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不是擺明了在殃及無辜嗎?

可這些話,姜雨只能放在心裡卻不敢說出來。

因為這些想法等同於是在說皇帝的暴戾和狠!

姜雨咬了咬唇,她磨著父親和爺爺許久,才被允許過來。

今日的事若是傳了回去,以後自己恐怕再難見到茜茜。

自己終究,還是忍耐不夠啊。 所有人都用可憐地眼神看著姜雨。

許多人都知道,曾經,姜雨和南宮茜的關係極好。

可自從逼宮事件發生后,姜家命令禁止姜雨和南宮茜見面,這在她們這個本就不大的圈子中早就傳開了。

可偏偏這姜雨也不知道信了什麼邪,還鬧了好一陣子,後來倒是消停了。她們原以為這姜雨終於妥協於局勢,放棄了和南宮茜交好。

今日能在南宮府遇到,她們還在想莫非是這姜雨開竅了,要將交好的目標改成南宮璃了。卻沒想到最後還是要弔死在南宮茜這課樹上!

她們實在想不明白,若是說從前姜雨和南宮茜交好,是因為後者京城第一美人的名聲和才情,再加上陸皇貴妃的因素,那麼,現在又是為何呢?

為何還要巴著一個要名聲無名聲,要背景無背景,要美貌卻逐漸被自家妹妹搶了風頭的人呢?

難道真的是因為姐妹情深?

在場的小姐們不約而同地相識搖頭,心知肚明。

在她們這個圈子裡啊,哪還有什麼真正的情誼在。

與之交好,不過是另有所圖,大難臨頭各自淡漠,才是常態吧。

她們當然不會想到,對於姜雨來說,還真將南宮茜當做了可以相交的好友。

在姜雨的家庭中,她雖不是嫡出,可是因為年紀小,最受姜老太傅的疼愛。 辣妹媽咪太囂張 從小被保護得很好,嬌養長大。

再加上姜老太傅本就是耿直嚴正的作風,那些小姐們之間勾心鬥角的事兒啊,她倒真經歷的不多。

當然,姜雨也不會知道,南宮茜與之交好,卻的確是因為姜家的聲勢。

畢竟,天下武將大半出自護國公府,而這文臣大學士卻大多出自姜氏一族。

見周圍的人散得差不多了,姜雨小心翼翼地走上前,對著南宮茜道,「茜茜!我,我們談談好嗎?」

對於姜雨出頭幫自己說話,南宮茜的心裡其實沒有一點感激。

在南宮茜心裡,前兩日她拉下臉面去求時對她拒之門外的,她都已經恨之入骨。

總有一天,她會讓這些人後悔!

