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世界上所有的祕密行動組的行動準則。屬於絕對的軍事化運作,芬奇參加過戰爭,所以對這一套十分熟悉。

而這個盒子,隼有份參與制作,所以十分清楚它的用途。

這是一個信號射器,類似於激光引導裝置,不過它卻不是激光引導,而是一種穿透力極強的信號射機,所有的戰術和戰略導彈武器,只要和信號進行過配對,都能夠準確無誤地擊中射器所在的目標。

芬奇將迷彩盒子放在模塊空艙的金屬板上,盒子嗒一聲緊緊吸附在上面,就像磁石吸住鐵塊一般。

“我相信我們的行動計劃已經泡湯了,至於什麼地方出了問題,我暫時沒找出來,不過也沒有時間去找了。”

安放後盒子後,芬奇打開盒子上蓋,露出裏面的觸摸式鍵盤,手指在鍵盤上飛快地按下不同的字母和數字。

隨着操作的不斷進行,上面的一塊液晶屏上開始出現啓動程序,顯示狀態正常。

“各位,我沒時間進行太多的解釋,鑑於目前我們所處的情況,我決定啓動計劃。”他沉穩地低聲說道。

“計劃?”尼奧問:“博士,什麼是計劃?”

迷糊新娘:俘虜黑道冷情人 “這個……”芬奇繼續操作,並沒有回頭向這個哈布斯家族的未來繼承人解釋的意思,“我想還是讓隼替我解釋一下,現在我恐怕很忙。”

“什麼是計劃!胖子!”蘭斯特洛不等尼奧再次開口,第一個追問道。

“計劃是一個備用計劃,也叫做沉舟計劃。”胖宅男抹了一把溼漉漉的臉,也不知道臉上的到底是海水還是汗水,“它是一個在不可選擇時候選用的計劃。本來我們的任務是要進入水母基地內部,等龍雲和海恩斯完成交易後,他們應該會下潛到亞特蘭蒂斯城所在的位置,等水母基地和古城接駁之後,我們會通過這個信號盒子引導停放在查戈斯羣島美軍基地碼頭附近的美軍俄亥俄級核潛艇,讓它將我們改裝過的12枚戰略核導彈射出來……”

“你的意思是,這次俄亥俄級核潛艇來這裏的原因是要炸沉整個水母基地和亞特蘭蒂斯古國?”格格似乎聽出了道道。

“沒錯,那12枚戰略核導彈不是普通的核導彈,準確來說,應該叫做核魚雷,採用最新新的彈頭泡技術,比俄羅斯的暴風雪魚類更快,度能夠達到2oo米每秒,重量達到4噸每枚,挾帶重達一噸的單枚核彈頭,這東西經過了我們後勤部技術人員改裝過的,屬於鍊金彈頭,能夠追隨着盒子的訊號一直潛入海底,最高的深度能夠下潛一萬三千米,遠遠過了查戈斯海溝的深度……”

“我知道了,你的意思是,現在博士是要讓我們和這裏同歸於盡了?”蘭斯特洛的臉變得有些扭曲,聲音中略帶顫抖,“這是打算一起死的做法!媽的!你們瘋了嗎?難道就在這裏等死!?”

“沒錯!”芬奇忽然回頭了,“是同歸於盡的做法。如果你有什麼意見,可以告訴我,如果你有更好的辦法,也可以告訴我。不然,請你閉上你的嘴!落入海恩斯的手中,你認爲他會跟你說什麼日內瓦條約,讓後客客氣氣讓你做戰俘嗎?蘭斯特洛,我是經歷過戰爭的人,在那場戰爭中,無論是光復會還是長老會,見到對方的結局都只有一個,要麼殺死對方,要麼被對方殺死,從來沒有什麼兩敗俱傷的說法,即便重傷也要用最後的力量動淨化,尤其對於你們這些純血種來說,就算敵人不殺死你,你也要選擇自盡!這就是爲什麼這麼多年來,沒有一個莫里亞純血種活着落入光復會的手裏,甚至連屍體都沒有!”

