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便是幕後仙主收集的那股恐怖力量,其中百分之一。

「這裡面的能量如果被你煉化,恢復到巔峰綽綽有餘。」

望著夏帝,幕後仙主說,「如何?」

「我不著急,我可以慢慢恢復,你這一份籌碼沒什麼吸引力。」

夏帝穩坐釣魚台,平淡得很。

「那這個呢?」

幕後仙主咬咬牙,直接又拿出九顆。

「我考慮考慮。」

夏帝沒想到幕後仙主竟然這麼富裕,這些能量綜合起來都堪比二十五個仙主匯聚在一起的能量了。

夏帝在思考,卻不是思考接不接受幕後仙主的請求,而是在思考搶走道果的那一位,是不是他看見的那位奇異修士。

幕後仙主面上不急,端著杯具慢慢品嘗,實際上心裡急死個人了,同不同意你倒是給個話啊!

好半響之後。

「這樣如何。」

夏帝若有所思,一邊說,「我接受你其中一份能量,恢復自身,等見到那位之後,試探一番,如果在我能力範圍之內,那好說,就同意了,如果聯合起來也打不過,那就此作罷。」

「好。」

夏帝的提議顯然是對幕後仙主不公平的,可他有什麼辦法,要麼沒有絲毫希望,要麼,就只有絲毫希望。

「希望你能恢復快一點。」

幕後仙主叮囑。

「這麼著急幹什麼,急也沒什麼用。」

收起其中一份,夏帝心情愉悅,輕笑一聲,「先等著吧!」

他起身,離去,星空中炫美的景象開始消散。

盯著夏帝離去的方向,幕後仙主久久不語,憋屈啊!身為仙主存在,何曾如此憋屈過。

黑色宮殿,布滿藍色花紋,這是夏帝所居。

坐在華蘭木製成的床榻上,手中把玩著那一份能量,夏帝沒有第一時間煉化,反而在思索這次事情的前後,仙古宇宙還有仙主存在,並且還有一個力壓仙主的存在,這的確讓他很是驚訝。

…………

「啊啊啊,實在忍不住了,走,二兩,我們出去逛逛。」

吳澤從地上跳起,一把將角落裡睡覺的二兩抓過來。

二兩不理吳澤,就算被揪住尾巴也接著睡,它都懶得生氣了,或者說,習慣了。

「吳澤,你要到哪兒去?」

太二問。

他之蜜糖,她之砒霜 墨言還沉迷在自己的創作中,無法自拔。

「九草的傀儡軍團讓我有點興趣,去古盟逛逛吧。」

吳澤拎著二兩,搖手拜拜,「有什麼事情就叫我的名字,我先閃。」

吳澤穿梭空間,憑空消失。

「幸好。」

太二卻鬆了口氣,他真怕吳澤還帶著他一起去玩。

蒼茫星空,吳澤出現。

「醒醒,別睡了。」

吳澤揪著二兩尾巴搖晃。

「不,我還要睡。」

二兩懶洋洋的,連眼睛都沒睜開。

「好吧。」

吳澤直接把二兩扔進時空微泡,氣泡罩住,關禁閉。

二兩接著睡,毫不在意。

吳澤不再管這個貪睡的懶蟲,向著前方趕去。

這裡是九草在古盟中的基地,集指揮,工廠為一體。

吳澤落在一顆直徑百萬里的行星上,無數流光在天空穿梭,那是一艘艘運輸資源的飛舟。

「這裡似乎是九草的行星。」

吳澤雙眼中泛起流光,運用奇異的視界看穿時光法則,利用時光回溯獲取過去的痕迹,俗稱看穿過去。

只是幾秒,吳澤就掌握了這顆行星千萬年前到現在發生的一切事情。

「有趣。」

神棍嬌妻,總裁要跑路 從法則痕迹中,吳澤發覺這是一顆凶獸培養星,是專門改造靈獸,培養惡厲凶獸軍團的一處星球,每時每刻都有凶獸出籠。

一步踏出,吳澤消失在原地,出現在行星中心。

這裡的空間無比空曠,直徑五十萬里的範圍被挖空,由於各種陣法技術支撐,行星沒有向內心塌陷或者崩碎。

「這是什麼東西?看上去還有些二兩的氣息。」

吳澤第一時間就注意到這空曠空間里體積最龐大的生物……光身高就足有三十萬里。

它看上去和二兩很相似,只是骨骼形態更加消瘦,鋒利的爪通透純白,散發著白色光暈,十條黑尾豎立身後,靜靜的站在行星中心,猶如以自身撐起整顆行星,一種兇悍氣息瀰漫每一寸空間。

枕上豪門:冷血總裁的心尖妻 「哇哦,好大。」

吳澤就像是一顆微塵,仰望著這通天般的巨獸。

「這就是九草的凶獸軍團么?可以收藏一下。」

吳澤展開解析,一股波動掃過,記錄凶獸一切存在。

「嗯,有二兩的力量,卻沒那麼複雜,挺簡單的,還有其它靈獸的力量,雜交品種嗎?」

了解了巨獸的一切,吳澤點評著。

然而他卻是不知,在他剛剛來到行星中心的時候,就被隱藏的傀儡發現,然後將這裡的情況實時上傳。 浩瀚的數據交換中,一條信息被發給了九,正是吳澤闖進行星中心的各方面情況。

