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陣法極爲艱深,但畢竟出現在網絡遊戲這麼一個開放的地方,無數八卦學究者自然會想法走出這迷宮的法子全文字小說。

畢竟只是遊戲,那走迷宮的法子也不算太難,劍出如風倒也還記得。

左邊走三步,右邊走兩步。

被拉着的慕容天空怒了:“你這是在幹嘛,耍醉拳啊,老子頭都暈了。”

劍出如風擦了把汗,解釋道:“大哥別誤會,這裏是一個陣法,必須要特定的走法才能夠過去。”

“是麼,這麼神奇?”慕容天空撇撇嘴,到底是剛近遊戲,想來劍出如風也不敢耍他,便也不再多言,繼續讓他拉着走。

又一段時間後,劍出如風愕然現,自己好像不認識路了!

到底只是聽別人說過這迷宮的走法,他自己完全沒有自行走過,又隔了這麼久,看來已經記錯了。

總裁,我跟你沒完! 劍出如風擦了把汗,說道:“這個……你先等等,我去天上看看。”

劍出如風說罷,御劍而起,可他顯然低估了這迷宮陣的實力。

隨着他的劍越飛越高,這楓樹也是越長越長,似乎根本就沒有盡頭。

“靠!”劍出如風大罵,卻知道自己已經分不清楚了。

如果這楓樹林迷陣利用御劍飛行就可以輕鬆通過的話,那也就沒有存在的意義了。

畢竟這遊戲最後會展成爲仙俠世界,三年後開啓仙俠世界,飛劍大大普及,不說是達到人手一把,但也絕對不再是稀罕貨sè。

落下地面,忽然大驚叫道:“大哥!”

這麼一轉眼的功夫,居然已經不見了慕容天空的蹤影好看的小說!

正打算打開好友欄問一問,猛然聽到一聲嬌笑聲傳過來。

造夢神曲 劍出如風心下一凜,順着聲音走過去,有些愕然的驚詫於眼前勝景。

一個少女,便那樣輕鬆寫意的半躺半坐在鋪蓋着紅紅楓樹葉的地面上,仰頭望着四周滿山的楓樹,喃喃說道:“當年你說過,希望這一輩子都永遠留在這裏,要與我在這裏結個草廬……”

這樣的自言自語,毫無疑問就是隱藏任務的前奏啊。

劍出如風也先不去管什麼慕容天空了,先要把任務拿下來再說。

連忙走上前兩步,結果反而是那名少女先自轉過頭來,嫣然一笑,說道:“劍出大哥,好久不見,卻居然會來這裏麼?”

劍出如風愕然,已經認出這位姑娘是誰了。

這裏已經是慕容世家的地盤,這位小姐當然毫無疑問便是慕容世家的姑娘。

上一世的美人榜排行第八,以清笑第一的姑娘,慕容倩!

清清一笑,讓劍出如風也是迷失,幸虧是清醒過來。

兩人早在星劍爭奪戰中曾有過接觸,當初是劍出如風以一式星河長空破解了她的斗轉星移,成功闖關。

沒料到兩年後,慕容倩居然還能夠記得到他,該不會她擄走大哥,是趁機就想要報仇麼?

劍出如風乾咳兩聲,說道:“慕容姑娘,怎麼這麼巧又見面了。”

連慕容倩都是笑意一僵,默然半晌後說:“是啊,能夠在慕容世家的地盤上見到我,還真是巧全文字小說。”

劍出如風承認自己有些口不擇言了,乾笑兩聲,說道:“慕容姑娘見笑了,慕容姑娘是就居住在這裏麼?”