“淨化”是一個莫里亞天賦,專門用於自盡。死前動這個天賦,在生命逝去的同時能夠釋放出相當於一噸炸藥爆炸產生的能量和衝擊,不光是屍體,如果敵人不慎,來不及逃脫,也同樣會喪命,完全是同歸於盡的手段。

蘭斯特洛臉色變得慘白,顯然他無法反駁芬奇的話。



盒子的液晶屏幕上,三個細小的指示燈亮起,一綠兩紅。

芬奇停下了在鍵盤上翻飛的手指,在空氣中活動了一下關節,出噼裏啪啦的聲音。

“我想,現在應該可以開始了。” “我反對這麼做!”蘭斯特洛幾近崩潰地大吼着,撲了上來,“也許我們還有別的辦法!”

芬奇一把將蘭斯特洛的脖子卡住,像掐住一隻小雞一樣輕鬆。

蘭斯特洛的白眼頓時翻了起來,喉嚨中呃呃作響。

薑是老的辣,這裏的人幾乎從未見過芬奇親自出手,不過現在看來,當年二戰中的祕密獵殺小組指揮官果然不同凡響。

“尼奧,看住你的人!”芬奇用力將蘭斯特洛推開,鄙夷道:“不要動不動就在這裏哭喪着臉,你是獵魔騎士,不是還在貴族學校了看着漫畫就以爲天下無敵,遇到點事就哭哭啼啼的中二生了,另外,讓我這個過來人告訴你一件事如果在戰鬥中你不能殺死自己的敵人,那麼最好的辦法就是和他一起去死!”

所有人都沉默,誰的表面上都很平靜,但是誰的心中都不平靜。慨然赴死,並不容易。

“各位,很榮幸和你們一起共事,雖然我們這次的行動很失敗,也許是什麼地方出了問題,不過沒有更好的選擇下,我只能使用計劃,否則情況如果變糟糕,我們也許連實施計劃的機會都沒有了。”

芬奇看着浮在水面上的衆人。

模塊艙中的水位還在不斷增加,起初離頂部還有兩米的高度,現在也只剩下一米了,迷彩盒子已經能一般半被浸在水中。

“當我出指令後,12枚核彈魚雷會在幾分鐘後擊中水母基地,每一顆核彈都經過特殊的改裝,雖然這個基地很強大,但是隻要集中集中同一個區域,只要破開一個洞口,我們就成功了。空間壓縮技術固然能十分先進,但是同時也十分可怕,如果一旦壓縮空間的容器出現創口,那麼將會導致整個空間失衡,等同於一個被戳破的氣球,會產生極其恐怖的爆炸。”

他回到訊號盒子旁,按下通訊鍵。

大學五年級 “萊娜,我要求啓動計劃,你準備接受訊號,讓特洛伊做好準備。”芬奇說。

“什麼?”萊娜顯然大吃一驚,“你們不是成功着6了嗎?”

在她看來,最後收到行動小組通訊信號的時候,他們已經準確降落在了水母基地的頂部,後來信號消失,萊娜知道那是小組進入了內部的跡象。因爲水母基地的特殊設計,一般的訊號很難穿透,沒想到纔過去了一會兒,就迎來了任務已經失敗的消息。

“博士,還有另外的辦法嗎?”

作爲席的聯絡指揮官,她很清楚一旦實施這個計劃的後果,沒有任何活命的機會,無論是芬奇也好,還是格格也好,所有人都會在覈武器的爆炸中被高溫燒成空氣。

“沒有挽救的辦法了。”芬奇說:“不知道是不是杜卡特提供的資料有問題,我們現在被困住了,連進入下層的鑰匙孔都找不到,顯然有人知道我們要來,爲我們佈置好了陷阱。”

“該死!杜卡特十分鐘前離開了!”萊娜氣得踢翻了一個椅子,“我看那傢伙有些不對勁,我要殺了他!”

