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帝看着眼前眾人,沉聲道:「爾等在此等候這麼久,現在朕出來了,想動手一起上吧。」

各方勢力之人面面相覷,根本不敢向楚帝出手。

他們是前來此地圍殺楚帝,但沒想到楚帝實力提升這麼快,完全超出了他們的想像。

這一刻。

天蒼學院一名老者身影向後退去,一側,血谷強者道:「怎麼,你是不是怕了。」

天蒼學院老者道:「怕,老夫會怕?」

血谷強者道「不怕的話,那就一起聯手出擊。」

天蒼學院老者淡聲道:「腿軟,能休息一下嗎?」

血谷強者一臉鄙夷,身影一閃,化為一團紅色霧氣,朝着楚帝席捲過去。

轉瞬。

紅色霧氣發出一道道咆哮聲,好似其中藏有一隻荒古凶獸,在這一刻徹底覺醒了一般。

血谷強者身影出現在血霧之上,腳尖輕點,整個人看上去非常飄逸。

「楚帝,交出你的血脈,老夫可以留你一命。」

楚帝看了眼血谷強者,「這裏風大,你說什麼,再給朕說一變。」

血谷強者臉色變得極其難看,剛欲開口,卻發現四周的空間開始扭曲,一寸寸塌陷湮滅下去。

與此同時。

銀光閃爍,好似流星劃過。

下一刻。

一道頭顱凌空落下,血谷強者身影被切割成殘渣。

楚帝隨手一揮,籠罩在四周的血霧瞬間蕩然無存。

又秒殺了。

靜。

死一般的安靜。

這一幕,眾人只感覺頭皮發麻,肝膽欲碎。

楚帝強大的讓他們有些絕望。

這一刻。

他們只想離去,儘快把楚帝成長起來的消息送回去。

因為如此他們隕落於此,消息無法傳回,他們所在的勢力一樣會小覷楚帝。

要是如此,就大錯特錯了。

任何人可以小覷之,唯獨楚帝不可。

念及此。

眾人一鬨而散,踏空暴掠,瘋狂朝着天際遠遁過去。

他們離開的速度,快的令人髮指,見狀,楚帝並沒有前去追擊。

一時間。

場中就剩下帝瑤,天影,和冰族冷九陰三人。

楚帝目光落在三女身上,面露疑惑之色,她們沒有離開,只打算和自己硬剛到底?

冷九陰移步上前,欠身一揖,「楚帝,我等並沒有惡意,此前在帝寒宮,我們之間的確有些誤會,但這一次前來並沒有打算向楚帝出手,而是有事相求。」

聞聲。

楚帝臉色微微一變,原來三人是有求於自己,「朕有事情要處理,你們還是離開吧。」

她們有事相求,自己要是直接答應,那多沒面子。

再說,封禪之地一行,已經過去了些時日,也該回去了。

冷九**:「我們可以等,還望楚帝一定出手相助。」

楚帝沒有理會冷九陰,移步朝着帝瑤走了過去,後者道:「回草廬。」

聲音落下。

她身影化為一縷精芒,消失在無邊天際。

天影看了眼楚帝,「你很特別。」

看着天影離開的背影,楚帝一臉茫然,「朕特別?他是說朕的帥?」

接着。

他踏空前行,朝着天影追了過去,其後,冷九陰三人緊隨,很顯然,她們沒有放棄。

………..

