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最好。既非朋友也非敵人,交談之餘保持著一定距離。這種關係最好不過。

「冥落……」

身後傳來端木雲的聲音。

他回過頭去……

「別忘了我曾和你說過的話,需要幫助的話儘管來這裡找我。」端木雲說道。

「啊,記著呢。」

他微微一笑,「再見。」

冥落走出了宮門……

那扇紅漆鎏金的權勢之門在他身後緩緩合上……

……

「接下來你有何打算?」

出了帝都,冥源的影子忽地出現,問道。

「你覺得呢?」冥落反問道。

冷少奪情:萬能嬌妻別想跑 「你應該不會繼續待在這片地域浪費時間了吧。」冥源淡淡地說道。

冥落看著遠處的天際,神情逐漸變得冷峻,「是啊,端木雲奪回了屬於他的東西,我也是時候去奪回本屬於我的東西了!」

黑暗之翼浮現,冥落拔地而起,化作一道流光消失在天際……

在那盡頭,是一片名為『中域』的疆土!

……

東域

此時正值深夜,一輪碩大的明月高高地懸於夜空之中,月光照亮了整個大地。

一處碎石遍地的峽谷中,一群黑衣人正向著峽谷的另一端緩緩行走著……

黑衣人共有二十餘人,雖走在碎石上,卻沒有任何聲響。

在這群黑衣人的前邊,有兩個中年男人。

那是這群黑衣人的頭目。

從周身彌散出的氣息來看,這兩個男人的實力至少都是王級中期!

約莫一刻鐘后,黑衣人終於來到峽谷的出口。

峽谷中黑暗幽深,而峽谷外在月光的照耀下卻明朗至極。

這時,從那夜空之上,忽地飄來一道白影……

那兩個中年男人一抬手,身後的黑衣人立馬停下了腳步。

所有人都是抬頭看向夜空中的那道白影……

只見那道影子有著馬車的形狀,猶如一匹駿馬拉著一輛四輪木車在夜空中緩緩行走;但細看之下又如一團霧般朦朧,閃爍著點點熒光,忽隱忽現。

就在黑衣人抬頭看向那輛馬車時,那匹駿馬突然俯首對上黑衣人的視線……那雙馬眼如黑洞般幽深。

馬車最終消失在了遠處的夜空中……

峽谷外,那群黑衣人倒在了銀白色的大地上,每個人都保持著抬首的姿勢,所有人的眼睛都失去了光芒,如黑洞般幽深無神。

…… 姜雲卿短劍刺穿李嬋大腿,鮮血濺出來,寒聲道:「你說謊!」

「我沒有,我真的沒有,我們真的是不小心落進了御河邊的暗潮里,是她自己讓我離開的,我真的沒有殺她……」

李嬋痛哭流涕,眼淚鼻涕糊了一臉,身上到處都是血跡。

姜雲卿傷她之時,挑著全是最疼痛的地方,卻又不會致命,那些傷處的疼痛讓得她渾身有些痙攣,就連想要暈過去都不行,嘴裡的聲音更是斷斷續續的。

「我沒有說謊,真的,是她推我上去的,是她讓我離開的……」

「我沒想要害她,真的只是意外,我想救她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

「雲卿你相信我……你相信我……」

姜雲卿蹲在她身前,看著她到了這個時候,還想要拿謊言來騙她的模樣,面色森寒冷言出聲:「你讓我相信你,我怎麼信你?李嬋,你真當所有人都是傻子?!」

「你說你沒有想要害她,你說你只是想要跟她一起出城,那你為什麼不直接去城門口找小魚兒,偏要讓她回城找你,將她騙去城北?」

「小魚兒明知道明天是她的及笄宴,邵老夫人還在落霞寺里等著她,她母親和張家那麼多賓客都在府里等她將邵老夫人接回城來,好安排明日及笄宴的事宜。」

「如果不是你出言誘騙,她怎會行至城門附近又突然倒回來,甚至放下這般重要之事去城北見你?」

姜雲卿手中利刃一寸寸的落在李嬋身上,疼的她慘叫不斷,而她眼中卻連半點動容都沒有。

「你說你們見面之後,被一群賊人抓住,那些人慾害你們性命。」

「先不說天子腳下,你堂堂齊王府郡主,誰敢傷你?就說小魚兒今日出行,身邊少說有十餘護衛,更有好幾個丫頭在旁,而你每日出行之時,身邊也會有人隨同。」

「城北魚龍混雜,如果當真有人敢在那邊行兇追殺你們,殺了這麼多人怎會沒有驚動任何人,甚至連半點消息都沒傳出來,就說那些人既然能夠殺光你們身邊護衛隨從,丫環婢女,又怎麼可能讓你們兩個弱女子跑掉?!」

