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連續兩道劫雷頓時令楊鳴痛苦異常,渾身止不住的顫抖,如此過了幾息時間之後,楊鳴才算是緩了過來,不過知道了劫雷的厲害,楊鳴卻也不敢再用肉身來抵抗劫雷了。

祭出早已準備好的防禦法寶,楊鳴輕鬆擋住了第四、第五兩道劫雷。也許是見到楊鳴太過輕鬆,第六道劫雷的威力猛然間提升了數倍,徑直將楊鳴的防禦法寶劈成了兩半,隨後又直直的落在了楊鳴的身體之上,幸虧楊鳴的身體恢復了驚人,剛才的傷勢也早就復原,不然只這一道劫雷就能要了楊鳴的性命。

好不容易抗下第六道劫雷,楊鳴再也不敢大意,手掌一翻,三件盾牌狀防禦法寶就祭在了頭頂之上,除此之外,楊鳴還拿出數百柄法寶飛劍在頭頂上方布置了無極劍陣,試圖阻止劫雷的降落。

「轟!」第七道劫雷轟在了無極劍陣之上,只見那劍陣只是堅持了片刻,數百柄飛劍便被劫雷轟的七零八落,不過劫雷也確實被消耗了一些威力,以至於連下方的三道盾牌都沒有突破,在第二道盾牌就被完全抵擋了下來。

看到這個方法有用,楊鳴索性又拿出了數面盾牌祭在頭頂,同時,布置了數量更為龐大的劍陣迎接餘下兩道劫雷的到來。 「搖飛道友,鍾道友兩位道友,還請繼續留在這裡幫錢道友,支援楊道友他們就交給我和離央道友吧!」

望著離央化作一道青光飛出空谷,蘇風逍回頭看了一眼身後的山壁,旋即這般朝著邊上的兩人說了這麼一句話后,身上遁光一起,緊追著前面的離央而去。

而蘇風逍剛一離去,剛好隱藏著陣基的山壁忽然消失,露出裡面真實的景象。

山壁之內,實為空谷的一處天然裂口,以此開闢出一個小空間。

此刻,錢為正站在裂口空間的正中處,其身前則是一個同蘇家島嶼一模一樣的祭壇陣基,一枚古樸的令牌正懸在陣基之上,散發著淡淡光華。

「我們務必守住這裡!」

鍾耀搖飛兩人也沒料到山壁竟會忽然消失,露出裡面的真實景象,愣了片刻后,兩人才明白蘇風逍為何會叫他們留下,顯然是料到啟動陣基時會出現這種情況……

另一邊,從空谷急急飛出的離央,忽然感應到前方不遠處傳來劇烈混亂的靈力波動氣息,心神為之一振。

「找到了!」

不多時,離央的身形停在了一大片連綿的建築群上空,赫然是一處門派駐地,各種宮殿亭台林立,只不過此刻幾乎要化作廢墟了。

下方,楊樓包括化羽島的迷月茫墨三人,正被大量的血光怪人圍攻,離央初步感應下,除了數量最多的低階血光怪人外,金丹境的血光怪人竟是還有五個。

不過令離央感到奇怪的是,其中的兩個血光怪人有所不同,身上竟是沒有皮膚存在,看上去極為瘮人,反倒跟金丹境怪人被斬殺后膿血所化的血色怪物很是相似。

「怎麼還會有這麼多的金丹境血光怪人?」

又一道遁光飛至,停在了離央的邊上,正是蘇風逍,感應到下方竟還有五個之多的金丹境血光怪人,不由得驚呼了出聲。

按錢為所說,已經探明了島上共有六個金丹境的血光怪人,但之前他和離央已經消滅了兩個,再加上在空谷中消滅的,金丹境血光怪人不應該還有這麼多才是。

「現在不是探究這個的時候,還是先下去為楊樓道友和兩位仙子解圍再說!」

雖然離央對於這點也很是疑惑,特別是對那兩個比較特殊的,但也知道現在不是探究這點的時候,身形一晃,就向著下方殺去。

「迷月仙子小心背後!」

戛然而止的愛情 下方,楊樓剛斬殺了一個在邊上糾纏的低階血光怪人,又迎上一個金丹境血光怪人時,見到不遠處同樣正與一個金丹境血光怪人交手的迷月,似乎是因為消耗過大,露出了一個破綻,使得她疲於應對之時,其身後血光閃現,一個身上沒有皮膚存在的血光怪人竟是突殺而至。

