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不又撞槍口上了,怎麼總讓我裝到呢?

人太優秀也是會累的。

對付這麼一個萌新,封程這點技術應是綽綽有餘了。

就等着我成為帶妹界的標桿吧。

結果,封程這邊還得更新,兩人加好友都加了好半天。

不過,這讓他更加確定自己有發揮的空間了。

雖然他連英雄都沒認全,技術也有些熟練,但打匹配,是個人都能亂殺吧?

看哥怎麼虐殺人機!

結果剛一進去,其他三個不給面子的隊友直接把上中野選完了。

只剩輔助和射手,封程尋思射手就射手吧,這種局一打二應該也沒啥問題吧。

剛看好一個適合虐菜的英雄,正要選,突然余雪的英雄選框上也出現了一個英雄頭像。

封程恰巧認識這個英雄,這不是射手嘛!

那我咋辦?

他只得乖乖的選輔助。

行吧,玩的好什麼位置都能C。

結果,剛上線不久,他就發現不對勁,對面血怎麼越來越少。

哎,哎,怎麼快見底了!

「第一滴血。」

只見屏幕中那個颯爽的女英雄瀟灑的收下人頭轉身離去。

???

我是誰,我在哪,我在幹什麼?

緊接着,一個又一個人頭誕生,而封程抬頭一看自己的戰績,0-0-8。

而余雪的戰績是10-0-0,自己居然還有兩個助攻沒蹭到。

一開始他看余雪殺人還心裏暗自祈禱,對面快跑對面快跑,到後來他已經麻木了。

到底是誰帶誰啊?怎麼和劇本不一樣,被裝到的才是自己。

遊戲結束,余雪毫無疑問的獲得了本場MVP。

這時,又收到了余雪的微信。

「配合的不錯,以後就我射手你輔助吧,估計很快就可以打排位了。」

封程盯着手機,視線久久沒從屏幕上移開。

他有種想把手機關機的衝動,本以為自己要成為帶妹界的標桿,最後卻成為了帶妹界的恥辱。

反向帶妹,被妹帶了。

封程的千言萬語最終匯成一句話。

「好」

接下來,他真的一直在給余雪打輔助,而余雪也一直成為了每局遊戲里最閃耀的那個人。

後來他為了不讓自己的存在感那麼低,都做出了K余雪頭的這種為人不齒的事情。

但,這段遊戲時光真的開心,享受着每一分每一秒,還大大緩解了一會要去吃飯的顧慮。

如果不是要去錄製,他都不想停下來。

他暗中發誓,他要開始練英雄了。

走到房間里,中間擺着一張長桌,桌子上已經擺上了各種美食。

兩側分別設有四張椅子,右側的第二個位置已經被佔領了。

仔細一看是龍蘇,那沒事了,這個是氣氛組的。

封程就乾脆坐在他的對面。

封程已經預想到待會這個節目的尬了,就一頓飯幾張椅子,其他的,嘉賓你們自己慢慢想去吧。

接着張英昔過來坐在他左邊,打氣筒過來坐在他右邊。

很快,人就齊了。、

包括火雲,他坐在了封程對面的角落裏。

至此,第一屆唱作人尬聊大會開始。

這得看龍蘇的調和能力了,他的作用就是活躍氣氛,

他真的很無聊,把話題一直控制在這張桌子上的菜肴上。

封程只顧著狂吃,該說不說,這菜還是挺好吃的。

而像他這樣的還有好幾個。

張英昔都跑去彈房間里的結他了。

封程心想,這個環節雀氏是尬,還請這麼多不善言辭的歌手們。下次還是取消這個環節吧,要不我們尬觀眾也尬。

這種場合封程真的快窒息了,只好去找PD玩結他了。

眾人之所以後面多了很多話題,根本原因全在火雲的這個舉動。

封程剛剛從結他班退學,回到餐桌上的時候。

對面的火雲冷不丁的說出一句話。

「封程,我有事要問你。」 「若是慕容千薰,在你們手中,或許我還會考慮一二!」楚秦冷語道,「抓一個慕容靈兒,你覺得,我會受到你們的威脅嗎!」

慕容靈兒聞言,明顯神色微變。

楚秦的話音一落,身上無數的雷電橫掃而出,只是一瞬間,所有的巔峰神王被電成了灰燼。

同時,整個天脈山以及方圓千里都開始晃動起來,彷彿迎來了大地震!

整個天空,更是被玄雷密佈,彷彿末日來臨一般。

至高神不出手則以,一出手便是驚天動力!

以楚秦如今的實力,神王不過是螻蟻罷了!

而那七名半帝,立刻齊齊地殺向楚秦。

「玄雷!」楚秦淡定一笑,天空的玄雷,化作一條條雷龍落下,宛若藤條一般,朝着七名半帝轟去。

這些半帝驚恐之餘,立刻催動各自最強的手段抵禦。

只可惜,楚秦已經是至高神,再加上這玄雷是楚秦的雷字秘法加上至高神術雷帝聖體凝聚而成,一般的至高神都未必能夠接住,更何況他們!

僅僅是一瞬間,山崩地裂,七名半帝,甚至沒有出手,已經灰飛煙滅!

面具男子,見到這一幕,徹底地驚呆了。

「你,你不要過來!」他的長劍,架在慕容靈兒的脖頸上說道。

楚秦的瞳孔微微一縮,天地之間的氣息,瞬間被楚秦鎖定,面具男子,已經是無法動彈。

下一秒,楚秦的帝獸狂刀,已經穿過了面具男子的心臟!

