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念頭剛剛閃過,林天有些無奈地嘆了一口氣的時候,突然之間,林天有一種強烈的感覺!

這一種強烈的感覺和剛剛那一股感覺將他給引導過來一模一樣!

林天猛地看向青龍印記,隱約看到,青龍印記發光起來了!

雖然不是很明顯的光亮,可那暗暗帶着一點金絲邊的光亮,在青龍印記的周遭,細細一看,還是能夠很明顯地看出來的!

難道說,這青龍印記的又一個妙用,被發現了!

簡單點來說,就是心裏面想着某一種事物,很強烈地想着,青龍印記就會進行適當地引導!

之前,林天雖然也有很強烈地想過某種物品,青龍印記都沒有出現過這一種情況。

游戲王之我的怪獸是精靈 不過,之前,或許可以歸咎於林天的實力太低的,沒有激發青龍印記的這一股能量。

撫摸了一下青龍印記,林天大笑了好一會兒。

過後,林天真正開始準備煉製兩把寶貝

武器。

先是點燃“燃燒石頭”。

想要點燃燃燒石頭可不是那麼一件簡單的事,燃燒石頭要點燃可不僅僅是靠火,還需要靈氣!

燃燒石頭之所以能夠用來提升寶劍寶刀之中裏的屬性,正是因爲靈氣助燃,完全燒出來了燃燒石頭之中的“能量”。

這一股“能量”便是能夠進行煉製的能量!

林天耗費了小半個小時,這才點燃成功!

不管如何,這是林天第一次做到,他也是格外興奮。

看着器爐之中熊熊燃燒的“燃燒石頭”,能夠明顯感覺到燃燒石頭的不一般。

那火焰非常熱,而且其中是不是有靈氣燃燒起來。

一會兒後,更是彷彿靈氣都在裏面遊動起來。

林天將兩把武器,清泉劍和幻影刀一起給扔進去。

而後,林天閉上眼睛,集中全部的注意力在上面,然後雙手伸出,就在器爐旁邊。

“呼嚕”林天體內的靈氣涌出,瞬間,裏面的火焰增大。

之後,林天開始按照“醫卜星相”之中所說的,去控制裏面的靈氣。

這一股靈氣是帶着火焰的靈氣。

林天的靈氣進入,和他形成反應,最後完全被林天掌控。

靈氣遊蕩到了幻影刀旁邊,突然之間,林天發覺,這幻影刀竟然開始有些融化的跡象。

時間不等人,再任由它這樣融化下去,一切可就都免談了!

林天意識到這一點,,靈氣立即附着上面。

器爐之中的靈氣,彷彿變成了兩張巨大的手掌,拖住了要變成汁水流下來的幻影刀。

而後,林天稍作調整,開始控制幻影刀,雙手開始揉搓搖晃,那幻影刀竟然慢慢變成了一顆珠子!

也就是說,在眨眼之間,先前,和飲血刀齊名的幻影刀就變成了一顆珠子,還是一顆黑色的珠子,只不過這黑色的珠子十分了不得,光亮極其充足。

這一棵珠子被林天暫時放到了一旁去,他看向了那一把清泉劍!

來自仙界的男人 這清泉劍不愧是神器,在這燃燒石頭的火焰不斷煉製下,竟然還是十分堅挺。

一點沒有要融化下來的跡象。

不過,沒有融化倒是正好了,林天可不想兩個寶物都融化成一顆珠子,要真的是那樣的話,林天反而是是不好處理了。

如今這會兒,一切還算不錯,沒有太過糟糕!

林天微微一笑,開始操控兩個大手,在清泉劍的劍柄附近,摳出來一個洞。

一個可以將那一顆幻影刀變成的珠子放下來的剛剛好的洞!

這個扣洞比起剛剛煉製幻影刀可是要麻煩的許多了。

不過,林天也堅持了下來,不斷地催動體內的靈氣,給清泉劍的劍柄位置加熱,不斷地支持過去。

用了快半個小時,終於是整理出來了一個洞。

林天看向旁邊幻影刀形成的珠子,越來月激動。

拿起珠子,將珠子鑲嵌在了那一個洞上面。

在鑲嵌進入的一瞬間,“咔啦”一聲,突然間,火焰猛地燃燒起來,有些迅猛第朝上面猛地躥起來。

過後,火焰就在兩者融合的地方不斷第燃燒,燃燒,而且這火焰非常地濃,將兩者完全給融合在一起,什麼都看不到了!

