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司徒清和的真實想法,可一張嘴說出來的卻是:“謝謝啊!就是這雕簪子的師傅是不是太會糟蹋好東西了?你不會是被騙了吧?哪裏買的?好好的碧玉給毀了啊!”

司徒清和傲嬌的不承認自己心裏還是有暖流注入的。故意岔開話題說簪子的問題,反正說的也是事實!

曲昊的臉刷的就紅了。磨磨唧唧的好一陣,才低着頭:“是我雕刻的,第一次雕,手藝不好,回去會好好練習的。你放心我好玉石可多了,不怕浪費!”

司徒清和默了,這孩子這麼白,是怎麼在曲家活下來的?

曲家可是比司徒府更惡的兇殘之地啊!

這孩子太純良了,司徒清和到了嘴邊打擊的話都不好意思說出來了!

兩人相對沉默了,曲昊是不知道說什麼來挽救自己的形象啊。明顯的司徒清和是嫌棄他手藝呢。

司徒清和是不知道這孩子來幹嘛的,都進來了還不說重點啊,難道真是給自己送簪子的?

那你媽也別送個她不能帶的啊!

各有心思,相對沉默。

良久之後,曲昊這才扭捏的開口了!

“你別難過啊,你應該爲你娘開心纔是,你娘其實很不容易的。你要相信你娘就算是嫁人了,也會對你和你哥好的!”曲昊想着,都進來了,該安慰的話還是都說了吧,說完他好趕緊的走啊。

拿不出的爛手藝,今日丟人丟大發了啊!

司徒清和:她什麼時候表現出爲難了?她什麼因爲林氏出嫁而委屈了?這孩子腦抽了吧?可心裏那暖暖的感覺是怎麼回事?

心裏有些急躁,司徒清和想爆吼來發泄一下心裏的燥熱之感。

曲昊繼續說:“君天是個挺不錯的男人。有責任心,還很有本事,你不知道我小時候好幾次差點兒被人算計死,我母親雖然是公主,可也不見得就能保全我,是君天看不過眼,給了我幾個人使喚,否則我可能早就死了。這樣的男人一定會對你娘好的!”

司徒清和:你的救命恩人,你自然是看着千般好,萬般好了。不過這小子還是有福氣的,沒遇上君天也不可能活到現在。

哎,同是天涯淪落人啊。

咦?怎麼覺得和這臭小子之間好似親近了一些呢?

奇怪,這到底是怎麼了?難道孤男寡女的環境,真的能昇華感情?

司徒清和表示不理解啊!

“那個,我知道是我誤會了你,你其實不喜歡我的。可我覺得咱倆以後真的能在一起也挺好的,我們有一樣的能力,能說到一起,我雖然還沒建功立業,可我一定會給你掙回來榮譽的。還有,還有,我覺得我們倆是最能理解彼此的人了!”曲昊這次改推薦他自己了!

司徒清和雖然沉着臉,可心裏沸騰起來了!

口乾舌燥,口乾舌燥啊。

燈光下的曲昊,臉色緋紅,怎麼看怎麼誘人啊,再加上這小子說話那個實誠啊,都不帶思考的,怎麼想的就怎麼說啊。

末日裏遇上一個滿嘴實話的人是多難的的恩賜啊!

咳咳,好吧,她不該激動,這裏不是末日,這裏是大齊。可就目前爲止,除了她哥對她實誠之外,曲昊是第一個對她實誠的外人了!

曲昊說完就站了起來!

“那個,你趕緊休息吧,我回去了,下次來看你!”曲昊說完就走,同手同腳的,看着呆萌呆萌的。

司徒清和站了起來,啥話都沒說,再說的話,這孩子只怕要撞門框上了,有這麼僵硬嗎?

難道她是吃人的猛獸?

等等,這孩子剛纔說什麼?說下次還來?

司徒清和黑線,他們就不能白天見面嗎?這睡到中途醒來的滋味兒可不好受啊!

她不是末日女大拿了,她只想好吃好睡活到老啊!

“你還打算半夜三更的來啊?”司徒清和忍了又忍的,還是想好好睡覺到天明,故此開口了!

把走的好好的曲昊嚇的腿腳一軟,腳下一個踉蹌,差點兒摔個大馬趴啊!

曲昊幽怨的小眼神看着司徒清和!

“你不是不樂意見我嗎?那我不來找你,你到時候把我忘了咋辦?”曲昊說完再也不說什麼就飛奔出去了,還踩壞了司徒清和的幾株藥材。

司徒清和:就你那異能者的身份,我都忘不了你,這孩子腦子是有坑嗎?

好累啊,司徒清和打了個哈欠轉身上牀睡覺,手裏卻緊緊的捏着那碧玉簪!