不用楊樓提醒,化羽島迷月也感到了身後的殺機,奈何此刻的她應付一個金丹境的血光怪人已經頗為費勁了。

危及之下,迷月周身頓有朦朧白光流轉而出,於身後凝聚出一面鏡子時,一隻猙獰的血爪探抓而至。

「嘎吱……」

令人聽之感到牙酸的磨擦之音傳出,朦朧白光凝聚出的鏡子僅撐了幾息的功夫,便在暗紅色利爪中應聲而碎。

「師妹!」

另一邊,化羽島另一位仙子茫墨,見到師妹即將就要被利爪抓中,周身黑芒大放,懸於其頭頂上的一方黑色硯台,裡面晃蕩著的墨汁飛濺而出,化作一條燃燒著騰騰黑炎的蛟龍,昂首狂嘯間將面前的一個金丹境血光怪人捲住。

暫時束縛住了對手后,茫墨身形一動,就要過去救她的師妹,但這時,另一個渾身沒有皮膚的血光怪人如鬼魅般攔在了她的身前。

「給我滾開!」

茫墨怒急,一桿通體漆黑的大筆出現在她的手中,手腕一轉,筆尖黑色靈光閃現間,其身前的虛空中竟是有一條虛幻的黑色大河湧現,攔在她身前的血光怪人當即就被捲入其中。

不過這麼一攔,卻是致命的,暗紅利爪已然刺破迷月的最後防護護體靈罩,下一息就要直接刺入她的後背。

但就在茫墨目眥欲裂之際,驟然有青綠色的靈光覆蓋而至,一條綠色藤蔓捲住迷月一拽,使之避過了暗紅利爪的致命一擊。

「多謝離央道友出手相救!」

躲過身後的致命暗紅利爪后,看著忽然從天而落的離央,化羽島迷月心有餘悸之時,不忘朝著離央出聲言謝。

「迷月仙子沒事就好!」

離央單手一點,卷在化羽島迷月身上的綠色藤蔓散作點點綠色熒光飄飛。

隨後,離央目光看向場中為數不少的低階血光怪人,催動體內靈力滾滾而出,剎那間青綠色靈光直接覆蓋了這整片戰場。

緊接著,離央心念一動,數十道青綠之光憑空出現,任憑低階血光怪人如何抵抗都沒有用,直接破開它們體表的血光,進入它們的體內。

而伴隨著青綠之光進入低階血光怪人的體內,只見這些血光怪人頭頂忽有綠光冒出,卻是一株碧綠幼苗生出。

遠遠看去,所有低階血光怪人頭頂盡皆綠油油的,說不出的一種怪異之感。

下一息,就見到低階血光怪人頭頂上的碧綠幼苗飛速生長起來,取而代之的是低階血光怪人身上的血光迅速變得黯淡起來,更是可以看到這些血光怪人的軀體開始變得乾癟起來。

前後也不過半刻鐘的功夫,所有的低階血光怪人盡皆生機絕滅,彷彿歷經過漫長歲月一般,風化成灰。

半空之中,只剩數十個花苞綻放而出,裡面皆有一枚血紅晶石。

見此,離央大手一揮,花苞消散,一股青綠靈光將半空中的血紅晶石一卷的卷到了離央的身前,被他給收了起來。

而沒了低階血光怪人的侵擾,在離央與蘇風逍兩人的幫助下,餘下的五個金丹境血光怪人也被悉數消滅。

「多虧了兩位道友的出手幫忙,才能將這些血光怪人滅殺,我們也得以脫困!」

