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小魚也沒多想,抬頭見到公司門口了,便拿手壓著短裙下了車。

「哥,那我就先上去了,免得跟你一起進公司給別人說閑話。」

「哦你去吧,我不回公司。」陳浩準備一會兒,去找老高聊聊三爺的事。

「不回公司?哥你平時,都不用上班的嗎?」

「當然要上班了,只是今天有點事,下班後記得早點回家陪你嫂子去。」

「哦知道了,哎哥等等!」陳小魚突然想起什麼似的,站在車門跟前一陣咯笑。

「臭丫頭,你笑什麼,有事直接說。」

「嘻嘻,哥您真英明!」陳小魚偷偷看他一眼,隨即不好意思道,「哥,你看我每天上班,坐公交車也挺麻煩的。」

「要不哥,你要有時間,給我買輛電動車唄!」

「就這事?」

總裁的蜜寶嬌寵 「嗯,就這事。」

「行知道了,晚上給你帶家去。」

「啊?呵呵真的呀,哥你真好,那我先上班去啦!」陳小魚激動的跳起來,轉身朝公司小跑過去。

陳浩坐在車上,見妹妹高興成這樣,才剛要上揚嘴角卻猛皺上了眉頭。

因為。

直到這個時候,他盯著妹妹的背影,才突然發現妹妹的穿衣打扮有點危險。

她上身穿件白襯衫,下身穿件黑色緊身短裙,白襯衫掖在緊身短裙裡邊,腿上還套著黑色絲襪……

「陳小魚啊陳小魚,你穿成這樣,得讓公司多出多少流氓?」

「不行!我得回公司看看去,誰敢占我妹妹便宜……就特么開除誰!」

陳浩自然沒把這話說出來,嘟嘟囔囔的跟自己說話,別人還以為他神經病呢。

但不管神不神經病,妹妹穿成這樣上班,他還真就有點神經過敏。

於是。

也就三兩分鐘,陳浩在給員工一路打著招呼,喊著陳總下午好,老大不情願的來到了公司。

他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儘管身為新上任的總經理,卻是一點也不願意上班。

可能是因為時間還早,沒到下午上班的時間。

等他來到辦公區,見一個個辦公桌前都是空的,只有幾個女孩子在收拾著什麼。

「陳總好!」一個女員工,慌忙站起來打招呼。

「好,最近公司不太忙吧。」陳浩隨口道。

「回陳總的話,咱公司最近挺忙的,好多工作都得加班做。」

「哎。」陳浩輕嘆了口氣,「寧可晚上加班,也不願意早上會兒班。」

「哦陳總您誤會了,其他同事早都過來了,就是全跑去給您妹妹幫忙了。」

「嗯?給我妹妹……什麼意思!」

「陳總這個,您還是自己去看看吧,我不敢亂說。」

「我妹妹……哦不是,我秘書辦公室在哪兒?」陳浩還真不知道。

「前面左拐,您辦公室旁邊就是。」

陳浩沒再說話,他滿心疑惑的快步走過來,還沒走到辦公室門口,便聽見好多說話的聲音。

但來到妹妹辦公室門口,竟然看見一群年輕人,在妹妹辦公室里擦窗戶掃地……

「熊孩子,你是過來幫忙,還是泡我妹妹!」陳浩話音未落,就可勁兒攥了攥拳頭。 「這幫混蛋怎麼會有這種大陣?」蕪也有些慌張,不過他的聲音卻越來越遠,直至聽聞不見。

「大家穩住,咱們現在是在母陣中呢,所以是沒有危險的,盡量躲著子陣,因為子陣是必殺陣」莫妄娜出聲提醒道。

在八卦陰陽子母陣外,青年和老太太站在一起,看著流光華溢的大陣,也聽到了莫妄娜的話,隨即露出一絲冷笑「子母陣,只要我想隨時都可以變幻的,把母陣換為子陣」。但是在他話說完,不見身旁的老太太有任何動靜,立即轉過身。

「老太太,我是在讓你動手呢」青年似乎終於暴露了本性,厲聲呵斥道,日屍一族老祖奶渾濁的雙眼中略顯難堪,似乎不願意動手。

青年見狀,雙目閃爍著凶光「老太婆,你不是要告訴我你現在要打退堂鼓了吧?」。

「我……不是,只是……」

「只是什麼?當初你們將我陰屍一族滅族之時怎麼沒有見你說只是?一共是兩百多人,被你們全都碾成了碎渣,這個時候你跟我可是了?還是你不打算讓你的族人有機會擁有洪荒之力了」青年接過話,目眥欲裂的咆哮道,老嫗登時雙手一顫,默默的低下了頭,嘆息了一聲。