可是在現在這般場景下,南宮茜自然不會放棄姜雨這根橄欖枝。

只是,南宮茜終究還是比之前冷下了心腸,她朝著姜雨點了點頭,面上卻再也沒有了當初熱絡親近的模。

姜雨看著心頭微微酸楚,卻不能說什麼。

兩人相攜著尋了一個角落坐下來談天。

祁氏看著親近的兩人,嫵媚的眸子中閃過一絲算計,扭動著腰肢也往一邊走去,不知道忙活什麼去了。

南宮晟兄妹走到了一邊長亭過道,南宮璃在過道上的椅子上坐下,目光落在過道外的一片小池塘中。

只見那池塘中養著十數條錦鯉。

南宮璃接過小青遞過來的魚食,有一搭沒一搭地喂著。

南宮晟見自家妹妹有這閒情逸緻,也坐了下來,聊起了家常。

可還沒等到說幾句話,便有人過來找南宮璃,讓她過目後院支出的賬目。

南宮璃倒覺得沒什麼,認真看完后,甚至還真的給出了一些意見。

那老練的模樣和成熟的建議,連南宮晟都覺得有些驚訝。

「看來祖母這麼些天的教導是真的有效果,這才幾天哪!我的璃兒,竟然能算賬目了!」說完,南宮晟既是欣慰又是感慨地拍了拍南宮璃的肩膀。

南宮璃抽了抽嘴角,抖了抖肩膀,將肩上的手甩開,「行了哥,你又不是不知道,這東西,我從小就學的。從前只是你們沒交由我做而已。」

「呦!挺得意嗎!你的意思是,這其中,沒有祖母一點功勞了?」

「那當然有了,從祖母那裡我學到的東西何止看賬目這麼一些!」

「那你說說看,這幾日看你成天泡在祖母那裡,都和祖母學了什麼東西!吶!你可別跟我打馬虎眼,她老人家這麼多年來,除了劉嬤嬤,可沒見和誰關係好過!」

「怎麼會!其實祖母啊···哎,等等,哥你今天怎麼回事,左一口祖母右一口祖母的,從前可不見你叫得這麼親熱的!今日還打聽起我在祖母那的事兒了?自從祖母回府之後,你都是喊她老夫人的。難道,發什麼了什麼我不知道的事?」

南宮晟一向陽光白凈的臉上難得閃過一絲尷尬,假意咳嗽了兩聲,目光瞥到一邊,一時間沒有說話。

游戲王之背后靈系統 南宮璃覺得奇怪,「哥,到底發什麼事了?」

南宮晟卻覺得有些事還沒必要同南宮璃說,很快扯開了話題,「我拖流觴帶了一些補品回來,過兩日你去他那兒取,這一半給你,還有一半,你幫我給祖母去吧。」說完,搶過南宮璃手中的魚食,投喂起錦鯉來。

南宮璃眨了眨眼睛,明亮的大眼睛閃著八卦又欣慰的目光,南宮晟這樣的反應是不是說明,其實當年娘親的死因哥那邊已經查到了一些眉目。也因此知道了,當年的事情其實與老夫人並無多大因果關係。

只是那些人環中的一個促成因素罷了,而且還是絕對無意的那種。

南宮璃心中已有猜測,也不準備再問下去,這件事由哥哥去查也好,便只是點頭應下。

突然想起這麼多天來,地星似乎一直會消失一段時間,南宮璃猜想是去處理慕洵留在京城的一些事物,便順口問道,「前兩天他又是一聲不響地離開,哥你知道他去了哪兒嗎?這麼多天了,半點音訊也沒有!」

雖然問的像是無心,可南宮晟聽著,心裡總覺得有些不是滋味。

自己的妹妹啊,就這麼被流觴那貨給拐跑了心嗎?

「怎麼,這麼關心他?」

「不應該關心嗎?」

「你和祖母在郊外莊園這麼多天,可不見你關心哥哥我的。」

南宮璃聳聳肩,下意識就開口道,「他肯定會護你們周全的。」

南宮璃的語氣太過理所當然,回答的速度也異常得快,就像是對慕洵了解信任到了極致,下意識的反應。

南宮晟聽得心頭一怔,說不清什麼感覺,追問道,「為什麼這麼覺得。」

南宮璃將目光從池塘中的錦鯉上收了回來,抬眼望去,「因為他知道,若你們出了事。我會找那些人拚命的!」 南宮晟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什麼拚命?你要找誰拚命?」

可很快,南宮晟便明白過來。

自己這妹妹啊,分明是在變著法子秀!

是想告訴自己,因為流觴很在乎她,所以也不會讓她的家人出事!

南宮晟想到這裡心中又開始冒酸泡泡。

南宮璃卻依舊是一副認真的表情,繼續說道,「哥,就算為了你們,我也會好好照顧自己。所以從今往後,你們最重要的是就是好好地活著!我說真的啊!如果你們出事了,我就去和他們同歸於盡!」

南宮璃的表情很認真,卻看得南宮晟心中微微酸楚,只覺得自己最終還是沒照顧好這個妹妹,讓她這麼小就有了這些想法。

他南宮晟的妹妹就應該快活地、無憂無慮地生活著!

「你這丫頭,說什麼傻話!什麼同歸於盡!小烏鴉嘴!」

南宮璃卻依舊認真地重複道,「我是說真的!」

管他真的假的呢!南宮晟可一點都不在乎!

他只知道保護南宮璃是他作為哥哥應盡的責任,他才不會淪落到還要讓妹妹來保護!