將所有血光怪人滅殺后,五人降落在一處廣場上略作恢復后,楊樓目光看向了離央以及蘇風逍二人開口道。

「主要還是離央道友先出手將低階血光怪人解決掉,才能這麼順利的一併解決掉金丹境的血光怪人!」

蘇風逍擺了擺手言道。

「離央道友,多謝你救了我的師妹!」

這時,化羽島茫墨亦對著離央出聲致謝,若非離央的出手,其師妹迷月仙子定然難逃被同化的一劫。

「言重了!」

救下化羽島迷月,對於離央而言只是舉手之勞,更何況現在大家都是為解決隱海安危而來,且迷月若被同化,不僅己方少了一個戰力,更是會多一個敵人。

「對了,楊道友,你們怎麼會遭到五個之多的金丹境血光怪人圍攻?且按道理應該沒有這麼多的血光怪人才對!」

看著楊樓三人,蘇風逍想到了之前心中的疑惑,出言問道。 然而蘇風逍這問題一出,除了離央之外,楊樓以及化羽島的兩位仙子三人皆面露沉吟之色,片刻之後楊樓才出聲道:

「島上的金丹境血光怪人恐怕遠不止六個,之前對島上情報的探查有誤!」

其實一聽到這個問題,楊樓以及化羽島的兩位仙子當即就猜到了離央他們也遭遇了金丹境的血光怪人,再結合他們的經歷,直接就確認了島上的金丹境怪人絕不止六個。

「看到焰火信號時,我與錢師弟各自被金丹境的血光怪人纏住,最後使出了渾身解數才將纏住我們的血光怪人徹底解決,之後往發出焰火信號的方位趕時,遇到了正被三個金丹境血光怪人追殺的兩位仙子。」

「見到此幕,我與錢師弟自是上前相助,不料後面有不少低階血光怪人匯聚過來,又冒出兩個同樣擁有著金丹境實力的怪物,連我們二人都被拖住,不得以,我們只能先送錢師弟脫困,先去啟動陣基!」

見到蘇風逍面上疑色未消,楊樓繼續開口道出了他們分開之後發生的大致狀況。

「冒出來的那兩個有金丹境實力的怪物有什麼來歷?」

楊樓的話既是回答蘇風逍的疑惑,同樣也是說與離央聽的,而聽到關於那倆個沒有皮膚存在的怪物時,離央心中微動,開口詢問道。

然離央話音才落,從遠處陡然傳來了巨大的轟鳴之音,隨之大地劇烈震動起來,肉眼可見的能量餘波滾滾而至。

施法將能量餘波擋下,離央抬眼望向傳來轟鳴之音的方位時,瞳孔微微一縮,只見一團濃郁的血光竟是向著這邊飛過來,並且散發出一種類似修為氣息的強大波動。

「這是那元嬰境血光怪物的血,離央道友所問的倆個怪物,便是這血落地而化,必須阻止它落地!」

見到這團飛過來的血光,化羽島迷月面色一變,手中施法出手阻止的同時,還不忘回答離央的問題。

「不止這一團,後面還有十幾團飛了過來!」

就在化羽島迷月手中法訣變化,憑空化生出一大片白茫茫迷霧卷向即將落地的血光時,竟是又有十幾團血光先後飛落過來,蘇風逍神色一凝,當即祭出枯黃葫蘆,迎風一漲的迎向飛落而至的血光,一口氣將其中的三團給收了進去。

