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次,是真的直接就走。

然,喻色還沒有走出三步,就有女秘書追了出來,「你真的會看病?」

這也是後知後覺的反應,就是後知後覺的反應過來喻色應該會看病,不然不可能只是看她們幾眼就確定她們的身體情況了呢。

這太神了。

如果說喻色只說對一兩個人的情況,她們也不會想到她懂醫,但是這現在是一下子說對了在場所有人的身體病況,這簡直太神了。

這說的也太准了,就是教科書級別的判定。

這樣的反應和情況,就說明喻色是真的懂醫。

否則,說對一兩個人的病情就已經是很神奇的事情,這是一下子就說准了每一個在場的人的身體情況。

喻色是理都不理,直接往電梯間走去。

後面,剛詢問喻色的人立刻加快速度追上去,「你告訴我你是真的會看病?」雖然親耳聽見了喻色說出所有在場的人的身體情況,可她還是有些猶豫,畢竟喻色看着太年輕了,莫名的讓人有一種不信任感。

「會。」喻色實事求是的說到。

不過,喻色說話歸說話,但是並沒有停下來腳步的意思,就憑這些人之前對她的傲慢,她也要讓她們知道她們之前真的眼瞎了。

「姑娘,你別走。」一個追出來了,另一個也突然間想通了,然後也追了出來。

都是爭着搶著要喻色為她們診病開藥方,就算是喻色看着年輕,可她說出來的病患的情況全都說到了點子上,這分明就是會診病。

喻色充耳不聞,轉眼就到了電梯前,隨手按下了下降鍵。

讓她回來她就回來,當她是吃素的嗎?

就在身後傳來幾個人追上來的腳步時,正好電梯到了,電梯門開,喻色起步就要邁進去,就聽身後有人急急的道:「姑娘,我求你了,你先別走。」

。赤蛟魂皇有些詫異,道:「本座十三弟子的獨子,牧晨?」

對於這個牧晨,赤蛟魂皇有點印象。

二十多年前,因為資質問題,赤蛟魂皇將自己的十三弟子趕走後,便是沒有再見到自己這位不成器的弟子。

不過,自己這位十三弟子,在北海城建立了邪劍宗,在人族和妖族交界地域買賣奴隸,倒是每

《龍血神帝尊》第六百五十五章演戲 蘇北的威脅歷歷在目,之後的幾輪比試,幾位精血合一武者也是跳過華國武者。

不過六品巔峰還是有人出手,幾位六品高段的軍武者被淘汰了,甚至鎮星城中都有人被淘汰。

蘇北實力雖強,但是也無法阻止這一幕發生。

王戰之地人類一方總共只有三十名額,華國這次參賽人員就有二十多,如果一個不淘汰,那隻會惹起眾怒。

蘇北唯一能做的,就是將挑戰的機會留下,威懾其他人,不敢下殺手。

方才蘇北的表現太驚艷了,哪怕那兩個隱藏的七品,也是沒有把握的,至於其他人,更沒這膽量。

尤其是一個月後,他們還會下地窟,到那時,若是得罪了,可就真的是麻煩了。

幾輪過去,局勢也漸漸明朗起來。

華國這邊,中央政府僅有杜洪、李逸銘以及陳老祖後人三人留下。

武大這邊蘇北、方平、王金洋、李寒松以及姚成軍五人無一人落敗,倒是極大的出乎他們意料。

反倒是鎮星城那邊淘汰了幾人,也只剩下五人。

楊家兩位六品巔峰,也被淘汰一人,只留下楊木一人。

而其他幾派勢力一家也就剩個三、五人,諸神天堂的羅賽斯反而撐到了最後。

原本古佛聖地一位六品巔峰想要撿個便宜,挑戰他,結果被羅賽斯靠著雙腳活活給踢死,這才讓無人敢輕視。

歐美兩洲六品第一人,並非徒有虛名。

不是羅賽斯太弱了,而是蘇北實力太強了。

當然,羅賽斯終究傷勢過重,在別古佛聖地那尊七品挑戰時直接不低,獻祭諸神天堂一人保他晉級。

比試結束,華國晉級十三人,對於這個結果李德勇以及蘇浩然都極為滿意了,關鍵是這次華國無人陣亡。

離開擂台,幾位軍武者直接走了過來,敬了一禮。

他們這次來一個個都是抱有死志,事實上,如果不是蘇北開口,他們也真的會死的。

蘇北笑了笑,說道:「大家都是人族的好英雄,死在這,太可惜了。」

李德勇也是拍了拍蘇北肩膀,說道:「不管如何,這次華國一個沒死,這是以往從未有過的。」

蔣超更是笑呵呵地圍在蘇北身旁,恭維道:「那可不,蘇北是誰啊,天帝,古往今來第一人。」

他已經從李寒松那聽到蘇北的稱號了,甚至有些信了。

復生武者他知道,沒想到這裡還有個天帝轉世身,這大腿,有點粗啊。

一旁,蘇浩然狠狠瞪了蔣超一眼,冷哼道:「回去之後讓老蔣來收拾你。」

他有些後悔了,蔣超,就該鎖在鎮星城鎖一輩子,他這帶出來,簡直是在丟鎮星城的臉啊。

還天帝,是不是他們還得跪拜啊?