而曲昊回去之後,臉熱的能煎雞蛋了。興奮的睡不着了,激動的親自去了自己的小庫房,捏碎了鎖,拿出來好幾塊玉石原料準備雕簪子呢。

故此,二天一早,司徒清和清醒之前,翻了個身,壓斷了手裏的碧玉簪,那清脆的響聲讓司徒清和一個激靈坐了起來,隨後很是懊惱的看着手中斷成兩截的簪子!

“怎麼辦?曲昊看見了會不會哭?”司徒清和覺得太對不起曲昊了。兩輩子加起來第一次收到這麼誠心的禮物,還是外人給的,司徒清和自己也心疼的不要不要的。

門外面的丫鬟婆子聽到司徒清和的動靜兒準備進來了,司徒清和利索的下牀把斷成兩截的簪子放回了那紫檀木盒子,隨手放在了梳妝檯上面!

近身伺候的下人看見那盒子眼珠子就收縮了。

這屋子裏的東西都是她們親手擺置的,多吃一樣來,那多明顯啊!

在看看桌子上那明顯是兩個茶杯……

咳咳,什麼都沒看見,什麼都沒發現,她們是瞎子,她們心也盲啊!

司徒清和看丫鬟婆子們都不問那盒子的事情,不滿意了。

你們不問,我怎麼打開給你們看?你給你們看,你們怎麼提議說修修那簪子呢?

司徒清和彆扭的等着別人來問,好推動修好簪子這件事情,可丫鬟婆子嚇壞了啊!

小姐還沒出閣呢,這就有人半夜摸進來了,這事情要是隨意的傳揚出去,她們指定會被林氏給打死的!

敢說嗎?看見也要裝作啥都沒看見啊!

故此,司徒清和彆扭的情緒沒能得到安慰啊!

心想事成什麼的,簡直就是神話,對她司徒清和不適用啊!

最終等到梳洗打扮好,早餐都上了桌子之後,司徒清和額角的“”徹底的碎成了渣渣!

“你們都眼瞎嗎?看不見我梳妝檯上的紫檀木盒子嗎?你們都不知道問問的?你們心裏可還有這個主子嗎?”修簪子心切的司徒清和暴怒了!

這羣人忒沒眼色了,做下人的,最重要的是能看得懂主子的臉色。別什麼事情都讓當主子的直白的說出來,像這種事情,她也不好意思自己說出來的好伐!

丫鬟婆子們瑟瑟發抖跪倒一片——

什麼情況?司徒清和感覺自己是欺壓百姓的地主老財一樣,這感覺特麼不爽了!

土老財眨巴一下雙目,決定不欺負這羣土鱉了,明顯的精神層次和她不在一個高度,等着土鱉明白她的心思,那還不如洗洗趕緊睡來的快捷!

“風荷,你去把那盒子拿去金樓,找他們最好的工匠給我修好了拿回來了,今天修不好你就別回來了!”司徒清和斜眼看着跪的離自己最近的一個小丫鬟交代道!

名叫風荷的小丫鬟頓時磕頭如搗蒜啊。

誰知道昨天晚上是誰摸進了小姐的閨房啊,那盒子裏的東西指定是昨夜的宵小留下來的,看小姐這個的緊張,那她風荷今日去修了簪子,等林氏回來,她絕壁被分分鐘打死啊!

風荷腦袋都磕出血了,司徒清和眼角抽抽!

“不就是去修個簪子嗎?風荷你不樂意去小姐我可以找別人不是嗎?你犯得着磕死你自己?”司徒清和是真心想不通這小丫鬟現在想什麼呢!

這羣人以前看着也挺老實本分的,怎麼今天就狀況百出?顯示不明白她的意思,不給她臺階,現在又忤逆她的決定?

跪在司徒清和身後的馮婆子看了看自家小姐後背,琢磨了一番,這纔開口說道!

“敢問小姐,昨夜可是有人來找小姐了?”馮婆子豁出去了,小姐這樣子怎麼看都不明白昨夜私會別人是不對的,她就是死了也該讓小姐明白什麼是大家閨秀的教養!

司徒清和轉身看着馮婆子,爽快的點頭!

昨夜害怕下人看見,可不代表她是怕人知道她半夜私會外男的。昨夜那般小心只是下意識的反應,現在想想她都覺得丟人!

有什麼可見不得人的?再說了,那人還是曲昊,這林府的人從上到下的,司徒清和明白,都挺喜歡曲昊的,下人們甚至還祈禱她能嫁給曲昊的!

馮婆子好懸一口血沒噴出去,小姐還真夠理直氣壯的,半點兒心虛都沒有啊!

“那個,小姐啊,您雖然還沒成年,可也是女子,不管昨夜來的人是誰,您都不該和那人見面的。更何況您還收了那人的東西,小姐啊,奴才問一句,昨夜來的可是一位公子?”馮婆子這話說的又快又急的,心裏還爲曲昊不值得啊。

多好的曲公子啊,長公主教養的也好,怎麼自家小姐就看不上眼呢?

