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條通道,長有十多米,寬不過三四米,四周用磚石堆徹,因爲和水脈比鄰,所以通道的牆壁上生滿了青苔,地面也是溼漉漉的,還有一片被爆破的亂石,看起來就好像一條廢棄了幾百年的地道。

仔細觀察,陳浩發現,那牆壁上的青苔,也和普通的青苔不同,是青黑色的,顯然在陰煞長年累月的侵襲下,這些青苔發生了變異,成了一種新的類型。

“大家小心,千萬不要觸碰這裏的任何東西。”龍大師提醒了一句。

其實不用他說,薛闖等人基本上都是穿戴完善,包裹的和太空衣一樣,一個個做事更是小心翼翼,生怕被這裏的細菌感染。

“陳大師,我們繼續走吧,這是龍門關,從這裏進去,就應該是外宮了,一般情況,外宮之中都會佈置機關陷阱,嗯,或許,你那黑貓,已經幫我們抵消了陷阱也說不定。”龍大師的語氣意味不明。

陳浩嘴角一抽。

你大爺,哥們對你已經是夠尊敬了啊,你丫怎麼變得這麼毒舌?一而再的詛咒,我家貓吃你家大米了還是喝你家水了,你就這麼不待見?

心中腹誹,陳浩心中對於龍大師的一點好感蕩然無存。

雖然小黑那吃貨哥也看不慣,但它是我家的,我可以說,別人不可以。

婚色盪漾:總裁的天價逃妻 隨後兩人繼續走,來到了通道盡頭。

果然,到了這裏,前面就變得寬闊起來,隱約可見是一個宮殿的外貌。

陳浩心中驚歎,在古代那種科技不發達的情況下,古人居然可以在地下弄出這麼大的工程,這種智慧和能力,令人歎爲觀止。

龍大師環視了一圈,開口道:“只有不到百丈規模,看來這龍穴有異常,墓穴的建造方式也跟着改變,這就麻煩了,墓穴變動,龍寢之地就不好找。”

陳浩道:“找不找的,過了這外宮再說,你說的機關陷阱,似乎並沒有被觸動的樣子,難道是年久失修,已經壞掉了?”

龍大師冷哼道:“除非墓穴毀壞,否則機關都不會失效,嗯,先讓薛經理拉兩條線,照明再看。”

少時,薛闖就帶人拉來線,架起了兩個鐳射燈。

頓時,偌大的外宮,變得明亮無比。

這下子,看到的人都有些驚呆。

這就是一個宮殿,數十根合抱粗的大柱子頂住上空,撐起一片空間。

中間一條白玉走道,直通宮殿大門。左邊是個水池,池中居然種了睡蓮,池水之上,有一條彎曲的走橋。

右邊則是一個廣場,廣場上擺了兩排兵器架,還有幾十個人站立兩側。

不對,幾十個……人!

頓時,看到的人只覺得一股冷氣從腳底板直衝天靈蓋,差點沒嚇尿。

“龍大師,那邊有人。”薛闖驚恐大叫,雙腿發軟。

龍大師沒好氣的道:“看到了,又不是活人,怕什麼。”

不是活人?

薛闖一怔,仔細看去。

果然,這些人身穿盔甲,手持長槍,保持着昂首挺胸的動作,紋絲不動。如果真是活的,這會兒應該有反應纔對。

這是兵馬俑一類的東西。

鬆了一口氣,薛闖有些尷尬了看了看毫無動靜的白茹,防毒面具下的臉頓時紅的跟猴屁股似的。

只是薛闖也看不到,這時候白茹也是俏臉發白,身體瑟瑟發抖。只是她一心都在陳浩身上,等着他幫忙翻身呢,反應過來後,就聽到龍大師說不是活人,這纔沒有受驚。

就算是陳浩,也是嚇出了一身的毛汗。

媽蛋,這假人出現的太出乎意料了,差點讓我都丟了臉。

“陳大師,面前有三條路,就是外宮的機關所在了,根據我師門祕典記載,龍穴外宮,兩死一生,你說,那一條比較安全?”突然,龍大師開口問道。

陳浩一愣,仔細看去。

好像還真是三條路。

一條水中的走橋,一條中間的白玉道,還有那個廣場。

陳浩可不敢瞎說,詢問道:“龍大師,你師門祕典就沒記載走那條路比較安全?”

