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還得幸虧他受了陳長壽的啓發,在開市煉丹之前給自己灌了;一肚子輔助丹藥,不然他早撐不下來了。

對於爲了找回先前輸掉的面子,也爲了狠狠的搓一搓陳長壽的面子,而毅然決然的選擇越階煉丹的行爲高獵現在有點後悔了,早知道越階煉丹這麼困哪,他就選擇煉製穩妥的三階丹藥了。高獵“年紀輕輕”的就成長到了三階煉丹師的行列,這讓他平時洋洋得意,對別人稱他爲丹道天才的口徑沒有反對,他自覺得,自己就是一位丹道天才,直到今天高獵嘗試越階煉丹,才知道天才之名不是那麼好揹負的。


看着熊熊燃燒的爐火,感受着丹爐內勢如猛虎的兇猛藥力,高獵心裏苦啊。

“終歸是不自量力嗎。”站在兩座丹爐之間的高山藥長老喃喃自語了一句,她說話的聲音控制的極小,除了她以外誰也沒有聽到這句話。 高山藥長老感嘆了一句之後就把目光轉到陳 長壽這邊,重新關注起陳長壽的煉丹進度。

因爲陳長壽選擇的藥材都是一二階的尋常藥材,價格便宜,數量還多,連廢了一爐也不心疼,再讓李自從丹閣中拿就是了,這種廉價的一階二階藥材,丹閣中要多少有多少。

現在陳長壽已經開始了他的第四次嘗試,這次時間過去許久,丹爐也沒有冒出黑煙,讓期待此番場景出現的觀衆們白等了一場。

“快看,陳長壽這次沒有煉廢,我看他八成要成功了。”

“切,就算成功了又什麼了不起,最多是個二階丹藥。”

“就是就是,你看高獵煉丹師這邊,異像驚人啊,要我說起碼得是三階打底,也有可能煉製出四階丹藥啊。”

陳長壽如同高僧入定,絲毫不受外界的干擾,專心致志的操控着丹爐中的爐火。

高山藥長老突然嗅了嗅好看的瓊鼻:“什麼味道。”

剛纔有一瞬間她好像聞到了一股曇花的香味,但是當她仔細去聞的時候這股味道又消失不見了。

“莫非是……”高山藥長老眉頭一挑,盯上了陳長壽的丹爐。

陳長壽雙手罩在丹爐兩側,雙目緊閉,丹爐中的爐火時強時弱,強時熱浪翻滾,數丈之外也能灼傷人,弱時如同燭火,只見一縷微光,這手細緻入微的控火能力讓高山藥長老頻頻點頭,陳長壽額頭上有少許汗水滲出,他的身上更爲誇張,大量的蒸汽從陳長壽衣下冒出,把他整個人都籠罩在煙霧裏,讓他彷彿一個雲霧繚繞的仙人。

這下所有人都知道,陳長壽也到了關鍵時刻。

場上滿滿變得安靜下來,所有人都不由自主的放慢的呼吸,丹閣附近只剩風吹樹葉的嘩啦嘩啦聲。

黑金丹爐中散發出來的霞光在以極小的速度內斂,一寸一寸的縮回丹爐,高獵站在丹爐旁表情扭曲,他已經用上了吃奶的力氣來控制過分強大的藥力。

呼呼呼……不知道什麼時候,風突然大了起來。

因爲氣象突變的原因失敗了一次,對氣象變化變得格外敏感的高獵在百忙之中擡起頭來,看了一眼黑沉沉的天。

高獵半賤不賤的擡頭對天一笑:“這次我有了丹爐,有什麼招式,你儘管來吧,有了丹爐我還會怕你不成。”

陳長壽仍舊雙目緊閉,他通過這種方式把自己的所有精力都集中到了丹爐之內,不過巴掌大小的丹爐,因爲爐火的猛烈燃燒變的赤紅,不過片刻功夫,又從赤紅變成了赤金,小小的丹爐因爲過熱變得透明起來。

半透明的赤金色丹爐內,隱隱約約可以看見一個不斷旋轉的漩渦。

這時陳長壽口中唸唸有詞:“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萬物負陰而抱陽,衝氣以爲和!”

隨着最後一字從陳長壽口中吐出,赤金色丹爐中的黑色漩渦猛然收縮成了一個黑點,只是這黑點不停震顫,顯得非常不穩定,彷彿隨時都有炸爐的風險。

與此同時,高獵那邊的黑金丹爐也輕輕震顫起來,讓在場圍觀之人全都留下了冷汗,這怎麼一個兩個都要炸啊。

高山藥長老當即立斷:“兩位煉丹師的丹爐不穩,所有人全都後退百丈,以防誤傷。”

刷的一下,衆人齊齊後退了百丈,沒有一個敢不聽話的。

煉丹師炸爐可不是開玩笑,煉製三階丹藥時炸爐就相當於小宗師拼命一擊,同理,在煉製四階丹藥時炸爐就相當於真正的宗師強者拼命一擊,絕對是擦着就傷,挨着就死。沒人會傻到在煉丹師有炸爐的徵兆時,還一個勁的往丹爐旁邊湊。

“給我合!”