蘇北眼中瞪了蔣超一眼,心中其實還蠻舒服的,沒想到蔣超這傢伙,實力不行,怪會說話的嘛。

「都是往日威名,不算什麼,等這一世天下第一,再說這些。」

蔣超頓時變詞道:「那是,蘇北你現在六品第一,再過個幾年也就是天下第一了,快的……」

蔣超還沒說完,直接被蘇浩然強行將嘴巴閉上人拖走了。

等鎮星城人離開,方平也從後面走上前來,問道:「李大宗師,楊家那幾位,似乎不是太服啊。

楊家老祖的本源道可是中央政府用的,最後這仇恨牽扯到我們身上來了,這不太好吧。」

李德勇眼中也閃過一絲厲色,楊家情況他也看在眼裡。

「楊家沒落了,老祖隕落、家主陣亡,我們也不好做的太過分。

這次結束,楊賀這個八品武者你們估計也不怎麼見到了,那就算了。

至於楊木那小子,下了地窟,如果有什麼別的想法,你們自己處理,別露了痕迹就行。」

他雖是大宗師,可也是軍部中人,本就是殺伐果斷。

對於楊家這幾位,他是不怎麼看得上,楊道宏還能撐得上一位大宗師,後面的,愈發不濟了。

只是他說著說著,突然看到李長生提劍走了過來,再想起先前方平的異樣表現,似乎一切都說通了。

「方平,你之前打算勾引楊家那兩位出手,將他們留下?

不對,你的目標是楊賀,他出手,李長生再出手,留下那位?」

他此刻徹底明白了,最開始他還有些疑惑,方平面對羅賽斯,為什麼突然露出一絲怯意。

他可知道這人一向無法無天,豈會真的怕一個精血合一。

全盛時期的方平,楊家那兩位不敢惹,他是想被羅賽斯重創,來勾引鎮星城那幾位出手。

兩個六品巔峰,根本對方平他們構不成威脅,目的自始至終就是李長生。

所以今天李長生提劍來了,氣機還一直鎖定著楊賀。

方平見自己的打算被識破了,鎮星城的人又走了,也不再隱瞞了。

「沒錯,李司令,如果不是蘇北出手,我現在的目標,就是楊家那幾位。

他們的怨恨,幾乎都沒有隱瞞。

當然,我不會主動出手。我也想看看,楊家對我,有沒有殺意。

如果沒有最好,如果有,那也別怪我斬草除根了。」

李德勇臉色有些難看,沉聲說道:「方平,你知道這是什麼誠,全球各國精英的目光都匯聚再次,你鬧內訌,丟的是華國的臉。

楊家無論如何,和其他十二家相處三百年了,早就有感情了。

你對他們出手,勢必會造成鎮星城不滿地看法,甚至會在中央政府和鎮星城中間鬧出一道裂痕來的。

還好蘇北識大局,要不然,你可能要闖大禍啊。」

李德勇還沒說完,直接被蘇北打斷。

「李司令,我可不是識大局才阻止方平的。」

「啊?」

「我只是覺得,區區楊家,不值得費這些心思。

方平,你之前說,自己是天帝轉世,可是,真正的天帝,豈會在意敵人是誰?

為帝者,當無懼一切敵!

楊家,有恨,我知道,與其算計、讓他人出手,還不如等自己實力突破了,到楊賀面前,將他一劍斬了。

彼此有仇恨,這就是私仇,楊賀技不如人,死了,鎮星城,也怨不得誰!」 「你爸爸呢?」

海東宸似是沉默了一下,說道「戰叔叔,你說不過我就找我爸爸?」

「你能決定你去哪裏嗎?」

海東宸一噎,他不能決定,他想去哪裏都必須經過爸爸的同意。

他戀戀不捨地把手機遞給了爸爸,用着可憐兮兮的眼神看着爸爸。

海銘鋒接過手機后,低聲吩咐著保姆「把小少爺抱回兒童房。」

「爸爸,」

海東宸紅了眼睛,委屈至極。

海銘鋒逼着自己不看兒子,免得心軟。

保姆見狀,便上前抱起了海東宸,把海東宸抱回兒童房。

海銘鋒對着電話那邊的戰博說道「戰總,對不起,東宸不懂事,又打擾你們了。」

「我能理解,但若晴最近真的不方便過去看東宸。」

「我知道古先生出事了。」

身為海家的現任當家人,海銘鋒的消息是最靈通的。

由於兒子特別喜歡慕若晴,海銘鋒便時刻關注著若晴的事,只要與若晴有關的事情,他都能知道。

Leave a comment