龍大師道:“這個沒有,祕典記載說,龍穴爲大地氣脈匯聚之地,不可堵絕,所以纔有兩死一生這般佈置,而如何佈置,卻是建墓之人所創,沒有圖紙,就只能硬闖。”

硬闖?

逗我玩呢。

哥們這次來,第一是爲了長見識,積累經驗,第二纔是賺錢。

這明擺着三分之一的機率,和送死有什麼區別?哥纔不幹,大不了這錢不賺了,愛誰誰。

“硬闖不好吧,太危險了。”陳浩搖頭拒絕。

龍大師笑道:“陳大師怕了?”

陳浩撇嘴,說的好像你不怕似的。

“不是怕的問題,既然是機關暗器,那應該找專業人士來解決纔對,硬闖太不理智了。”陳浩反駁。

龍大師道:“沒時間了,要外人破解,不是一天兩天的事,遲恐生變,若有凶煞之物,等它徹底甦醒,那就是大麻煩。這樣吧,我和陳大師一人選擇一條硬闖,你說可好?”

陳浩很想拒絕。只是這話,怎麼也不好意思說出口。

沉吟片刻,陳浩一咬牙,點頭道:“好,龍大師,你選那條?” “我選水道。”龍大師果斷開口。

陳浩看了看三條路,目光閃爍。

三條路,明顯中間的最好走,一條道直通宮殿深處,這貨居然選擇走最狹窄的水池走橋?這是爲什麼?難道龍大師知道那條路安全,卻不打算告訴我?

不能吧,這連凶煞之物都還沒有確定存不存在呢,就先坑隊友,龍大師不應該這麼弱智。

那麼就是龍大師知道一些信息,判斷出水道的安全性最大,所以這才主動霸佔,讓自己去試探另外兩條路。

我靠,還是被坑啊!不行,我要和他……不對,有問題。

這傢伙難不成是故意先選的,然後好引誘我,讓我和他交換?也就是說,水道最不安全,他故意選擇,然後利用我亂猜的思維讓我起疑心。

臥槽,這傢伙看起來也沒有這麼陰險啊?會不會是我想多了?

“陳大師,考慮好了嗎?如果你覺得水道安全,我也可以讓給你。”龍大師笑呵呵的說道,一副好商量的模樣。

陳浩眉頭一揚,心中冷哼,嘴裏說道:“我選擇廣場。”

不管從什麼角度去想,水道都是最不安全的,一旦觸發陷阱,躲都沒處躲。

而廣場就不同,至少面積大,自己目前略微粗通的天罡三步,最適合這樣的環境,哪怕有陷阱,也有躲避的空間。

所以不管龍大師是什麼心思,陳浩決定就按照自己的條件來選擇,不必顧慮其他。

“廣場?陳大師選好了?”龍大師追問,似乎很想換的樣子。

陳浩淡然道:“龍大師還是準備一下吧,我們趕時間呢。”

說完陳浩走向廣場那邊。

白茹下意識的要跟上去,陳浩就開口道:“你先別過來,等我叫你,你再來。”

白茹猶豫了一下,點頭答應。

她現在唯一的信念,就是陳浩說的翻身機會,所以陳浩的話,對她就是聖旨,誰都比不了。

到了廣場邊上,陳浩仔細打量。

整個廣場不算小,寬有十多米,長三十多米的樣子,地面鋪着整齊的石板,兩邊各有一排身穿盔甲,手持刀槍的戰士拱衛,然後就是兩排兵器架。上面刀槍棍棒,十八般兵器,樣樣齊全,只不過沉寂在地下幾百年,又受到煞氣和水汽侵蝕,看起來都腐蝕的厲害。