可南宮璃這般認真又信誓坦坦的模樣,他又實在不忍心打攪,只得擺了擺手,道,「好了好了,就不該跟你討論這個話題了。就說你剛才問我關於流觴的事吧!其實你也不用擔心,流觴那個是老毛病了,從前打仗遺留下的舊疾,傷不到性命,估計在哪個地方養兩天就回來了!你不用擔心!」

「從前也沒聽他說過有什麼舊疾啊!在說什麼舊疾還需要專門跑外邊去養著?」

「這種事哪兒能隨便往外說的,具體什麼問題,我也沒細問。總歸對他沒什麼影響吧!好啦!你可別忘了他是誰!北國戰神哎!他怎麼可能出事?他又怎麼會出事呢?」

南宮璃卻不置可否,這慕洵再怎麼厲害也是人而已。

是人就會出事!不然當初也不會丟了性命!

「你呀也別著急,別總是讓人一次次去問了,整得咱們南宮府有多想和他慕王府結親似的。」

南宮璃聽到這裡覺得有些不對,挑眉道,「你怎麼知道我差人去問他的情況?」

南宮晟頓了頓,眼睛一睜,一副突然想到了什麼似的,一拍大腿從座位上站了起來,「呀!你瞧我這記性,爹拜託我辦件事,我怎麼就忘了!吶!我先走了!」

「哥,你慌什···哎!哥!哎!」

南宮晟一說完,還真一溜煙跑沒影兒了。

南宮璃抽了抽嘴角,她說什麼了嗎?也沒有吧?

只是有些好奇,自己讓地星回去問慕洵歸期的事他怎麼知道的而已。

其實知道也不奇怪吧,南宮府和慕王府的關係如今本就越來越親密了。

就是不知道哥在慌張什麼!

南宮璃雖然覺得莫名其妙,卻也沒將這件事放在心上,很快將之拋諸腦後

而很快又有其他人一波一波地過來找南宮璃,她也就徹底忘了這件事。

自從老夫人屬意要將南宮府後院的大小事務交到自己手上后,南宮璃就沒有閑下來過。

她自己倒覺得習以為常,不過是處理一些事物而已。和從前沒什麼差別。

可是旁人看了,卻是眼紅得很。

眼紅的事她手上的活,更是她極快的上手速度和老練的處理方式。

尤其是像祁氏這樣的人兒,心中更是氣怨難平。

脣屬預謀 可是面子上啊,她卻依舊是彎著眉眼嘴角的微笑模樣。

這祁氏跟了南宮尤昇有很長時間了,一直很受寵。

不過要不是這次陸氏因受牽連被關禁閉,她也沒這個機會進到南宮府來。

當然也得多虧了平時自己不斷在南宮尤昇耳邊攛掇,南宮尤昇禁不住自己地纏說,這才把把自己迎進了府,原以為還可以藉此接手陸氏的掌家權,從中謀取一筆。

卻沒想到這老夫人也在這緊要關頭回了府,直接將這掌家權抓在了手裡,如今更是把這權利交到了南宮璃手上。

要知道這老夫人當初隱居郊外莊園,本就是要因為老太爺要納妾。

是以祁氏的身份在老夫人那裡一直是上不得檯面的。

祁氏的心思一向不止於做個妾室這麼簡單,從前被陸氏壓著翻不了身,如今她怎麼不可能為自己爭取一把。

在很短的時間內,她便獲得了老夫人的歡心。

至於用了什麼方法,卻至今無人知道。

可也正因為如此,這府里的人,沒有一個人敢對祁氏臉色看。

哪怕她只是一個二房的姨娘罷了。

祁氏又這麼看著南宮璃的方向一會,終於收回了目光,喚了一個侍女上前來,「你去看看老夫人如今在哪!」

侍女領命退下,很快便回來了,「祁夫人,老夫人正在自己的院中。」

祁氏點了點頭,簡單伸展了一下四肢,就像要開始什麼大事一般。原本就美顏妖嬈的臉上閃過一絲精光,說道,「走吧!」而後,帶著幾個侍女很快離開了。

另外一邊的南宮茜一直被姜雨纏著,有些不耐煩,可是又不能離開。

因為南宮茜知道,如今這場上已經沒有一個人願意與自己交談,若真的連姜雨都走了,那自己的境地將會多尷尬?