林天雖然心中有些不放心,畢竟要是沒有煉製成功,那麼幻影刀可就沒有了啊!

這麼一把好刀,要是就這麼給消失了,林天自己都不會原諒自己!

然而這會兒,林天也沒有得選,只能是繼續下去!

他有一股信念,一定能夠成功!

這一股信念也源自於那一本《醫卜星相》!

閉上眼睛,投入了全部的情緒。

冷靜,冷靜,再冷靜。

突然之間,器爐竟然都開始顫動起來,而且這一種顫動越來越厲害,彷彿要天崩地裂一般,要將整個器爐都給炸開了一般!

“給我頂住!”林天暴喝一聲,然後涌出來了身體裏的全部靈氣。

同時,林天還將所有的聚靈符全部給涌上了!

聚靈符全部砸了過去,在“開”的暴喝聲當中,林天已經投入了全部!

他很累,很疲倦,可他仍舊不敢放下雙手!

雙手只要是從器爐上面放下來,就會功虧一簣!

但是,這會兒,器爐越來越滾燙,彷彿要燃燒熔化掉一切。

林天立即用了金剛符,雖然金剛符能夠防護,可是沒多久,金剛符也都出現問題了。

一張張的金剛防禦就這麼被熔化掉。

林天的雙手疼痛起來,那一種彷彿被燃燒着,被劇烈的烤的感覺,讓林天幾次要嘶吼出來!

“不能放棄,這一把寶劍,我不論如何都要煉製成功!”這是林天心中的唯一想法!

從成爲修士以來,不論多難,林天都從來沒有放棄過!

在林天的世界裏,就沒有“放棄”兩個字!

眼下的林天也是如此,咬了咬牙,林天的靈氣全部前衝了出去,瞬息之中,一股最大量的靈氣“轟隆”一聲,彷彿爆炸一般地涌入進了器爐之中!

“噹啷”一聲,在那一聲爆炸之中,一聲非常脆響響了起來。

這是煉製成功了嗎?

林天激動起來,打開了器爐。 器爐之中,燃燒石頭上還有火焰。

而在那跳動的靈氣火焰之中,躺着一把全新的清泉劍!

這一把清泉劍的護手中間位置,鑲嵌着一顆灰黑色,通體發亮的珠子,這自是那一把幻影刀煉製而成的寶珠了。

要是不出意外,幻影刀的所有屬性、特性都在寶珠裏面,到時候,只要催動起來,清泉劍就能夠使用出來。

比起先前,眼前的清泉劍,通體銀白,如秋水一般。

整體看起來更加地純質,愈發地一塵不染。

且,比起之前,雖然加了一顆寶珠,可整體的重量卻是絲毫沒有增加,還似乎有所減輕。

或許,是鍛造的過程之中,多餘的雜質被燒鍛,冶煉沒了。

隨心舞動了兩下,十分順手。

爲了檢查清泉劍是否有吸收幻影刀的特性,林天衝向了旁邊的林子之中。

“窸窸窣窣”的聲音響起來,林天耳朵一動,立即判斷出來了聲音的來源。

疾速衝刺過去,看到是一隻野兔。

當即,一劍拍過去,爲了能夠驗證效果,林天是用劍身拍向野兔。

拍打過去的瞬間,林天運轉靈氣,直達那一顆寶珠。

“致幻!”

瞬間,通過寶珠的靈氣涌到了劍身上面。

野兔還沒反應過來“啊嗚”一聲被拍中。

隨後,野兔便倒了下去。

“這就死了?”林天低頭看了一眼手心,明明沒有太過用力,這實在是有些不夠科學。

突然,野兔站了起來,並且快速跑走。

“裝死!”林天無奈一笑,還要再追上去。

可,突然間,野兔竟然撞在了一個土堆上面,明明旁邊不遠就是野兔洞。

林天站住了。

野兔摔滾下來後,又開始往前面衝,可是,明明洞口就在旁白年,這一次,它卻是撞在了一個樹樁上面。

如果說野兔第一次撞到是偶然,那這第二次撞到就絕非是偶然那麼簡單了!

這是成了!

林天欣喜一笑。

再看向寶珠,幻影刀看而不僅僅只有致幻屬性,如果只是致幻一點,根本無法和強大的飲血刀齊名。

爲了探究出幻影刀,不,如今是幻影寶珠的其他特性,林天在樹林裏練劍。

總裁初戀:丫頭,別太壞 用了近一個小時的時間,林天這才摸清楚了幻影寶珠的另外兩個特性,其中一個是劍影,能夠施展出多道劍氣,可這劍氣之中,只有一個是真的劍氣!

