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認知讓蘇染不由得後退了幾步,瞬間她的瞳孔放大,」不好!有毒!閉氣!「

說遲也是快,蘇一畢竟是跟著蘇染出來,身經百鍊的。

蘇染一發號命令,她立刻就條件發生的做了。

所以當那股氣息漸漸消退的時候,神色還算清醒,「老祖,我剛剛什麼都沒有聽到。只是有一股噁心的味道,讓我忍不住想要吐出來,連著整個魂魄都要被剝離一樣!」

「這就是那妖物的厲害之處了,我早先聽人說有植物為了覓食故意迷暈人類吞噬的。」蘇染擰著眉,「可樹妖不該有如此的本事才對?莫非這麼多年已經變異進化了?」

蘇一搖了搖頭,「就是就不知道是什麼樹妖。不然也不用這麼猜來猜去了。」

「吸人魂魄的,想也不是什麼好東西。莫非是千年古槐?這東西最容易吸附人的魂魄,困住人的往生。」蘇染好看的眉頭攢在一起,看來也是遇上了勁敵。

不過,既然能找到這裡來,她就絕不會放棄的。

視線落在地上的那隻手電筒上,蘇染將東西抓了起來,一旁的蘇鐵早已經癱軟在地,似乎剛剛還在看牆壁上的東西,身子此刻正半靠著牆垣。

「老祖!蘇鐵沒事吧?」

「只是暫時失去了魂魄!」蘇染的臉色不太好,在她的眼皮子底下動了蘇家的人。

很好這棵樹妖是成功的觸到了她的底線。

無論它是什麼寶物,還是有什麼緣故,今日她蘇染絕對不會給它任何一個機會。

巨大的木盤內,羊姑的聲音有些急促,「我方才似乎聽見了蘇染的聲音,該不會是他們也著了這東西的道吧?」

照理說這麼個修了千年卻還連個半仙都算不上的樹妖,本不值得她放在心上。

可現在連她都倒霉了。

羊姑不由得以己度人,圓滾滾的元神在一群魂魄聚集的星點鐘轉了幾圈。

「不行!我一定要設法給她提個醒!」

「怎麼提醒?我們都在這個傢伙的胃裡了!」蘇二比她還要心急,她從小就跟著老祖,若是老祖有個三長兩短,她也不想活了。

「剛剛小阿福是怎麼從那個東西那裡逃出來的?我們不妨我們再試一次?「

「您這是什麼意思?阿福都已經這樣了,你還想用他喂那個老妖怪嗎?不行,不行,要是老祖知道了,非得打死我的。」

老祖有多麼寵愛撿來的這個小傻子,大家可都是有目共睹的。

這些年當老祖的貼身侍婢,蘇二做事的第一準則就是絕對不能做老祖不喜歡的事情。

更何況,她也於心不忍。

「你想什麼呢,我是想看看能不能吃從這裡將阿福給送出去!」羊姑嘆了一口氣,」蘇二咱們好歹也算是共患難過了,沒想到你竟然這麼看我。我真就比蘇染差這麼多麼?「

若非她聲音年輕的像是個小孩子,這話倒是真得是出自肺腑,令人動容。

可惜現在竟是生生的有幾分戲謔的樣子。

蘇二哼哼唧唧了幾聲,「羊老祖,我當然不是那個意思。不過我們都已經這樣了,除了等著被那個妖怪抓走當口糧,還有什麼辦法能夠送阿福出去呢?」

「這你就不用管了,本尊雖然被關在了這裡,但是外面的事情也是能知道一二分的。」

畢竟那些盅蟲和她的軀體都留在了外面,裡面那些殘魂雖不足以支持軀體單獨行動,感知卻是沒有問題的。

蘇二不明所以,看向羊姑的眼神裡帶著幾分崇拜,彷彿閃著小星星。

可惜她現在也是一副光點的模樣根本什麼也看不出來。

那邊的阿福更是蔫蔫的,魂魄忽冷忽熱,讓羊姑和蘇二也不敢靠近。

先前那林凡就險些被阿福的魂魄給灼傷,還是阿福努力遠離了他一些。

就此時,忽然又一道光點從外面闖了進來。

這光點因為是新進來的身上周遭光芒閃爍不定,似乎十分的不安。

還帶著一股子新鮮的味道。

