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東西很重要!

或許會是某種關鍵訊息!

「爺爺!我覺得你應該看看這個!」

馬克拿著截好圖的平板,快速的走到了正在研究的伯特教授面前。

老伯特正在不斷地翻閱著以前的研究資料。

當時由於條件有限,再加上根本找不到亞特蘭蒂斯的更多訊息。

所有的研究只能夠靠憑空想象和推測。

當研究到一定的階段后,得不到具體的證明便怎麼都沒有辦法繼續下去了。

現在前面的一些東西得到了證明,後面的種種推測就可以再度開始研究了!

「什麼?」伯特教授轉過頭看向馬克手中的平板。

越看,教授的眼睛便瞪的越大,「這,這是……」他一把手拿過了平板,放在自己的眼前細細的觀看。

看著看著,他似乎是想到了什麼。

攤開了面前的筆記冊子,快速的將其翻閱到了某一頁。

那一頁上面只有寥寥的幾句話,甚至連圖片都沒有,十分的空曠。

但是卻被單獨的作為一頁留了下來,上面大致的內容是:

「當三艘船齊聚,待到最後的人,可以窺見神殿真容。」

後面是一排排的問號,似乎就連提出者自己都對此有所懷疑。

「爺爺,三艘船明明已經齊聚了,為什麼還是沒有看到神殿呢?」馬克有些困惑的問道。

「要等到其餘兩艘船去向它該去的位置后,神殿的大門才會開啟。」伯特教授回道。

「該去的地方?」馬克道。

「是的,並不是說只有三艘船全部出現后,神殿就開放了,除去正確的船外,其餘的船都有著原本的所在位置……

猜得不錯的話,之前那兩艘船應該被固定在了這片水域上吧?」

「您是怎麼知道的?」馬克吃驚的問道。

除了剛開始一會,爺爺不是就沒有看過直播畫面了?

「猜的!」伯特教授淡淡的回了一句,隨即緊緊的皺起了眉頭。

「但是,這其中還是有一個問題……」

「什麼問題?」馬克問道。

「沒人知道等待的過程當中,究竟會發生著什麼!」

伯特教授頓了頓:「可能會發生什麼事情,也可能什麼都不會發生,直到神殿開啟。」

「爺爺,我好像知道會發生什麼了……」馬克從一旁又拿來了一個平板,指著上面的畫面說道。

那正是密密麻麻的紅眼怪物出現的畫面!

伯特教授臉色突然一變,他像是想到了什麼,對著馬克問道:「剛剛第一個歸位的是什麼顏色的船?」

馬克一愣,很快回憶起那艘船的模樣,「是一艘藍色的很寬大的船隻,那艘船代表著什麼嗎?」

「那是代表著『貪足滿溢物質』的船隻!代表著的是永遠無法被填滿的物質慾望!」伯特教授沉著聲。

「那些黑色斑點怪物的出現,就是最好的解釋。」

馬克聽的一陣啞然,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聯繫陳教授那邊吧!將這邊的消息傳過去。」伯特教授快速的說著。

見狀,馬克也沒有多說什麼,快速的走到各種儀器邊上進行聯繫。

……

地下海。

此刻,之前那一批的黑色斑點已經完全的舒展開來了。

一隻只的紅眼怪物無比暴躁的在水面上嘶吼著!

它們急切地想要尋找著能夠撕碎的東西,以此來發泄自己內心瘋狂的慾望。

最可怕的是,一批接著一批的黑色斑點,就像是毫無止境一般。

洶湧不斷地從水底快速的出現!

幾乎是一眨眼的功夫,四周便已經遍布了密密麻麻的黑色斑點!

越來越多的紅眼怪物出現!

得益於空幻的精神波動的存在,他們暫時不會被對方發現。

但是這畢竟不是長久的辦法。

王天坐在船上,沉心靜氣,準備著進入暗世界當中尋找線索。

畢竟現在確實已經沒有任何的有用信息了。

朱莉則是在第一時間掏出了全部的塔羅牌。

雖然她知道自己什麼都占卜不出來,這個地下海當中有著某種干擾的存在。

那種干擾,讓她總是在即將要得出答案的時候腦袋突然一片空白。

最後什麼都占卜不到。

由於既沒有鏡子,也沒有蠟燭的存在。

雖然是有著「翻轉」的能力,但當他從暗世界當中回來的時候,還是可能會有點麻煩。

但現在也顧不上那麼多了。

「反轉!」

灰暗殘敗的世界瞬間變換,天穹之上依舊下著永無止境般的餘燼。

當他再次睜開眼后,立刻喚出荊棘鳥進入附身狀態。

陰暗無比的視野頓時變得開闊、明亮起來。

暗世界當中的地下海,和他在現實世界當中看到的有些微微的不同。

在這裡,沒有三艘船的存在。

而在西方岩壁水流的地方,有著一條巨大的裂縫橫穿直下!