三團血光一被收入,枯黃葫蘆頓時劇烈震顫起來,其上血芒黃光交織閃爍,蘇風逍只得飛身落在葫蘆上鎮壓煉化,顯然收進去三團便已是極限。

眼見如此之多的血光飛至,眾人紛紛出手攔截,但攔截的數量畢竟有限。

沒有辦法,儘管這時體內靈力消耗嚴重,離央只得再次施展玄域,土黃色的靈光從他身上急驟擴散而出,一口氣將所有血光截停。

截停所有血光后,可見這些血光之中,乃是一團團核桃大小的暗紅血液,不停的衝擊著土黃靈光想要掙脫出來。

念動之間,離央將截住的所有暗紅血液融合在一起,隨後火靈玄域立即取代土靈玄域,一尊赤紅大鼎幻化而出,開始煉化融合成一大團的暗紅血液。

也是這時,一道金色光柱驟然騰空升起,且這次竟還有一圈金芒朝著整座島嶼跌宕而出,將島上瀰漫著的薄薄血霧一掃而空。

不僅如此,就連離央他們費勁難以煉化的暗紅血液,被金芒掃過後,竟是瞬間燃燒化作飛灰飄散。

「錢道友已經成功啟動陣基了!」

暗紅血液被金芒剎那焚作飛灰,就連蘇風逍收入枯黃葫蘆之中的暗紅血液也不例外,愣了一愣的蘇風逍見到升騰而起的金色光柱,面上露出了喜色。

「我們快撤,他們朝著這邊過來了!」

然而,離央的面上卻是沒有露出絲毫的喜色,收起火靈玄域后,朝著蘇風逍幾人高聲提醒了一句,並且身上遁光一起。

瀰漫在島上的薄薄血霧一被消除,對靈識也就沒有了壓制,離央第一時間就發現元嬰境血光怪人與歸松島元嬰強者在交戰間竟是在向著這邊推進。

「你們快退出這座島嶼!快!」

下一息,楊樓他們也發現了這一點,同時一聲渾厚的聲音也從交戰之處傳來,且從這道聲音之中,可以聽出其中有一種焦急之意。

感受到越來越近的壓迫之感,楊樓幾人臉色一變,沒有絲毫的猶豫,身上遁光一起,紛紛跟著前面的離央飛遁而走。

如今陣基已經啟動,便沒有他們的事了,元嬰境之間的戰鬥,根本不是他們這些金丹境的修士所能干預的。

「離央道友,楊樓道友還有化羽島仙子他們怎麼樣了?」

空谷之中,正守在山壁裂口處的鐘耀搖飛忽然看到一道遁光疾飛而至,待見到正是離央時,二人相視了一眼,沒想到這麼快就回來了,隨後由搖飛出聲問道。

「快,撤出島嶼!」

見到錢為從裂口內出來,離央當即叫他們一起撤出島嶼。

將軍,你手下又被策反了! 「離央道友,楊師兄他們呢,是不是發生什麼事了?」

見到離央神色嚴峻,下方的三人皆意識到了什麼,特別是錢為沒有見到楊樓他們,連忙開口急問道。

「我們沒事,快點撤出島嶼!」

錢為話音才落,又有四道遁光飛了過來,正是楊樓他們。

見到自家師兄沒事,錢為鬆了一口氣,而看楊樓他們皆是一副神色嚴峻的樣子,也沒有立即詢問到底出了什麼事,而是身上遁光一起,一齊朝著海岸邊飛去……

金丹境修士的飛遁速度極快,不多時便已經飛臨茫茫海域。

「楊師兄,剛才那股壓迫之感難道是萬純太上他們?」

不用楊樓解釋,在跟著飛離海島之際,錢為就感受到身後有一股壓迫之感在不斷逼近著,甚至一度感受到一種強烈的生死危機,不過在飛出海島后,那股壓迫之力便逐漸減弱。

「不錯,想來應該是萬純太上拖住了那元嬰境血光怪人。」

楊樓點了點頭,只是其回身望向島嶼時,目中儘是憂慮之色。

瓜是強扭的甜:壓寨夫君 「以萬純長老的實力,那……」

錢為自然知道楊樓在擔憂什麼,話語間不無自我安慰之意,但話還沒說完,卻是見到島嶼那邊驟然血芒大放,緊接著傳來了一聲轟鳴巨響,激起百丈巨浪。 就這樣,楊鳴有驚無險的渡過了九次雷劫。就在第九道雷劫消失的瞬間,楊鳴似乎聽到「啪」的一聲脆響,自己丹田之內的金丹突然從中間裂了開來,從中鑽出一個樣貌酷似楊鳴的白胖小人來,楊鳴知道,這就是他的元嬰了,只是此刻楊鳴卻顧不得感慨其他,連忙吞了兩顆極品清神丹,盤膝坐在地上,迎接心神考驗的到來。