隨之,在慕容靈兒倒下的瞬間,他順勢將慕容靈兒,摟入懷中。

「你沒事吧?」楚秦,看向慕容靈兒,問道。

「沒……沒事!」慕容靈兒,彷彿是被嚇傻了,她也不是沒有見過至高神,她姐姐就是,但,像楚秦這麼恐怖的,她絕對是第一次見!

恐怕,也只有帝獸星域的主宰者,帝螭,能夠和楚秦相提並論了吧。

而且,她發現,楚秦,好帥啊!

「沒事就好,把衣服穿上。」楚秦,臉色微微一紅。

「衣服……」慕容靈兒聞言,看向了自己的身體,因為楚秦玄雷餘波的緣故,此刻的她,竟然是不着絲褸!

慕容靈兒,趕忙從魂導神器之中,取出了一套衣服。

楚秦心頭微微一樂,這慕容靈兒的身材,也足以堪稱完美了!

可謂是,大飽眼福。

不過,楚秦的神色,很快微微一變。

「慕容靈兒,你姐姐呢?」楚秦看向慕容靈兒問道。

「姐姐?」慕容靈兒搖了搖頭,「不知道啊!我是得到極惡世家的消息,說我姐姐被困在這裏,讓我一個人來救她!結果,我到了這裏就被他們施法囚禁了!」

楚秦的眉頭,頓時一皺,「看來,我們中計了。」

「楚秦大帝,中什麼計?」慕容靈兒驚訝道,「難道我姐姐出事了?」

「沒什麼,已經沒事了,回去再說。」楚秦說着,將那面具男子戒指中的三億神核能晶,和他手中的長劍,一併收下,帶着慕容靈兒,返回了人皇城……

「啊?那個極惡世家,就派了八個半帝,就想殺你?他們也太自不量力了吧!」小舞聽着楚秦的描述,有些驚訝道,「害的我們竟然還擔心你,沒想到,你直接給秒殺了。」

「極惡世家做事一向嚴謹,這八個半帝,會不會只是來搶至高元神蛋的?」洛依依,也是黛眉一蹙道。

「那就不知道了。」楚秦搖了搖頭,「不過,他臨死之前要的,不僅是至高元神蛋,還有貔貅軀體,說明他應該知道貔貅軀體在我手上。」

「楚秦,會不會是這樣?」石瑤說道,「極惡世家散佈了你獲得貔貅軀體的消息,但是這個男的,剛好又被你奪了至高元神蛋。也就是說,他不是極惡世家本部派來的,而是剛好知道你的身份,臨時起意。」

「也有這種可能。」楚秦點了點頭,卻看向慕容靈兒眉頭微凝,「但是,他為什麼要用慕容靈兒和慕容千薰威脅我?」

慕容靈兒,此刻還是臉有些紅的,她的身體,就這麼被楚秦盡收眼底了。

聽到楚秦的話語,她這才說道,「應該他昨天,也聽到了我們的對話,知道你在找我姐姐。」

「不管怎麼樣,楚秦,你已經被極惡世家盯上了。」月伊娜,說道。以後行事小心。」

楚秦我倒是不擔心,依依你們,以後還是盡量待在斗羅神星吧。」月伊娜,轉向洛依依眾女道。

楚秦若有所思,表示認可道,「伊娜阿姨說得對,以後你們盡量待在我身邊!」

「嗯!」眾女齊齊點頭道。

「我已經在人皇城外面佈下了陣法,就算至高神前來,我也會第一時間察覺到,你們不必過於擔心,安心去睡覺吧!」楚秦,輕然一笑道。

「楚秦大帝,能不能單獨和你聊聊?」慕容靈兒問道。

聽到這話,小舞她們不約而同地露出了一抹笑容,接着全部離開了,留下了楚秦和慕容靈兒兩個人。

「找我聊什麼啊?」楚秦,看向了慕容靈兒,輕然一笑道。

「楚秦大人,謝謝您的救命之恩!」只見,慕容靈兒,直接朝着楚秦跪拜了下來。慕容靈兒不知有意無意,她這件敞領的衣服,比起龍袍要寬鬆太多,毫不誇張地說,慕容靈兒的風景,被楚秦盡收眼底。

雖然,楚秦之前也目睹了全貌,不過和現在比起來,此時的慕容靈兒,更加誘人。

而慕容靈兒,似乎刻意壓地很低,方便楚秦。

「奇怪,她,想幹嘛?」楚秦心頭暗暗一驚道。

慕容靈兒,可是帝獸星人皇,縱然再怎麼開放,應該也有個分寸。

事出反常必有妖。

不過,楚秦知道按照以往的經驗和自己接觸較多,而且風華絕代的女子……再加上,楚秦看穿了慕容靈兒。

這慕容靈兒是隱藏女神沒跑了。

他將慕容靈兒攙扶了起來,「不必太過客氣,你也看到了,舉手之勞何足掛齒。倒是,慕容靈兒,我在天脈山說不在乎你,那不過是迷惑敵人的,你別介意啊。」

「啊……」慕容靈兒微微一愣。慕容靈兒在想,楚秦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難道,楚秦在乎自己!

楚秦見有些尷尬,立刻轉移話題道,「慕容靈兒,你不是一直想知道,我為什麼要找你姐姐嗎?」

「嗯……」慕容靈兒黛眉一蹙道。

「好吧,既然雷帝是你的師尊,那我也不瞞你了。」楚秦嘆息道,「其實,你師尊雷帝,已經死了。」

「什麼?師尊死了!」

這句話,宛若給慕容靈兒一個晴天霹靂,差點沒站穩。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