「小魚兒身邊的人死了個乾淨,可你卻帶著你的丫環安安穩穩的回來……」

「李嬋,到底是賊人傷你,還是從頭到尾都是你設局,騙了小魚兒,騙了她身邊所有人的人,所以才能毫無聲息的解決了她身邊那些護衛隨從,騙得她生生死在了御河裡?!」

李嬋臉色煞白,聽著姜雲卿那幾乎猜出全部的真相來,急聲道:「不是的,不是這樣的,我沒害她,我沒有……」

姜雲卿冷眼看著李嬋,見她到了這個地步還不肯說,冷聲道:「不肯說是嗎?」

李嬋聽著姜雲卿的話臉色一變,還沒等她察覺出不對,姜雲卿就直接一把將她從地上提了起來,轉身直接出了房內,而徽羽則是跟在她身後。

鋼鐵甦聯 等到了外面時,李嬋才發現門外躺著許多人,均是生死不知,難怪她之前一直喊叫時沒人過來救她。 近一個月後,冥落再次來到了中域。

時隔數年,再次踏上這片遼闊的土地,他回憶起當年在這裡經歷過的那些事情,以及那刻骨銘心的絕望。

但現在的他已與當年大不相同!

現在的他已經有了面對御神殿的資格,而不是像當年那般弱小卑微。

他再一次踏上這片土地,只有一個目的,那就是親眼見到那個女孩親耳聽到她的回答,她的選擇!

冥落循著記憶中御神殿所在的方位走去……

……

雖然距離他上次來到這裡已過去數年,但這片土地上的人與物與數年前相比並沒有多大變化,天地間的空氣依舊清爽宜人,蒼茫平原依舊遼闊無垠,人民也依舊淳樸和善。

不過,他並未作過多停留。除了偶爾休息片刻之外,他一直在趕路。

就這樣,在長達一周幾近不眠不休的跋涉后,他已經進入了御神殿總殿的管轄範圍。

而在這一周的趕路途中,他聽到了一個極為驚悚的傳聞,那就是:作為中域三大霸主之一的黑王宮……覆滅了!

那是三天前他經過一座城鎮時聽到的。

當時正值炎炎晌午,他路過那座城鎮,看見一家茶館,便索性停了下來,打算喝杯茶水再繼續趕路……

正好這時在他旁邊的桌子坐著兩個男人在交談……

「竟有這種事?」

「可不是么,現在整個中域的人都在傳呢!」

「哎呀,要真是如此的話那這事兒可不得了啊!」

「我聽說整個宮內上下全被殺光,沒留下一個活口!太慘了!」

「你確定這都是真的?傳聞這種東西十有九假不可全信吶。」

「我騙你幹啥!?當時有很多人都親眼看到了呢!聽說當時整個黑王宮都燒起了大火,那火焰都燒到了雲梢,足足燒了半個月才被雨澆滅!後來有膽大的人進去查看,發現裡邊都是被燒焦的屍體,然後嚇得屁滾尿流地逃了出來。」

「哎呀,這……這都是誰幹的?也太喪盡天良了吧!」

「老哥,這可不是喪不喪良心的問題,那黑王宮是何等勢力?那可是稱霸全中域的三大勢力之一啊!就連……」

「你放心痛快地說,這沒人偷聽。」

「就連御神殿都不敢招惹那黑王宮!」

「那……那這是誰幹的?該不會是那白王宮吧?」

「這誰知道呢,那白王宮雖然與黑王宮自古以來就不和,可要想一夜之間悄無聲息地滅了黑王宮也不太可能。你想啊,那種勢力之間的爭鬥必然出動大批軍隊敞開陣勢大,怎麼可能像這樣詭異呢?別說軍隊了,就連一個人影也沒人看見!」

「唉,這下中域要變天了。」

兩個男人交談的聲音很低,彷彿在說什麼不可告人的事情,不願被他人聽到般。

冥落坐在旁邊,雖喝著茶,但一直側耳在聽那二人的談話。

本來他對這種飯後閑談沒有任何興趣,但是當他從那兩人的交談中聽到『黑王宮』時便已再無法安心喝茶。

他與黑王宮本身之間並沒有什麼交集,但他清楚地記得那個曾差點屠殺蘇城全城的名為『無心』的青年便來自黑王宮!

