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年,越是帥,越容易是個GAY。

不過這麼極品的男人,如果是個GAY,那得多浪費啊,看那手工製造的西裝包裹下,強壯的身軀,如果在床上的話,一定很帶感的。

那怕對方是個GAY,她都要扳直。

「不,他可是容城的大主宰,十分痴情的,除了他的妻子,任何女人都不許靠近,如果你不想在容城混下去,不想在娛樂圈混下去,那你就去吧,去找死吧。」

閨蜜也看出安吉拉根本沒有把她的話聽進去,她只能把情況交代下去,然後讓安吉拉自己思考吧。

安吉拉輕輕地搖晃著紅酒杯,酒壁染上淡淡的紅色,她不屑的笑意,映在紅酒里。

「妻子?忠誠?這不都是個笑話?」

不是GAY就好,說什麼妻子,那算個什麼東西。

哪有男人只對一個女人動心的?

更何況,像他這樣極品的男人,身邊沒幾個女人算什麼。

豪門的婚姻是怎樣的,安吉拉十分清楚,那可是比紙張還要薄弱。

她又不是第一次碰到這樣所謂的忠誠的男人,最後,哪一個不被她勾得三魂不見七魄,什麼婚姻,老婆,子女,全都拋之腦後。

世界上沒有任何一個男人,能夠管得了他的第三隻腳。

而她,卻有著一副魔鬼般讓男人瘋狂著迷的身材。

安吉拉盯著霍驍的目光,越發的熾熱。

閨蜜覺得她都要瘋了,她很清楚安吉拉的想法,當初整個容城,那個女人不是這樣想的,可是最後事實狠狠地打她們的臉。

霍驍對慕初笛,那可是忠誠到了讓人嘆為觀止的地步。

總裁愛妻別太勐 如果說什麼是婚姻,她們想要怎樣的老公,那麼只需要看霍驍與慕初笛就可以。

閨蜜還沒來得及說些什麼,安吉拉已經握著紅酒杯,像霍驍走去。

男人,如同風中屹立不倒的松柏,站姿十分的好看。

在燈光的照耀下,他的五官越發的清冷俊美,越靠近,越發察覺到男人與眾不同的氣場。

果然是個超極品的男人。

她舔了舔唇邊,目光帶著侵略性。

「先生,有心事?」

「不如喝杯紅酒放鬆一下。」

霍驍剛掛掉電話,耳畔便傳來女人的聲音。

垂下的眸子閃過一絲陰狠,然而似乎想到了什麼,那抹陰狠緩緩收藏於眼底深處。

抬眸,清冽的目光落在眼前的女人身上,輕輕道,「好。」 豪門別墅里燈火璀璨,人聲鼎沸。

慕初笛站在門外,正與外面的安保人員在交纏。

「不好意思,小姐,你不在邀請名單內,所以我們不能讓你進去。」

慕初笛給霍驍撥打了好幾通電話,都無人接聽。

她整理一下頭髮,淡定從容道,「我是霍太太。」

「霍先生在邀請名單內吧。」

霍太太這三個字,還挺有作用的。

安保人員馬上怔住,很快,臉上的表情都發生了一絲一毫的變化。

他們並沒有直接讓慕初笛進去,而是讓人調查了一下。

霍驍寵妻在容城可是無人不知,慕初笛與霍驍的照片現在隨時都可以找到。

所以,對方很快便知道慕初笛的身份了。

就在慕初笛以為對方肯定讓她進去之際,有人過來在對方耳邊說了什麼,安保人員恢復了剛才堅定的態度,只是臉上的表情柔和一些。

「不好意思,霍太太,我們暫時不能讓你進去。」

「霍先生在我也不能進去?」

慕初笛聲音拔高了幾個調,帶著一絲絲的強勢與霸氣。

剛才她分明已經看到對方表情柔和下來,態度也是準備讓她進去的。

只是,來人跟他說了什麼呢?

霍驍在裡面,為什麼不讓她進去?

慕初笛總覺得裡面有什麼貓膩。

然而對方不讓她進去也就算了,竟然還命人跟著她,讓她想偷偷溜進去都沒有辦法。

那好吧,不給進去,她就在外面等吧。

月色漸漸變深,涼風吹起地面上的樹葉,四周的空氣都降下幾度。

慕初笛手臂漸漸發涼,她雙手抱著,目光穿過別墅,不知落在什麼地方,眼神漸漸變得溫柔下來。

很想快點見到他,事件發生后,她就沒再見過霍驍。

不知道他知道老夫人的事沒有?不知道他忙完沒有?

擔心他忙完會第一時間去警察局,所以慕初笛一直在外面等著。

時間一點一滴地流逝,就連守著慕初笛的人都換了一批。

她依然在那等著。

涼風漸漸變得猛烈,似乎有暴雨要來臨。

慕初笛在外面等著,第一次發現,原來等待是那樣的漫長。

小腿有點發酸,她微微彎腰,捏了捏小腿。

之前的逃亡,拉傷了肌肉,現在還有點小疼痛。

慕初笛沒有想到,她才彎個腰的時間,便與霍驍錯過了。

當她站直身子,便看到一輛熟悉的車輛從眼前開過。

車牌號碼,是霍驍的。

慕初笛連忙小跑幾步。

她的視力變得很好,看著前方遠去的車輛,依然能夠看清裡面坐著的人。

那英俊貴氣的五官,除了霍驍還能有誰?

