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看似隨意的一擊,其內卻是蘊含殺機。

「說不得,得親自去飛虹門走一遭了。」葉飛目光沉靜,此時眼中閃過一道雷威。

只見他再次向前邁出一步,一股無形之勢陡然衝天而起,在這股力量之下,藍衫女子的勁芒,此刻被直接震散。

前方的半空之中,飛虹門眾弟子,均是身形一顫,一連向後退了數步,這才面前穩住身形,臉上同時露出驚恐之色。

一步之威,足以震天。

「這才是真正的強者啊!」唐家祖宅門前,唐家的族人,此時臉上都是忍不住露出激動之色。

就連方才施展秘術,一擊斬殺金丹大道強者的唐昊,此刻也是不禁暗自搖頭,相比起葉飛而言,他是真的已經老了。

「好強……」

「這是元嬰老怪!」

「唐家什麼時候,出現這樣一位高人?」飛虹門眾弟子,此時也是很快反應過來,眼中的忌憚之色見顯。

為首的那位藍衫女子,此刻在穩住身形之後,臉上的神情難看至極。

只是轉念一想,她也是很快冷靜下來,對方是元嬰強者,此刻出手只是震懾,並沒有對飛虹門的弟子下殺手,可見對於飛虹門應該也是有所忌憚。

飛虹門那是西南一流隱門,門中的自然也有著元嬰強者。

「這位前輩,晚輩陸萍,家師陳嫣,方才得罪之處,還望前輩恕罪。」藍衫女子在定了定神后,隨即向著葉飛抬手抱拳輕聲道。

武道界,強者為尊,她身為後輩初見前輩高人,無疑是要禮儀相待。

後方的飛虹門弟子,見此情景,此時也是不敢怠慢,連忙同時向著前方的葉飛一抬手。

葉飛面色平靜,掃了前方之人一眼后,隨即收回了目光。

「華夏隱門,向來不干涉世俗之事,你飛虹門此舉,有些懷了規矩,唐昊斬殺一人以示懲戒,此事就此掀過。」葉飛聲音平淡,此刻卻是有著一股無形的威嚴。

他時間不多,如今還需儘快完全南疆聖族,將自己的身體調整到全盛轉態,若是能夠不前往飛虹門,那自然是省了不少事情。

此言一出,前半空之中,陸萍的眼中不免閃過一道微光。

「前輩,此事恐怖有些不妥吧。」

「一個小小的武道世家,斬殺我隱門中人,若是唐家不給一個交代,我飛虹門怕是要淪為武道隱門的笑柄。」陸萍雙眸輕閃,低聲開口說道。

若是就這麼回去,如今師兄身亡,那唐家小輩也沒有擒獲,她回到飛虹門后,無法跟師叔交代。

「哦,你想如何?」葉飛淡笑一聲,此時不免來了一絲興緻。

前方的陸萍聞言,隨即再次開口道:「唐家的唐羽,必須讓我飛虹門帶走。」

「還有這唐昊,此人斬殺我飛虹門弟弟,同樣需要隨我回宗門請罪,我隱門中人的命,必須要有人來償。」

陸萍連連開口,此刻她反而不在懼怕葉飛。

飛虹門的元嬰強者可不止一位,眼前之人儘管實力不俗,但似乎並不是隱門中人,只要不是愚笨之輩,不會有人選擇與隱門為敵。

「隱門么……」葉飛低喃一聲,臉上的神情讓人捉摸不透。

這陸萍一口一個隱門,一口一個小小的武道世家,顯然是以身為隱門中人為傲,似乎武道世家族人的性命,在他們的眼中,只是有如螻蟻一般。

「這位前輩,晚輩勸您,所謂識時務者為俊傑。」

「與隱門作對,後果想必不用晚輩多言。」 婚情襲人:我的狡猾小老婆! 陸萍低哼一聲,盯著下方的葉飛,此時她的聲音中,明顯多了幾分陰沉之色。

下方的葉飛,臉上的神情,開始逐漸變得冷漠起來。

他之所以想要建立世家聯盟,就是看不慣這些隱門中人的自傲,同屬華夏武道中人,武道世家憑什麼要低人一等?