從表面看,這廣場完全沒啥毛病。

不過古人的智慧是不能小瞧的,越是安全的地方,越有問題。

陳浩平息躁動的心,默默的看了一眼龍大師那邊,頓時發現,龍大師也站在走橋邊,正在看他。

兩人都帶着防毒面具,看不清對方什麼表情,但是兩人心中都知道。

這一次硬闖,就是拿命拼。

龍大師是接受了厚禮,無可拒絕,就算拼命也要完成這一次的任務。

陳浩則是被龍大師所激,畢竟是答應了的生意,人家都不怕,自己若退縮,那這大師之路還沒開始,就要出現一個污點。這是陳浩不允許的。

幾乎是同時,兩人動了。爆發了最快的速度,直接硬闖。

龍大師這邊,走橋彎曲,他只能身影奔走之時,不斷旋轉身體,一邊觀察動靜,一邊掌控方向。

陳浩就乾脆多了,直線奔走,直接衝到最前面。

農門醫香之田園致富 幾個呼吸之間,兩人就進入了各自道路的中間地段。

就在這時,陳浩突然一腳踏下,咔的一聲,整個人都不受控制的往前撲去。

完犢子,廣場是死路啊!

陳浩心中一驚,隨後眉心感應到一種莫名的刺痛,他下意識的一個翻滾。

咻咻!

兩道暗箭帶着強力的呼嘯,從陳浩原本所在的位置衝過,然後釘在了牆面之上。

額的親孃,嚇死爹了!

陳浩只覺心驚肉跳,渾身發軟,**都有些膨脹了。

網游之全能煉金師 不過還不等他鬆口氣,左手撐住的石板又發出咔咔的聲音。

陳浩嘴角一抽,就看到石板緩緩沉了下去。

臥槽尼瑪,又來!沒完沒了是吧。

陳浩面色大變,心中怒罵,不過身體卻不敢遲疑,直接一個賴驢打滾,移開了原地。

只是很快,陳浩就驚呆了。

咔咔的聲音不絕於耳,目光所及之處,一塊塊石板沉了下去。

很顯然,這不是自己觸動,而是觸動了一塊後的連鎖反應。

果然是死路啊!

陳浩心中哀嚎一聲,也顧不得其他了,精神凝聚到了最頂端,身體下意識的按照天罡三步的步伐,在數米之間,輾轉挪移,身影變化莫測。

咻咻!咻咻!咻咻!

暗箭飛射,又快又急。

不過幸好,這暗箭是機關操作,每一次射擊都會傳來一道啓動的響聲,陳浩不懂聽聲辯位,但是天罡三步在聲音響起之時,自然而然的就影響陳浩,讓他被暗箭飛來的身體部位跳動一下,然後天罡步就應動而動。

連續幾次之後,陳浩驚大爲驚喜。

沒想到經歷危險還有好處,居然刺激的身體開始適應天罡步了。

畢竟他完全理解天罡步的精妙和奧義,只是身體太差跟不上反應,哪怕幾天來修煉了數百遍,依然只是入門級。

可是現在,生死危機之下,就好像渾身的肌肉骨骼被激活了一樣,本能的按照天罡步的步法,在感受到機關的動靜之後,自動的組合搭配,然後靈巧的使出,輕鬆的避開。

這一刻,陳浩完全的感受到了天罡散步的精妙和神奇,這種親身體驗和知識傳承是完全不一樣的。

這邊的動靜,嚇了後方觀察的人一跳。

居然真的有機關?幾個原本有心想要在薛闖面前表現一番的人,此刻只覺得幸好沒有魯莽,否則這會兒屍體都千瘡百孔了。

再看看大師,嘖嘖,不愧是大師啊,這難道就是傳說中的輕功?