“現在說什麼都沒用了。萊娜,如果我們真的死了,你要查清楚原因,這件事恐怕不簡單。”芬奇說:“現在先讓我們來完成剩下的程序,我需要你那邊的確認信號,啓動後,特洛伊會自動入侵俄亥俄潛艇的內部控制程序,將它搭在的核魚雷都射出來。”

“博士,我們難道不應該和美軍溝通一下嗎?他們也知道這些核魚雷是用來做什麼的,只不過是早用和遲用而已。”萊娜說。

“沒時間了,你知道那些官僚的作風,一旦要動用核武器,他們恨不得召開國會討論,等他們決定後,一切都遲了。”芬奇說:“還是我們直接乾的好。”

“好吧……”萊娜的聲音裏,能聽出顫抖,雖然射的指令是芬奇直接輸入,不過這種程序通常爲了保險起見,要經過兩方確認以免誤射,萊娜只是其中一道保險程序,但是畢竟是自己親自參與,將自己這些朝夕相處的朋友們送上黃泉路,換誰都心中不忍。

但她畢竟是受過嚴格訓練而且神經百戰的指揮官,知道在戰場上什麼叫做稍縱即逝的戰機,既然芬奇下了決心,顯然已經沒有退路。



三盞小燈的第二盞亮了。

芬奇從脖子上解下鑰匙,將它插入盒子旁的孔中,一擰,第三盞紅燈開始不斷閃爍。

“好了,啓動特洛伊,開始入侵俄亥俄潛艇!”

芬奇的命令出,這就是戰鬥的指令,特洛伊會在一分鐘內從預先佈置在美軍國防部和軍隊數字指揮系統的後門中入侵,向在水中的俄亥俄級戰略核潛艇送欺騙指令,自動獲得控制權。

芬奇閉上眼,嘴裏喃喃道:“各位,祈禱吧……現在和查戈斯羣島基地的通訊是打開的,你們現在可以將遺言說出來,萊娜會記錄在案。5o秒後俄亥俄潛艇會射核魚雷,十分鐘後魚雷會擊中水母基地,之後如果順利,我們會遭受巨大的和爆炸衝擊,當然,有一條是最慶幸的,那種死法並沒有多少痛苦,幾乎只是一瞬間的事情。”

起初沒有人祈禱,也沒人說話。

不過,十幾秒後,隼第一個開口,叨叨絮絮清點着自己的“遺產”,哪些珍藏版的a給誰,哪些限量版的手辦該給誰,聽得衆人目瞪口呆,在這種死亡籠罩的壓抑氣氛裏多了一絲絲奇妙的滑稽。

“你他媽這是什麼狗屁遺言!”蘭斯特洛突然爆粗,“能不能老子安靜一些!去你那些狗日的珍藏版a,去你那些的限量手辦!”

“我忍你很久了!”一向在嘴仗中不佔優勢的隼這次終於大爆了,平常蘭斯特洛一向對隼冷嘲熱諷已經成爲了習慣,沒料到這次隼會突然暴走,就連蘭斯特洛本人都嚇了一跳。

“你以爲你自己是什麼狗屁純血種就了不起了?滾尼瑪的蛋去!在我眼裏,你就是那種被寵壞的公子哥,在我的眼裏,就連廁所裏的綠頭蒼蠅都活得比你有價值,怕死你就滾回你媽媽的懷裏哭鼻子去,少來這裏給我裝爺們,有種你剛纔別怕成那個熊樣!滾!玩你自己的蛋去!不然我先幹掉你,不用等核彈!”

所有人都被平時溫順的胖宅男暴戾的風格震住了,瞪大了眼睛看着這個傢伙,一時間竟然都忘了是在等死。

第三盞紅燈一直在閃動,出嘟嘟的蜂鳴。

無盡流域 許久,萊娜的聲音再度傳來:“博士……出狀況了!” “shi/t!”隼狠狠拍了一下海水,“薯片妞,我現在真怕你說什麼出狀況了……你只要這麼說,就總沒好事!“

“萊娜,到底出了什麼事。” 此生一齣戲,只為你 芬奇心中暗覺不妙。

“魚雷沒有被髮射出去……”

“什麼?”