「別在那裡裝無辜了,快點動手」

「你變得我都不認識了」老嫗認真的看著青年,開始懷疑自己當初應該不應該救下這個青年,不過現在已經晚了。

「快點的魃,免得夜長夢多」青年已經有些不耐煩了,開始催促道。

「咚」

老祖奶拐杖拄到地面上,地面頓時泛起一圈光影漣漪,眼前的大陣開始發生變化,光華分為兩段,上黑下白,下面的白色光華看起來要更加亮一些。

「破軍」隨著老族奶的一聲低喝,黑白開始發生顛倒,光華轉換,黑白顛倒,頓時大陣中的氣流猛轉。

「子母陣發生變幻了……」趙信大喝一聲,挺著昏暈的頭強行拿出了自己的八卦爐,立即鑽了進去,好一會兒才控制住昏暈的頭,穩住身形。

「咚咚……」趙信還沒有反應過來,八卦爐就開始顛盪起來,一連串如同鞭炮的炸響在耳邊響起。趙信雙手捂耳,心中卻擔心不已,重煉后的八卦爐可不是一般的硬,能將八卦爐砸成這般響動,可想而知外面的兇險。

「小子,我看到那個魔族小子了」爐靈的聲音在趙信的耳邊響起,趙信頓時出言讓自己拯救。

「信哥」眨眼間渾身是血的魔扎就被收進了八卦爐之中。

「爐靈快看看還有別人嗎?」將魔扎扶起之後,趙信開始關心其他人了。

「那個女子我看到了」

半個時辰過去了,八卦爐隨著陣法的變化東偏西斜,左右搖擺可就是沒有發現蕪的蹤跡,從魔扎兩人那裡得知,這陣法中有粼光穿梭,中者必傷,花甲境界的防禦根本就不夠看,就算是莫妄娜也差點丟了命。這麼久都找不蕪,後果可想而知。

「停下了」說話間,八卦爐的震蕩結束了,趙信便急不可耐的衝出八卦爐,如今是母陣,所以一切都很平穩,趙信很快就發現了蕪的屍首,說是屍首其實更應該說是一團碎肉,如果不是那熟悉的黑袍,趙信完全不能相信這就是蕪。將蕪的命源和那件黑袍收起,趙信便回了八卦爐中。

「老太婆怎麼樣了?」足足等了大半個時辰,在外面的青年終於有些急不可耐了,搖晃著老太婆的身體問道。

「死了一個」老祖奶冷聲回道。

「才死一個,怎麼可能?你是不是在耍我」青年頓時暴怒,不過在最後還是按捺住了。

「小子,還輪不到你來教訓我,難不成你也想要進去」這一次老祖奶終於忍受不住了,斜眼看向青年,語中殺氣足以讓人心抖。青年不自覺地後撤數步,眼中露出了恐懼,這一次他能夠感受到對方可不是在假裝。

「我……我只是想要告訴……」青年已經有些系說不出話來了,這個時候他才明白,之前自己的強勢都是因為老祖奶的忍讓,一旦對方不在忍讓自己,那自己就沒有任何存在的意義了。

「我需要用你告訴嗎?」老祖奶厲色說著,同時看了青年一眼。

「不……不需要」

「居然有芥子,我看這回你還能保住自己的小命不」老祖奶瞪了一眼八卦陰陽子母陣,手中拐杖放在陣眼上,拐杖居然沒有驅使便自主旋轉。

「呼呼……」冷風襲襲,拐杖越轉越快,陣中黑白色來迴轉換,強光刺得人睜不開眼睛。

「完了,被發現了」爐靈大喝了一聲,趙信還沒等回話,整個人就轉了起來,至於受了重傷的魔扎和莫妄娜幸好有蘇醒的小龍守護,不然的話他們一定會被這突如其來的撞擊撞昏過去。

你在終點等我 「速度變快了」趙信沉聲與爐靈交流,但是卻沒有一點的回應,趙信認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爐靈連回答自己話的時候都沒有,可見它要面對的事情究竟有多大。

「嚎」就在這時,小龍一聲呼嚎,心有靈犀的趙信明白小龍的意思。小龍體內有九宮八卦陣,它一定是想以暴制暴,用陣法來應對對方的陣法。九宮八卦陣在陣法上的排名雖然要高出八卦陰陽子母陣,但是這也只是理論上的說法,並沒有人去實質的用過。再說小龍畢竟是活物,和八卦陰陽子母陣這死物不同,如果失敗的話可沒有重來的機會,趙信並不想去冒這個險。

可能是明白趙信心中所想,小龍再次嚎叫,可見它已經做出了打算,一旁爐靈已經受不住了,眼見事情已經到了不得不做出決定的時候。

「儘力而為」這個時候趙信知道自己不能再優柔寡斷了,低聲與小龍講了一句之後,有些不舍,但也很無奈。

「嗖」

小龍化為一道利芒,眨眼間就消失在了八卦爐之中,趙信在暈眩中接過魔扎和莫妄娜的身體,心中也在祈禱小龍能夠成功。(未完待續。) 「謝謝,你們都忙去吧,我自己來就行!」