其他也會帶來傷害,但,主要傷害在真劍氣上。

另外一個特性是製造“幻境”,只不過是比較低級一點的幻境。

但是,這種低級的環境在地球上已經足夠使用了。

唯一的一個問題是,想要使用出“環境”,消耗的靈氣可不少,而且,如果靈氣不足,很有可能會對自身造成損傷。

所以,這一招,除非在精氣充沛的情況之下,否則,能不用還是不用的好。

對於林天來說,有了“致幻”和“劍影”兩個特性,他已經很知足了。

收起清泉劍,林天折身回到了青龍門的舊址。

他可沒有着急離開,拿出玄靈珠,利用大半個小時,恢復了靈氣。

過後,又宰掉了那一隻野兔,叫出來了八荒,好好吃了一頓。

八荒吃的很開心。

“八荒,是不是非常好吃?”林天問道。

八荒知足地點了點頭,不過有有些不大滿意。

林天如今也是逐漸能夠明白八荒的意思,當即伸出手,摸了摸八荒的頭,道:“我也知道太少了,等你幫我做好一件事,我立即再給你抓幾隻。”

八荒愉快地同意了。

林天要八荒幫忙做的事是將器爐給裝進小葫蘆之中。

器爐能夠鍛造寶劍,今後說不定還會有需要,要是能夠將更多的寶物武器融合到清風劍之中,清風劍的整體實力必將達到另外一個高度。

器爐很大,要吸收進小葫蘆之中,沒那麼簡單,所以需要八荒的幫助。

八荒答應下來後,吸收器爐便開始了。

八荒在小葫蘆之中,林天在外面,一個在裏面不斷地操控靈氣吸收,一個在外面不斷地朝裏面推進去。

器爐慢慢變小,可越是變小就越來越吃力。

等到器爐變成最小可以進入到小葫蘆之中的時候,達到了最爲艱難的時刻。

林天又用掉了兩章聚靈符,這才總算是將器爐給推了進去。

氣喘吁吁。

林天休息了一小會兒後,立即進入到小葫蘆之中,把器爐擺放在了一處靠在池塘邊的位置。

而後,林天又去山林之中砍了幾根木頭,做了一個簡單的門樑,頂着“寶爐”的招牌。

這些都處理好後,林天去把剩餘的燃燒石頭全都給運到了小葫蘆之中。

這才發覺,青龍門原先的“備用”還不少。

忙完全部的事,天已經微微亮了起來。

林天躺倒在一旁的石頭上,休息了一個小時,又去打了幾隻野兔,和八荒飽餐一頓後,這才恢復了過來。

不過,林天沒有着急立即離開,而是在這裏製作起來了符紙。

先前的戰鬥,耗

費了太多,比武大會在中午舉行,要是沒有足夠的符紙,根本搶不回來飲血刀。

用了近一個小時,林天製作出來了大量所需要的符紙。

過後,在休息的時候,林天街道了唐子怡的電話。

“林天。”唐子怡的語氣有些小小的激動。

她這一陣子就一直想要聯繫林天,可一直沒有能夠找的到合適的藉口。

如今,林天給了她那麼重要的一個任務,她終於可以有理由來聯繫了。

哪怕只是聽到林天的聲音,她也會從心底裏感覺到開心。

“昨天有些不好意思,我有事要忙,所以沒有跟你進一步說青龍門房子建造的事,不過,我相信你能夠做好!”

這是林天對唐子怡的信任。

唐子怡道:“我已經派人過去了,是國內的頂級大師,他們會在三天之內就給出建築圖紙,另外,我已經派人去找了建築工人,這一次一共召集了一千多人,有這一千多人,三個月的時間足夠了。”

“這事辛苦了。”林天道。

“不會,要不是你,我們凱豐集團達不到如今在京城的高度,況且,你在凱豐集團還有大額的股份,所以,這一切,都是應該的。”唐子怡道。

“你不說,我都忘了,股份的事,其實可以就此算了,今後,只要我有需要用錢的地方,你幫我一下就可以了。”林天並不在乎凱豐集團的股份,至於說錢,他一個煉藥師,要多少有多少。

他只是缺少一個人來幫忙管理錢財。

唐子怡有些吃驚。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