“重複一次,魚雷沒有被髮射出去……”萊娜拼命敲打着鍵盤,特洛伊的智能程序被調出界面上,上面顯示着這個人工AI最近的活動軌跡。

綠色的字符不斷跳動,萊娜的眼睛不斷掃過每一行字符。

“怎麼回事……”看了十幾行歷史軌跡,萊娜發現事情並非自己想象中的簡單。

很顯然,特洛伊已經成功入侵了美軍的數字化指揮平臺,在她強大的攻勢面前,防火牆不到一分鐘就形同虛設,然後特洛伊沿着美軍國防部的數字信號開啓了俄亥俄級潛艇的武器操作系統,並且取到了最高權限。

更絕的是,她順手將潛艇的手動控制通道關閉,也就意味着,現在潛在“水母”基地一百二十海里之外,六十米水深之下的那艘核潛艇已經完全落入特洛伊的控制。

可是,她爲什麼沒有執行命令,“水母基地發射核子魚雷?”

這完全超出了萊娜對這個幾乎無敵的智能AI的理解。

“博士,特洛伊已經成功入侵潛艇的武器控制系統,但是她沒有接受指令發射魚雷!”萊娜感到鼻尖上一陣潮溼的感覺,那是一層細密的汗珠。

“我已經重新輸入了執行密碼,你再試試發射!”耳機裏傳來芬奇的聲音,“我們現在已經被水淹沒了,按照這個速度,即便有氧氣,很快我們也會被帶到六百米的極限深度以下被水壓壓死!不要讓我們死得沒價值,無論如何,你都要將核子魚雷發射出去!”

“我已經重複了發射程序不下十次了……”萊娜急得要撞牆,“但是特洛伊就是沒反應!”

萊娜盯着電腦屏幕上一串黃色而且在不斷變化的數字,感覺自己的脊背一點點冷下去。那是芬奇他們身上水深計算的鏈接程序,如今“水母”的深度已經下潛到了五百一十米的深度。

五百一十米,距離最後的安全線還有九十米……

按照目前的下潛速度,五分鐘後,芬奇小組所在的隔艙裏會變成一片血海,鮮血會染紅裏面所有的海水,巨大的水壓能將人直接壓成內出血……

那是一種極其緩慢但是又極其痛苦的死法,超過臨界深度之後,人不會馬上死去,每多下潛一米,隨着承受的壓力逐漸增加,內臟會慢慢被壓破……首先是脆弱的脾臟,然後是肝臟……最後血會充斥着整個肺部,慢慢將生命一點一點地像擠牙膏一樣擠掉。

“該死!”萊娜忽然絕望地從椅子上跳了起來,一把從桌上抄起鍵盤,連接線啪一聲被扯斷……

她瘋了一樣將鍵盤狠狠砸在了液晶屏幕上,直至鍵盤和液晶屏幕全部粉碎……

旁邊幾名負責協助萊娜工作的天幕公司技術員驚愕地看着母獅一樣暴走的萊娜,在他們的眼中,這個極端愛吃薯片的美女上司從來都是淡定自如的,他們也從未見過薯片妞會如此失態。

萊娜砸完鍵盤和屏幕,忽然衝着其他人大吼:“你們呆在這裏幹什麼!腦袋裏都長了草啊!?難道就沒有辦法能夠查出到底哪個環節出了問題嗎?你們都號稱是精英,拿着公司的高薪!怎麼能夠沒有一點作用?難道不感到羞愧嗎?五分鐘後,博士他們也許一個都活不下來,而我們……就像一羣傻/逼一樣坐在這裏什麼都做不了,眼睜睜看着他們死?!”