陳小魚站在辦公桌跟前,看七八個男同事幫自己打掃衛生,她心裡都跟明鏡似的。

因為辦公室根本都不臟,說好聽點兒是過來幫忙。

如果實話實說,他們就是在找各種借口,過來跟自己增加相處的機會……

「小魚,地掃好了,還有什麼可幫忙的!」一個男同事拎著掃把,迎著笑臉湊了過來。

他這一湊不要緊,頃刻間其他幾個男同事,也都洪水般圍了過來。

「小魚別聽他的,他就是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

「對對對,他倆都是,小魚我才是真心想幫忙!」

「說什麼呢,你們仨全沒安好心,我才真心想幫忙!」

幾個年輕的男孩子,都沒等陳小魚開口,他們先自個掐了起來。

這時。

陳小魚給他們圍在中間,是一個勁兒的往下拽短裙,生怕給他們碰到身子佔了便宜。

她也不是害怕,就是感覺自己初來乍到,挨著同事的面子不好意思翻臉……

「門口走廊有袋垃圾,你們誰幫我扔出去!」

她這話音剛落,原本還圍在身邊的一群男孩子,頃刻間都跟狗崽子看見肉骨頭一樣。

全都轉身朝門口跑,生怕幫陳小魚扔不到垃圾。

但與此同時。

陳小魚也沒閑著,見他們全都跑出了辦公室,便邁開高跟鞋緊走兩步,正想趁機關上房門時……

「哥?哦不是陳總,您什麼時候過來的!」陳小魚看見親哥站在門口,頓時就給羞紅了臉頰。

這時。

陳浩面無表情的走進辦公室,一群年輕人見到老闆,便慌忙低頭喊著陳總跑了個沒影。

「陳總,我……」

「什麼陳總,我是你哥!」陳浩后抬腳踹上房門,氣呼呼的看妹妹道,「小魚,剛才是怎麼回事。」

「你都看見了,我還有什麼好說的。」陳小魚耷拉著腦袋,不停掰扯手指頭。

「什麼意思?那這麼說,他們這樣胡亂來,是你允許的!」

「怎麼可能!」陳小魚猛抬起頭,滿臉的委屈,「哥,你把我看成什麼了,我是那種隨便的女孩子嗎。」

「大家都是同事,我又是新來的,總不能把他們給趕出去吧!」

「怎麼不能?他們一群熊孩子,分明都沒安好心……都是你這身衣服給鬧的,明天給我換掉不許再穿了。」

陳浩聲音很高,語氣很重,說出來就有點後悔了。

這時。

陳小魚原本還委屈的想哭,但一聽見親哥說她衣服,卻一個沒忍住噗嗤樂了出來。

「哥你……呵呵你幹嘛呀,以為我想穿成這樣啊。」

「臭丫頭,穿都穿成這樣了,還頂嘴。」

「誰給你頂嘴了,人家也得敢呀……在公司我是你秘書,公司規定秘書就得這樣穿,我能有什麼法子。」

「嗯?你這身衣服,是公司配發的?」陳浩一下子反應了過來。

「你以為呢!」陳小魚一下子來了底氣,「哥,你不會想說不知道吧。」

我都不經常來公司,怎麼可能知道!

以前就經常見你嫂子的秘書,經常穿成這樣!

「別管我知不知道,明天就換身樸素點的衣服,這都穿的什麼呀,跟著急找婆家似的!」

「哎呀哥,你看你說什麼呢,公司有規定上班期間不能隨便穿衣服。」

「這規定對你無效,我是老闆我說了算!」

「啊?哥這不好吧,別人會不會說閑話啊。」陳小魚第一次,在親哥身上看到了老闆的影子。

因為。

一直以來,陳浩在她心裡,都是一個體貼的哥哥模樣。

「小魚,有什麼要幫忙的嗎。」突然的,一個男孩子推門跑了進來。

「哎呀沒有沒有,你來的真會選時候,趕緊出去啦!」

「等等,你是公司的員工?」陳浩見妹妹推男孩子出去,就感覺有點不對勁兒。

「嗯是,怎麼了……趕緊給我出去,都大叔了還想撩小姑娘,小魚別害怕有我呢!」

「哎呀高強,你說什麼呢,他是……」

「小魚別說話。」陳浩打斷妹妹話茬,拿眼睛盯著跟前的高強,感覺他和剛才那群熊孩子有點不一樣。

之前那七八個人,明眼人一看就沒安好心,擺明了是想撩自己妹妹。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