也許是因為楊鳴心神修為一向堅定,這次只是片刻時間楊鳴就突破了心神考驗。接下來,空中出現了熟悉的香氣,只是這次的香氣似乎異常的濃郁,楊鳴足足吸納了半個時辰的時間。

良久之後,山腰處的董晚霜等人等的焦急異常之時,楊鳴這才突然站起身來,轉身看著董晚霜微笑著點了點頭。看到楊鳴的笑容,董晚霜也馬上喜笑顏開,祭出飛劍飛到峰頂,不顧四周被劫雷轟的滿目瘡痍,如燕歸巢一般撲到了楊鳴的懷中。

「公子,你晉陞元嬰期成功啦?」雖然已經知曉了結果,董晚霜還是忍不住詢問道。

「嗯。」楊鳴微笑著點了點頭,低頭寵溺的看了看懷中的佳人說道:「這次還算是順利,剛才時間倉促,還沒恭喜你晉陞金丹中期呢。」

「嘿嘿,公子,我上個月就突破了哦!」提起自己的境界,董晚霜眉眼中流露著一絲得意。

看著董晚霜眼中的得意,楊鳴也是開心的笑了起來,過了片刻之後,黃易等人才趕到峰頂,對著楊鳴叩拜道:「屬下恭喜殿主突破元嬰期,成為元嬰修士!」

「嗯,都起來吧,你們也辛苦了。」楊鳴點了點頭,抬手虛扶,看了看周圍,繼續說道:「好了,你們都散了吧,黃易你派人將此處打掃一下。」吩咐完黃易之後,楊鳴就與董晚霜一道,祭出飛劍,朝著縹緲峰的洞府飛了過去。

「公子,你可知你剛才渡劫時劫雲是紅色的呢!」剛一進入洞府,董晚霜就迫不及待的對楊鳴說道。

「嗯。」其實楊鳴剛才渡劫時就已經發現了這個問題,這是剛才情況緊迫,來不及思考罷了,如今聽到董晚霜提起,不由的點了點頭,說道:「不過據典籍記載,似乎只有大修士突破化神期才會召來紅色的劫雲吧,不知為何……」說道後來,楊鳴也是百思不得其解。

「我剛才聽黃長老說,公子若是天資極為出眾,實力也遠超同階修士的話,也是有可能引來這紅色劫雲的。」看到楊鳴也不知道原因,董晚霜將剛才黃易的推測講了出來。

「哦?還有這種說法么?不過如果是這樣的話,倒也有一絲可能。」楊鳴想了想,這話還是頗有一番道理,索性轉移話題道:「晚霜,這大半年來,黑水皇朝可有什麼變化么?」

「嗯,公子你閉關兩個月的時候,神殿就成功掌控了黑水皇朝皇室和正氣宗,不過按照公子你的吩咐,炎黃神殿並未公開出現,目前還是保持著黑水皇朝原來的局面的。不過神殿之內這段時間晉陞了不少元嬰修士哦,魏青、古道藏、閆浮道、王旭陽、邱山、趙青青、錢凱江、陳其江、楊第坤、趙青青等,對了,古道藏正是正氣宗之前真傳首席。」聽到楊鳴詢問,董晚霜一五一十將當前的情況對楊鳴講述了一遍,甚至掰著手指給楊鳴介紹近期突破元嬰期的神殿新晉長老。

這些名字大部分對楊鳴來說都很耳熟,許多都是萬魔山之前的真傳弟子,聽到這些人都晉陞了元嬰期,楊鳴忍不住問道:「如此說來,那你姐姐和輕舞、輕初也應該可以晉陞元嬰期了吧?」 根本不給眾人反應的時間,從島嶼上又有一道氣息驚天而起,一株足有百丈之巨的翠綠松樹於島嶼上空幻化而出,鎮壓爆發而出的血芒。