他已經看到了,就在邊上不遠處,正是結着一個草廬,或許是慕容倩的居所了。

“正是。”慕容倩回頭掃一眼自己的草廬,微笑着問道,“劍出大哥來此卻爲何事,我以爲是來找我的,可看來好像不是。”

看看這np9g,得有多自戀,似乎她覺得每個來慕容山莊的人都應該是來找她的。

劍出如風咳嗽一聲,說道:“其實自從上次華山一別,對於慕容姑娘確實頗有相念,只是一直不知道慕容山莊所在,此次過來卻是有些意外。”說些欺騙你這種小姑娘的話還不容易啊,哈哈。

慕容倩嘻笑一聲:“油嘴滑舌。”

……

慕容倩道:“既然來了,就請入內喝一杯茶吧。”

劍出如風唯有點頭,眼下慕容天空不見了,信息也沒有迴應,天知道是不是被這個慕容倩給抓起來了。

走進草廬,現裏面比想像中的要大一些,而且配置的也不錯,完全舒適的居住環境,讓人很容易產生一種不想走的感覺。

但但,最讓劍出如風震驚的,還是那掛在牆上的一幅手畫。

畫中是一個撫琴的少年,在他的邊上則是丟着一把劍……

那眉目神情,毫無疑問,竟然同楊思月的那幅屏風畫上的少年就是同一個人!

琴隨風好看的小說!

劍出如風腦海劃過這個名字。

然而還有同那屏風畫不同的是,此時畫中有兩個少女。

其中一個自然毫無疑問是此間主人,慕容世家慕容倩。

在坐在畫邊角上含情脈脈望着琴隨風!那裏面的情意,明眼人一看就懂。

而另一個則是李雪,或者說是唐雪溪。

她正站在琴隨風的身後,似乎是侍女的模樣。

難道她其實是琴隨風的侍女,難怪說她身上永遠都籠罩着一股難言的自卑。

……

畫幕上並沒有楊思月的身影,原本該是她處的地方就是一片空地,似乎是整個人都被人給擦去了。

今天真是沒想到啊,昨天喝那麼一點酒,居然令身在生ri的我,居然一睡就是十六個小時!十六個小時啊!

我靠,還有一章,但願能夠能碼得出來。否則真是要殘念了。

jing彩推薦:

只是個初建的小號,天空實在也沒什麼捨不得的,更何況知道王宣想要娶李清研,更沒有戲耍他的道理。訪問下載txt

當即便是很快的刪號,很快化身慕容天空重新出現在這個世界。

出生點是在嶺南桂州,當然也是王宣的吩咐。

桂州,即是現世的桂林全文字小說。

而慕容世家的所在,一般人很難找到,其實就是在桂林灕江河流附近一處小山谷,是一個山清林幽的所在。

慕容天空收到劍出如風寄過來的一百金幣,然後他一個一級小號沒有跑去練級,而是好像旅遊而來的玩家一般,直接跑去灕江,在灕江邊上就乘着竹筏順風而下。

既然上了竹筏,一般人也不能靠近,劍出如風從天上落下也坐到竹筏上。

那一手御劍飛行看得慕容天空羨慕不已,說道:“很好,趕明兒你給我也弄把飛劍,玩起來多帥!”

劍出如風冷汗流下,一上來就是變態的難題啊,忙是說道:“這飛劍實在是稀有之物,全遊戲也只有兩把,我……”

慕容天空哈哈哈大笑,說道:“全遊戲只有兩把,太好了,你把另一把弄來吧,或者你這把直接給我,我也可以接受的。”

……

一路上羣峯競秀,碧水傳情,洞奇石美。當真看得劍出如風目不遐接,兩人乘做在竹筏上,輕鬆寫意的仰躺在那裏,看着那美不勝收的藍天碧水,青山白雲。只覺得心中一片寧靜。

將這裏和杭州相比,那可謂是各有所長了,杭州的美是帶着一種溫柔閒靜的美,而這裏卻給人一種清心忘幽的感覺。

劍出如風風閉上眼聆聽着魚兒在水中跳起的聲音,感嘆道:“真是太美妙了,簡直是人間仙境啊,若能一直都住在這裏就好了。”

慕容天空怒叫道:“你就一直住在這裏吧,我下線了,和清研結婚啊什麼的也都別多想了,我告訴她你打算去灕江旅遊,把她給甩了。”

