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種事,在市井中早已被編成了傳奇段子在講。

而賈環在這些段子裏的名頭,不是什麼誠實可靠小郎君,而是孝義忠烈賈三郎!

因爲這事,在都中過活的賈家族人們,日子着實好過了不少。

或有窮的,或有貧的,但絕沒有受欺負的。

所以,賈環說的這番話,賈蘭和賈菌兩人心裏十萬個佩服!

見兩人乖覺,賈家也不再多言,只告誡他們好生做事後,就離去後。

最後又看了眼梨香院裏的丫頭們,發現很有不少姑娘,看他的眼神有些秋波脈脈……

賈環心頭得意,一甩袍袖,轉身離去!

嘖嘖!這境界,已經到了唯恐多情累美人的巔峯境界了。

哈哈哈!

……

“喲!我說老祖宗那裏怎麼沒見着你們,原來都在我這兒呢!

哈哈哈!好好好!大嫂子,今兒咱們做東道,好生高樂高……”

回到寧國府內宅後,卻見賈家姊妹們大都在他這裏,賈環見之大悅,豪氣頓生,要請客吃飯,只是話沒說完,就被林黛玉不客氣截道:“去去去!都忙着呢,大嫂子連喝水的功夫都沒有,哪有時間再伺候你吃飯,你自個兒一邊兒高樂去吧……”

說着,她也不理賈環,徑自抖着手裏的一份單子,對屋內一婦人道:“李媽媽,既然已經採訪聘買得了十個小尼姑和小道姑,連新作的二十分道袍也都有了,怎地這還要再添一個……叫妙玉的?她是什麼來頭?怎地還是一個帶髮修行的?”

聽林黛玉這樣一說,其她人先是看着吃癟的賈環一笑,又將注意力集中在了那位李媽媽身上。

帶髮修行……太高大上了!都是戲文裏纔有的……

李媽媽就是李萬機的婆娘,如今是寧國府這邊內宅裏的女管事。

原先在寧國府後宅裏得用的管事婦人們,先後被賈母都打發出去了。

尤氏自然明白,老太太是擔心她會藉着這些人手製轄寧國內宅,日後給新婦不便,也桎梏了賈環……

對外事上老太太或許不精練,可對這些內宅之事,她是真正的祖宗……

幸好,尤氏也並不曾生出這些心思來。

所以,當賈環在莊子上習武三年歸府後,尤氏主動的求了許多賈環手下的人進內宅幫忙。

除了李萬機的婆娘外,還有許多城南莊子出身的婦人。

經過調理訓練,如今都已成了精幹的婦人了。

聽到林黛玉發問後,李萬機家的忙賠笑道:“回姑娘的話,這位帶髮修行的姑娘,本是蘇州人氏,祖上也是讀書仕宦之家。

因生了這位姑娘自小多病,買了許多替身兒皆不中用,到底這位姑娘親自入了空門方纔好了,所以帶修行。

今年才十八歲,法名妙玉。

如今父母俱已亡故,身邊只有兩個老嬤嬤一個小丫頭伏侍。

她文墨極通,經文也不用學了,摸樣兒又極好。

因聽見長安都中有觀音遺蹟並貝葉遺文,去歲隨了師父上來,現在西門外牟尼院住着。

她師父極精演先天神數,於去冬圓寂了。

妙玉本欲扶靈回鄉,但她師父臨寂遺言說她衣食起居不宜回鄉,在此靜居後來自然有她的結果,所以她竟未回鄉。

我想着,纔買來的小道姑小尼姑暫時都不中用,縱然短時間內能教會幾段經文,又如何能當得起大用?

園子裏幾處庵堂,總要有一處存着香火。

可尋常出家人,摸不清底細的又不好放進園子來。

因聽聞這一人,覺得很合適,才上報了上來。”

李萬機家的話音剛落,史湘雲就笑道:“再合適不過了,既然這樣,我們何不接了她來?”

李萬機家的賠笑道:“哪裏沒請,只是請她時她說,侯門公府必以貴勢壓人,我再不去的,竟請不動……”

薛寶釵一邊整理手上的冊子一邊隨口笑道:“她既是官宦家的小姐,自然驕傲些,就下個帖子請她又何妨……”

李萬機家的聞言,連忙笑着稱是,然後就下去吩咐人準備了。

賈環見她們忙做一團,有趣的緊,自己悠哉悠哉的找了個空椅子坐下,尤氏忙上前來給他倒了杯水,柔聲問他晚飯想吃些什麼。

賈環看了眼近來面色豐潤了許多了尤氏,笑道:“大嫂盡去忙你的就是,我好對付的很!一會兒,我使人拿半條羊腿來,我給大夥兒烤羊肉串,犒勞犒勞大家!”

“呸!”

史湘雲擡頭啐了他一口,道:“這會子天都漸熱了,誰還吃烤物?怪燥熱的,吃起來也麻煩!你去給我們準備點什錦炒飯,再弄一些調鮮了的湯來,快快的用了纔是正經的。

偏你會指派人,除了惜春外,倒是都指派的團團轉,你自己倒是清閒!”