「在葉某眼中,隱門什麼都不是。」葉飛冷聲開口,再次向前一步,身上氣息隨即爆發。

「你說什麼!」

「你……」陸萍身形一顫,隨即忽然噴出一口鮮血,整個人如同斷線的風箏,被一股無形之力,彈飛了數丈之遠。

前方的半空之中,飛虹門的眾人,此時也是連連後退,只感覺體內的一陣氣息翻滾,臉色變得慘白無比。

元嬰強者,僅憑藉自身的氣勢,就足以將這些小輩完全鎮壓,而葉飛此刻並沒有壓制體內的力量,一股恐怖的無形雷威,在空氣之中瀰漫開來。

就在飛虹門眾人驚駭之時,此時的葉飛忽然太快而起,他的雙目中閃動著雷威,讓人不敢輕易直視。

「從今天開始,葉某定下一條規則。」

「但凡隱門中人,今後若敢隨意對武道世家出手,我華夏武道世家,必將群起而攻之,不死不休!」葉飛全身氣勢如虹,發出一聲震懾心神的低喝。

前方的飛虹門中人,此時在聽到這句話后,均是心神震顫,一種無法用言語形容的震驚之感,頓時湧上心頭。

下方的唐家祖宅前,唐昊臉上露出激動之色,連忙抬手向著半空之中恭謹一拜。

「老朽得令,老朽定會將這條法則,納入聯盟規則之中。」唐昊此時也是提高了聲音,連忙開口說道。

葉飛微微點頭,隨即抬眼想則會前望去,飛虹門的弟子,在他的氣勢之下,此刻多半已經身形受損。

那位名叫陸萍的女子,實力更是直接跌落了一個境界,望向葉飛的目光之中,此刻不免露出怨毒之色。

「哼,好大的口氣,小小元嬰初期,你就不怕閃了舌頭。」此時遠處的天邊,一道尖銳的聲音忽然傳來。

緊接著,一股極強的威壓之勢,向著葉飛等人襲卷而來,氣勢之強隱約有著元嬰中期之威。 「師尊!」陸萍臉上露出激動之色,連忙轉頭向著後方望去。

這道聲音,她自然是無比的熟悉,正是飛虹門的師叔級人物,實力早已達到元嬰境的陳嫣無疑。

「弟子,拜見陳師叔。」飛虹門眾弟子,此時也是紛紛反應過來,連忙轉身抬手,向著後方恭謹一拜。

此時的唐家祖宅半空,葉飛同時抬頭,眼中閃過一道微光,向著前方凝望而去。

隨著聲音落下,只見一位身穿緊身黃杉,相貌美艷,體態豐腴的貴婦,出現在了眾人視線之中。

此女踏空而來,此刻身上散發出來的氣勢,竟是隱約壓過了葉飛一層,眉宇只見透著一縷難以形容的高傲之色。

「小小武道世家,我隱門中人想殺便殺。」

「你一個元嬰初期,本座很好奇是何人給你的勇氣,在此口出狂言。」陳嫣聲音清幽,掃了葉飛一眼,緩緩開口問道。

此女給人的感覺,很是優雅高態,絲毫讓人無法聯想到,眼前這個人竟是懂得采陽之術的邪意之輩。

相比之下,靈彥姬身上倒是具備一些采陽之術的特徵。

「師尊,孫師兄,死在了唐家之中手中。」不等前方的葉飛回應,只見那陸萍連忙站到了陳嫣的身旁,向其恭謹一拜之後,低聲開口道。

「既然如此,唐家所有族人,就都去給你師兄陪葬吧。」陳嫣臉上的表情平靜,同時向前踏出一步。

她身上的氣勢爆發,屬於元嬰中期強者的威壓之勢,向著前方橫掃而來,唐家的眾人,連同唐昊在內,此刻身形都是忍不住一顫。