我靠,大哥的脾氣還是一如既往的這麼……嗯,不懂得欣賞山水風景啊好看的小說。

劍出如風無奈站起來,說道:“差不多到了。”

伸手在水上一擊,頓時改變竹筏走向朝岸邊靠去。

“這是哪裏?”慕容天空跟着他走上岸,好奇問。

劍出如風回答道:“慕容世家所在的若仙小谷。”

“哦哦,所以我是要加入慕容世家麼?”慕容天空激動,武俠裏面對慕容世家的描寫一向不少,慕容天空完全是武俠迷來着。

劍出如風點點頭表示他沒有說錯,慕容天空已經激動的凜然說道:“很好,只要我真能夠加入慕容世家,以後清研就是你的了。”

……聽他這口氣,簡直將李清研當成了一件用來交換的物品,劍出如風失笑。

他們走了幾步,踏進一個楓樹林之中,山林紅楓已經撲面而來。

滿山的楓樹上楓葉已開始轉紅,他們走在一片楓葉遍山,層林盡染的森林之中,竟生出一種置身於黃金山之中的感覺!不,或許用黃金來形容實在是沾污了這片如詩如畫般的景sè。

全國山河一片紅,那該是多麼美妙的風景啊!映入眼斂的,都是那丹紅的楓樹,又或是正ziyou樹梢緩緩飄下來的楓葉!可惜還未至深秋,無法感受那種滿地紅葉所帶來的震憾。

就連慕容天空也是連聲讚歎道:“這地方不錯,不知道現實中有沒有這樣的存在。”

劍出如風撇撇嘴。

進入這片楓樹林,他反而是不敢將神情專注在風景上面,因爲這裏已經開始踏入慕容世家的範圍全文字小說。

而這楓樹林,便也是慕容世家門口的一個類似於八卦陣的存在。

不能夠走出這陣法,永無可能到達慕容世家。

這個陣法極爲艱深,但畢竟出現在網絡遊戲這麼一個開放的地方,無數八卦學究者自然會想法走出這迷宮的法子。

畢竟只是遊戲,那走迷宮的法子也不算太難,劍出如風倒也還記得。

左邊走三步,右邊走兩步。

被拉着的慕容天空怒了:“你這是在幹嘛,耍醉拳啊,老子頭都暈了。”

劍出如風擦了把汗,解釋道:“大哥別誤會,這裏是一個陣法,必須要特定的走法才能夠過去。”

“是麼,這麼神奇?”慕容天空撇撇嘴,到底是剛近遊戲,想來劍出如風也不敢耍他,便也不再多言,繼續讓他拉着走。

又一段時間後,劍出如風愕然現,自己好像不認識路了!

到底只是聽別人說過這迷宮的走法,他自己完全沒有自行走過,又隔了這麼久,看來已經記錯了。

劍出如風擦了把汗,說道:“這個……你先等等,我去天上看看。”

劍出如風說罷,御劍而起,可他顯然低估了這迷宮陣的實力。

隨着他的劍越飛越高,這楓樹也是越長越長,似乎根本就沒有盡頭。

“靠!”劍出如風大罵,卻知道自己已經分不清楚了。

如果這楓樹林迷陣利用御劍飛行就可以輕鬆通過的話,那也就沒有存在的意義了全文字小說。

畢竟這遊戲最後會展成爲仙俠世界,三年後開啓仙俠世界,飛劍大大普及,不說是達到人手一把,但也絕對不再是稀罕貨sè。

落下地面,忽然大驚叫道:“大哥!”

這麼一轉眼的功夫,居然已經不見了慕容天空的蹤影!

正打算打開好友欄問一問,猛然聽到一聲嬌笑聲傳過來。

劍出如風心下一凜,順着聲音走過去,有些愕然的驚詫於眼前勝景。

一個少女,便那樣輕鬆寫意的半躺半坐在鋪蓋着紅紅楓樹葉的地面上,仰頭望着四周滿山的楓樹,喃喃說道:“當年你說過,希望這一輩子都永遠留在這裏,要與我在這裏結個草廬……”

這樣的自言自語,毫無疑問就是隱藏任務的前奏啊。

氪金魔主 劍出如風也先不去管什麼慕容天空了,先要把任務拿下來再說。

連忙走上前兩步,結果反而是那名少女先自轉過頭來,嫣然一笑,說道:“劍出大哥,好久不見,卻居然會來這裏麼?”

