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時秦墨以【修羅魂幡】罩住修室,再仔細觀察【戰戟】,只見戟身之上碧綠樹光通體玉透,戟身樹體中,竟然釋放出一股玄妙奇力,這玄妙奇力正不斷的放射出璀璨的青木靈光,而且青木靈光之中,竟然蘊藏著異常玄妙的青靈。

「快!這是妖身破階,【戰戟】本是妖樹,亦是妖樹。此時妖樹破階,恐會引起異動。」『殘魂』疾聲提醒。

秦墨不敢遲疑,當下將【修羅魂幡】完全釋放而出,立即鎮壓在四周。同時,臉色微變之餘,身影一閃,便從『修室』之中遁出,出現在『修室』上空,同時,神念大起,祭出『生』之意,化成巨蓮,攪動四周靈力。

他這一動,頓時引起不少的人注意,四周修室中的其他修者此時立即遁出查看究竟。 「秦師兄回來了?」

「是啊!」

「噫,秦師兄消失兩年多時間,是在坐關破階,『入化』嗎?」

「唔……是的。」

「恭喜秦師兄,已成『入化』修士。」

「多謝諸位師兄。」

「不知秦師兄究竟是如何做到的?短短時間竟就能參悟『神意』,從而『入化』。」

「『神意』神鬼難測,究竟需要如何參悟?並非在下不告訴諸位師兄,在下也是有心無力,畢竟大家也都知道,其意之妙,只可自己頓悟,在下即使說了,大家按照在下所說的修鍊,也不見得能夠頓悟出其中『神意』。」

「秦師兄所言倒也確實是如此。」

……

秦墨與眾人寒暄半天時間,直到『修室』內的動靜平靜,秦墨第一時間與眾人告別,立即回到『修室』中。

『修室』外的眾人這才施施散去。

『修室』中,此時戰戟所化的妖樹已經有了異常明顯的變化。

妖樹樹身碧玉,有如玉樹,樹體之中更能夠清淅看見樹脈,彷彿像是人的經脈血管,樹枝撐開,竟如同樹冠,張開偌大有傘形,枝葉上竟生出一片片青翠碧綠的樹葉,而在樹葉間,竟掛有幾顆外形似葫蘆,仔細一看更形似縮小版的小人。

果子之外有一層薄濛濛的光輝,光輝罩在果子表面上,看似整顆果子隱隱約約,似乎在暗暗變小變大一般。

妖樹竟是結出果子!

「這是……」秦墨兩眼呆住。

「不出意外,而且也出不了意外,這應該是妖果。」『殘魂』近乎肯定說道。

「妖果?」秦墨眼中忽的賊光閃礫。

妖果與靈果還是有些不同。

妖果是由妖樹孕育而生,但妖果在孕育時,更多孕育出妖樹的妖魂之靈,因此妖果的果實中,更多是魂靈。

市場上的妖果非常稀缺,畢竟人族與妖族隔著八萬萬血河天界,雖然也有大膽修士敢闖八萬萬血河天界跑去妖族,同樣也有不怕死的妖族闖八萬萬血可天界跑來人族,但畢竟敢如此做的,都是一些不要命的,數量並不多,因此雖偶有妖族流傳於人族之間,有木系類妖族被人族捉去拿暗中豢養孕育出妖果,但流傳於世的妖果實在不多。