陳長壽大喝一聲,雙手直接按到快要融化的小丹爐上。渾厚的功力包裹着陳長壽的手掌,滾燙的丹爐並沒能把陳長壽燙傷。

高山藥長老忽然若有所感,在百丈之外擡起了頭。

轟隆隆!

兩人的頭頂不知何時聚集起了一團倒懸於天的雷雲,雷雲之中,電蟒遊竄,不知在醞釀怎樣的一擊。

李自幾乎和高山藥一起擡頭,他看見倒懸於天的雷雲面色一變:“最多隻是四階丹藥,怎會引動如此天地異像!”


沒錯,就算身爲三階煉丹師的高獵越階煉丹成功,至多也是四階丹藥,肯定不會超過五階,他沒有越兩階煉丹的能力。

但是現在這般情景,簡直像逆天妖獸出世一般,那裏像四階丹藥的異像了。四階煉丹師旁邊不就有一位嗎,高山藥煉製過的四階丹藥不在少數,也沒見引出這麼恐怖的天地異像。

“丹閣的防禦陣開啓了嗎。”高山藥問了一句。

李自擦了擦冷汗:“早已開啓了,只是……”


打開是打開了,只是……能不能管用,李自就說不準了,今天這情景着實有點超乎常理。

“給我成!”高獵咬了咬牙,喊出這三個字,就算是煉出四階廢丹,那也要比一般都三階丹藥強,這一場比試,陳長壽輸不起,賭上黑金丹爐的高獵同樣也輸不起。

一大一小兩座丹爐都因爲主人的強行壓制,而劇烈震顫起來。

轟隆!轟隆!轟隆!

這時倒懸於天的恐怖雷雲一瞬間就降下了三色雷閃,籠罩了丹閣,也把緊挨着丹閣煉丹的兩人給籠罩了進去。

“不好!”

所有人都大驚失色,這般恐怖雷擊,就算沒打中人,也必然會干擾到兩人,雷擊之下,兩位煉丹師怎能控制好丹爐,丹爐一炸,他們焉有命在。

“我去看看!”高山藥長老手中浮現一把黑紅木劍,散發着濃郁的藥香和酒香,她長劍一甩就要往裏衝。

“別過去!衆弟子聽令,攔住山藥長老!”

李自好歹也是丹閣執事,這裏是他的地盤,他還是能憑藉手上的權利調動一些弟子的。

一衆丹閣的弟子在高山藥長老面前站成一排,阻擋住了李自的去路,其實他們發揮出的作用非常有限,主要發揮作用的人還是拉住了高山藥長老胳膊都李自。

李自手中軟鞭一甩,就如靈蛇一樣纏繞在高山藥長老的胳膊上,高山藥試着掙扎了兩下,憑她的實力一時之間居然無法掙脫束縛。

轟隆轟隆轟隆!

這一會又有數道雷擊落在丹閣周邊,一時間誰也看不清裏面的場景,幸好李自急忙拉住了高山藥長老,否則這位美貌的長老此刻就要深陷雷擊之中了。

雷擊停歇之後,軟鞭又如靈蛇般從高山藥長老的手臂上退走,李自收起鞭子,擡頭望着天上倒懸的雷雲緩緩消散,鬆了一口氣說道:“現在可以過去了。” “沒看出來,李執事深藏不露啊。”高山藥揉了揉手臂,眼神中有些許不快。

“沒有幾分本事,怎會被拍到丹閣。”李自沒有承認也沒有否認,還隱晦的向高山藥長老透漏——雖然你不知道 我的底細,但家族中有人知道我的底細,你不必擔心什麼。

高山藥不再計較,邁着步子朝丹閣方向走去。

“希望這兩個小混蛋都沒事。”即便是已經年過半百的李獵,在高山藥這個真正的“老人家”面前,也依然是個小混蛋。

其餘衆人也大着膽子,跟隨高山藥長老和李自執事一同來到剛纔的比試場地。

他們走近了,纔看見地面上觸目驚人的雷擊痕跡,只是不知爲何,陳長壽身邊的雷擊痕跡居然要比高獵身邊的痕跡痕跡還多,讓衆人感到更奇怪的是,三階煉丹師高獵不幸被雷擊中,頭髮焦黑根根炸起,衣服破爛,倒在地上不省人事,而陳長壽,除了髮型比之前有點亂之外,居然一點事都沒有。

“你小子用了什麼妖法,怎麼高獵這個小混蛋被雷擊劈成這樣,你這個小混蛋反而一點事都沒有。”高山藥摸着完美的下巴,挑了挑眉向陳長壽問道。

對此陳長壽只能無辜的聳了聳肩膀:“也許是我運氣太好,也許是高獵的運氣太差了。”

高山藥笑哼的一聲,對於這個說辭,她一點也不信,她這一百多年又沒活到狗身上,誰信誰傻子,反正他不信。

其實事實的真相比所有人想的都要簡單,落在陳長壽身邊的雷擊雖多,但他目標小,只有一個人和一座巴掌大小的丹爐,落在高獵那邊的雷擊雖然少,但他目標大啊,除了一個人之外還有一座八個人才能擡的起的大型丹爐,雷擊不劈他劈誰。