只是,霍驍的身邊,坐著另一個女人,女人態度親密,總是往他身上靠。

這,是什麼情況?

慕初笛給霍驍打不通電話,只能給小張打,小張就在霍驍那輛車裡。

「少夫人吶,少爺現在出差,我們暫時還在郊外。」

「我現在就在開車,先不跟你說了。」

小張很快就掛掉了電話。

他這謊言,說得一點技術含量都沒有。 車廂內,小張掛掉電話,偷偷地看向車后的霍驍。

浮生誘謎情 「少爺,電話掛掉了。」

「我這樣說真的沒有問題嗎?少夫人剛才就在溫家看著我們開車出來的。」

這樣說謊,真的好嗎?少夫人一定知道的。

霍驍並沒有開口,而他身邊的女人,卻並不以為然。

男人嘛,都是這樣的。

她之前勾引的那幾個什麼模範夫妻,不都一樣,喜歡瞞著老婆出來偷腥。

安吉拉有這個自信,只要跟她做過一次,眼前這男人肯定會徹底迷戀上她的。

「下車。」

男人清冷的聲音倏然響起,安吉拉怔住了片刻,很快,小張便先她一步開口。

「少爺。」

小張很是不情願,為什麼要他下車,少爺這是幹什麼?

他知道老夫人的去世對少爺來說影響很大,可是少爺也不能這樣啊。

也許少夫人也是無辜的呢?

少爺怎麼可以連她的解釋都不聽呢?

小張還想說些什麼,可一個抬眸,便對上霍驍那雙冰冷的眸子。

沒有任何情面可言。

霍驍的話,必須遵從。

小張雖然不樂意,可依然下了車。

轎車就停在小公園頗為隱晦的一個地方,夜色很深,四周並沒有人。

安吉拉是何等人物,早就混跡在花叢之中,霍驍這點意思,難道她還不懂么。

野戰是吧?

還不錯,她也喜歡這麼刺激。

最重要是身邊的男人極品,想怎麼玩她都樂意相陪。

「霍總,不知道你喜歡那種姿勢呢?」

安吉拉做著鮮紅美甲的手往霍驍身上伸,人還沒摸到,便被霍驍那冰冷的眼神給震懾住了。

「別碰我,自己脫。」

又冷又強勢。

好吧,有錢人的怪癖是挺多的,安吉拉會好好地滿足一下的。

她慢慢地脫掉衣服,很快,就見底了。

外面,咔嚓一聲,漆黑之中,閃過了鎂光燈。

安吉拉怔住,停了下來。

她知道,外面有狗仔拍照了。

「霍總。」

她楚楚可憐地看著霍驍,她才剛回國,又準備在娛樂圈大展雄圖,目前不適合出現任何的緋聞,更何況霍驍還是有婦之夫。

剛才那道光,霍驍肯定也看到了。

她想著霍驍肯定會處理的。

「不要浪費我時間。」

男人並沒有繼續說下去,可安吉拉相信他一定會處理的。

畢竟他也不會想讓這樣的緋聞出現在報紙里,這樣會影響霍驍和霍氏的形象。

安吉拉擔心霍驍會不耐煩,連忙繼續脫,脫得只剩下小內內。

「霍總。」

女人聲音妖媚,目光勾人,整個妖精樣,換了別的男人,早就按捺不住撲上去了。

霍驍卻依然雲淡風輕,冷冷的。

沒有任何接下來的意向。

「到副駕。」

「可我……」

她還穿著小內內,怎麼下車呢?

可是她不敢反對,「好。」

安吉拉雙手捂著胸,下了車。

她下車之際,後車廂的車窗下降半分。

小張與霍驍對視片刻,馬上明白過來。

小張快速回到駕駛座上。

咔嚓,門全都關上並鎖著。

安吉拉想要開副駕的門,卻怎麼都開不了。

「開門啊,鎖著幹嘛?」 安吉拉用力地敲打著車窗,然而裡面的人卻紋絲不動。

「開門啊,幹嘛呢?」

「霍總,霍總你讓他開門啊!」

安吉拉聲音拔高几度,涼風吹得她顫顫發抖。

她的吶喊,並沒得到任何的回應,回答她的卻是豪車揚長的尾氣。

炫眼的豪車融入夜色之中,漸行漸遠,只留下安吉拉一人。

「霍總,霍總!」

「你們別走啊,帶上我啊!」

安吉拉氣急敗壞地上前追上去,可是轎車開得太快,她根本就追不上。

奔跑之際,涼風從肌膚上刮過,讓人寒入心扉。

安吉拉恨得直咬牙口,罵了一堆夾著英文的髒話。

她的衣服,手機,全都在霍驍的車上。

安吉拉從沒想過,會被這樣擺了一道。

她又沒有得罪霍驍,霍驍這是幹什麼呢?

不管怎樣,安吉拉都不願意承認,霍驍並沒有被她的魅力所征服。

這是一個荒山野嶺,人跡罕見的地方,她根本就求救無門。

她要去哪裡求救呢,難道她會冷死在這個地方嗎?

不,她不要。

等等,安吉拉腦海里瞬間浮現一個畫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