗道。

這次他完了!

醫手遮天:農女世子妃 就算是能活著回到黃金聖山,恐怕等待他的也是牢獄之苦!

這次黃金獅子一族的損失,實在是太大了,數百名精英族人,對於黃金獅子一族來說,絕對是一個不小的打擊!

「那就儘快吧!」獅心王長長的出了口氣道……

而這時候的葉擎,手中正把玩著一枚七品元丹的洞天境元丹,看向獅駝道:「散落在陣法之中的黃金獅子,都死了,現在就只剩下獅心王,裴護法,還有聚集在他們身邊的十多個,你說,那裴護法手中的殺手鐧,到底會是什麼?」

「不知道,可能是一件威力極大的法寶,也可能是一張符篆,或是別的什麼東西……」獅駝搖頭道。

「嗯,那就先讓他們逍遙一會吧,我暫且修鍊一番!」葉擎聞言點頭。

他決定,先修鍊一下,晾晾那群黃金獅子……

之前一直不停的吞服元丹,吞噬元氣,化作法力,消耗,再補充,如此循環往複,他的法力也在這樣的循環往複之中,不停的增長,現在已經快要達到一個極限,進入元丹後期。

一旦實力進入元丹後期,葉擎自信,再遇到那雷暴,就可以好好的跟他掰掰腕子了,而不像之前,一直被追著打,幾乎沒有多少反手之力,當然這也跟後面有太多追兵有關,否則的話,即便是硬拼,葉擎靠著神體加上信仰之力的恢復,耗也能耗死那雷暴……

葉擎來到陣眼處,盤坐在原地,嘴裡吞下一顆元丹,而後開始打坐,一旁的雷暴就這麼站在葉擎的身旁守衛……

時間就這麼一天天的過去……

距離陣法不遠處的一處山谷中……

「少主,已經是第七天了,那獅心王還沒有出陣法,估計是煉化了……」雷錘小心翼翼道。

這幾天,少主的脾氣已經變得越來越暴躁了,甚至還親手活捉了一名路過的修士,並且以殘忍的手段,將其折磨致死……

「我知道了,我們走吧,火神秘境開啟一次,機緣不少,我們已經在那葉擎的身上浪費了太多時間,還是去尋找機緣吧!」

「天不助我天雷山一脈,我雷暴不服!」

雷暴抬頭,彷彿在怒視上天……

那些天雷豹一個個,看著雷暴,心中也是憤恨不已……

這可是他們天雷豹一族,最接近靈液的一次,可以崛起的一次了……

只可惜,天不助天雷豹一族……

雷暴帶著眾多族人離去,而那火雲兒,石浩,夏紫三人帶領的千人大隊,還在四處尋找葉擎的蹤跡……

「七天了,已經是第七天了,火雲兒,你派出去的那個侍衛,還沒有回信嗎?」石浩一巴掌,將一顆大樹,拍成粉碎……

「沒有,估計是遭遇不測了……否則的話,早就應該有消息傳來……」火雲兒鬱悶道。

之前,葉擎被人追殺,她派遣了一名七品元丹的洞天境巔峰護衛尾隨,好為他們提供位置情報。

可是,第一天此在提供了數次情報之後,就再也沒有了消息……

然而,在火神秘境之中,大家都很明白,沒有了消息,那就意味著,被殺了……

是的,被殺了!

其實,此人死的十分冤枉,甚至可以說是被葉擎給間接害死的……

此人原本一直吊在追趕的大軍身後,不敢靠近,只要不讓他們脫離自己的視線即可,可誰知到,當時葉擎為了忽悠那雷暴,直接將空蕩蕩的玉凈瓶扔出,結果正好從此人的頭上劃過……

雷暴去追玉凈瓶,發現了此人,開始的時候並沒有理睬,可當他找到玉凈瓶之後,發現玉凈瓶中竟然是空的,頓時明白自己被刷了,惱羞成怒之下,再次返回的時候,又看到了此人,盛怒之下的雷暴,要找人瀉,火,這火雲兒派出去的侍衛就成了那個倒霉鬼……

雖然他實力不弱,也是七品元丹的洞天境巔峰,可是跟雷暴的實力相差還是太大了,走不過幾招,就被雷暴當場格殺,連發消息的機會都沒有……

「我們尋找也不是辦法,火神秘境太大了,而且傳訊不便,想找到人,實在是太難了……」夏紫皺眉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