和陳浩同時出發的龍大師,也在觀察陳浩。

廣場的機關觸動時,他就停下了腳步。而看到陳浩閃避的步法,龍大師隱藏在防毒面具下的臉,也浮現一絲震驚之色。

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

陳浩所走步法暗含天罡鬥術,三三相合,三十六般變化具在其中,變化莫測,這是神通步法啊,就算他存在已經數百年的師門,都沒有這樣的神通傳承,這小子不是一個術士之輩嗎?從哪學的?

正驚奇間,突然心生警兆,龍大師下意識的退後,隨後色變,又往前衝。

但是這時候,原本平靜的水池之中,突然嘩啦啦的,一條條一米來長,嘴中尖牙猙獰的怪魚衝了出來,從兩邊夾擊龍大師。

……

收藏,評價,啦啦啦啦 水道也是陷阱!

感知到圍攻上來的怪魚,龍大師心中一個念頭一閃而過,然後滿臉苦澀。

經驗主義害死人啊。

本以爲水道走橋,窄小不易佈置,沒想到這玄機卻在水中。

不過此時後悔已經來不及了,龍大師一聲輕喝,身影突然騰空而起,然後手腕在腰部一拉。

一道雪白光芒憑空乍現,然後虛空一揮,幾條怪魚頓時一分爲二,血灑滿空。

一招得手,龍大師也沒有遲疑,身影在走橋之上騰躍,手中劍光飛舞,每一次攻擊,都能斬殺一兩條的怪魚。

突然的情況,又嚇了衆人一跳。

感情龍大師也選錯了啊,水中也有陷阱!

此刻,一左一右,一個水中,一個廣場,全部都在各施所能,抵擋陷阱的攻擊。

不過陳浩這邊運氣好,接近十來波的暗箭之後,那咔咔和咻咻的聲音就消失了,留下一個凹凸不平的廣場。

陳浩鬆了一口氣,摸了摸滿頭的汗水,心有餘悸。

真是太幸運了,若不是靈機一動,選擇苦練了兩天天罡步,又在這危機刺激下,激活了天罡步和身體的初步融合,這會兒就該唱涼涼了。

大師不好當啊,這一次算是受到教訓了,等安全離開之後,一定要努力苦修一段時間,把目前掌握的技能全部熟練於心,另外還有準備各種保命之物。再來行走江湖。

有驚無險的度過陷阱,陳浩看向龍大師那邊,頓時有些幸災樂禍。

大爺的,還想坑我,現在把自己也坑了吧,哥們這陷阱好歹是死的,躲避容易,那怪魚一看就很兇殘,一個不小心,丫就完蛋了。

陳浩坐了下來,拿出早先準備的巧克力咀嚼,一邊恢復體力,一邊看熱鬧。

他也不擔心,這龍大師全副武裝,好東西太多了,本身也是有法力修爲,區區怪魚,不在話下。

這樣一個很好的觀察龍大師修爲的機會,陳浩可不想錯過。

在衆人目光之下,龍大師表現的還真是很從容,手中的劍光揮舞,潑水不漏,凡是攻擊的怪魚,不是被橫劈,就是被豎斬,顯然那龍大師不僅身手不凡,手中的武器,更是鋒利無比。

陳浩越看錶情越怪,慢慢的,收起了戲謔的表情,目光也變得認真起來。

從龍大師的身上,陳浩看到了一個真正的大師應該具備的基本素質。

就如現在。

怪魚非妖非怪,明顯是受到龍穴煞氣影響轉化而來,這類東西,用法器傷害極小,只能用物理攻擊。

而龍大師展現出非一般的身手,輕鬆解決,這就是基本素質,能法能物,臨危不亂。

想想剛纔自己的應對,這一比就看出了差距,簡直拿不出手,陳浩感覺臉頰發熱,暗暗爲自己剛纔的嘚瑟而羞愧。

比起真正的大師,自己真的差距太大,更像是一個行走江湖的騙子。

不能驕傲,不能嘚瑟,要低調,要努力,更要學習別人好的一面。

陳浩心中暗暗警告自己。

隨後,陳浩看着龍大師應對怪魚,越發認真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