司徒清和心裏更疑惑了,這都是什麼和什麼啊,司徒清和明白了,今日下人們反常是早就知道昨夜有人來了!

本來嘛,都是一個院子住的,這些身邊人怎麼可能看不出來異常?那紫檀木盒子就很能說明問題,她的東西都是用黃梨木盒子裝的,她聞不慣紫檀木的味道啊!

這羣下人是知道也明白,可就是跟她穿着明白裝糊塗呢!

可現在看馮婆子的反應,下人們是關心她纔會如此的。

司徒清和腦子裏那些被深埋起來的規矩禮法一下子從腦子裏鑽出來了!

司徒清和“啊”的一聲,隨後不好意思的開口:“你們都起來吧,是我沒想到男女七歲不同席的問題,我昨夜也是睡迷糊了,曲昊那貨來找我,我就迷迷糊糊的讓他進來了,你們放心,以後不會讓他晚上來了!”

司徒清和心虛極了。這種事情恰巧是第一次遇上,一下子也給她敲響了警鐘。

司徒清和也沒打算這輩子在大齊完全用末日的規則去活着,更不想改變這裏的制度禮教。她剛搬出來司徒府的時候,也心裏發誓自己要多加註意禮教的問題,不能讓別人拿她這方面的短處!

可好日子過的太久了,她就萬事隨心了,把這些對於女子來說重中之重的禮教規矩給忘在腦袋後面了!

好懸,今日林氏不在啊,否則,她準沒好果子吃!

司徒清和趕緊的讓下人起來。

之前下人的臉是苦哈哈的,現在下人的臉是喜滋滋的,原因是昨夜那登徒子是曲公子啊!

艾瑪,小姐也後悶騷的。嘴巴上說的不考慮婚事,大半夜的都和曲公子幽會了!

這是好事情,咳咳,只要是曲公子,再來幾次也成啊,她們一定會幫着司徒清和瞞着林氏的。

畢竟這種事情,只要司徒清和院子裏的人都閉緊了嘴,那別人想知道也不容易啊!

司徒清和正思考着要怎麼樣讓這羣下人把這事情瞞住,不許告訴給臨時知道呢。

馮婆子就笑眯眯的開口了!

“小姐,不是奴才說您,您雖然年紀小,可是遇上好男人那也要該出手時就出手啊。曲公子是個不錯的,長公主也是個和善的。再加上您對曲公子的救命之恩,您嫁給曲公子,那日子絕對過的舒心。您放心,這感情都是慢慢培養出來的。您只要多和曲公子接觸幾次,這感情自然會有的,您可別信那話本子上寫的什麼一見鍾情的玩意兒,人和人過日子,最主要的是看性格合不合得來。”馮婆子這一通過來人的言辭,把司徒清和噎得半晌沒說話。

感情以後曲昊再來,你們還給打掩護怎麼滴?這是就怕你家小姐以後沒人要了是吧?

司徒清和也沒反駁,只是交代這事情不許外傳,讓她們都埋在心底。

下人們剛纔還驚嚇不已呢,這會兒一個個拍着胸脯的保證一定瞞着此時,以後也瞞着兩人幽會的事情!

司徒清和:曲昊啊曲昊,你賺大發了,你還能征服老孃,你就先征服了老孃身邊的人啊!你這曲線救國的決策簡直太成功了!

吐糟完,司徒清和扔給風荷一盒子癒合傷口的藥膏,就看着風荷抱着紫檀木盒子歡天喜地的跑出去了!

司徒清和想着那盒子心裏還很可惜呢,第一次收到這麼有誠意的禮物,就這麼懷裏真可惜啊!

司徒清和還在琢磨,她是不是該禮尚往來?要送曲昊什麼東西好?

司徒清和這邊已經搞定了一切隱患,而長公主府那邊,曲昊看了看手裏雕刻出來的簪子,比昨夜送給司徒清和的好一些,至少這簪子能看出來雕刻的是一朵花,至於是什麼花還真看不出來,抽象的很!

可曲昊滿意極了,找了個小盒子裝好新出品的簪子。曲昊叫門外面敏燭進來!

敏燭哭喪着一張臉,伺候曲昊洗漱完了,看自家主子吃完早飯就躺書房的小牀上休息去了,敏燭這才鬆了口氣啊!

小心翼翼的關上了門,敏燭就衝到了後院去了!

奇了怪了,這昨天晚上的護衛都吃屎去了嗎?怎麼他家主子的小庫房就被盜了呢?

雖然啥東西都沒丟,可這鎖子都壞了,可見這是公主府的護衛不盡心啊!

敏燭在公主府的權柄還挺大。好歹也是公主府管家魏公公的乾兒子不是?