「咯咯,唐家都是些小輩,姐姐這般運用威壓之力,是不是有些失了身份。」下方的靈彥姬咯咯一笑,周身紅霧一凝。

隨著她身上氣息的爆發,唐家眾人的身形,也是很快恢復,唐昊同時向著身旁之人一抬手,臉上露出感激之色。

元嬰境強者的威壓之力,唐家眾人無人可擋抗住三息,僅僅只是方才的一瞬之間,唐家一些小輩,就異人忍不住噴出鮮血。

「靈彥姬,居然是你。」

「我說怎麼一個元嬰初期的小輩,也敢與我飛虹門作對,原來背後有同濟會撐腰。」陳嫣目光一凝,同時鎖定了下方的靈彥姬。

論實力而言,她並不弱於靈彥姬,但同濟會的名頭擺在那裡,一時間此女也是不敢貿然出手。

「姐姐說笑了,此事可與我同濟會無關。」靈彥姬臉上的笑容不變,連忙開口回應道。

前方的半空之中,陳嫣聞言,此時臉上不免露出疑惑之色,這唐家與同濟會,應該是有著什麼關係,不然靈彥姬不可能出現在此。

不過既然靈彥姬說與同濟會無關,她大可以先殺了前方那個年輕人,到時候只剩下靈彥姬一人,就算想要幫助唐家,她也有辦法將其制服。

「既然如此,本座勸靈小姐最好當個看客便可。」

「不然怕會傷了飛虹門與你同濟會的關係。」陳嫣低語一聲,最後那句話,她的聲音明顯加重了幾分。

話語未落,此女已然出手,元嬰中期靈力,同時運轉到極致,一道暗紅之芒,將她的身形包裹,下一瞬便是出現在了葉飛的身後。

這是元嬰強者,獨有的瞬移之力,一般唯有元嬰中期的強者,才能領悟的神通術法。

「受死!」陳嫣輕喝一聲,掌中的紅芒透著恐怖的凌厲之威,直指前方葉飛的胸膛而去。

只是在她的攻勢臨近之時,前方的半空之中,葉飛的身影陡然消失不見,彷彿從未出現過一般。

「瞬移之術,葉某也會。」葉飛的聲音,忽然從陳嫣的背後傳來。

此時的陳嫣,心中頓時一驚,她萬萬沒想到,一個元嬰初期的武修,竟然懂得瞬移之術,這無疑是刷新了她的世界觀。

「靈魅術。」陳嫣不愧是元嬰中期強者,此刻的反應可謂極快。

只見她掌中迅速掐訣,一股奇異之力,以此女為中心,向著四周猛然伸延開來,將其周身十丈範圍完全籠罩。

後方的葉飛,身形不免一頓,眼中竟是出現了片刻的迷茫。

「哼,懂得瞬移又如何,你只是個元嬰初期而已,中了我的靈魅術,至少需要一個小時才能醒來。」陳嫣冷哼一聲,反身就是打出一掌。

從她的掌心中,一道暗紅靈光爆出,再次直指葉飛的胸膛。

這一擊速度極快,又是在此女你的術法內施展,幾乎是無法躲避,陳嫣的臉上此時也是隨即露出了笑容。

「轟,轟隆!」忽然間,半空之中,一聲震耳的雷爆響起。

前方的葉飛,雙目瞬間恢復清明,他的眼中雷威閃動,隨即抬手一指之下,一道天雷落下,將四周靈魅術結界劈開。

那狂暴的力量,更是穩穩地劈中了前方的陳嫣,此女身形一顫,嘴角忍不住溢出鮮血。

「雷霆之力。」

「竟然只用了兩息,就破開了我的術法,你到底是誰?」陳嫣身形連連後退,此時望向葉飛的目光之中,主動與露出忌憚之色。

她的靈魅術,就算是元嬰後期強者,想要破開也至少需要十息,眼前這個年輕人,竟然這般輕易的破除,著實有些難以想象。