「我曹!該不會是老祖他們吧?」蘇二嚇傻了眼,她和羊姑前輩還沒有拿出個三二五的章程來呢。

「不是蘇染!」 妻心蕩漾:爺,別撩了 是羊姑的聲音,「她的神魂沒有這麼弱!」

「……」

這算是什麼表揚,蘇二有些遲疑,「莫非外面除了老祖,他們還有別人進來?」

只要有老祖在,是肯定不會讓他們蘇家的人出事的。

就在這個時候,一直閃爍的光點忽然往他們這邊移動了幾分,「蘇二姑姑?」

那聲音有些不確定和飄。

蘇二頓時一驚,「是蘇鐵!蘇鐵?老祖呢? 棄女多謀 你們在外面發生了什麼?老祖現在怎麼樣了?」

「我不知道,我正拿著手電筒看壁畫,醒來以後就在這裡了。」蘇鐵一臉的懵懂和傻逼,「這裡是哪裡呀?為什麼我看不見你們,只看見一堆小光點!」

」這傻小子,還不知道自己已經魂魄離體了呢!「羊姑輕哼了一聲,」還不快滾過來,給老娘講一講外面的情況。「

裡面鬧騰的熱鬧,忽然一道聲音不耐煩地傳了過來,「聒噪!」

這聲音不是他們其中任何一個人的。

裡面的人都是忍不住一顫,竟能夠感覺到那股來自靈魂深處的威壓。

「羊……羊前輩?莫非是那個東西的?」蘇二結結巴巴地道。

這聽起來不男不女的,好似很多人的聲音夾雜在一起。

老祖真得能對付得了這樣一個怪物嗎?

羊姑已是皺眉,」除了它還能是誰?「

說話間,整個空間的內外忽然劇烈地搖晃了起來,蘇二的尖叫聲還在,「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這東西好像是在抽搐!」羊姑忍著吼道,「你們都堅持一下!」

木盤之外,蘇染已經用手裡的桃木劍重重地在上面劈了數下,這每一下卻不是胡亂砍得,似乎都是按照一定的陣法八卦來的。

風流財女 她術法上受限,便只能取些巧勁。

蘇一跟在她的身後,雖然還支撐著,但是神魂脆弱的很。

身子疲軟地靠在一旁的牆壁上,卻是半分力氣也施展不出來。

「老祖!」

她眼神恍惚地望著眼前的白衣女子,明明是個耄耋之年的老者,可在她心裡卻是萬古長青一般。

「若是有來世,蘇一還要來給您當小丫頭!」

蘇染轉過身,見她眼神渙散,心中也越發的著急。

想也不想的就將手裡的那隻關著山魈的符紙拿了出來,「你若是再不現身,我就將你的這條臭狗給殺了呀!」

「我數一二三!」

蘇染的手指間漸漸地冒出一團陰火,那引火極為的旺盛,瞬間燒的那山魈吱呀亂叫。

半晌,那山魈實在是忍受不住大叫起來,「主人,是我,快救救我。我知道錯了!我以後再也不隨便把生人引進來了!再也不讓主人不開心了!」

「主人,求求您看在阿曉這些年跟在您身邊沒有苦勞也有功勞的份上救救我,我再也不敢了!」

山魈的聲音十分的凄厲,在整個洞府都顯得十分突兀。

就在蘇染以為對方會不為所動的時候,忽然一道冷酷的聲音落了下來,「本座從不救無用的東西!是你,是你把這些臭蟲引來的!」

好嘛,竟是比她還要狂。

蘇染眯了眯眼睛,手裡的黃符一燒,只餘下那山魈凄厲的叫聲升騰而去。

一抹淡淡黃色的魂魄瞬間從那山魈的體內被剝離了出來,似乎還沒有弄清楚眼前的狀況,有些渾渾噩噩,十分的虛弱。

蘇染此時也懶得理會這東西了,反倒是望向上方,就見一些粘稠的液體從四面八方涌了過來。

豪門厚愛:強佔小嬌妻 尤其是以那大圓盤上為最!

看得出這個東西似乎是整個運作的主體。

蘇染手裡的青龍玉忽然閃了閃,「給本座毀了這座圓盤!」

這是她第一次對押在裡面的蛾妖下命令,那蛾妖一怔,原本她也是躍躍欲試,想要和同樣年歲的妖物來個比武的。

可先前蘇染一直關著她,現在莫非是想起她的好來了?