賈環正色道:“雲兒,你當我願意?我這不還得抓緊時間背《千字文》嗎?”

“噗!”

角落裏秦氏正在飲茶,聽賈環這般一說,一口茶水噴了出來,然後趴在桌子上猛笑……

其她人一個個也丟開了手裏的活計,大笑起來。

“你還有臉子說,一本《三字經》就背了小兩個月,千字文背了一個多月了,你背了多少?”

史湘雲笑的滿臉漲紅,啐道。

賈環死豬不怕開水燙,懶懶的道:“沒多少了,差不離兒還有九百多字就背完了!”

“哈哈哈!”

衆人聞言,笑的都快坐不住了。

史湘雲一邊氣惱,一邊放下手裏的單子,跑上前來要撕賈環的嘴出氣,還要搖搖他的腦袋,(#46;ukasu.cm)看裏面有沒有水聲……

賈環根本不怕,覷着眼看她,眼神…………

史湘雲見之又羞又惱,卻也擔心他在這麼多人眼下混鬧,將將的伸出腳踹了他一腳,就忙收腳退回去了。

這一幕,看的衆人又大笑不止。

笑罷後,衆人又開始精神抖擻的忙碌起來。

連賈迎春都在和手下的婆子們在議事,手裏握着好幾張刺繡圖案,在和身旁的婦人輕聲論說着什麼……

看着屋內那一張張正色的俏臉,都在那裏用心的爲他做事,賈環得意的喝起茶來!

……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閱讀。)

<!–flag0hyg–> 喝了一盞茶後,賈環喚了個丫頭過來,讓她去通知廚房,晚上多加幾道好菜。

然後他去了賈迎春那裏。

賈迎春身旁回話的婦人已經離去了,見賈環走了過來,賈迎春笑容可親的看着他,道:“怎麼不多休息會兒?我聽司琪說,你見天兒的和那些王孫公子們在後頭園子裏,不是搬大石就是肩扛巨木,累壞了吧?想找你說話都不得功夫……”

賈環聞言有些汗顏,他是有些娶了媳婦忘了姐。

前段日子確實忙,不過每天留下和媳婦們調.情的功夫還是有的,只是再往姊妹們院裏探望的時間就沒了……

賈環打了個哈哈,道:“還好還好,幸好今兒算是大致完工了,後面就沒什麼費勁的活計了,家裏的僕人就能完成。

瞧,弟弟閒下來後,第一個來好姐姐說話,還是咱姐弟倆最親!”

賈迎春聞言,一雙杏眼笑的眯起,俏臉上浮着一抹腮紅,眼神愈發溫柔可親……

賈環見之心喜,嘿嘿笑道:“姐,你這織造局的局長做的可還稱心?”

賈迎春抿嘴一笑,道:“很好呀,不過我不大會管人呢,都是幾個媽媽還有司琪和繡桔在管。

我只是和她們論一輪刺繡的花樣兒,笨的緊哩!”

賈環聞言佯作不悅道:“這是哪裏話?姐姐再莫在我跟前提一個‘笨’字,我聰明着哩!《千字文》還有九百多字就背完了……”

“噗!”

賈迎春聞言,

一下又笑了出來,趴在身邊的小几上使勁的抖着肩膀。

姐弟倆的動靜,惹人側目。

林黛玉一雙美眸似睜非睜的瞟了賈環一眼,見他感之後賠了一個傻兮兮的笑臉,沒好氣的啐了一口,又繼續忙她的了。

她心思細膩,又最喜挑人錯處(賈環暗語),所以,賈環給她的指派的任務,是將各處的賬務收上來,然後一一查賬……

還不錯,林美人比較喜歡做這個。

剛纔就是因爲查出了採買小道姑小尼姑的賬目對不上,還留出一塊預算來,才叫了李萬機家的來回話……

而史湘雲則理也沒理賈環,自顧忙着呢,她負責的是使人採辦鳥雀家禽。

鸚鵡、八哥、畫眉只是等閒,連仙鶴、孔雀都有。

再有就是鹿、兔、雞、鵝等類。

她最喜這些活物禽類,賈環從西域帶回來的幾匹青塘小馬,真真被她愛煞了!

所以,賈環就將這些活計交給了她來負責。

買來後還不算完,還要交於園中各處像景飼養,也都由她來安排,倒是不是個輕鬆的活計。

裏頭的薛寶釵也擡眼看了對面姐弟倆一眼,面色滿意的點點頭,對於自己的情郎能如此善待家裏的姊妹,她再贊同不過了。

這也是當初,令她芳心暗許的由頭之一。

不過,如今她也漸漸習慣了,不這樣做也不是賈環了……

因此,看了一眼後,她又去忙她的。

她的任務卻比旁個還重……

起一個園子遠沒有那麼簡單,雖然神京附近有一處秦嶺深林,林中樹木無數。

可能作觀景的巨木,卻只有南邊纔有。

再有太湖奇石,各處名草花木,甚至魚鳥走獸和花船船孃等等。

凡是從南邊兒來的,都要經她的手。

賈環是一概不管……

若非她家本在南邊,在家時也經常替兄長薛蟠處理家中之事,就是累死她她也幹不來這些……

不過,如今卻也樂在其中。

當然,如果沒有那個“小耗子”總查她的帳,就更好了……

賈環又和賈迎春說了兩句玩笑話後,賈探春忽然走來,對他道:“三弟,園子裏的僕婦丫頭怎麼安排?”