然而這爆發而出的血芒強悍至極,翠綠松樹只壓制了片刻的功夫,便直接被爆發的血芒掀翻,繼而就如同當時巨大心臟爆發一般,化作百十團血光朝著海域飛散。

這時,被掀翻的翠綠松樹其上華光流轉,轉瞬間結出大量的青綠松塔,並自行脫落炸開,流星趕月般追上了從島嶼上飛散而出的血光。

「砰……砰……」

沉悶的炸響之音接連傳出,在青綠松塔的追擊中,大多數的血光直接被擊散,但仍有少數血光落在海面之上,一陣迅速蠕動,化作之前離央見到的沒有絲毫皮膚存在的金丹境怪物。

這些金丹境怪物由血光化形而出后,竟是沒有絲毫猶豫的朝著茫茫海域遁逃去,其飛遁速度竟是不亞於元嬰境修士的遁速,即便離央幾人想要出手攔截,也是晚了。

「萬純太上!」

青綠之光閃動,一道身著青色道袍的身影出現在離央幾人身前,而一見到這道身影,楊樓以及錢為神色一肅,立即上前見禮。

「拜見前輩!」

見此,離央他們也不敢怠慢,同樣上前恭聲拜見道。

彼時,加上離央等人負責的這座島嶼在內,僅有五座島嶼成功啟動陣基,茫茫海域之上,共有三十道金色光柱屹立。

「你們快去支援餘下的其它島嶼……咳咳……」

青色身影目光一一掃過離央八人,再望向海域上屹立著的三十道金色光柱,面上儘是嚴峻之色,開口說話間,忽然劇烈咳嗽起來,嘴角更是有鮮血滲透而出。

「太上,您……」

見到這一幕,楊樓同錢為二人目中露出擔憂之色,但旋即被青色身影揮手打斷:

「不用管我,情況嚴峻,務必要將所有陣基啟動!」

青色身影話畢,也不給楊樓師兄弟反應的機會,直接打出一道翠綠之光,將離央八人的身形捲起,朝著海域中的一個方位急速而去。

施法直接將離央等人給送走後,青色身影面色忽然一陣漲紅,隨之一口鮮血吐出,身上的氣息頓時下降了一半之多,顯然受傷極重……

另一邊,捲住離央等人的翠綠之光,風馳電掣的帶著他們飛臨一座島嶼的上空后,便停下化作點點熒光鑽入他們的體內。

而隨著這些熒光鑽入體內,離央驚奇的發現因連續戰鬥的疲憊之感一掃而空,且體內消耗的靈力更是瞬間充盈了起來。

不用細想,離央當即就明白這是怎麼一回事。

不過下一息,離央的心神就被下方島嶼所發出的巨大動靜吸引,本能放出靈識探測,卻是受到極大的阻礙,因為這島上也籠罩著一層薄薄血霧。

「我們下去幫忙!」

不僅離央,其他人也發現了這一點,沒有絲毫猶豫,紛紛飛身至島嶼上。

島上發出的巨大動靜,自然是元嬰境之間的戰鬥所弄出來的,離央他們自然是不會過去湊熱鬧的,而是在島上尋找其他人的蹤跡。

莽莽古林中,三道身影正遭遇大量的血光怪人攻殺,不論低階血光怪人的數量,其間金丹境的血光怪人竟是有七個之多。

被這般陣容的血光怪人攻殺,可以說是無解之局,但好在三人中有一人有著金丹境巔峰的修為,才能勉強自保。

「卓道友,不要再管我們了,你儘管去啟動陣基吧!」

這般繼續下去,別說完成任務啟動陣基,就連他們三人都要無謂的死在這裡,所以另外兩人決定不再拖後腿,讓修為最高的金丹境修士去啟動陣基,而他們則拚死為他爭取時間。

一品棄女,風華女戰神 卓烏手中的動作一頓,目光掃過攻殺他們的其中兩個金丹境血光怪人,這兩人,在之前還是同伴。

「兩位道友,你們……保重!」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