人族對於妖族來說,修鍊之下靈力凝鍊的血肉可是其塑身塑體的極妙之寶。

妖族對人族來說,妖族的妖體用來煉器可是極妙的材料,甚至靈物材料都很難做到妖族身體材料,妖族煉化的靈器在晉階修鍊中,比靈性材質更妙。

而木系類妖族結出的妖果,也是一大靈寶。

因此人族與妖族之間存在相互獵殺的關係。

兩大修族之間很難和平相處。

秦墨雖是多少知道一些『妖果』的存在,但畢竟並沒有接觸過。

妖樹樹上掛有七顆妖果。

「妖樹原本會直接煉化掉妖果來修鍊提升魂靈,不過你已經將『樹妖妖魂』煉化,所以現在可以你直接煉化妖果。」『殘魂』說道。

秦墨當下不遲疑,立即從樹上摘下一顆妖果,迅速盤腿而坐,將妖果捧在掌中,開始煉化妖果。

剛剛煉化,秦墨眼中便是狂喜。

「妖果之中,魂靈果然雄渾。」

秦墨雙眼即喜,更是不再遲疑,迅速煉化。

煉化一顆妖果,對魂神大有增助。

如此大半個月後,秦墨將第一顆妖果煉化,魂神煉化后,魂力也明顯提升不少。

魂魄煉化妖果后,需要一段時間吸收,短時間裡瘋狂煉化妖果,魂神吸收不了妖果的魂靈,煉化的妖果也就完全浪費。

魂神增長,魂力提升,『神意』的威力,也自然而然相隨漲增。

如此,秦墨接下來不再有出門派的打算。

不過妖樹晉階至六階,妖樹樹身孕育出妖果,也就不再適宜當作靈器使用,這讓秦墨多少有些不適應。

【戰戟】也是他大為倚仗的一件強大攻擊靈器。

當下煉製一件襯手靈器也就迫在眉睫。

秦墨取出『金陰木』。

此木已是六階。

隨指一點,一團青光激射而出,包裹著『金陰木』。

青木靈力滋養靈木……

三屬性的材料最大的妙用就是在吸收靈性上可以同時吸收三種屬靈增強。

攻心總裁局中妻 『金陰木』,可吸收金屬靈,木屬靈,以及陰靈氣。

不過秦墨要將此木帶在身上種下自己的靈記,不能放在『第二身』身上吸收陰靈。

而金屬靈眼下秦墨也沒辦法尋回,只能用『青木靈力』孕養此木。

榮華得到秦墨回來,特地來拜尋過,將門派中最近發生的事大大小小全都告知給秦墨。

秦墨叮囑榮華仔細打聽金不歸的修鍊洞府之中情況,榮華雖是不知道秦墨為何?

不過秦墨的囑咐,榮華不問原由,也全心全力去做。

如今秦墨與季菊關係明化,榮華與秦墨也狼狽為奸,因此榮華在門派里的地位也小有提升,在辦事上,也要順暢不少。

茅山遺孤 很快,榮華打通金不歸修鍊洞府內一名內門弟子,開始源源不斷的送出消息。

不過讓榮華有些意外的是,秦墨關注的重點似乎並不在金不歸的身上。

而是在那頭七階妖獸身上。

這讓榮華有些微異?

難不成秦墨還想打那頭妖獸的主意?

榮華心裡猜臆,但也不敢多問,老老實實幫秦墨傳遞消息。

接下來的時間裡,秦墨再沒有出過門派,也很少出『修室』,甚至數月半年都不曾出過,僅有榮華偶爾會前往『修室』見上秦墨一面。

而這樣的情況,一直持續下去,足足有一百年時間。

這一百年裡,秦墨每天做的事非常簡單,以青木靈力滋養『金陰木』,在此木之中種下自己的青木靈記。

一百的時間,秦墨日復一日,年復一年,不休不止,總算將整節『金陰木』完全種下自己的青木靈記。

而且秦墨更是『生』之意種下,他人要抹去靈木中的靈記更是困難,且即使抹去,此木的靈性也將大為折損。

經過這一百年的滋養,『金陰木』完全養成。

當然,除了滋養『金陰木』,秦墨並未放下其他修鍊。

『生』之意所化蓮形更加真形。

『滅』之意與『修羅』的融合也越驅完美。

此外,妖樹每隔十年會結出一次果子。

因此在這百年時間裡,秦墨每隔一段時間都會煉化一顆妖果。

有妖果的滋養,秦墨的『元嬰』修鍊迅速,如今已有半人大小,魂力恐怖,秦墨也不知道如今魂力攻擊會達到什麼樣的可怕效果?

不過在這一百年的時間裡,秦墨除了每日滋養『金陰木』,每日修鍊之外,每日到落時分,他都會站在『修室』的房頂上半空,望著曾經那顆星球的方向。

直到落盡。

附近的其餘修士見此,都有些好奇?

不知道秦墨心裡想什麼?

……

落日盡。

灑下的餘輝消失在茫茫雲間……

世界褪色。

有月出。

月光明。

微光粼粼。

那臉,

依舊清淅。

即使百年。

也忘不了。

……

你可也在? 樹上又結出了十顆妖果。

又是十年!