劍出如風愕然,已經認出這位姑娘是誰了。

這裏已經是慕容世家的地盤,這位小姐當然毫無疑問便是慕容世家的姑娘。

上一世的美人榜排行第八,以清笑第一的姑娘,慕容倩!

清清一笑,讓劍出如風也是迷失,幸虧是清醒過來。

兩人早在星劍爭奪戰中曾有過接觸,當初是劍出如風以一式星河長空破解了她的斗轉星移,成功闖關好看的小說。

沒料到兩年後,慕容倩居然還能夠記得到他,該不會她擄走大哥,是趁機就想要報仇麼?

劍出如風乾咳兩聲,說道:“慕容姑娘,怎麼這麼巧又見面了。”

連慕容倩都是笑意一僵,默然半晌後說:“是啊,能夠在慕容世家的地盤上見到我,還真是巧。”

劍出如風承認自己有些口不擇言了,乾笑兩聲,說道:“慕容姑娘見笑了,慕容姑娘是就居住在這裏麼?”

他已經看到了,就在邊上不遠處,正是結着一個草廬,或許是慕容倩的居所了。

將軍夫人惹不得 “正是。”慕容倩回頭掃一眼自己的草廬,微笑着問道,“劍出大哥來此卻爲何事,我以爲是來找我的,可看來好像不是。”

看看這np9g,得有多自戀,似乎她覺得每個來慕容山莊的人都應該是來找她的。

劍出如風咳嗽一聲,說道:“其實自從上次華山一別,對於慕容姑娘確實頗有相念,只是一直不知道慕容山莊所在,此次過來卻是有些意外。”說些欺騙你這種小姑娘的話還不容易啊,哈哈。

慕容倩嘻笑一聲:“油嘴滑舌。”

……

慕容倩道:“既然來了,就請入內喝一杯茶吧。”

劍出如風唯有點頭,眼下慕容天空不見了,信息也沒有迴應,天知道是不是被這個慕容倩給抓起來了。

走進草廬,現裏面比想像中的要大一些,而且配置的也不錯,完全舒適的居住環境,讓人很容易產生一種不想走的感覺全文字小說。

但但,最讓劍出如風震驚的,還是那掛在牆上的一幅手畫。

畫中是一個撫琴的少年,在他的邊上則是丟着一把劍……

那眉目神情,毫無疑問,竟然同楊思月的那幅屏風畫上的少年就是同一個人!

琴隨風!

劍出如風腦海劃過這個名字。

然而還有同那屏風畫不同的是,此時畫中有兩個少女。

其中一個自然毫無疑問是此間主人,慕容世家慕容倩。

在坐在畫邊角上含情脈脈望着琴隨風!那裏面的情意,明眼人一看就懂。

而另一個則是李雪,或者說是唐雪溪。

她正站在琴隨風的身後,似乎是侍女的模樣。

難道她其實是琴隨風的侍女,難怪說她身上永遠都籠罩着一股難言的自卑。

……

畫幕上並沒有楊思月的身影,原本該是她處的地方就是一片空地,似乎是整個人都被人給擦去了。

今天真是沒想到啊,昨天喝那麼一點酒,居然令身在生ri的我,居然一睡就是十六個小時!十六個小時啊!

我靠,還有一章,但願能夠能碼得出來。否則真是要殘念了。

jing彩推薦: 劍出如風呆呆望站這幅畫,心中萬思翻涌,直到是一個聲音將他的思緒打斷全文字小說。

“劍出少俠,請喝茶。”慕容倩泡上一杯茶來,朝劍出如風微笑說道。

劍出如風伸手指着那牆上的畫,一時卻不知該說什麼。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