聯絡室內一片死寂,沒有人回答萊娜,大家甚至都不敢直視自己上司的那雙藍色大眼睛。

對於這些平日裏自詡爲計算機精英的指揮中心技術人員來說,萊娜的話雖然難聽,卻一點沒說錯。

所有人電腦的屏幕上,芬奇小組的下潛深度正在一米接一米地增加,如同死神就在房頂盤旋,隨時可能伸手撈走芬奇小組人員的性命。

“我想……”一名技術人員忽然開口了,他的語氣裏充滿了苦澀,“也許不是我們的執行命令出了差錯……”

“那是什麼地方出了問題……”萊娜突然一個激靈,這名技術人員的話的確提醒了她。也許剛纔自己因爲太着急,所以一下子沒想明白,忽略了一些最基本的東西的存在。

芬奇小組再這麼下去,鐵定會掛掉。萊娜心中有過幻想,在特洛伊執行發射命令的時候,能夠命令特洛伊將魚雷命中的時間間隔錯開,也許第一枚擊中“水母”基地的核魚雷能夠破壞掉芬奇所在的模塊,他們也許會找到機會脫身。

這並非不可能的事情,對於受過嚴苛訓練的行動小組成員和獵魔騎士來說,奇蹟也許會眷顧他們。

“我覺得我們的操作完全沒問題,指揮控制平臺都沒差錯,只是問題不在我們這裏。”他指了指自己屏幕的程序界面,那是特洛伊的編碼形態,在那個藍髮少女的數字形象沒有出現的時候,特洛伊就是這種看起來極其簡單的代碼形式存在於虛擬的網絡世界中。

“我覺得,這次是特洛伊自身存在問題……”他最後終於說出了自己的想法。

特洛伊自身出了問題?一個可怕的想法劃過萊娜的腦海。 鄉村小郎中 之前自己一直不知道自己到底忽略了什麼,不過現在經人一提醒,她終於明白了。

由於自己太過於相信特洛伊這個號稱世界上最厲害而且最獨一無二的人工智能,在自己的心目中,特洛伊絕對不會出錯,因此根本沒往這方面考慮。

沒錯,爲什麼不能是特洛伊出錯了呢?也許只有這樣才能解釋目前的狀況。

“特洛伊的程序我檢查過,沒有問題!”萊娜說。

“沒錯,的確如此,我也檢查過。”那名技術人員皺着眉頭,咬了咬嘴脣,“也許我剛纔表達得還不夠清楚,應該這麼說……”

說到這,他停頓了一下語氣,答案在他的喉嚨裏盤旋,他必須找到一點讓自己質疑權威的勇氣。 “我覺得,是特洛伊不執行命令,不是我們任何一個人的錯!”猶豫了片刻,技術人員終於吐出了自己的想法,也許怕自己表達的還不夠清晰,他又補充了一句,“準確來說,是特洛伊叛變了。”

“特洛伊叛變了”這句話猶如扔進房間裏的一枚重磅炸彈,頓時將所有人都炸懵了。

這也是萊娜心中一直存在而不敢觸碰的疑問,這個想法在一開始的時候,曾經流行一樣劃過她的腦海,但是很快又讓她自己否定掉!

怎麼可能呢?作爲天幕公司最強大的武器,特洛伊怎麼可能叛變?這簡直是匪夷所思,難道她會像那些好萊塢大片中的人工AI一樣,有了自己的意識後想毀滅人類?

可這樣也不對,如果要毀滅人類,直接把美國人的核彈全部射去俄羅斯就行,何必多此一舉來對付織造出自己的主人?