虛無之地。

草廬。

帝瑤端坐在石案前,見楚帝身影出現,柔荑輕抬,「坐下吧。」

楚帝緩緩落座,看着眼前帝瑤,後者輕聲道:「封禪石拿到了。」

說着。

她將一杯茶遞到楚帝面前,接過茶杯,楚帝輕抿一口,「拿到了。」

帝瑤淡然一笑,「果然只有你可以把它帶走,現在可以交給我了?」

楚帝屈指一彈,直接將封禪石交給帝瑤。

這時。

帝道神獸連忙道:「主人,你怎麼能把封禪石給這女人?」

楚帝道:「朕進入封禪之地,就是因為答應她取出封禪石,人無信不立,何況是朕。」

帝道神獸沉默了。

少頃。

它再次開口,聲音中充滿了震驚,「輪迴之體,主人,這女人不簡單,你盡量和她接下善緣,日後對主人很有幫助。」

楚帝道:「朕一直就是這麼做的。」

帝道神獸眨了眨眼睛,「先前是吾唐突了,告辭!」

說完。

它直接陷入沉默。

這時。

帝瑤沉聲道:「這麼直接就把封禪石給我了,你難道不想要點好處?」

楚帝淡然道:「答應過你,現在只是履行承諾而已,再說,朕在封禪之地得到的好處已經很多了。」

「做人不能太貪婪。」

聽到這話,帝瑤臉色微微一變,靈眸深處一抹讚許之光劃過。

楚帝耳畔魔帝的聲音傳來,「我信你個鬼,你小子最壞了。」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悄悄藏不住最新章節、悄悄藏不住洛陽bibi、悄悄藏不住全文閱讀、悄悄藏不住txt下載、悄悄藏不住免費閱讀、悄悄藏不住洛陽bibi

洛陽bibi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趁情敵失憶、我好窮,我裝的、不當你閨蜜、穿成偏執女配、悄悄藏不住、

。 「住手,小賊安敢!」

一道更渺茫更幽遠的聲音響起,浩德宗的弟子都抬頭望去。

「看到了嗎?大長老!大長老居然出現了。」

「看來來的人不是一般的棘手呀,居然讓大長老都出動了!」

「天哪,我已經有幾十年沒有見過大長老了吧,這麼久,大長老還是那麼威武雄壯!」

「大長老,大長老!」南宮長老也涕泗橫流,滿心歡喜地叫着喚著大長老。

無他,大長老的出現毫無疑問是救了他的小命啊。

全場也只有兩個人最淡定,一個是黑塔,他為了證明自己擁有能夠追隨洛神的武力,正在瘋狂地證明自己,追着南宮長老狂打。

而黑炭,他還縮在角落裏,又激動又害怕。

激動黑塔居然這麼牛,害怕待會黑塔被揍,還得牽連他。

「小賊!我都站你面前了,還不快快住手!」

黑塔:……

不為所動!!

「小賊,冥頑不靈……」大長老少說有五十多歲了,已經被歲月錘鍊的比較有氣度,可是黑塔的行為還是氣到他了。

他這麼個大人站在這個賊人面前,賊人居然敢,視而不見!

「看我的黃泉掌!」

大長老雙目一利,眼中射出強烈的光芒來。

他大手五指揸開,幻化成一個巨大的五指虛影,朝黑塔的天靈蓋壓來,以他的力道,他是想當場把黑塔碾成齏粉。

誰知,黑塔居然連頭都沒有回,而是一鼓作氣地右手朝後揮了一拳,左手朝前一抓。

南宮長老一個不小心,被黑塔給抓住了。

「放開我!!」南宮長老表情扭曲,目眥欲裂。

黑塔鐵憨憨的面容沉靜冷肅,那一刻,彷彿有什麼神聖的光芒從他這平靜的容顏上散發出來,格外誘人……

「讓我再打一拳,我就放過你。」

他很認真地說。

有點接受不了自己之前打了一拳,南宮長老卻毫髮無損的事實。

南宮長老分外驚恐,「你想幹什麼,你想把我打成粉末?」接着,他又越過黑塔偉岸的肩膀,看向了他身後的大長老,「大長老,你快點救救我,這個人,這個人他有病呀!」

誰知大長老臉色連連變化,一會兒臉色青,一會兒臉色紫。

當南宮長老希冀的目光落在他身上的時候,他真的想痛吼一聲。

剛才那一拳,他的手臂已經斷了,已經斷了啊!

真不知道這是從哪裏來的狠人,自己跟他完全不是一個段位的。

甚至他的實力要比目前他所知道的長老,不,應該說,甚至比掌門的力量都要強大。

這個小小的岳陽城什麼時候出現了這麼牛逼的人物,按理說他應該早早就知道呀,像這種人是不能惹的,因為能培養出這種牛人的宗門,一定是實力強勁,讓人聞風喪膽的宗門,惹不起,根本惹不起。

「敢問閣下到底是何方人士,何門何派,報上名來。」

此時此刻,大長老難免有些咬牙切齒。

黑塔一手像老鷹抓小雞一樣,提着南宮長老的衣襟,一面回答大長老的問題。 心魔什麼的就不說了,那至少一輩子都別想更進一步了。

甚至還會跌境。

這沒有什麼玄乎的,會出現這種現象有兩點,其一,文明覺悟本來就是真理,文字是有力量的,這十二字心法,某種程度上就是大道的一種顯現。

如果你不接受這套理論還好,你既然接受了,有加入了天下為公的社會。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