「是葉某小看你了。」葉飛眼中閃過一道精光,同時抬頭望向前之人。

他若是提前防備,不會那般輕易的中此女的術法,兩息的時間,在真正的強者面前,已然足夠置他於死地,也幸好這陳嫣只是個元嬰中期。

「我叫葉飛,你可曾聽聞。」葉飛沒有在繼續出手,而是嘴角泛起一絲淡笑。

他並不打算斬殺飛虹門之人,這件事情最好能夠在隱門之中傳開,這樣一來對於他建立世家聯盟,可以說是一個不可多得助力。

「江東,葉家之主!」

「葉,葉前輩……」陳嫣絕非愚笨之輩,在聽到前方之人的話語后,他也是很快反應過來。

葉飛之名,在華夏隱門之間,那絕對是如雷貫耳的存在。

後方不遠處,飛虹門的弟子,此時也都是一臉的愕然之色,望向葉飛的目光之中,不禁流露出深深的敬畏。

「葉前輩,此事誤會,我飛虹門這就退去。」陳嫣不敢多言,她沒有絲毫懷疑前方之人的話語。

能夠與元嬰初期,輕鬆將她鎮壓之人,又懂得雷霆之術,前方的這位年輕人,十有八九就是那位名震武道界的煞星無疑。

飛虹門僅僅只是個一流隱門,傳聞此人連崑崙雪域都放在眼中,又豈是他們一個小小的隱門能得罪的。

此時下方的唐家祖宅門前,唐昊等人臉上的表情,此刻也是的顯得有些變化不定,在足足愣了半響之後,湯劑之人才慢慢反應過來。

「沒想到葉主在隱門之中,竟然也有這麼恐怖的威懾力。」唐昊望著半空之中的那道身影,此時忍不住低聲暗嘆道。

他原本以為,葉飛與隱門之間,並沒有過多的接觸,可此刻看來,那飛虹門明顯是極為懼怕葉家,由此可見葉飛在華夏隱門的地位絕對不低。

這一刻,唐昊的心中,對於世家聯盟的事情,不由地地增添了許多信心。

如從同時,半空之中,葉飛眼中雷光再度湧現,氣息鎖定了前方飛虹門的眾人。

「且慢。」葉飛面色沉靜,忽然開口道。

簡單的兩個字,頓時讓飛虹門的眾人,連同那陳嫣在內,心中都是不禁一涼。

「葉前輩,我門中晚輩方才多有得罪,在下願意向您賠罪,不知前輩可有什麼吩咐?」陳嫣臉上的恭謹之色不變,連忙開口回應道。

葉飛聞言,身上的氣勢散去,隨深深地看了前方之人一眼。

「你飛虹門與唐家之事,今天就此掀過。」

「但今日之事,葉某需要給隱門的一個警示。」葉飛眼中閃動著微光,望著前方的陳嫣,一字一句地開口說道。

前方的半空之中,陳嫣微微一愣,只是片刻的遲疑,她便是很快反應過來。

「葉前輩今天的話語,晚輩定會轉過門主,同時這件事情,也會在華夏隱門之中傳開。」陳嫣深吸一口氣后,隨即低聲開口回應道。

葉飛聽到這話,臉上這才露出了笑容,微微點了點頭后,隨即轉身回到了唐家祖宅門前。

此時的半空之中,陳嫣心中的緊張之感,此刻才慢慢消退,最後向著下方抬手抱拳之後,便是帶著飛虹門的弟子,頭也不回地轉身離去。

……

待飛虹門的眾人離去之後,葉飛與唐家的族人,隨即回到了大院之內。

華夏世家聯盟的事情,葉飛也是與唐昊仔細交代了一番,此事先從西南之地開始,隨後與華東葉家聯合,在慢慢向著整個華夏武道世家擴散。

儘管萬事俱備,但真正實施起來,卻是需要不少的時間。