萊娜撲到那名技術員的臺前,在他的電腦上登錄了自己的身份管理ID,然後試圖調取特洛伊的數字3D映像,這是可以和特洛伊麪對面對質的一個最佳途徑。

萊娜在做最後的努力。也許這真的只是某個環節的程序錯誤而已。特洛伊不是沒有出過問題,在“創世紀”組織屬下的黑勇士特種部隊突襲天幕公司總部時,特洛伊就曾經中過招,最後芬奇和萊娜對特洛伊的程序進行過詳盡的檢查,最終得出結論:程序沒問題,只是機房裏的到服務器被人從主板接口上直接導入了病毒,在對方的控制下,這相當於一顆定時炸/彈,只要引爆就能直接重啓服務器,讓防禦網絡出現短暫的無人控制狀態。

如果上次入侵魔方指揮中心的口罩女不光只是植入了一個主板病毒呢?也許,在當初她就植入不止一個病毒,也許她手中掌握的病毒是高人制作,所以逃過了天幕技術部門的事後檢修,而這一次特洛伊像當機一樣對發出的指令毫無反應,或許真的只是對手另一次早已謀劃妥當的入侵行動而已。

無數的窗口被調出到液晶屏幕上,一番努力之後,萊娜發現自己根本無法喚醒特洛伊的3D影像。

“該死!”萊娜扔下鍵盤,衝着耳麥大吼:“特洛伊!你給我出來!”

一連叫了幾次,耳機頻道一片悄無聲息。以往只要一叫特洛伊的名字,那個3D藍髮美少女總會立即出現在身邊。

現在,萊娜不得不面對特洛伊失控的現實。

“馬上關閉特洛伊控制權限,將她的權限降級並且立即下線!”知道了特洛伊的大致問題,萊娜只能破釜沉舟,將特洛伊下線這是一件充滿風險的賭博押注。

特洛伊已經不是簡單的一個電腦程序,不光是最強大的武器,也是天幕公司最強大的防護網,長老會和天幕公司的許多電子文檔都是絕密的,保存在天幕公司魔方的資料室裏,受到特洛伊的嚴密監控和保護。

如果臨時下線特洛伊,還降低她的權限,意味着整個天幕公司的電子保護系統進入暫時的“裸/奔”狀態,那些多年來一直在網絡世界中被特洛伊拒之門外而且居心叵測的黑客們將會想八國聯軍闖入了圓明園一樣,肆無忌憚的偷竊,毫不猶豫地毀壞,後果只能是一場可怕的災難。

但是,這一切在萊娜看來都是值得的,沒有什麼比芬奇小組的人性命更重要!

“快去按照我的命令執行!我要的是馬上!是立即!一切後果由我個人承擔!我們沒時間了!”萊娜此時已經完全不顧及自己精英上級的形象了,如果能夠中止特洛伊的指揮,挽救芬奇小組的命運,哪怕當一回罵街的潑婦又何妨!!

“萊娜指揮官,特洛伊關閉了我們所有進入管理界面的通道,現在她完全自控,不接受我們的管理和指揮。”

“我這裏也是,我嘗試進入檔案管理入口,在繞過武器指揮系統直接登錄總管理端口,還是被她發現了,結果被踢了出來!”另一名技術支援工程師眼中充滿了不可思議的目光,“特洛伊不是在休眠,也不是中毒,她是自己在運作和操控!”

自己運作和操控?這簡直是開宇宙玩笑!萊娜簡直無法相信自己的耳朵,但這不是在做夢,她用力咬破自己的嘴脣,疼痛讓她稍稍冷靜下來。

“馬上接入天網程序,我們在美國的DOD還有SA都有後門,看能不能馬上奪取俄亥俄潛艇的控制權!就算不行,也要將特洛伊的防護攻破,我要調動天網系統在全世界網絡中佈下的木馬程序,儘可能調動更多的肉雞來幫忙攻擊特洛伊!”

“但是……”技術人員感覺這是個瘋狂的舉動,天網在等級上要比特洛伊低一個級別,根本沒達到真正的人工智能檔次,只是類似而已。

用天網系統去攻破特洛伊就像讓一個輕量級拳王去攻擊一個重量級拳王,完全不在一個層次上。

“可是個屁!”萊娜爆粗,“快去執行!我們已經沒時間了!”