那道強大到令人絕望的身影曾在他的心裡留下難以磨滅的陰影。雖然當年憑藉月之冥化擊敗了無心,但那只是僥倖,其中有不少運氣成分在裡面。即使是現在的他,在持有渡妖的無心面前,也沒有任何與之正面對抗的可能!

冥落起身走到那兩人的桌前坐下……

「小兄弟有事嗎?」

說話的是那個身材較瘦的男人。

見冥落過來二話不說便坐在他們二人對面,瘦男人面色略有不悅,但還是比較和氣地問道。

「你們剛才說的事能和我具體講一講嗎?」冥落直截了當地說明了他的來意。

那二人對視了一眼,互相遞了個眼色……

「小兄弟,你怕是聽錯了,我們剛才並沒有說話……」

「小二,上一壺你們這兒最好的茶,再來半斤熟肉。」

冥落看著二人,淡淡地說道。

沒過多久,一壺茶水和一大盤熟肉放在了桌子上。

「請。」

閃婚蜜愛 冥落微微一笑,擺了個請的手勢。

「嗨呀,小兄弟,你這就太客氣了」,瘦男人哈哈一笑,拿起茶壺給自己倒了一杯茶,「我們也都是聽的小道消息,小兄弟聽聽就好……」

冥落微微點頭,示意瘦男人繼續說下去。

「不知道小兄弟聽說過黑王宮沒?」

瘦男人夾起一片肉塞進嘴中,聲音含糊地問道。

「聽過,中域三霸主之一。」

「就是這樣一個勢力,不久前一夜之間就覆滅了!整個宮內沒留下一個活口!」

「具體是多久以前發生的事?」冥落問道。

「大約多半個月前吧。」

冥落點點頭……那個時候他正在來中域的路上。

「一個活口都沒?」冥落繼續問道。

「有人進去查看過,裡邊都是屍體,一個活人都沒!」瘦男人瞪著眼睛說道,彷彿他就是那個人。

「知道是誰幹的嗎?或者說對此有什麼猜測嗎?」

「小兄弟,這我們就不太清楚了。現在人們有的說是白王宮乾的,有的說是黑王宮平時招惹的仇人乾的,更有的說是鬼魂索命。我是覺得吧這些說法都不靠譜,還是不要信的為好。」

「嗯,多謝了。」

冥落站起身離開了茶館……

在離開那座城鎮之後他才突然想起他剛剛忘了付錢…

……

之後的幾天,冥落邊趕路邊在腦海中思考黑王宮一事……

途中他偶爾也聽到人們在低聲談論此事,大體上與先前那兩個男人說的相差無幾。

此事與他沒有任何關係,但他卻十分在意此事,或者說是幾個問題。

首先,黑王宮是否真的一個人都沒活下來?

作為中域三霸主之一,黑王宮的實力毋庸置疑。再加上宮內直系子弟都是黑暗屬性,隨便拿出一個人都是當世數一數二的高手。別的先不說,就說黑王宮的宮主和無心。黑王宮的宮主,也就是無心的父親,冥落曾見過一面,從其周身散發的那種強橫氣息其實力至少都是皇級初期!而無心更是有著渡妖神刀與天瞳術同等級的強大瞳術,連冥源都曾肯定了無心的實力!

如果說連這兩人都命隕黑王宮的話,那對手究竟是何方神聖?!

他並不相信黑王宮真的沒有人活下來,雖然他並沒有親眼目睹此事。在這一點上疑點太多,他實在想不通。

其次,就是此事的始作俑者,也就是造成黑王宮覆滅的元兇。

據一路上從人們口中聽到的傳言可以得知,黑王宮並非是在一場浩大的戰爭中覆滅的,而是一夜之間詭異死亡!

沒有預兆沒有聲息突然死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