她當然也注意到了南宮璃那邊的動靜。

如果娘沒有被關禁閉,如果她還在,那現在,南宮裡身上所有的榮光和注目,都是屬於自己的!

都是自己的啊!

南宮茜的目光有一瞬間的猙獰,看得姜雨有些后怕,「茜茜,你怎麼了?」

南宮茜想要說話,卻突然感到一陣頭暈,撫著有些發暈的額頭,道,「不知道怎麼回事,覺得有些頭暈。」

一旁的阿桑動作很快,立馬上前去扶南宮茜,「小姐,要不我先送您回去吧?」

不知道為什麼,南宮茜覺得自己身上的力氣逐漸在被抽走似的,有些反常。

她晃了晃腦袋,終究是不甘心地站了起來,「回去吧。」

鐘山紀事之屠龍 「茜茜,我配你一起回去吧。」

阿桑頓時一愣,似乎想說什麼,可很快將頭低了下去。

南宮茜沒有回應。

姜雨便高高興興和阿桑各自扶著一邊,將南宮茜送了回去。

可憐這南宮茜原本就是想要露個臉,最後也不算真正如願。 這邊南宮璃結束了各個賬目的查看后,又進入了後院各種瑣碎事物的處理。

原本這些事,該是放在平常書房裡去處理的,可今天就像是故意的,所有一股腦兒都被搬到了現場。

就像,就像是故意讓在場的小姐們看到似的。

離得遠的,對南宮璃的這個做法很是不解不齒。

可離得近的,卻聽到了南宮璃處理事物的手段和方法,又無不感嘆和敬佩。

這一傳十十傳百,南宮璃的本事自然也在小姐們中間傳開去了。

好不容易結束了一輪工作,劉嬤嬤笑眯眯卻突然出現在南宮璃跟前。

劉嬤嬤其實在旁邊盯了許久,對於南宮璃的做法也看在眼裡。

打錯心眼兒里覺得這個孫小姐值得老夫人如此看重。

而南宮璃對於老夫人身邊這個嬤嬤,印象也一直不錯。

忠心耿耿又和藹可親,完完全全就像是家裡普通的長輩一般。

見劉嬤嬤走近,南宮璃也站了起來,以示尊重

劉嬤嬤朝著南宮璃點了點頭,直切正題,「孫小姐,老夫人讓您結束完手頭上的事後,去後邊的竹園一趟。」

「祖母在那兒嗎?」

劉嬤嬤搖了搖頭,卻道,「老夫人幫孫小姐請來了兩個人,孫小姐如果與他們有緣,能結交一二也好,若實在無緣相交,老夫人讓孫小姐也切莫放在心上。一切,就靠緣分。」

天醫參上:君主追妻太漫長 南宮璃點點頭,這兩天祖母帶她見了好些人,讓她一下子從京城中無人所知的南宮府小姐變成了家喻戶曉的南宮璃。

祖母的用心,南宮璃懂,因此,也從來沒敢輕看祖母介紹去見的人,「那祖母呢,她現在在哪?」

「老夫人在院中休息,祁姨娘剛剛過去為她老人家按摩呢。」

南宮璃皺了皺眉頭,「祁姨娘?」

「是,只要孫小姐不在,很多時候都是祁姨娘陪著老夫人。」

南宮璃若有所思地看著劉嬤嬤,直覺劉嬤嬤是想告訴自己什麼,問道,「老夫人還有說其他什麼嗎?」

「是,老夫人還讓我轉告孫小姐,祁姨娘的事叫您不用掛心,翻不起風浪。」

南宮璃沒想到劉嬤嬤說得這麼直白,一時間也不知道怎麼回答,想著老夫人對這個明顯想上位且用心不良的祁姨娘,應該另有打算,便也沒有多問,點點道,「璃兒真是讓祖母費心了。那好,劉嬤嬤,你前邊帶路,我們走。」

劉嬤嬤領著南宮璃走到南宮府後院的一塊隱秘地方,這裡乍看上去沒有路。

可仔細瞧著卻不難發現這期間竟有一條幽深小道,兩邊有種著素雅筆直竹,纖細而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