萊娜罵完,眼眶微紅,屏幕上,芬奇小組的下潛深度已經去到了五百九十一米。

只有九米的距離,就突破臨界深度,至於芬奇小組,是在六百米的時候被壓死還是六百一十又或者六百二十深度上喪命,她無法準確估算。

萊娜只能將希望寄託在行動人員強悍的體魄上,也許真的能多熬一陣子,也許自己能夠力挽狂瀾,也許天網真的能攻破特洛伊的防禦……

“不行……我這裏被特洛伊攔截……”

“我這裏也是,她在搶奪我的肉雞的控制權!”

“Shi/t!”一名技術人員面前的液晶屏幕一黑,“她直接把我的電腦給黑了!”

一個個不利的消息傳來,萊娜神經繃得像琴絃一樣緊,而腦袋裏卻是一片漿糊……

怎麼辦?萊娜第一次感到絕望的滋味。難道芬奇小組的命運早已無法擺脫? 萊娜這下子才真正明白過來,特洛伊根本不是程序出錯,又或者崩潰了,她正潛伏在網絡的某個地方,掌控着一切。

至少“天網”進攻她的程序本身時,特洛伊做出了反應,而且用強大到無法形容的能力立即將萊娜基於“天網”系統的一次全力攻擊輕而易舉地化解掉。

這麼多年來,特洛伊以其匪夷所思的自我學習來升級自己的系統,如今已經強大到何種地步根本無人知道。

以往都是特洛伊進攻別人,而這一次,她站在了天幕公司的對立面,終於將自己的真正實力實實在在展現在萊娜的面前。

相比之下,“天網”系統根本就不是一個次元裏的東西。“天網”造出來就固定下來,有固定的程式,固定的運算能力和突防能力,但是它卻沒有任何的學習能力。

特洛伊是個人工智能a,雖然在本質意義上,她依舊是一個“程序”,但是已經完全跳出“程序”的範疇,嚴格上講,她基本上和一個人類沒有任何思維上的差異。唯一不同的是,她在程序的內部底層設置了一個限制,那就是必須服從設計者的意志,而且是絕對的、完全的。

如果有人能夠讓特洛伊叛變,萊娜根本無法想象,因爲芬奇就是特洛伊的設計者。

“怎麼會這樣!”萊娜感到自己渾身冷,現在她已經無法聯絡到“水母”基地中的芬奇小組,也無法控制俄亥俄級潛艇上的12枚特製的核子魚雷。

無助……

“萊娜。”

一個熟悉的聲音在薯片妞身後傳來。

萊娜渾身一顫,周圍所有技術人員的目光齊刷刷落在了席聯絡官的身後,彷彿站在萊娜背後的人簡直就是一個鬼魅。

“特洛伊!”

萊娜猛然轉過身,人撲了過去。

藍少女果然就站在她身後兩米多的地方。

萊娜抓了個空,整隻手穿過了特洛伊的身體。

嗯!她這才猛然醒悟,這只是個人工智能a,一個程序,她的形象不過是由一堆o和1組成的編碼經過3d投影器編譯後投射在空氣中的虛擬形象,就像初音未來一樣。

“特洛伊!你爲什麼要這麼做!你到底幹了些什麼!”

特洛伊靜靜看着萊娜,清純漂亮的臉蛋上毫無表情,這是萊娜第一次感覺特洛伊的可怕,從前在自己的眼中,這真的只是一個又美又萌的3d映像,有時候,萊娜甚至被這個形象影響,忘卻了隱藏在背後的巨大能量。

這可是一個隨時能夠挑起世界大戰,隨時能入侵美聯儲,又或者入侵倫敦交易所,可以在一秒鐘之內清空一個國家社保資料的強大到極致的人工a。

一個不祥的念頭如同蓋頂的烏雲一樣掠過萊娜的頭頂,在陰影之下,她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壓力,有一種要窒息過去的感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