那蛾妖只是稍愣了一下,她與蘇染有矛盾不假。

可現在此時此刻,為了以後的好日子,她卻必須出手幫助蘇染。

那蛾妖瞬間閃出許多晶瑩的光粉,瞬間就掃在了那些粘稠的液體上,這些光粉有麻痹的作用。

這蛾妖也想要出來與這樹妖酣戰一場。

被關了這麼久,它早就癢得不耐煩了。

誰知,等它施展出全部的法力,才發現蘇染這廝根本沒有全然給她解開。

那些手段就像是隔靴搔癢一般。

「你還是信不過我?」蛾妖忍不住喊道。

「本座能夠讓你出場就已經很不錯了!」蘇染冷然地道,這隻蛾妖的心思別以為她不知道。

饒是如此,那樹妖也十分的不好受。

沾滿粘液的胃讓她的身子越發的緩慢,終於忍不住嘶吼一聲,「你這個叛徒,竟然為人類所用!」

這聲音雖與方才不一樣,可也聽得出正是那樹妖。

「叛徒?」蛾妖的聲音微挑,「本座在佛前修鍊的時候,你還不知道在哪裡呢?真以為能吸幾個小孩子的魂魄就了不起了?有本事你出來把本尊也吞了呀?」

蛾妖叫叫嚷嚷,就聽那樹妖咬牙切齒地道,「你們找死!」

話音一落,瞬間數百條枝蔓就從地下和洞府外面鑽了進來。

「快跑!這裡就是它的胃!「

原先從那山魈身子里被蘇染分出來的那一絲魂魄忽然出口,她的聲音很飄,彷彿一觸即散。

「胃?難怪!「蘇染眯了眯眼睛,」這豈不是正好?「

說著便將身上的法器全部都拿了出來,蘇一也在一旁將背包內所有的符篆都討了出去。

祖孫兩代人對視了一眼,齊齊地將手裡的東西釋放了出去。

數十張符篆就這麼飄了出去,帶著火焰落在這樹妖的身體的各個角落。

就聽喀嚓之聲和叫嚷之聲,大抵是有一些圍繞著他的胃壁被炸碎了。

瞬間整個石洞內地動山搖,碩大是石塊一塊塊落下。

蘇染瞬間在她和蘇一身上布置了一層結界。

至於那蛾妖就在此時忽然躲在了起來,彷彿生怕被牽連一般。

蘇染的嘴角忍不住抽了抽,這東西真是精怪!

雙方正劍拔弩張,忽然外面亮起了火把,還有人的呼喊聲傳了進來,」是蘇夫人嗎?蘇夫人這麼晚了還不休息呀?「

「山子伯,您說那個蘇染真得在這嗎?」

錯惹妖孽男 「八九不離十,找個人去那個石洞前探一探,若是蘇染,儘快拿下!」

眼下他已經沒有時間在等了,也冒不起這個險,他一邊吩咐著,一邊對挑選出來的人道,「必要時,殺了裡面的人,省的等警察來了麻煩。」

現在也只有死人是最安全的了。

這點小聲音落在蘇染的耳朵里無異平常。

本就泛冷地唇角不由得勾出一條細縫來,「愚蠢的東西!」

逃命還來不及,他們倒是好,竟然送死來了。

若是真得發生衝突,她就是是豁這條老命去,也一定要幾個孩子帶回蘇里。

青龍珏緩緩地從半空中卵子啊了蘇染的掌心當中。

竟是漸漸地化作一片翠綠色的長劍,這正是蘇染最近悟出來的新的功法,還從未試驗過呢。

那劍光倏地一下子將整個洞府內撞的是七零八落,那隻被蛾妖的粉粉沾纏過的方位也逐漸的而出現了麻木是空的額感覺。

這讓樹妖十分的著急。

「有話好好說!」那樹妖這一次聲音裡帶著急切,他還沒有修鍊大成。

倘若他能夠有足夠的運氣,絕不會再此刻向著一個人類低頭。

「晚了!」蘇染慢吞吞地吐出兩個字,翠綠色的光芒忽然一閃,這一下又是重重地拍在那圓盤之上。

頓時一聲凄厲的慘叫,衝破了雲霄。

這聲音雖非人類,卻也引得外面的人頻頻側目。

「我就說裡面有妖怪嗎吧!咱們趕緊回去吧!」

「那到底是個什麼東西?他們是怎麼知道這些東西在這裡的?山子伯,現在我們該怎麼辦?「

這些人正議論紛紛,卻不妨周圍一些窸窸窣窣的聲音逐漸的傳來。

像是蛇的聲音,卻又不是蛇。

終於有人看見那不斷地向著他們爬過來的樹藤,哭喊著,「是,是山神的聲音,他,她發怒了!一定是這些外人的人激怒了它。」

。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m. 「快走!帶上蘇鐵!」蘇染大喝一聲,手裡的玉劍再次劈在那巨大的木盤上,然後一發狠,用力將那木盤直接扯了下來。

就聽一聲驚天怒吼,緊接著就是山石崩裂,更勝先前。

好個大膽的人類竟然直接將它吸食魂魄的寶囊給摘了下來。

樹妖怒不可遏,可偏偏靈力再四處潰散。

「誰都不許走!」

「都留下!」

這撕心裂肺地吼叫將外面想要進來的村民都嚇了一跳,惶恐不安地跪了一地,「山神發怒了!」

他們大聲的叫嚷著。

幾個剛剛進洞府的年輕男子就被彈了出來。

再接著就是蘇一帶著蘇鐵。

所有的人立刻面色不善地望著他們兩個,蘇一這會已經是精疲力盡,強弩之末。

不過是硬撐著罷了。

她的視線在這些人身上滑過,她知道倘若她倒下了。

這些人一定會進去殺了老祖的。

老祖現在正在關鍵時刻,容不得這些人背後捅刀子。

素白的面孔比以往更加的陰冷,那雙眸子也要如一般燃燒了起來,騰騰的冒著火氣。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