在一番交談之後,葉飛提出了幾個建議,隨即便是有了離去之意,他還需趕往南疆聖族,是在不想在此地浪費過多的時間。

「葉主,下一次相見,老朽保證華夏武道世家,將會產生一個翻天覆地的變化。」唐昊可謂是信心知足,葉飛連走之前,他也是一臉正色地開口。 西南大區,葉飛與靈彥姬,在離開唐家之後,便是一路向著南疆山脈的方向踏空而去。

南疆聖族,自從上一次,他借用靈泉之眼,踏入先天之境后,便是再沒有來過此地。

「我們這是要去哪裡?」 開局簽到八個寵妹狂魔 半空之中,靈彥姬此時忍不住開口問道。

葉飛之前說需要兩天的時間,但具體去什麼地方,並沒有與她明說,原本靈彥姬以為,眼前之人正是為了西南唐家之事而來。

解決了飛虹門的事情后,葉飛理當留在唐家閉關,而此刻直接離去,一時間讓靈彥姬有些摸不著頭腦。

「南疆山脈,我身上的傷,想必你也察覺到了,想要儘快恢復,唯有藉助聖族部落的靈泉之眼。」葉飛此時並未隱瞞,直接開口回應道。

他的身體沒有達到全盛狀態,自然不可能隨這靈彥姬一同前往同濟會總部。

「你是說,南疆山脈內的那個巫族部落?」靈彥姬此時不禁俏眉微皺,臉上的神情,明顯起了一些微弱的變化。

這細微的表情變化,並沒有逃過葉飛的靈識。

葉飛身形一頓,矗立在半空之中,同時緩緩裝過頭來,深深地看了跟前之人一眼。

「是的,以你同濟會的消息,不可能不知道,隱藏在南疆山脈內的那座靈泉之眼吧。」葉飛目光微閃,望向靈彥姬低聲開口道。

靈彥姬聞言,沉默了片刻之後,便是向著葉飛輕輕點了點頭道:「嗯,巫族聖地之內,確實有著一座靈泉,我們走吧。」

葉飛見此情景,隨即不在多問,再度閃身向著前方而去。

二人踏空的速度很快,大約只是過去半刻時間,南疆山脈的邊緣叢林,已然出現在了他們的視線始終。

待進入山脈之後,靈彥姬臉上的表情,明顯變得凝重了許多。

二人的身形,在山脈叢林內急速前行,聖族部落越來越近,只是就在這時,靈彥姬忽然停住了身形,站在了一顆古樹枝幹上。

「葉主,南疆聖族,奴家無法踏入,就留在此地等您可好。」靈彥姬面色如常,望向前方的葉飛輕聲開口說道。

葉飛身形一頓,臉上不免露出古怪之色,轉頭望向身後之人。

「無法踏入?你堂堂元嬰境的強者,為何會懼怕一個小小的原始部落?」葉飛臉上露出疑惑之色,低聲開口問道。

方才他就覺得有些不對勁,此刻隨著靈彥姬的開口,葉飛完全可以確定,此女明顯是在忌憚著什麼。

南疆聖族,實力儘管不弱,那也僅僅只是在武道世家之內,對華夏隱門而言,實在是有些不值一提,聖族內最強之人,也僅僅只有築基境而已。

「葉主有所不知,南疆聖族一直以來,就是武道界的禁地。」

「別說是奴家,就算是崑崙雪域使來此,怕也會忌憚三分,不然聖族部落的靈泉之眼,也不可能保存至今。」靈彥姬此時不在隱瞞,抬頭望向葉飛直接開口道。

這件事情,在華夏隱門之中,並不算什麼秘密,就算她不說,只要葉飛稍作打聽就能知曉。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