在這條裂縫的最上方,捆綁著一條條的粗重鎖鏈,鎖鏈的最上方隱隱能夠聽到某種憤怒狂躁的嘶吼聲!

除了這些不同之外,其餘的地方沒有任何的變化。

王天想了想,對著面前的灰濛海水揮了揮手。

淡藍色的高雅身軀立刻顯現。

正是空幻!

直覺告訴他,那條裂縫當中肯定有什麼東西!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天神真的很強,閉關幾百載,不問世事,若非是天人族處境太艱難,滅族只在瞬許間,他都不可能會出。

問道之心太堅決了;且、依照魔尊的話語來推論,若只是以真實戰力一戰,他不是天神的對手,直言借了神力。

但,神力終有盡;這一戰真的很危險;若非是金龍自爆,若非是他的執念不散,讓林凡有機可乘,將誅天穿殺過天神的眉間,他們這些圍殺天神的人;估計會死傷幾個。

好不容易見到了希望,看見了無損而斬天神的大好機會,結果,這賊老天竟然灑落仙輝來,在助天神修復殘軀,恢復戰力。

都怒了,魔尊等都在咆哮,且紛紛持戰兵殺入天穹上,那天穹炸響,幾人皆極強,此時全力出手,轟爆了寰宇,震穿了時空;那灑落的仙輝竟然真的被阻斷。

結果,天穹發怒,猩紅閃電成千上萬縷,都粗壯堪比山嶽,撕裂了天地,如血色的瀑布,向幾人倒灌而來,雷聲震耳,讓人心悸與膽寒。

「給我滾!」

林凡長嘯,他一拳轟在頭頂的雷池上,讓其逆沖而去,結果,驚人的一幕出現,那倒灌而下宛若血瀑的閃電全都被吞噬了個乾淨,一滴都沒有剩下了。

「沒說的,合力將他直接斬死,哪怕他有天庇護也無用,吾輩修者,何須尊天?」斬天將狂笑,他手持斬天刀,接連劈斬。

斬天。

斬地。

斬神!

斬天三刀,刀芒衝起,先是將那粗如山嶽的雷霆轟碎,又裹帶萬夫莫開的沛然殺機,席捲向天神。

三刀驚世間,他差半步就進入臨神領域,若只是以境界論,他比林凡都要強不少,此時全力砍出絕殺技,哪怕是天神都凝重。

大混戰開始了,林凡時空之力傍身,他像是無所不在,又如超脫在三界外,不在五行中,沒有人能窺清他真身何處。

「窺天境來!」

魔尊怒喝,頓時便有一束光刺破界壁,劃過大宇宙而來,被他雙手持在手中!

這神境古拙,來歷神秘莫測,林凡曾在史前的那個大敵手中見過。

「鏗。」

這分明是一面神境,但當魔尊轉動時,竟然發出劍鳴,那鏡面如水漣漪陣陣,規則就成片的衍生而來,最終化作一道劍芒劈斬天地。

「天神塔,給我擋住。」

天神獰笑,他在貪婪的大口吸食著溢散了的仙輝,依舊想要極力的恢復戰力與傷體。

咚的一聲,天神塔被劍芒劈殺得位移;但那驚天的劍鳴也宣告消散,就在天神塔被劍芒轟得移開的剎那,一支絕對可以同時攥住數百顆星辰的龍爪狠狠的向天神扣殺而去。

這當然是林龍在出手,他對戰機的把握妙到毫巔,於此時出手,天神都吃驚,隨後凄厲大吼,這一爪成功了,將天神的腦頂皮都撕落了!

大片血皮翻捲來,搭在天神的左臉上,血水染紅了他的前襟,迷住了他的雙眼。

「斬天刀三斬天神!」

斬天將咆哮,他身經千百戰,當然不會放過這等絕佳的出手機會,人刀合一,暗合天道,順從了天意,就這般朝着天神撞殺而去。

無法形容這一刀的精妙,但絕對能夠驚艷整片修鍊史;能夠讓諸多已刀而證道的修者汗顏了。

斬天將太狠,要立劈了天神,他佔盡了便宜,但依舊不能如願,雖然在此以斬天刀削掉天神的一臂,但自身也被天神的一拳轟在胸膛上,烏黑的膿血直接就從斬天將的口中噴濺出來。一起

「想殺我!你們、都不行!」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