說起來也是高獵運氣不好,這雷擊明明是衝着陳長壽來的,落在他身邊只是餘波,偏偏就把他給打中了。

好歹也是個三階煉丹師,也可能是他之前吃的那一大把丹藥起了作用,總之高獵並沒有死於雷擊,他只是昏迷了一會就醒了過來。

“哈哈哈嗝。”

高獵大笑三聲之後突然打了一聲響亮的嗝,一股黑煙從他口冒了出來,很是滑稽。

“我成功了,哈哈哈,陳長壽我成功了!”

神態狼狽的高獵扶着丹爐站起來,仰天大笑,彷彿得道成仙了一樣。

陳長壽也在笑。

“你成功了是沒錯,難道你以爲我就失敗了嗎。”這時陳長壽單手舉起了手中的精緻小丹爐,這個小丹爐表面已經出現了裂痕,但它沒有炸開,陳長壽在最後關頭也成功了。

“哼,你這個廢爐一樣的丹爐能煉出什麼來。”高獵不屑的冷哼了一聲,同時不知爲何,心裏居然七上八下的。

“既然你們兩位都成功了,那就開爐見分曉吧。”高山藥長老的語氣柔美動聽,她一臉笑容,看起來她的心情似乎非常不錯。

“那就讓你見識見識,什麼叫天才煉丹師!哈哈哈,我果然是個丹道天才。”此時此刻高獵海沉浸在自己的美夢裏,這傢伙別是被雷擊劈壞了腦子。

“且慢……”陳長壽慢悠悠的開口,打斷了準備開爐的高獵。

“我要給自己加註。”陳長壽麪漏微笑說道。

“哼,我正好也想加。”高獵胸有成竹的說道。

“我也加!”

“還有我。”一時間大家都陷入了臨時加註的熱潮。

陳長壽臉上波瀾不驚,一件一件的向外拿東西:“這是我平常煉製的丹藥,雖然只有二階,但這幾份丹藥的功效都不是普通二階丹藥能比的。”

“這是一塊質地柔軟,但不可切割的奇異礦石。”

“這是一瓶獸血,血液中含有至純至陽的藥力,估測有三階的品質。”

已經確定了自己會贏的陳長壽,幾乎掏出了所有家底。

高山藥長老看着陳長壽拿出來的東西,美目流轉:“看不出來,你身上居然有這麼多稀奇古怪的好東西。”

頭髮根根炸起,身上衣服破破爛爛,臉面黑如鍋底,比叫花子還像叫花子的高獵,走過來掃了一眼陳長壽拿出的東西,不屑的道:“除了這瓶血有點看透,在我看來,其餘的東西盡是垃圾。”

陳長壽撇了高獵一眼,勾起嘴角輕蔑一笑,那是你眼力不夠。

“你這丹藥,果真如你說的這麼有效。”本身就是一位煉丹師的高山藥長老,拿起一瓶丹藥對陳長壽問道,若不是礙於長老的身份,她肯定要扔兩顆到嘴裏嚐嚐味道,不,是嚐嚐藥效。

陳長壽點頭:“當然,我的丹藥……”

沒成想陳長壽剛和高山藥長老搭上話就被內心嫉妒的高獵打斷。

“山藥長老,你居然真信了陳長壽的鬼話,他這種品階的煉丹師能煉製出什麼好丹來,您若需要什麼丹藥,不如倒我這裏來挑。”

高獵敞開衣懷,想拿放在煉丹袍中的丹藥,結果一伸手卻摸了個空,他身上攜帶的各種丹藥全都毀在雷擊之下了。於是高獵恨恨的看了一眼只能作罷。

加註雖然是陳長壽開的頭,但除了陳長壽給自己加註之外,就沒有其他人往他身上下注了,高山藥長老倒是很像下注玩玩,但到最後她猶豫了,因爲她不知道自己該壓在誰身上。

高獵的黑金丹爐中有丹成型,這條消息已經不是祕密了,煉丹過程中大家都有目共睹,雖沒有萬丈霞光,但也從黑金丹爐中散發出十幾丈霞光,有此異像,一旦丹成,必然是品階不錯的丹藥。

這一會功夫,在高獵身上加註的人數不勝數,各種奇珍異寶和值錢之物又堆成了一座小山。

“還有沒有要加註的。”

“還有沒有,沒有就開爐了!”

大聲問了兩遍之後,已經沒人想要加註了,高山藥長老清了清嗓子:“準備開爐。”

陳長壽和高獵兩人都已經把手搭在各自的丹爐上了,這時又有一個聲音冒出。

“且慢!”

“陳長壽你有完沒完了!”早已經耐不住性子的高獵怒氣衝衝的陳長壽大喝,他誤以爲這聲且慢是陳長壽喊的。

其實這次這聲且慢還真不是陳長壽喊的,而是另有其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