九閱讀之後做出回應……消滅。

吳澤所在行星,所有已經改造完成的凶獸全部在命令下蘇醒,睜開眼睛,流轉著精芒。

通過傳送法陣,它們直接精確傳送到吳澤所在周圍。

原本空曠的空間,有密集到恐怖的法陣亮起,光芒消散后,視界內都被無邊無際的凶獸軍團海洋填滿。

光是這股氣勢,就能嚇傻普通修士。

但吳澤就表示……很高興了。

「已經上億了,不過好像還是有些少。」

啪!

吳澤抬手打了一個響指,兩黑從無限網裡被召喚出來。

被吳澤送進無限網,當做管理員,兩黑已經不能算是虛擬人物了,卻也不能完全算是虛擬生命,因為它們已經超脫出虛擬生命的層次。

「去,解決他們。」

「是,主人。」

兩黑面無表情。

分化億萬!

兩黑身上不斷射出分身,轉眼間漆黑包圍了所有凶獸軍團,甚至連空間夾縫和空間維度中都塞滿了兩黑的分身。

隱藏在空間維度中的窺視傀儡有液態特性,可以任意展開,可兩黑的分身太多,直接被擠成薄薄一層。

豪孕來襲 「目標異常,預估戰力中……」

嘭!嘭!嘭!

窺視傀儡本來能夠進行簡單自主處理判斷,將整理好的情況上傳,可現在兩黑的實力都超過了它們的計算極限,一個個窺視傀儡直接都被自己燒爆,變成一灘灘垃圾。

計算錯誤!

計算混亂!

目標異常!

計算爆炸!

嘭!

這是九接受到的最後一段信息,完全是混亂不堪的,根本沒有任何有價值的畫面和文字,但這本身也代表闖入修士很難纏。

九依照邏輯做出判斷,決定將所有情況打包上傳給值班草。

沒辦法,就算戰爭正在進行,也熄滅不了九草的研究之欲,戰爭,在他們看來除了征服大夏仙朝之外,最主要的,還是收集各方面的實戰數據,對自己的造物加以改進,更加完美。

當然,這樣的戰爭不需要九草全部關注,也因此做出了選舉,列出一個排序,每一個草值班五年,依次輪轉。

而這個五年,正是白草值班。

他坐在值班宮殿里,處理著九決定不了的事情。

當然這樣的事情也不多,所以他大部分時間也在用腦子推算各類數據。

「闖入者?」

白草收到一條消息,有些詫異,想想真是好久都沒有這樣的闖入者了。

白草點擊詳情,從最開始看下去。

「這個修士感覺有點熟悉。」

白草皺眉,以他的腦子很快就想起來,「對,幾十年前毀了我靈粒子加速節點的其中一位,記得還是和一位金烏族在一起的。」

「派距離最近的遣窺視傀儡前去。」

白草下了命令,決定先探查一下情況,然後又計算數據去了。

十分鐘后,窺視傀儡抵達,將畫面傳回。

「這是什麼?根據初步分析,有虛擬波動,道之韻。」

白草看見的是無數凶獸橫屍虛空,還有漫天漆黑,那是兩黑的分身。

「看來,我需要親自出手了。」

白草已經看出來了,龐大的凶獸軍團甚至能淹死幾個真道修士,可現在全部覆滅,再派遣凶獸軍團去也沒有絲毫作用。

想到這裡,白草離開值班宮殿,駕駛著一艘小型戰舟,跳躍前進。

…………

「大黑二黑,不錯,你們做得很好。」

吳澤豎起大拇指誇讚。

「是,主人。」

兩黑面無表情。

「好,你們回去吧!」

吳澤給兩黑開放了許可權,他們每個分身都產生扭曲,化作一點吸入,消失。

吳澤將注意力放在巨獸身上,剛在想怎麼處理,忽然就察覺到空間的波動,扭頭望去。

一艘純白色飛舟憑空出現,他猶如靈活游魚,在空中穿梭,來到吳澤面前。

「滴滴滴,警告,目標法力能值超標,超標,超……超……標……」

飛舟內的即時探測發出警報,運算量太大,甚至產生了沙啞呲呲聲。

不用探測法器提醒,白草也感受到吳澤身上的氣息,竟然偶爾還有仙主的氣息,這頓時讓他心神一震,將還在運算的那部分心神全部拉回,鄭重無比。

「你是什麼人?」

白草出現在飛舟外,揮手收起飛舟,警惕的看著吳澤。

同時,白草身上隨身攜帶的探測法器全開,吳澤的數據被收集,然後進行建模。

「你好,我是吳澤。」

打了個招呼,吳澤好奇的問,「你是白草?」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