賈環奇怪,這些不都交給賈探春處理了嗎?

他道:“三姐看着辦就是,日後都是你來管,挑你用的順手的選就是。你可以找大嫂子要人……”

賈探春搖頭道:“只寧國府這邊出人怕是不夠,你府上的人手本就精練,雖沒有一個坑佔幾個人相互推諉的壞毛病出現,可到了用人時,也抽不出多少人來。

那麼大個園子,維護起來着實需要不少人手。

別的不說,只各處上夜的婆子,加起來都不下五六十人。

再加上負責清掃的,看管花木的,都算下來一二百人打不住。

這還沒算丫頭子……

大嫂說你這邊無論如何都抽不出這麼些人來。”

國民老公約嗎 賈環想了想,道:“那就跟老太太借人……跟鳳哥兒借吧。同老太太借人,日後犯了錯,發作起來總得看她老人家一分薄面。跟二嫂借就不怕了……”

賈探春聞言,沒好氣的白了他一眼,道:“那我現在豈不是在做得罪人的活計?”

賈環哈哈一笑,道:“怕什麼,你是我親姐,就是將西邊兒那羣爛舌頭的都打殺了,誰還敢說你什麼?”

賈環此言一出,屋內頓時一靜,所有人都不動聲色的擡眼看了這對姐弟一眼。

賈探春的眼眸微微紅潤了些,不過她到底大氣,不願在幼弟面前失了體面。

輕輕哼了聲,道:“誰都跟你一樣,魔王似得,動輒打殺!我可沒你這份能爲……”

說罷,轉頭回到了自己座上,背過身子後,眼睛到底紅了……

這是賈環第一次開口,說她是他的親姐。

當然,她也知道,這是她這些日子裏,天天往趙姨娘那裏跑,陪她說話解憂的回報。

有些話,兒子不好同母親講,也根本講不通……

倒是女兒好說話許多。

近來趙姨娘過的不大順心,見了賈環那張笑臉就想罵,弄得賈環沒法子,今兒才和賈政鬧了一回。

先頭在榮慶堂裏,若不是賈母死活攔着,賈環都想先和王夫人鬧一回……

這和道理對錯無關,你們欺負我娘,我就是不樂意。

可這也解決不了問題,還好,賈探春見天兒的往趙姨娘那裏跑了多少回,才漸漸開解的趙姨娘又有了笑臉。

賈環知道後,心裏的一些想法和感覺自然也不同了。

屋內安靜的有些不自在,好在尤氏有眼色,又走到賈環跟前,笑道:“三爺……”

“大嫂,你管他叫什麼爺,也不怕折了他的壽,快別這麼叫了……”

尤氏話沒說完,只開了個口,就被史湘雲攔住,勸道。

尤氏笑道:“史姑娘不知,三爺是這邊最大的主子,不能因爲他年輕就沒了規矩。這是老太太的意思,我可不敢違背。”

史湘雲聞言,頓時不好再說什麼了,將眼瞪向賈環,道:“既然是老太太的意思就罷了,可大嫂跟你說話,你就這麼大咧咧的坐着?”

賈環聞言,哭笑不得,作勢就要站起來,可尤氏哪裏肯讓,忙笑道:“史姑娘不過是玩笑的,三爺哪裏就用當真。自己家裏,說個話還要都站起來,忒也不自在。”

豪門第一寵:大叔,求放過 說着,一雙綿綿玉手按在賈環肩上,就要往下按。

可她那點子力氣,如何擋得住賈環。

賈環直蹭蹭的往上起,可偏尤氏方纔爲了按她,靠的前了些,賈環起來時,正巧從她懷間穿上,好巧不巧,一張臉擠着那一對熟透了的噴香果實站了起來……

尤氏到底經過事,這一番變故下,竟沒有叫出聲來,又因她背對着衆人,連一旁的賈迎春也擋了去,所以竟沒有一人看出異樣。

唯有賈環看到,尤氏一張俏臉暈紅如霞,一雙杏眼水意盎然,眼波綿綿,讓他一時有些吃不消……

“嘔!”

正當賈環不知怎麼好,擔心若讓尤氏頂着張臉就這樣轉過去,怕那些心思細膩的姊妹們,都能瞧出些端倪來。

正無法之際,卻聽尤氏忽然面色一白,趕緊用繡帕掩住口,乾嘔了一聲。

“嗯?大嫂,你怎麼了?”

賈環上前一步,扶着尤氏關心的問道。

尤氏的反應很奇怪,賈環方纔臉碰到那裏時她都沒反應,可此刻賈環不過用手扶着她,她就像被嚇着了般,忙退後一步,讓開賈環的胳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