那絕對奴才中的第二把交椅了!

未來的大總管是也。

敏燭這邊發怒要找到撬了他家主子小庫房的小賊,那一定會掘地三尺的。

這動靜兒不一會兒就鬧大了。

曲昊一夜沒睡,手藝有所精進,放鬆了精神,那睡的叫一個昏天黑地的。

可長公主卻起了個大早啊。看見府裏下人戰戰兢兢的,就把大總管魏公公和敏燭都找去了!

敏燭磕了個頭,把自己一早上發現的問題告訴給當家公主了。

艾瑪,曲昊在公主府好幾個庫房呢。分門別類的存放着各種好東西呢!

可這小庫房是其中最小的,裏面的東西卻是曲昊最喜歡的。有些東西不一定值錢,可絕對的是曲昊的心頭好啊!

好懸沒丟東西,可就算是啥都沒丟,這問題也大了去了!

長公主也覺得這問題絕對不能姑息,昨夜當值的護衛都打了板子,府裏的各個管事也都捱了訓斥,可查到了晚飯時分,這小賊還是沒找出來。

曲昊睡了一覺睡的可美了。看了看天色,中午都過去了,肚子也惡的厲害,再加上早飯和午飯都沒陪母親一起吃,這晚飯自然要去盡孝的。

飯桌上,長公主的臉色不是很好,爲找不出來的那個小賊煩心的!

曲昊看的納悶的很,母親這是怎麼了?

當長公主告訴曲昊,他的小庫房可能招賊了的時候,曲昊的臉刷的就紅了!

長公主一看,這裏面有貓膩啊,就把奴才都打發出去,還把堂屋的們給關起來!

“兒子,難道那鎖是你弄壞了的?”長公主雖然心裏不相信自己兒子會幹出來這麼不靠譜的事情,可到底還是好奇的問了一嘴啊!

曲昊點點頭,隨後興奮的看着自家母親說道!

“娘,昨天晚上我去林府了!”曲昊說着還一臉誇我吧誇我吧的表情!

長公主的臉瞬間從好奇變成了驚恐!

“你這孩子,你就算喜歡人家姑娘,你也不能這麼做啊。女孩子的名譽那是何等的重要啊,這要是傳出去了,清和那孩子可怎麼活啊!”長公主這是真急了。

作爲女人,她當年要不是和曲尚楠婚前失儀了,也不至於在曲家擡不起頭,一直被曲家人羞辱啊。

作爲女人,她都和離了,自然不樂意自己喜歡的女娃娃也如她一樣的不幸福啊!

曲昊的臉也白了,興奮沒了,只剩下緊張了!

“娘,沒人看見,真的,都三更天了。清和院子裏的人都睡了,我就和她說了幾句話,沒其他的,我就送給她一個簪子就回來了!”曲昊急切不可耐的說完,隨後眨巴着鳳眼詢問,這樣也會出事嗎?

長公主聞言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快嚇死了,好歹這倆孩子還知道隱蔽啊!

“以後可不敢半夜三更的往人家閨房跑了。你這行爲可不夠君子!”長公主希望兒子和司徒清和能成親,可不希望這過程這般的齷齪。就算是自己兒子也不希望因爲自己兒子的莽撞而讓好端端的姑娘蒙受一些不必要的委屈!

曲昊沉默:司徒清和其實挺樂意他去的,他看到了!

得,這孩子又來了。一遇上司徒清和這眼珠子就不給力了。你是從哪裏看出來司徒清和挺樂意你半夜三更去爬牀的?

咳咳,不是爬牀,是半夜去敲門的?

看兒子沉默不說話的樣子,顯然是不服氣了!

長公主好懸沒一口氣厥過去。兒子的聰明才智怎麼就不能在感情路上體現體現呢?

兒子啊,你給司徒清和的都是蠢萌的樣子,人家姑娘會覺得你這男人不靠譜,怎麼可能看上你啊!

女人嫁人不只是爲了情愛的,都是要找個依靠的。

長公主這心裏話還不敢說,怕打擊自己兒子的積極性,只能側面迂迴!

“兒子,追求姑娘呢也是要講究方式方法的。你想啊,這世界上是沒有不透風的牆的,你們昨天恰好是沒有人撞見,可是萬一有人撞見了呢?別人不會說你什麼的,可是別人會背後說清和那丫頭不檢點的。你可別忘記了,清和的娘,當初被司徒府的人算計,那名聲可不就是被毀了?就算大家都知道林氏是受害者,可還是看不起林氏不是?難道你想清和也落得個她娘這樣的下場?”長公主徐徐善誘。

自己的兒子可不能走岔路了,否則就不是結緣而是結怨了!

曲昊皺眉想了想,認真的點頭,拍着胸脯保證自己以後半夜不去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