秦墨看了一眼院子里的妖樹,便頭也不回進入『修室』。

隨指一挑,掌中托出一節『金陰木』,此木如今經過秦墨煉化,已經被種下青木靈記,青色的靈印在最中,左右兩邊分別為黑色和金色兩色。

當下,秦墨張口一吐,將【青燈】從口中吐出,屆時再一拍頭頂,元嬰遁出,此時的元嬰已經有半大孩子大小,經過這一百年的妖果滋煉,元嬰修鍊增漲極快。

元嬰出現后,立即雙掌扣出一個奇怪指法,迅速往【青燈】上拍下。

【青燈】上的青焰頓時滾滾燃燒,爆發出熊熊焰威。

青焰立即化成一團青色的焰光,隨著元嬰引指一點,立即裹住『金陰木』。

『金陰木』在『青焰』的灼煉之下,木身表面立即發出金青黑三色靈光,其中青色靈光最亮,金和黑二色分別較弱。

與之同時,秦墨張口,吐出一縷『青絲』,融入『金陰木』中。

這縷『青絲』是他自己修鍊的青木本靈,融合了『天青藤』以及『生』之意,青絲之中蘊藏著極強的『生』氣,而且『天青藤』的堅韌也一併煉入此木之中,此木的抗損性以及修復性也大幅提增。

不過此木已是六階靈木,煉化此木,秦墨耗損了十年時間。

煉化過程中,也需要注意不少。

三靈的融合,材質本身的損壞,等等……

十年煉化,此木終於煉化於成。

這個時候,秦墨眼睛微定,指尖靈力突然增,青焰的焰光瞬間狂增數倍,被青焰煉化的三色『金陰木』此時也在熊熊青焰的煉化下,迅速發生微妙變化。

本是圓質木體一點一點縮小,木體也開始微微扁圓,直到最後扁平,出現劍體外形,體積也縮小至三尺余長左右。

這個時候,秦墨再次張口輕吐,從口中吐出三縷青絲落在劍體上,與之同時,秦墨五指即收,但並未徹底御去青木靈光,青焰雖是減弱,僅有微微余焰包裹在劍體上。

如此,又是小半個月的時間過去。

這個時候,秦墨這才五指一收,指尖靈光斷去,包裹在劍體外的青焰也徹底焰滅。

余留下一柄三尺余長的三色劍體浮在面前,劍體表面上青光純煉,碧綠的青光發出靈輝繚繞在劍體之外,其餘黑金二色從青輝之中映射出兩種較弱的顔色。

劍體之中蘊藏著『青木靈藤』以及『生』之意,而在『生』之意中,秦墨更巧妙的種下了『滅』之意,雖說不是秦墨的本命靈劍,但此劍也與秦墨通靈,被他人奪去后煉化的可能性也不高,即使被煉化,此劍的劍身也會大為破壞。

靈劍劍成,秦墨能感覺到自己與劍體之上有如血脈相聯的感應。

劍體立即覺察到秦墨氣息,頓時就像是小孩見到父母般,立即撲在秦墨身邊,圍著秦墨滴溜溜的旋轉起來。

「不錯!此劍之中的靈威擁有你的青木靈威,更有金系屬靈的鋒芒,以及陰靈之威,這一劍的攻擊威力,足夠恐怖。」『殘魂』細緻觀看此劍,給出不錯的評價。

「可惜,如果那獸在身邊,劍體之中煉入更多的金屬靈,此劍的攻擊鋒芒更是恐怖。」秦墨大為可惜。

「金不歸可是化神後期修士,而且此人應該是本命金屬靈,你要他交出那獸,肯定不可能。」『殘魂』說道。

「所以只能強奪!」秦墨眼神發狠。

「此時可不現實,還是以後再說。眼下,你雖將此劍煉成,但六階靈器,已經可以煉化器靈,若是能夠煉化器靈,對此劍的控制以及劍威更是大助。」『殘魂』說道。

「你說的倒也是,不過器靈可不這麼容易得到。」秦墨面色微微發苦。

「此事急也急不來,留後再說,還是先給此劍取個名字吧。每一把劍,都該有一個劍名。」『殘魂』笑道。

「那就叫『三色』吧?不是三種顔色嗎?」秦墨想了想說道。

『殘魂』眼神古怪,總覺得這名字怎麼聽起來怪怪的?不過既然是秦墨所煉,也是秦墨所取的劍名,他也沒反對的心思和意見。

榮華再次來到秦墨的『修室』。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